第157章 顺藤摸瓜寻找病源头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淡红指尖 书名:一世书香
    射场上一片混乱,这等场景实在骇人,生徒们接二连三的莫名发病,使得那些尚且安好的生徒们也人人自危起来,他们害怕是疫病,一个个都躲的远远地。

    裘霁将弓箭扔给卫札转身就走,这比试也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那边公羽北也如释重负般将弓箭递给书童,看到裘霁离去的背影,心头一股无名火蹿起,他懊恼的咬牙握拳,不得不承认,刚才他确实心里紧张着。

    卫札回头看看那些呻吟的生徒,再三确认裘霁并无什么异色,才劝道:“少爷,还是去医馆看看,万一染了病可就麻烦了。”

    裘霁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了声好,二人遂往医馆去。

    去的路上,卫札又叽叽喳喳起来:“少爷刚才好威风,这些没见识的生徒,不让他们瞧瞧少爷您的真本事,就一直在背后嚼舌根,跟长舌妇似的。

    只是可了惜了,本来少爷您准赢的,偏巧遇到这号子事儿,乱了咱们算盘。”不过好在刚才的箭试上,他家少爷也算占了上风,至少能暂时压压口舌。

    裘霁明显一副并未上心的模样,来到医馆,果然也是混乱一片,往里看,监院也在,还有许多医学馆的生徒在忙里忙外。他看到靠墙昏迷的辛习染,还有一旁的楮孟,看上去气色也差到极点。

    卫札捏着鼻子劝道:“少爷你别进去,我去拿副药,这里病气儿更重,万一染上可就惨咯。”说着就往里面挤,刚好看到一生徒提着一副药要往外走,跑过去一把夺过,“这药我们少爷要了。”留下一句话,就匆匆往门口而去。

    “找到了找到了”外面有人兴冲冲的喊着什么,卫札刚刚准备让开,却来不及,被迎面而来的人撞的趔趄一下,心头恼怒,正要冒火,却见监院和大夫都围了过去。

    那呼喊的生徒端着一碗米饭,卫札也跟着围了过去,只看到米饭颜色有些暗沉,并未发现任何异样,便耐心的等着生徒解释。

    “是何原因,速速道来。”娄屈急忙围上前追问。

    生徒猛喘了几口粗气,气息平稳了些,才肯定道:“是这米的问题,刚才已经做过检查,这里面混有霉米,大伙儿都是吃了发霉的米才发病的。”

    娄屈脸色一寒,吩咐身边随从:“去把食斋管事的给我叫过来。”

    “管事的已经来了。”适才说话的生徒往边儿上一站。

    罗管事立刻走出来,惶恐的垂首上前喊冤:“小的冤枉啊大人,送米上山的都是山下李当家的,他给山上送各种补给已经送了五六个年头了,一直信得过。

    这才刚过秋收,小的买的都是新米或一年米,稍次一点的也是两年米,三年米根本碰都不碰,更别说这发了霉的米。

    何况这米送来,小的也亲自检查过,并没发现有霉米,若是发现有,小的怎敢拿生徒的性命开玩笑呢,肯定是早早就扔了。”

    娄屈气的恨不得踹他一脚:“那现在你如何解释?生徒们吃了霉米才发病,你还敢说自己检查了?你挨着挨着检查了?”

    事因在自己的食斋上,罗管事自然不敢推卸责任,只是他也实在憋屈冤枉,虽说没挨着挨着检查,可李当家的与他打了五六年的交道,他自然信得过,怎么也不愿相信李当家的会做出这种缺德事。

    可事实摆在眼前,正如娄屈所说,如何解释?新米混进了霉米,难道还有谁故意要害生徒不成?想想都觉得荒唐,阳山书院并没与任何势力结仇,反倒是与五湖四海的关系不浅,毕竟这么多年从这里出去的生徒不计其数。

    娄屈又发话,让随从去将山下李当家的叫上山来回话。

    罗管事颓然的跪在地上,他现在是自身难保,也无心替李当家的说好话了。

    王湛和王骋两人互看一眼,哥哥上前道:“既已知晓根源所在,那就好办,好在发现不晚,现在严重些的也只是昏迷,其他都只是腹痛,腹泻者居少。

    我们晓得治病的法子,这就煎药去,还请监院下令,下午的课先取消,所有生徒,无论是否有发病,都来喝一盅。”

    娄屈虽表情没有放松,不过相比刚才也好看了些,至少知道有法子治,正要命身边的随从去通知,才想起随从去找李当家的去了。

    他的视线环视一圈,最后落在裘霁身上,裘霁既是堂长,这事儿他办最好,当即将人喊到跟前,如此这般的吩咐一番。

    裘霁身为生徒之首,帮着监院处理事务也是正常,此时还有发病的生徒陆续往医馆而来,可医馆就这么大,根本容纳不下。

    他想了想,提议将病员送回各自的居舍,医馆只负责熬药,每舍派出几人来抬药即可,这样一来,也能避免有些人喝不到或者踏破医馆门槛。

    娄屈觉得甚好,当即就让还能走的将那些昏迷过去的生徒送回各自的舍居,又传令下去,所有人都呆在自己的舍居内,不得外出,等着喝了药才算完事。

    一时间阳山书院忙做一团,教书先生们也帮着将那些晕过去的生徒送回舍居,不出半个时辰,书院各个角落都安静下来,反而是舍居内吵闹哄哄。

    医馆只剩下医学馆的生徒,大家等着王湛写好方子,然后便背着背篓端着筲箕去取药材,医馆的灶台不够用,又在附近几处院子的灶台上熬,很快书院里各处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药味儿。

    娄屈得知李当家的已经上了山,便将剩下事宜交给裘霁处理,自己则去文殊阁当面质问李当家的。

    这场事态严重的事件基本已经得到了控制,各个舍居挨着去医馆拿药,情况严重的就多喝几盅,最少也得喝上一盅,虽说药苦,可总比身体病痛的好。

    彼时娄屈正在严厉的审问李当家的,李当家的也是一脸不解,他为自己辩解,根本不会做那样的缺德事,可娄屈不听,一口咬定米是他送上山的,责任也在他。

    李当家的欲哭无泪,这个罪给他扣下来,他以后在这行当上可就名誉尽失了,谁还会找他做活儿,这不是要逼死他吗。

    “大人,小的真真冤枉,小的每日寅时准时去吴记米仓拿米,卯时原封不动送来山上,小的不敢掺假啊,请大人明察,小的怎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若是生徒们出了事,对小的百害而无一利啊。”

    罗管事此时也站出来,他也不相信这件事是李当家的所为,当然更不可能是自己,毕竟都是老朋友了,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大人,陈米掺和到新米里面,何况还是如此大的量,又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我二人实在没那本事,能做出这样的事,又有那个条件的,还会有诸多陈米卖不出去的,唯有一处啊大人。”

    娄屈也不笨,这事儿他也觉得蹊跷,只是那吴记米仓他越想越觉得这件事不简单,觉得无形中有一只手,正在操控着这一切。

    吴世伟在舍居内急的来回踱步,时不时往门口望一眼,待看到自己小童回来,赶紧上前追问,“如何,怎么说的?”

    小童气喘吁吁,神色惶恐:“小的问了食斋里做饭的大爷,说咱们书院的米,确实是吴记米仓供的。”

    吴世伟眼睛倏地瞪圆,愣了半响,才急急慌慌的往案桌上走,“赶紧研磨”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世书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世书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