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六 兰素(下)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彦泽 书名:盛宠名门表小姐
    “……”兰钊想笑没敢笑,命数这种事他原本不信,可追随着陶梦阮穿越之后是信了,只是那街头遇见,随口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的老道士的话,他是不信的。

    兰钊不信,叶素素更不信,只是今天被父亲和祖母摧残得没什么精神,也不想跟父亲反着来,毕竟祖母不喜欢她,若是父亲这个同盟都不管她了,她的日子就更难过了。叶素素叹了口气,道:“好了,你先回去歇着吧,父亲叫我明日带着你在宛城转转。”说完也不等兰钊同意或者反对,摆摆手转身离开了。

    兰钊目送叶素素离开,对于明日一起逛街也没有反对意见,之前一直在街头坐着,他也没有机会在宛城转转,若是有向导自然是再好不过的。兰钊此来倒不是没钱,只是临走时太子殿下特别叮嘱,他的一举一动都需合理,以免打草惊蛇。兰钊不觉得一个贵公子到处旅游有什么不合理的,但鉴于太子殿下的叮嘱,生怕将事情给人搞砸了,只得老实在街头坐着,如今让老道士摆了一道,更是只得夹着尾巴做人,免得招来什么危险。

    次日一早,兰钊才起来,客院服侍的小厮便进来禀报,道大小姐已经等在外面。兰钊听说叶素素等在外面,匆忙洗漱了出来,只见叶素素坐在大石榴树下,仰头望着还剩下的稀稀落落几朵石榴花出神。听到兰钊出来的动静,也没有回头,道:“好了,咱们走吧!”

    “……”兰钊沉默片刻,道:“叶姑娘,在下还没吃早膳。”

    “我也没吃,巷子口有一家很好吃的包子铺,本姑娘请你!”叶素素微微仰头道。

    兰钊跟着叶素素往外走,叶素素显然对这一带都很熟悉,不多时就绕到巷口,果然有一家包子铺,顺带卖些豆浆稀饭绿豆汤和烧饼。叶素素只带了一个贴身的丫鬟,自己熟门熟路的坐下来,指了指对面的座位,道:“你也坐,别看这家店面不大,包子烧饼都好吃!”

    兰钊点点头坐下,店里的老板娘便迎上来,道:“叶姑娘好几日没来了,哟,这位公子是一道的?要吃点什么?”

    “一盘包子,四个烧饼,再来两碗豆浆一碟小菜,唐大哥你还需要什么?”出门在外,两个真名兰钊都没敢用,只自称姓唐,叶素素便顺着称唐大哥。

    兰钊看了眼包子和烧饼的大小,这么多东西他们两个人吃也够了,便摇摇头道:“就这些就够了。”

    叶素素点点头,道:“那好,照着这个再多来一份!”

    “……”兰钊惊愕的看着老板娘习以为常的去办,然后端了双份的东西过来,道了一声慢用,便退了下去。叶素素拿起筷子,顺手递给兰钊一双,道:“吃啊,看着我做什么?”

    作为一个习武之人,兰钊饭量也不小,但看着满桌子的东西,他顶多能吃一半罢了,有些犹豫道:“叶姑娘,这么多会不会太多了?”

    叶素素已经拿着筷子在吃包子,闻言看了兰钊一眼,道:“放心,你吃不完还有我!”说着也不要丫鬟伺候,叫小丫头绿儿坐旁边也吃些东西。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兰钊也没有其他的意见,坐下来吃东西。叶素素目标明确直奔这里,兰钊便心知这一处的早点味道肯定不错,此时一尝果然如此,虽不如宫里的精细,吃着却别有滋味,不知不觉一盘四个包子就吃光了。然而就算味道不错,兰钊吃了一盘包子一碗豆浆配着小菜吃了两个烧饼,也觉得吃饱了,却不想叶素素抬头看了兰钊一眼,道:“你吃饱了?”

    兰钊点点头,叶素素便将剩下的东西往自己面前挪了挪,道:“等我一下!”

    于是兰钊坐在叶素素对面,眼睁睁看着她吃光了自己的一份,又将兰钊剩下的两个烧饼也吃了,喝下最后一口豆浆,叶素素满意的点点头,道:“唐大哥咱们走吧,这会儿天还不热,正好看荷花!”

    “呃,好……”兰钊没什么话说了,难怪叶首富非要倾尽家产给叶素素陪嫁,寻常人家哪里养得起这么个大胃王啊!

    叶素素说看荷花,去的就是城里的荷花苑,是宛城有名的景点。叶素素一路上顺便给兰钊普及了一下荷花苑的历史,两人也就走到了园子外面。

    荷花苑是许多年前宛城首富吴家的,最开始修建荷花苑是因为吴家祖宅地方小,老爷子恋旧不愿意换地方住,偶尔办个宴会什么的,就没有地方摆。吴家那时有钱,索性就在城里专门买了地方建了一个园子,专门用来宴请客人,后来吴家没落了,那荷花苑便租出去给人办宴席,反倒成了吴家重要的收入来源。

    荷花苑虽然租出去给人办宴席,但荷花苑面积也不小,除了办宴席的地方,平时都是开放供人游玩的,当然吴家也不亏,里头划船、吃东西、卖小玩意儿可都不便宜。

    叶素素是带着兰钊到了荷花苑,才知道宛城县令的夫人今日在荷花苑摆宴席。叶素素名声不大好,人缘也不大好,但她是叶洮的独生女,至少明面上,县令夫人也好,县令家女儿们也好,对她都是熟络又客气的。听说县令夫人在园子里办宴席,叶素素虽然没有收到请帖,还是得过去打个招呼。

    到了地方才发现,叶素素的二婶和叶紫儿姐妹几个赫然都在,叶素素又不傻,哪能不明白,显然是管着家事的二婶将她的帖子扣下了,至于目的,叶紫儿的妹妹叶青儿不是在相看亲事吗?听说看上了县令家的大公子。

    县令夫人王氏不着痕迹的在叶家母女几个身上扫过,最后拉着叶素素的手,状似无意道:“叶太太说素素你身子不爽,所以没来,没想到倒是在这里遇上了,可见是有缘,对了,这位是?”说着,看向叶素素旁边的兰钊。

    叶素素还没来得及说话,叶紫儿旁边的叶青儿有些着急道:“这不是未来姐夫吗?我听说伯父叫姐姐陪未来姐夫出来游玩呢!”

    王夫人脸色微暗,先前也没听说叶素素定亲,突然就定亲了,是给他们李家脸色看?

    见王夫人脸色变了,叶青儿脸上闪过得色,还想再说点什么落井下石,被旁边的姐姐拉住了,只听王夫人微带着讶异,道:“素素几时定亲了?”

    叶素素对辛凡没有好感,对二婶和堂妹看上的李大公子也没有好感,虽然恼着叶青儿给她难看,却也没有否认,道:“早年定的娃娃亲,没有放定,如今世兄前来,父亲才起了履行婚约的意思。”

    王夫人闻言虽然有些遗憾,但也并没有太在意,原本叶素素虽然是个儿媳妇的人选,可对于叶素素自小没了娘,人又多灾多难还是有些不满,如今既然人家早就定了亲,干脆利落的算了也就罢了。这样想着,与叶素素寒暄了一回,也没有强留叶素素两个,目光重新落到在场的女孩子身上,原本还想着叶青儿也算不错,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拆堂姐的台,这样的姑娘做他们家长媳肯定是不行的。

    叶素素同兰钊从宴会场出来,才有些不好意思,道:“刚刚谢谢你啦!我爹虽然是首富,但在宛城讨生活,也不好得罪了县令家。”

    兰钊理解的点点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更何况若说突然定亲,不说李家脸面上难看,对他和叶素素的名声也不好。至于娃娃亲,这个时代指腹为婚的有,定娃娃亲的更不少,当然世事变幻无常,定娃娃亲的也未必都能成,有的当事人还没听说自己定过娃娃亲呢,就各自婚嫁了。

    叶素素见状松了口气,虽然兰钊没有当场拆穿,她还是挺担心兰钊为此不高兴的,毕竟他们两个目前的态度差不多,先将格外热情的父亲应付过去再说。放下了这一茬,叶素素专心做起了向导,叶素素原本就不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后来名声让堂兄妹搞坏了,就更加不顾忌了,宛城里可以游玩的地方叶素素熟悉得很。

    兰钊对旅游并不那么热衷,但有叶素素在旁边十分详尽的介绍,难得觉得逛园子游览还挺有意思的。就这么一来,叶素素花了三天时间,带着兰钊将宛城比较有名的景点都转了一遍,似乎觉得兰钊还挺适合同游的,逛完了城隍庙会,叶素素颇为热情的邀请兰钊:“明日我带你去城外玩,那里与城里这些人造的景点可不同!”

    兰钊记着太子叫他盯着的事,不过这些日子都在城里转悠,并没有见到什么不妥的,至于明日要出城去,兰钊犹豫了片刻,盯了这么些天都没见什么动作,想来也不会那么巧明日就有什么动作,这样一想,兰钊点点头,道:“也好!”

    叶素素点点头,道:“那好,今晚早点睡,我们明日一早就去!”

    次日一早,叶素素果然一大早就在大石榴树下等着兰钊,带着兰钊在巷口吃了早膳。兰钊看着叶素素吃掉最后一块烧饼,道:“我们今日去城外,要不要带些干粮?”因为路比较远,叶素素连绿儿都没有带。

    叶素素放下筷子,摇摇头道:“不用,城外有东西吃!”

    兰钊在吃穿上没有那么多讲究,既然叶素素都表示不介意随便吃点,他也没有意见,两人付了钱,便直接骑马出城。兰钊惊讶地发现,叶素素看上去纤细瘦弱的模样,骑马居然还骑的不错,简直不像传说中多病多灾的样子。

    叶素素一马当先,直接带着兰钊奔向城外的一座山。宛城周边的山都不算太高,不过郁郁葱葱的十分漂亮,兰钊不由怀疑,叶素素不会是带他上山采蘑菇的吧。

    如今正是雨季,山路边也能看到许多蘑菇,不过大多都是色彩鲜艳的毒蘑菇,想来能吃的都已经被山下的人摘了去。叶素素根本没看路边的蘑菇,山里马走得不快,走了快半个时辰,才停在半山腰上。

    叶素素下了马,将马拴在旁边的树上,向兰钊道:“快下马,跟我来!”说着手脚利索的从包裹里拿东西,也不知在做什么。

    兰钊下了马,像叶素素一样将马拴在旁边的树上,再去看时,叶素素已经做好了火把,塞到兰钊手中,道:“你先拿着,跟我来!”说着,便往前面的山洞走去。兰钊还在疑惑,叶素素已经抬手搬开面前一人高的大石块,露出一个不太大的洞口来。

    兰钊被叶素素的力气惊呆了,虽然内力不能用,但他可以确定,叶素素确实是不会武功的,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纤细瘦弱的姑娘,脸不红气不喘的,就把那比她还高那么一点的石块搬开了。叶素素十分淡定的拍拍手,从有些呆滞的兰钊手里拿过火把,道:“跟我来!”

    兰钊有些晕晕乎乎的跟着叶素素往里走,走了一段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个溶洞,地上没有水,只能看到千奇百怪的石笋和钟乳石,连气温都比外面凉爽了许多。叶素素并没有理会兰钊的惊讶,也没有留下来多看一眼的意思,一面往里走,一面道:“前面有水,你小心些啊!”

    如叶素素所说,没走多远,便看到一个小小的湖泊,看样子是地下暗河的水汇聚成的,更让人惊讶的是,湖泊在两座山中间,并不在黑暗当中,湖边长满了绿树花草。叶素素灭了火把,不知从哪里找出一把鱼叉来,向兰钊道:“你会生火吧!”

    兰钊点点头,没有抢抓鱼的活,他只会下河抓鱼,不会借助鱼叉来叉鱼。等火燃起来,叶素素不仅捉了两条肥鱼上来,还迅速的将鱼收拾干净,正从小包裹里掏东西,看样子是要做酱料。兰钊扯扯嘴角,果然,叶素素大老远跑这里来,并不是为了欣赏风景的。

    见兰钊火生好了,叶素素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小弓来,递给兰钊,道:“你会使弓箭吧,去打两只山鸡来!”

    “……”他还真会!兰钊将火堆留给叶素素,提起弓箭往旁边的小林子走去,两座山挨得太近,看样子说不定很多年前还是一座山,因为侵蚀或者地震什么的缘故裂开了,中间只有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小林子也就是狭长的分布在中间。

    因为人迹罕至的缘故,兰钊没费多少工夫不仅打到了两只山鸡,还抓到了一只兔子,盘算着更多也吃不完了,便提着战利品往回走。

    还没走近小湖边,就远远地看到两名壮汉举着沉重的大刀砍向叶素素,叶素素力气大,用力将左边的大刀推开,右边砍来的已经到了耳侧,带起一阵风。兰钊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将手中的东西一扔,手头多了一个小巧的机关盒,连着两枚钢针先后射中举刀的人。举刀的壮汉身子一抖,被转过身的叶素素一把推到湖里。

    兰钊快步赶上去,拉着叶素素退到来路的洞口处,见先被叶素素推倒的一人爬起来,毫不客气的补了一针,这才问道:“怎么回事?他们哪里来的?”

    叶素素喘了口气,心还跳得飞快,道:“从那边出来的,上来什么话不说,就要砍了我!”

    兰钊皱起眉头,道:“我们先回去!”

    叶素素却摇头,道:“本姑娘几时吃过这样的亏,定要去看看这伙人什么来头!”

    兰钊也想知道这是些什么人,但眼下内力不能用,他的本事威力大减,身边还有个不懂武功的叶素素,兰钊虽然有好奇心,但也是惜命的。当下摇头道:“不行,他们不知有多少人,就算你力气大,咱们两个落到他们手里也是个死!”正要强拉着叶素素走,叶素素轻哼一声,道:“你瞧,咱们想走,他们还不让咱们走呢!”

    兰钊看去,只见对面的山不知何时露出一个洞口来,五个提着大刀的壮汉从里面走出来。兰钊将叶素素挡在身后,举起手中的机关盒。这回出门时,虽然没有考虑到可能让人摆一道,但兰钊也是个出事周全的,身边防身的机关盒就带了两个,还跟陶梦阮讨了一些药粉以备万一。然而一看到那五人,兰钊便暗道不好,果然五人后头又有一人提着刀走了出来,脚步轻盈,手里的重刀不轻不重的一掂一掂,显然是真正的练家子。

    跑不可能跑得过人家,想要布阵,也没有那么多功夫,兰钊深吸一口气,只能拼了,回头向叶素素道:“等会儿我拦住他们,你赶紧跑,咱们能跑一个算一个!”

    “……”叶素素看了兰钊一眼,没说话,兰钊也没时间等叶素素说同不同意,已经冲上去了。

    叶素素站在原地没有动,默默地抱起一块大石头,等某人离兰钊远些,便一石头砸过去。叶素素虽然力气大,但一个娇养的姑娘家,跟人动手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更别说杀人,血肉模糊的场面刺得叶素素一个干呕。

    兰钊听得那一声响,才发现叶素素还站在那里,而原本提着刀旁观的人,已经默默地靠近叶素素。兰钊吐了口气,一时忘了自己内力不能用,飞扑过去,然后,他发现,不知几时内力又能用了,而被兰钊用夺来的大刀一刀子砍死的男子瞪大了眼睛,说好的空有招式的花架子呢!

    摆平了这一处,兰钊的怒火也上来了,既然内力都回来了,由着人家在前面搞事情实在不是他的性格,两人对视一眼,直接从那洞口往对面的山里走去。

    兰钊猜测着,这些人说不定躲在山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多半是闻到烤鱼的香味怕让人发现出来灭口的。打手武功都不错,那正主儿说不定是一流的高手,兰钊虽然决定了进去一探究竟,但也提醒叶素素小心行事,叶素素刚刚经历了一场险境,自然忙不迭点头应是。

    进到洞内,兰钊才发现他想多了,正主儿确实留在里面,叶素素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那县令家的大公子李文新,而在李文新面前的,是一堆石头,叶素素认不出来,兰钊却是脸色一沉。太子命他到宛城来,就是因为有一批生铁,偷偷从宛城这边运出去,拦截了几回,都只抓到些小喽啰,真正的大鱼望风就消失了,这才让兰钊亲自来查。

    谁都知道这事当地官员肯定脱不了干系,可抓不到证据,实在无法服众,更何况若是找不到铁矿所在,便是抓了人,也断不了根,却没想到县令家的公子就亲自在这里蹲着,先前他们都只想到县令在开方便之门。

    山洞里头除了李文新和两个狗腿子,都是找来做事的苦力,真正有些的护卫其实就只有刚刚在外头要灭口的那几个。兰钊里外看了一眼,他们俩出来没带什么人,还是擒贼擒王简便些,当下冲叶素素使了个眼色。叶素素退远了一些,手里拿了根大木棍,准备谁来就给上一棍子,兰钊则直接越过一群人,拿住了李文新。

    李文新看到叶素素的时候就吓呆了,这两人进来,显然带来的护卫都折在外面了,更何况真正有本事的就只有那么一个罢了。李文新长叹一口气,果然夜路走多了,迟早是要撞鬼的。

    兰钊进了城,将李文新等人都交给了他的人,然后陪叶素素回府去,毕竟叶府的客房住着比客栈舒服多了。

    叶素素按照惯例,将兰钊送到大石榴树下,突然对上兰钊,道:“你是不是要走?”叶素素心里有些不舒服,一面告诉自己,只是少了一个志同道合的玩伴,一面又觉得涩涩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兰钊低头看叶素素,叶素素身子纤弱,个头虽然不低,看上去却有些娇小,抬头摸摸叶素素的头发,道:“你怎么知道?”

    “你一看就是来办事的,否则,哪有这样年轻的算命先生,谁信你啊!”叶素素毫不犹豫的吐槽了一句,这也是那时她挑上兰钊的缘故啊,一看就不是真正算命的,当然会随着她的想法说话,只是现在倒有些后悔了。

    兰钊轻轻一笑,拨了拨叶素素挂在腰间的小木坠子,道:“那位老先生说得大约是对的,咱们真的有缘呢!”

    “嗯?”叶素素茫然望着兰钊。

    “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回京复命,然后就来提亲!”兰钊看着有些呆呆的小姑娘,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

    本书由乐文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宠名门表小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宠名门表小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