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嫁?娶(大结局4500+)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胖番茄 书名:农家小调炊饭香
    陈老爹心里虽然跟沈氏琢磨的一样,但瞧着自个儿老婆子拿着鞋拔子追着丫头打,他看着还是怪心疼的,说来说去,把闺女惯成这个样子,不也是他们这老俩口的错么。

    这会儿秀娘他们这边是乱成一团了,秀娘没明白过来只能躲在楚戈身后,陈老爹上前拉住陈氏,楚老爹跟沈氏他们更不能闲着了,也起身手拦了上去。

    陈老爹拽着陈氏的胳膊,使老劲儿了才稳住这老婆子,心里直是埋怨,这老婆子也是,差不离做做样子就行了,还真想把他闺女往死里打啊!!

    他原想小声儿的跟他婆姨说的,没想到亲家俩口子就过来了,弄得他也说也说不出,只能干着急。

    沈氏拦在楚戈跟前,“亲家母你这是干啥啊,秀娘这、秀娘这好着哩,没啥错处啊,再说了,你这鞋拔子也打不死人儿啊。”

    楚老爹正要附和几句,一听这话不对,啧了一声,“你这老婆子,说啥哩……哎呦呦,亲家母,有话好好莫要动手么,秀娘这媳妇好着哩,真真好着哩。”

    楚老爹这话说的真切,他确实觉得秀娘这个儿媳妇不错,这半年他算是看出来了,要不是她,楚戈这小子也不可能这么出息。

    陈氏不知道是假戏真做了还是别的什么,她把鞋拔子甩到地上,瞅着楚老爹和沈氏,拍了下大腿,“哎呀,亲家亲家母,你们不知道,我这闺女就是好懒,她在家就这样,这丫头手巧绣活好,孝顺贴心能干活,还烧的一手好菜……”说着看的出亲家母有些反感了,陈氏忙道,“哎哟,可就是我这闺女太懒了,要不楚戈也不会嫌弃她了!”

    沈氏原是不满,哪有像她亲家这些,骂着骂着还就把自个儿闺女夸上了,可后来一听陈氏这话她又愣住了,楚戈嫌弃秀娘了?!

    陈老爹顿时气得半死,不是对秀娘而是对他这个傻婆姨,这死老婆子咋这么藏不住话哩,楚戈就算嫌弃秀娘了,也不能说出来啊,这层窗户纸要是捅破了,以后还咋办啊!

    刘氏性子急,一听就要过去,还好让季老六拉住了,楚戈秀娘一家子都在那里,他们俩过去凑啥热闹啊。

    楚福杵在边上有些呆愣,文氏瞅着则悄悄地拽上他的胳膊,她原以为楚福这个兄弟是最憨实的一个,没想到他更容易变坏,还是她家的楚福好,对她一条心。

    四下里的人一片愕然,连另外一桌的李老伯都愣住了,要不是俩小的在他跟前,他真要过去好好问问楚戈这个愣小子哩!

    楚戈冷不丁的受了这么一句,跟前四个老人又吵吵嚷嚷的,他嘴皮子就更不利索了,只感到手臂一紧,他回过头去,见到秀娘一脸的不堪难过,这才猛然回过神来,现下嘴皮子不利索也得利索了。

    他忙抓住秀娘的胳膊,也顾不得院子里人,焦急道,“秀娘你别瞎想,我不是这个意思,今生能娶你过门是我最大的福气,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楚戈难得这么坚决的说出一句话来,但是随后他神色一变,“只是、只是我……”

    秀娘忙追问下去,“只是什么?你快说啊!”

    楚戈看着秀娘,他原打算做好准备再说的,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如今是不得不说了。

    他偏过头,看向陈老爹老俩口,“岳父岳母,我想请你们把秀娘嫁给我!”

    陈氏微微张了张嘴,瞅瞅自个儿的手,才她拿着鞋拔子往自个儿闺女身上招呼,也没打到姑爷脑袋上啊,咋的犯傻了!

    楚老爹瞧出亲家俩口子的神情,他瞪了楚戈一眼,“你这傻小子没喝酒咋尽说胡话,那、那秀娘不一早就嫁给你了,你咋还上门求亲哩!”

    沈氏脸上难堪,她原先知道楚戈这小子呆头楞脑的,可没想到这么没溜儿,她忙道,“老二啊,你是不是嘴突漏了,想请亲家母把秀娘带回去说成嫁过来了?”

    陈老爹陈氏听了附和着点了点头,随后明白过味来就说开沈氏了,这俩口子拌嘴是常有的事,她这做婆婆的不说和咋还瞎搅合哩!

    见亲家俩口子变了脸,楚老爹忙在一旁说和,沈氏也知道自个儿说错话了,正赔不是哩,就听楚戈开口了。

    “爹娘,岳父岳母,你们都不要吵了!”

    楚戈这一声让四个老人都安静了下来,他看着他们,慢慢的出了口气,道,“爹娘,岳父岳母,我想要娶秀娘,我要让她坐上花轿,敲敲打打热热闹闹的把她娶过门。”

    他回头看向秀娘,她现下比刚才还有震惊,不知怎么地,楚戈现下好像没有那么紧张了,他握住了她的手,“秀娘,我以前没啥本事,只能让你坐着牛车跟我来到下阳村来,我现在能养活你,想正儿八经的把你娶过门,坐上你想坐的花轿,娶你过门!”

    楚戈诚恳的看着秀娘,秀娘现在全明白了,原先楚戈不是不想碰她,而是不敢碰她,因为她说过女人就得坐在大红花轿晃悠上一回才能是出嫁咧,这话他还记得,他还记得……

    他如今向双方父母求亲,就是想让她坐上花轿,真真正正,完完全全的嫁给他!

    楚老爹和沈氏一听这话,心里也忍不住愧疚起来,以前确实太对不起这俩孩子了,想想以前楚戈那情景,亲家老俩口能让自个儿闺女就这么跟着楚戈到下阳村来,真真是不容易,再说了,坐着牛车过来,真不能算是过门。

    楚老爹抿着嘴,伸手厚重的拍了拍楚戈的后背,“娃子,算你有心,你说的对,咱得让秀娘坐上花轿,热热闹闹的进咱楚家的门,你还愣着干啥,赶紧问你老丈人去,问问人家同不同意,不同意的话你就给你丈人跪下,好好的磕个头!”

    陈老爹俩口子那里会不同意啊,让楚戈这姑爷一口一个岳父岳母的叫着,他们哪里会不愿意么,最重要的是人家不是要把她家懒闺女送回来,这就是头等的大事了。

    他们二老相互瞅了瞅,颇为欣慰的点着头,有点喜极而泣的感觉,他们老俩口这下总算能安心了,给自个儿老闺女找了个好归宿啊。

    楚老爹哈哈一笑,“傻小子,快问问秀娘,看她愿不愿意嫁给你啊。”

    楚戈见长辈这么说了,他憨实的一笑,瞅着秀娘,“秀娘,你……”

    秀娘眼中的泪落下,她不等楚戈说完就扑到他身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紧紧的圈住他。

    纵使先前想过无数次,楚戈心里另有他人,或是移情别恋,她甚至还做好了二女争夫的准备,但是却没想到是这种结果。

    她现在心里满是感恩,感谢上天,让她遇到了楚戈,遇到了一个这么珍惜她,这么为她所想的男人。

    楚戈忽的愣住了,待回过神来,才迟疑的举起双手,最后也环住了秀娘的腰身,将她抱在怀中。他嘴角轻扬,没想到这种感觉是这么好。

    屋里的四个大人让秀娘这个大胆的举动惊骇住了,怎么瞅怎么别扭,不过,今儿就宽让这俩个孩子一次吧……

    ————————————

    十天之后的七月初八是个黄道吉日,是个天大的好日子,不管是不是,最起码对秀娘来说是的,因为这天她就要嫁人了。

    本来楚老爹跟陈老爹商量要定在八月十五那天的,月圆人也圆么,可要到那天还得等一个来月,也就算了,他们也怕孩子们等不住。

    在这事情定下来之后秀娘就跟爹娘还有刘氏收拾了回下阳村去了,从他们这到陈家村太远了,就跟季老六商量,借他们俩口子那屋出嫁得了,刘氏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且说还是他们俩口子借秀娘的喜事沾沾喜气咧。

    村里的一些和秀娘刘氏交好的婆姨都过来了,这是刘氏招呼的,一来帮忙,二来陪房。

    不过秀娘这边也没啥好忙活的,她们把秀娘打扮好,等着吉时一到上花轿就是了。

    秀娘那几个哥哥在前俩天也赶了过来,楚戈跟他们说明缘由,让伙计送他们到下阳村来,反正他跟秀娘那屋子也空着,他们正好住进去,秀娘出嫁也赶好送嫁过来。

    楚老爹沈氏在双阳镇收拾屋子,置办成亲用的物什,把铺子上的小二楼给重新布置一遍,这就是楚戈跟秀娘的洞房了。

    秀娘一早就让陈氏喊起来画妆,秀娘瞧着这才是五更天,就还想睡,但是陈氏跟刘氏都不让,以前沈氏是没啥家底儿给秀娘置办这个那个的,可今儿不一样了,她不得好好给自个儿闺女拾掇一下。

    刘氏好说,她自个儿就有四个闺女,她不趁着这会儿学一学能成么,虽说她要当岳母还早了十来年。

    等着扮好妆,换上大红衣裙已是天明,陈氏瞅着时辰出去看看楚戈他们来了没。

    刘氏招呼几个婆姨聚在屋里,无非就是说些体己话,让秀娘赶紧给楚戈生个娃啥的。

    秀娘原想着会有这么一茬,早些时候并没觉得什么,但是这会儿穿上嫁衣,上了红妆,让刘氏那帮子婆姨这么一说,现下倒是脸红心跳开了。

    等到锣鼓声响,陈氏赶忙进来说是楚戈来了,忙把红盖头给她盖上,催促着陈家老大进来,把秀娘背出去。

    秀娘盖上盖头其余全然不知,锣鼓唢呐,敲敲打打,热热闹闹的搅乱了她本就紧张的心。

    就连陈氏还有陈老爹匆匆的耳语也忘了记在心间,直到她的的手被楚戈牵在掌中,她这才稍稍稳住心神,楚戈与她十指交叉,握得越紧,她心里就越是安心,红盖头里的新嫁娘扬起嘴角,那双小手也用力握紧了。

    等她上了花轿,轿夫喊了一声,上上下下晃悠了一路,总算到了双阳镇。

    不得说这一路下来秀娘真够晕乎的,她还不知道从下阳村到双阳镇原来这么远。

    虽然是在铺子里办喜事,但沈氏倒把啥都备得齐全,红绸花烛,火盆说的都有。

    进门拜了天地,秀娘就被送入洞房里,楚戈他们把酒席摆在院子间,差不离都是铺子里的伙计,当然还有贵喜,这小子运气不错,前儿来进板子,听到这茬就留了下来,还说他的名字好,来了是锦上添花哩。

    院子里闹腾的很,秀娘坐在楼上,也隐约能听到这声儿。

    现下伙计们算是放开了闹了,今儿是掌柜的的大喜日子,他是不会计较的,一个个的都端起酒来拉着他喝酒哩。

    楚戈也是真的高兴,真就陪着喝了,但是到了后头让楚老大季老六还有王二他们几个给挡掉了,他们都是过来人,这会儿新郎官可不敢喝醉,要不且是耽误事儿哩。

    等时辰差不多了,沈氏就让楚老大拦着,让楚戈赶紧上二楼去陪秀娘,虽说他们也不是头回见面了,可今儿成亲,该走的礼数还得走。

    其实楚戈一早就想上去了,他都有好几天没跟秀娘见面了,今儿去接亲,秀娘还是盖着红盖头,但是那娇小的身影早早就留在他心里了。

    楚戈一步步上了楼,进了那个属于他跟秀娘的房间,屋里这时已经燃起了一对红烛,将屋内照的红红亮亮。

    床铺上坐着的新嫁娘感到有人进来,身子稍稍动了下,她知道是谁,那熟悉感觉,熟悉的脚步声,甚至连因为紧张而急促的呼吸她都那么熟悉。

    今天让从睁眼起就被折腾了一整天,坐在铜镜面前半个多时辰,让娘跟刘氏在自己脸上涂涂画画的,又颠了不知多长时间才到这里,受了这么多罪,为的就是等到这一刻。

    如今这一刻真的到来了,她心里也是紧张,不过比她还要紧张的,便是她正等待的这个人了。

    见到‘久违’的新娘,楚戈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他深吸了几口气才慢慢走了过去。

    秀娘安静的坐在床边,楚戈那双大脚碰到她的小脚,放在膝盖上的小手抓紧了衣裙。

    这一举动牵动了楚戈的心,他心满意足的抬起手,掀起了秀娘的盖头。

    红布落下,露出一张娇羞的俏脸,秀娘低着头,红润的双唇诱人向往,露出好看的酒窝,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着自个儿的良人。

    楚戈真真是看呆了,今天的秀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看,双眸直盯着秀娘,不管怎么看都看不够。

    秀娘今天真的是太容易害羞了,见楚戈这样,她也有些不知所措开了。

    恍惚间记得早先众人交代的事,楚戈走到立着红烛的桌前,倒了俩杯酒,端给秀娘,俩人都是羞涩的喝了交杯酒,寓意如何他二人心知肚明。

    楚戈收好二人的杯子,放回红烛台前的桌子上,转身坐到秀娘身旁,秀娘见楚戈回来,抬眸看了看他,忍不住一笑,又偏过头去。

    楚戈心中忽的被什么抓住了似的,许是有酒壮胆,他身随心动,伸手捧住秀娘的脸颊,做了平时不敢做的事,吻住了那双羞涩的双唇。

    秀娘的俏脸一下子红透了,想这直愣子今儿还真是胆肥了,她微微一笑,也贴过来吻住他唇。

    像这样的亲近他们二人先前也有过几次,但是楚戈那时有顾虑,他不敢所为,现下他是要将秀娘完完全全变成他的,轻吻点点慢慢向下。

    犹如对待珍宝一般,细细的吻过秀娘的眉眼,挺直的鼻子还有小巧的下巴,直到雪白的脖颈。

    不满足于此,楚戈慢慢退开来,呼吸微促,双手颤抖着解开秀娘那身红装,慢慢褪下,露出红艳的肚兜,还有雪白的肌肤。

    秀娘也羞涩的为楚戈除去衣裳,拉上了红红的纱帐,两人缠绵在了一起。

    红烛摇逸,他,总算娶到她了……

    感受着他的触碰,身心交付,她,总算是嫁给他了……r1152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农家小调炊饭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农家小调炊饭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