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章 人生真是寂寞空虚冷啊(大结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简思 书名:婚事凉凉
    张霏霏喜欢往家里带朋友,生活除了工作还要有其他的乐趣,比如说和朋友一起吃吃喝喝,谈谈心谈谈世界谈谈今天明天和后天,她的朋友男女不限,林初大多数都是负责招待的那个人,套句人家背后说的话那就是,任劳任怨!

    张霏霏昨儿喝多了,平时就这么点爱好,喝点小酒,起就没起来,有人找她工作上的事儿,林初只能拿着电话进卧室。

    “找你的。”

    霏霏愣了一下然后抹了一把脸坐了起来,林初往她的背后塞了一个枕头就起身出去了,倒了一杯水等她聊的差不多才送进来。

    “一会儿回去?”

    “嗯,有事情要做。”霏霏接过来杯子喝了一口然后放到一边指着自己扔在一边的衣服?“你帮我找一身。”

    能穿的就行,她也懒得去打扮,哪里有时间,反正也没有采访,就随便穿吧,穿运动服简单省事。

    林初把衣服送到床边,她穿完吃完,家里的饭向来都是他做,抬腿就走人。

    然后什么时候回家,这还真的不一定。

    外界呢,就传林初是靠张霏霏上位,据说年轻的时候自己没有资本,找了张霏霏,不管怎么样张霏霏她爹是张猛啊,手里还是有一定的资源,这不找个富贵的媳妇的代价就是你得给人当老妈子,朋友之间不会这样传,可能说的是霏霏嫁的丈夫太好,任劳任怨,传出去就变成了一个男人缩在家里做饭做家务当个家庭妇男,不打扮把自己弄成了老黄花,老婆在外面海阔天空,仗着一张脸不停往上爬,女人觉得嫁这样的丈夫,未免太不争气,要他何用呀?男的则是觉得丢人,太丢人了,这不是小白脸吗?

    小白脸先生早上八点开车出门去公司,晚上或早或晚的回家,拿着不菲的年薪工资,肩上扛着的是养家养老婆养自己的重担。

    徐凉凉和张猛过来住过一段时间,说实话真的是看不下去,可能是有代沟,完全不能接受这种生活,凉凉想的就是,有些时候老人和年轻人一定要拉开距离,因为出生的年代不同,所能接受的东西不同,她试着去接受也接受不了,她这闺女,那就是一女皇。

    是活不干,你让她和你讲,她倒是挺能说的,和她爸一个样,贫!

    林初下班回来一般和岳父岳母话也不多,没有可聊的,他也不是那种能陪岳父岳母聊天的人,忙自己的事情,至于你们来了家里,请随便,要什么就直接点,不要就请随意。

    凉凉靠在床头,这都十点多了林初还没从书房出来呢,这么能干?

    有没有装的成分啊?

    “还不睡?”张猛掀开被子上床。

    “他还没睡呢。”凉凉道。

    张猛翻了一个大白眼:“你都不管我你管他?”女婿睡不睡和你有什么关系啊?这关心的未免太多了吧?喂喂喂,请把注意力转移回你丈夫身上吧,共建一个和谐家园这是活着的主题。

    “我管你干嘛,你自己看看你这闺女,几天没回来过了?”

    “她忙。”

    “可真是忙,早晚出问题。”

    张猛给她扯扯被子:“你天天诅咒她,你是生怕她过好了。”

    不要这样子嘛,你也过的很幸福的,老公不也服服帖帖的,做人怎么可以嫉妒呢?到了你女儿这里,所谓一代更比一代强。

    “我懒得和你说话。”徐凉凉扯着被子然后踹了张猛一脚,心里想着,这做爹的心偏啊,偏到太平洋去了。

    张猛揉腿,说踹就踹,还不是嫌弃他老了,他要是年轻个三十岁她还哪里舍得踹,都恨不得把他揣在兜里,天天看都看不够,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啊,挨了一刀又一刀。

    从后面抱抱她的腰,凉凉推他。

    “你离我远点,我嫌热。”

    身上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热,火大吗?年轻时候就这样,老了温度还是高。

    张猛叽歪了,不高兴地把被子扔到床下了,不盖了,谁都别盖了,爱咋咋地。

    喜欢我的时候,我是你的小星星小太阳,不喜欢的时候嫌弃我身上热,你过去怎么不觉得热呢?你还说抱着我正好入睡呢,男人女人都一个样,瞧不上他了是吧?

    “我也瞧不上你,我老你没老?哼!”

    狠狠背对着她。

    我是老白菜帮子,你也没好到哪里去,你就是一个老黄花菜,还是去掉水分,皱皱巴巴的黄花菜!

    比狠谁不会。

    凉凉捡起来被子给自己盖上,这个臭不要脸的上手来抢,没一会儿又抢过去然后继续扔到地上,来回几次,她干脆也不捡了。

    “张猛,你今年几岁啊?”

    “两岁,怎么地?”

    “不怎么地,你牛,叫一声奶奶我听听。”

    “放屁!”

    徐凉凉瞪着眼珠子,张猛清清嗓子,这不怪自己说脏话,是她有问题,她先挑起来的,还奶奶呢,你谁奶奶?姑奶奶吧。

    她就抱着自己胳膊那么睡了,等她睡着了张猛下床去地上捡被了,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是怕她,他这就是觉得冻生病了还得花钱给她看病,这不划算,她一生病就埋怨他过去对她不好,这人总是翻旧挂历,盖到她身上,撇撇嘴,老黄菜花睡吧。

    徐凉凉一大早的起来给女婿做个早餐,想是这样想的,奈何一辈子实在家务不通,起来的时候女婿早餐都做好了。

    “明天我起来做吧。”

    林初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他也没只指望谁给自己做,顺手做而已。

    “妈,早安。”

    “早。”凉凉看了一眼林初的背影,林初进厨房好像是去拿什么,心里叹口气,霏霏胆子那是真大,她就放心。

    “妈,你要什么?”林初不解地看着岳母,盯着他一直看?

    “哦没什么,吃饭吧。”

    霏霏晚上回来,徐凉凉都没捞着和亲闺女说两句话,进门就一直通电话,难得吃饭的时候消停了,她刚刚抱怨一句,和女儿吃顿饭比登天还难,霏霏那边电话又响,说是车在楼下等她呢。

    “我去了啊。”和林初打声招呼。

    林初和小叮当似的,不知道哪里变出来一个袋子送到门口:“里面有筷子,你喜欢吃的虾饺和菠萝包。”用手点点袋子,有吃有喝他也不用担心。

    “知道了,我走了。”

    徐凉凉:……

    亲生的那个孩子呀,你妈我还坐在屋子里呢,走的时候不需要打声招呼吗?喂喂喂。林初返身回来继续吃饭,徐凉凉看看张猛,张猛看看徐凉凉。

    家里人来来去去的,亲戚之间走动就是这样的,偶尔过来出个差带着孩子过来玩玩难免就会登门,林初呢对这些人不热情但也谈不上冷淡,好的一点就是,家里人都比较知趣儿,不会乱跑乱动他们的东西,这个家的摆设就是以霏霏为主,她的照片她的奖牌全部的东西都是她的,很好的宣告了一家之主到底是谁,柜子里就有一张她和林初的合照,很年轻的时候拍的,趴在林初的肩头看着镜头,其他就一概没有了。

    你说结婚没有婚礼婚宴,结婚照也没拍过,大伯母这头就总是摇着的,太特立独行了,你看看霏霏自己的照片照了多少?她倒是留回忆了,一点回忆都不给林初留,那年纪以后大了再去拍结婚照和年轻的时候能一样吗?那也不是结婚时候的心情了不是。

    进客厅挂着那么大一副照片那四周有灯,大伯母就吐舌,林初这如果是装出来的,那这人他真的应该拿奖的。

    这样的男人不是真心的,绝对玩死你。

    “霏霏还忙呢?”

    “有个饭局,吃完以后大概能回来。”电话里是这样说的。

    大伯母:……

    这世道真是变了,女人在外面吃吃喝喝,男的撅在家里守家待地?

    大伯母过来度假的,可一过来吧,她就忍不住唠叨忍不住想要摇头,日子不应该这样过的,年年说年年没有任何的改变,她一个外人拼命着急,你看看人真正家里人,一个急的都没有,这张皓就这么单着,挂着一个这么大的儿子,不清不楚的,老大结婚几年了?连点动静都没有。

    张家的人呢,唠叨不敢对着林初去,只能唠叨张霏霏,就是唠叨霏霏也得分谁,霏霏是当面听背后马上扔。

    从浴室出来拍着脸,最近状态不怎么好,太劳心劳力了,还得皮肤感觉差了一大截,林初床上看杂志呢。

    “这么闲?这钱也太好赚了吧,不是应该时时刻刻都工作的?”

    林初撇嘴:“他们没付我这么拼命的钱。”

    “林总这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你拿的那个叫做高薪来着。”比她的不知道高出来多少,你看她多尽职尽责。

    “不会成语就不要乱用。”

    霏霏跳上床,林初接住她,拿着她的毛巾替她擦头发。

    “又唠叨你了?”

    “就喜欢这个,唠叨吧,反正我也听不进去。”

    林初撇嘴,他有个一劳永逸的办法,砸个东西直接对方就闭嘴了。

    “我看看,我老公这皮肤怎么都要比我好了?作为女人我是不是有点太不敬业了?”伸手一掐真是能掐出来水啊,二十岁的时候有二十的味道,三十多呢则是有三十多的风情,不好比较的。

    “是有点不敬业。”

    一个月滚床单的次数目前为零,能敬业吗?

    两个人奋战到半夜,霏霏扯着被子早就睡到天边去了,林初拉了人一把,那人自动滚到他怀里来。

    睡到自然醒,家里没有光,所有光线都被窗帘档上了,她推林初。

    “给我弄杯水。”然后翻身继续睡,林初端着水回来,胡乱穿了一条睡裤,那裤子有点大,卡在胯骨处,他也不觉得有什么。

    霏霏趴在床边喝水,一边喝一边用眼睛撩他:“你得继续保持啊。”

    身材不好了,她就瞧不上了。

    杯子递给他,扯了一把他的睡裤带子,那裤子原本就是宽松的,这么一扯还不是该看不该看的都看见了,认真瞧了一眼,松开手躺在床上笑,可真是饱暖思那个啥呀。

    不好,不太好。

    “我说你这进进出出的,连条内裤都不穿,不怕漏风?”

    这人行事作风有点太不要脸。

    “我穿了还不是脱。”林初看了她一眼。

    霏霏拍手,就喜欢他这样,不要脸到极致,什么不正经的话到了他的嘴里好像都变得正经了一样,你看说的多自然,是得脱。

    继续补眠,今天难得休假一天,就打算在床上胡混过日子了。

    吃饭的时候张着嘴,用他喂,嚼了嚼眨眨眼睛,味道还可以吧。

    “行吗?”

    “行。”

    接过来自己吃,吃了没几口就不爱吃了,平时吃饭的气氛太热闹,家里还是有点冷清。

    自己的餐盘扔到一边去,服侍丈夫吃饭,外面那些人就瞎说,他们看见自己是怎么对林初的了?她柔情似水啊。

    霏霏很想给自己点个赞,她这种叫做女人当中的战斗机,风情起来的时候,其他女人还能叫女人吗?

    一步到位的服务,顺带着给捏捏肩,她趴着看杂志,脚趾为他服务。

    霏霏墙边倒立呢,林初的脚走到她眼前停了一下。

    “干嘛?”看他。

    林初双手拉着她的脚,霏霏肯定是要依靠手来回的在地上动,这个该死的。

    “你赶紧的撒开……”

    林初把她人拉起来,脸上通红,这是严重的充血,拍拍她屁股,自己就回书房了,气的霏霏在外面跳脚。

    “你神经病!”

    被叫神经病的那个人在里面哈哈大笑,貌似倒是挺开心的。

    林初他奶奶是真的忍不住了,一开始以为那个丫头也就是说说,结果到现在还是连个蛋也没有,这个孙子那就是死的,怕人家怕的不行。

    直接登林初亲爹的门。

    “你就让他这样胡来?”

    亲爹对这个亲儿子也是无语,用钱你收买不了他,用情根本没情可谈,还不如自己外面生一个然后藏好呢,指望林初?那就真的断子绝孙了。

    “我管不了他。”

    “你是他爹。”

    亲爹撇嘴:“他那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我爹呢,他不生我还能绑着他生?”

    就算是意外也得有机会才能发生吧,他难道带一个女的去林初家引诱亲儿子,这不可行呀。

    “你就不能想想办法。”

    “我想不到。”

    亲奶奶急的头晕脑胀,什么馊主意都有,不行就走暗招,办法是人想出来的。

    把人弄进家里去,老婆长期不在家,还怕他不就范?

    结果等了一个月,等到的消息就是,林初家是请了保姆,但保姆的年轻五十五岁,每天去家里干活两个半小时然后离开,不用五十岁以下的。

    亲奶奶捏碎了两个鸡蛋。

    啪啪啪啪,蛋黄都淌了出来,淌了一地。

    亲爹表示,你捏鸡蛋做什么?

    “找个保姆都要找五十岁以上的,他这找的是老婆还是巫婆?”

    就这样了,林初还能和她过呢?

    “要不你就安排一个五十岁的去试试。”亲爹坐在一旁悠悠闲闲地开口,放着三十多的老婆不要,要一个五十岁的大妈给自己生孩子,这也算是人生奇葩之最了。

    亲奶奶绝对听出来了儿子话里的嘲讽,你以为她傻,她听不出来?

    亲自杀上门。

    结果连门都没进去。

    物业的人说了你跟我们说不着你们是什么关系,要么业主来电话,要么业主亲自来领,不然这个大门您老进不去,你就是我亲奶奶也没用。

    亲奶奶亲自打电话。

    “这都什么人?诈骗到我这里来?”林初的大秘一脸无语,他好歹也是万千人之中选出来的,当初应聘也是过五关斩六将的,你以为有一张脸就能叫秘?他是全能的。

    “现在的大妈也是了不起,这种招数都能想到,还知道他叫什么。”

    大秘摊手,你是他奶奶,我还是他爷爷呢!

    找不到林初,只能转身去找张霏霏,张霏霏也是忙,好不容易下午见到了。

    “你是……”霏霏看着眼前的一张脸,有一瞬间的灵魂出窍。

    “我是你奶奶。”

    “我奶奶我认识呀,去整容了?”

    林初奶奶:……

    面部扭曲,继续扭曲。

    “我奶长得特别旺夫,要不我爷当初那么帅的小伙能找她呀,如果是现在这张脸,估计我爷吓都吓跑了……”

    “我是林初的奶奶。”

    “他妈不是自己生的他,哪里来的奶奶?”

    “你……”

    “我怎么了?”霏霏挤出来笑容,跑到她这里来耍奶奶的威风?

    据说今天的天气预报说气温这个夏天之最,眼下又是气温最高的时段,张霏霏手里拿着一瓶冰冻的矿泉水,看着眼前的老太太脸色发白,嘴唇发紫的。

    “林初是我家唯一的孙子,你说不生就不生?”

    “这事儿跑到这里说也不合适,要不你回去劝他离婚,他提了我马上就去和他办手续,他这留在我家里,还妨碍我喜欢小鲜肉,奶奶你懂的。”霏霏对着眼前的老太太挤眼睛。

    “你不要脸……”

    霏霏一本正经:“要脸没幸福,大家都是女人,你说我长期看着他,面对着他,这不我都不爱回家了,不然你去劝劝你孙子,让他和我离了吧。”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她下午还有个会。

    这帮兔崽子,上次拿的那叫成绩?

    第二天她带着队伍出发,然后打了一个特别漂亮的战绩。

    张霏霏也不算是说大话,你劝得动林初离婚,姐回头立马去找个新的,你看看这人绝对不比他差,怎么样,保证不丢姓张的脸。

    亲奶看着亲孙子,想哭来着,但实在是被太阳烤的都要出油了,哪里有心情哭?现在只恨不得来个九阴白骨爪,直接废了林初,你是个男人,有点本事没有?

    “我去找过张霏霏。”

    “她不是出国了?”林初微微偏着头,记忆难道出错了?

    不是带队出去了,难道新闻也造假了?

    “前两天。”亲奶恨不得一口咬碎银牙,额,她这把年纪了,嘴里的也都是假牙,应该是恨不得一口咬碎假牙。

    “……你说说你,你自己就不觉得没有家庭地位吗?你看看你这家里,这都是什么?男的娶女的图什么?不就是贤良淑德,她是照顾家了还是照顾你了,就连你妈她也不管,她有良心吗?”

    林初嘲讽的看着眼前的老太太,路子变了,这次玩挑拨离间了。

    “你妈养大你容易吗?正常的儿媳妇哪个不把你妈接过来一起住,她呢?图自己快乐,我看新闻就从来没有报过你是她丈夫,连个名分她都不给你,这种女人就没当你是回事儿,我知道你和她有感情,那她呢?这一步早晚都是要迈出来的,你不迈出来她就永远都瞧不起你,你人可以穷,但不能没有志气。”

    “我没志气。”

    亲奶气的血管都要爆炸了,这个货,这个货……

    “她就那么好,你就离不开她?”

    不就是个女人,你爸当初有你的情况下你也将你妈给蹬了?这才是干大事情的男人。

    “那你想怎么样?”林初正视眼前的人。

    亲奶见有希望,希望出现了,马上端正脸上的表情,恨不得将所有的温情全部摆在眼前,摆在盘子里给林初看,你奶奶我是真心的希望你能感受到我的真情真意。

    林初家里多了一个保姆,说是保姆嘛还挺有意思的,二十多岁。

    张霏霏休假回来的当天,保姆才被放进小区,她也是觉得好奇怪,这么多天了天天让她外面吃冰棍,气温太高了进不去门,今儿突然就让进门了,幸福来的太突然。

    林初去接霏霏,把人接回家,一进门,霏霏吓了一跳。

    眼前的人也明显受惊了,捂得住上面捂不住下面,瞪大眼珠子然后捂着脸跑了。

    霏霏指着手……什么情况?

    “她可能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林初解释。

    “这是什么人呀?”好好的把疯人院的人带回来了?

    “按照我奶的说法是给我请的保姆,按照我的理解,这就是个狐狸精。”

    霏霏笑道:“就这来当狐狸精?她是走大路线还是小路线?”

    “怎么说?”

    “大路线就是玩脸玩腿,小路线就是玩柔情蜜意,可无论是哪一种我觉得她都差了点,那腿不够美,应该打断了然后去医院做个手术,现在的人也是只顾着整脸,腿也应该弄弄,哪里不好弄哪里嘛。”

    林初表示同意,是瞧着哪里都不如他家这个黄脸婆。

    吃饭的时候张霏霏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拍,你要和我抢丈夫也得抢的有点特色吧?

    “你会做饭吗?这叫什么东西?”

    菜能甜死人,你上辈子没吃过糖?

    这叫汤?

    可真是,老保姆都比你做的好。

    “要拴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拴住他的胃,他做菜都比你好吃,回去上几天课去。”直接训。

    她训队员训习惯了,拉下脸声音加粗,眼前的女人柔柔弱弱的就要掉眼泪。

    “收回去,不知道自己错哪里了?”

    女人捂着脸,不想让自己这样的狼狈,简直欺人太甚,你有本事你做一个给我看看,把她嫌弃的成了脱了毛的乌鸦一样。

    “我错了。”

    “错在哪里了?”

    保姆:……

    “认识错误不够深刻,回去写一个一万字的检讨明天交给我。”

    保姆:……

    捂着脸跑了出去,啊啊啊,这家的女主人她就是个疯子。

    林初看着老婆站起身:“不吃了?”

    “怎么吃?做的饭这么难吃,真是糟蹋我的粮食,明天让她赔我菜钱和米钱。”

    林初点头,是应该赔。

    “我做吃吗?”

    “吃呀,我这饿着呢,原本想进门有饭吃的,结果你说说她,心不灵手不巧,养只狗都比她强,养条狗还能对我摇摇尾巴呢……”

    林初安抚妻子。

    保姆和亲奶说,这女的就是个战斗机,她搞不定的。

    亲奶安慰一番,男人不就是这样,你要犹抱琵琶半遮面,不能太直接。

    第二天上工,她犹抱琵琶来了,衣服要掉不掉的,她的肩是很漂亮的,男主人没瞧见,女的倒是一本正经客厅里坐着呢。

    “你把家里打扫打扫。”

    “我……”

    “不能干?”

    女保姆点头。

    “那你就离职吧。”

    女保姆:……

    “我干。”

    “昨天的一万字检查写了没有?”

    女保姆越是想越是想哭,自己还没说赚钱呢,就先赔了二百,说是她糟践了家里的粮食,现在又让她干活,她觉得头脑转的不够灵活,她怎么算这比账都是赔本的呢?是不是他们家里缺保姆干活,故意给自己下了一个套?

    越是想越是这样。

    “林初……”

    林初从书房出来:“给我倒杯水。”

    女保姆回去和亲奶报告:“倒杯水都喊他,擦鞋也喊他……”她实在不想做了,这样的男人一点骨气都没有,明显就是个小白脸,她看的真真切切的,给这样的人当小老婆,还不如回家卖红薯呢。

    一想到自己可悲的命运,恨不得马上来一曲。

    亲奶恨不得咬碎一口假牙,这个该死的娘们!

    这样的日子,你说林初怎么就还想过下去呢?被虐有瘾?

    不争气的货。霏霏躺在床上,想起来家里的小保姆还挺好玩的:“哪里找来的?”

    两天一毛钱没花,还反而赚了几百,真是划算!

    “我打听打听?”林初起身。

    “林总,你太鸡贼了。”

    “彼此彼此。”

    张霏霏不回家她就过不来,张霏霏一回家她保准能进门,女保姆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是被人糊弄了,这趟浑水她是不想趟了。

    “你就不会主动点?用羽毛拨动他的心会吗?”

    亲奶是绞尽脑汁才想出来这样的办法,她如果会哄男人,她会守着儿子过吗?

    胖子被他姑接了过来,用自己的智商碾压了家里的保姆,然后保姆就哭着跑了,胖子眨着眼睛,没有闹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只是问了一个问题,她为什么要跑?

    女人果然难懂。

    张霏霏知道以后叹口气,她真是为那个人蛋疼,干了几天活,赔了上千了吧?

    亲奶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什么玩意?带孩子没带好,还要赔钱?

    不赔钱就不能再去了,她咬着牙,赔,这个钱我出!

    女保姆打死也不肯干了。

    “你给他生个孩子,将来我给你钱。”

    “我可不可以给女主人生个孩子?”

    亲奶:……

    小保姆是看出来了,给林初生个孩子实在是没有什么前途,如果有希望的话,她倒是觉得给女主人生个孩子比较有前途,她和女主人带着孩子过,然后林初就继续当他的小白脸,这种想法很美好呀。

    嘤嘤嘤,人家实在不好意思这样想。

    神经病啊!

    亲奶揉着头,她拿着电话,继续对着电话喷:“你哪里找了一个神经病给我,她脑子不正常你知道吗?她和我说要给张霏霏生个孩子……”

    亲爹那边很淡定,现在就算是告诉他,张霏霏是个男的,他也不会吃惊的。

    “我都说了,你打入不进去他们内部的。”

    亲奶就不信邪,条条道路通罗马,这条路不通,就换一条。

    亲自住到家里去。

    摆摆老祖宗的威风。

    第一天林初就交代她帮忙做个饭,家里要来客人,亲奶从早上忙活到晚上八点,晚上家里来了一堆的人,据说都是张霏霏的朋友,她在心里的那个小本本上记录着,这种女人娶她做什么?吃喝玩乐她都行,下蛋她不行。

    准备自己上桌去吃点东西,亲孙子让她走。

    瞪圆了眼珠子:“你……”

    天打雷劈,我是你亲奶奶。

    “你见过有家里的帮佣上桌子吃饭的吗?”林初从钱包里抽出来一张粉红。

    “都是自家人,所以我就不客气了。”

    亲奶在外面鬼哭狼嚎,恨不得把天哭下来,屋子里的人继续热闹。

    林初妈妈知道以后,她就说嘛,好好的非要去得罪霏霏,媒体上以前不是说霏霏指哪打哪,这样的孩子她的心眼能少吗?在她眼皮子底下放人,这岂不是戴着眼罩去偷人家的内裤,捏在手里然后喊,我没看见贼。

    傻瓜!

    亲奶还在继续挑拨,林初妈妈喝了一杯奶茶,今儿这味儿不错啊。

    要不要再来一杯呢?

    她现在心已经被金钱给腐蚀掉了,天天赚花不完的钱,这种感觉太美好了,回家就数钱,每个月数数账户,她知道人家动动手可能就几百万几千万进账了,她一个小老百姓,放在银行吃点噎不死人的利息,这样过也挺好的。

    晚上可以来一把潇洒,出去吃个饭,吃啥好呢?

    “我说你听我说没有?”

    “你说什么了?”林初妈妈现在心态很平和,过去她是恨不得抠瞎眼前这个人的眼睛,抠出来还不解气,还要踩碎了才过瘾,可现在看着这张脸,她没啥感觉了,可能是放开了吧。

    “你就让他这样过?保姆可说了,张霏霏那个死丫头喝杯水都喊林初倒,还让林初给她擦鞋。”

    “那家里总要有个人擦鞋的,不是林初就是她了,难不成还请个人擦鞋?”

    老伴从里面回来,东西刚刚卖光了,今天人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多,这才十一点啊,什么情况?

    “卖光了……”

    林初妈妈跳了起来,真的假的?这才几点?

    不行,她的小心脏好激动,好激动怎么办?

    亲奶被扔在小店里,完了回头人家老板和她要饮料钱。

    “我没喝饮料。”

    “可是你坐了两个小时。”

    亲奶:……

    这真是,狗屎一样的母子俩,儿子是个废柴,妈妈是个神经病!

    她要是有其他的孙子,绝对不来看他们。

    亲奶奶跑来亲儿子这里,结果看见亲儿子满脸花,不用问一定就是儿媳干的,气的自己浑身颤抖。

    这个该死的臭娘们。

    “你又怎么招她了?”

    亲爹捂着脸:“我就是想留个后……”

    *

    “噗!”张皓一杯水都吐到林初的脸上了。

    他姐夫的脸是越来越冷,张皓咳了一声,用手擦了擦自己的嘴,他看看他姐然后又看看姐夫。

    他姐这是缺心眼吧?

    人都摆到你家里来了,你竟然还让她们进门?

    “姐夫……”张皓清清喉咙:“我这个是自然反应,你家做了对不起我姐的事情,还不允许我喷你水?”

    胖子看看天空,他一直都怀疑他爸的智商是负数。

    张皓跟在张霏霏的身后:“真的进门的时候都脱光了?”

    霏霏认真想了一下,也不是都脱光了,还有层薄纱呢,不过身材嘛,就实在太差了,胸不够大,屁股不够翘。

    以女人的角度来说,你都没有气球那样的诱惑,还玩什么薄纱啊,披个麻袋片就算了。

    “你这审美很怪异啊,张霏霏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张皓觉得差点又让他姐给晃点过去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真的把诱惑拉进家门,你疯了吗?“我也是个男人,我告诉你,男人就没有柳下惠。”

    霏霏摩挲着下巴:“那你什么时候再找一个?”

    张皓翻脸:“说你的问题,为什么往我的身上扯?”

    “不是你先说你是男人的吗?”

    张皓认真想了想,是这样的,没错啊。

    胖子摊手,傻瓜!

    “所以我一直怀疑你妈看不上他,那是正常的。”

    胖子点头,他现在也觉得正常的,原本还觉得爸爸挺可怜的,现在想,智商这道沟,怎么样的也不好跨越过去呀。

    他妈的决定是正确的。

    “喂喂喂,我和你说真的……”

    “我也没有说假的。”霏霏推开张皓的死人头,挡住她拿东西了。

    “我姐夫心里想什么,你就真的那么肯定?有个女人脱光站在他眼前,你以为他真的能忍住?说不定他心里就觉得时间地点都不对,男人有钱就变坏。”

    这个道理是千古不变的。

    啰里啰嗦说了一个钟头,连口水也没有喝上,把自己姐夫给黑了一个底朝天,比锅底都黑了,黑人的时候张皓可没手下留情,什么叫姐弟情深也不过如此,他为了他姐,一颗红心对太阳啊。

    “说完了?”霏霏觉得耳边终于清净了。

    “说完了。”他还等着他姐表示表示呢,表示以后会认真看着他姐夫。

    “说完就出去吧。”

    张皓从里面出来,他姐夫对着他笑,他只想搓胳膊,就听见林初说:“女的脱光了站在我眼前,我就会心动,我会觉得时间地点都不对,我不挑嘴的,男人一冲动起来就不是人,男人有钱就变坏,你儿子你带走,以后别送到我家里来,开什么家长会,谁是家长谁去,滚蛋!”

    拎着胖子的书包直接扔出去,开着门,请这父子俩滚蛋。

    “姐夫,你这样就不好了,胖子怎么说都是个小孩儿,你怎么可以这样打他脸呢?你要给他一些自尊……”

    “他不给的人是你。”胖子吐槽。

    “滚!”

    “姐夫,咱们商量商量,那些话我就是随便说说,那张霏霏是我亲姐,我总得向着她吧,你是外人对不对。”

    “所以我这个外人请你滚蛋,现在立刻马上!”

    张皓和胖子被丢了出来,当爹的看看儿子,又看看天,胖子哪里都没有看。

    “爸,我妈那天一定就是喝多了,喝的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不然这辈子都不会有他的出现,他是应该感谢那杯酒呢,还是感谢造化弄人呢?

    张皓揉着儿子的脸,小子,我是你亲爹,你要不要如此吐槽你老爹?

    “以后你姑父不让你登门了。”

    “我觉得他是不愿意见到你,我自己过来就好。”

    张皓:……

    王惜君啊王惜君,你如果活着,你自己的孩子你自己带,一定会带的特别的棒,可惜你不在了,你丢下这么一个孩子给我,我养不好,你死了能闭上眼吗?

    你说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让你撞上了呢?

    张皓不理解,一个这样优秀的女人,老天爷为什么跟她过不去呢,她又没有杀人放火的,她还有个可爱的儿子,以后也许会有美好的生活,婚姻,夺走她一条命做什么?可以替换的话,他倒是希望死的是自己,说起来矫情吧,他愿意为了人家去死,人家到死都没把他放到心上过,对王惜君来说,他张皓就是那坨屎。

    人生真是,寂寞空虚,冷啊!胖子常听他爸说他妈这样那样的好,却唯独从来没有听过他爸说,妈妈和爸爸是怎么相处的,像姑姑姑父这样吗?还是像爷爷奶奶这样呢?还是……

    他出生的时候,父母是不是也一起抱过他?

    张皓:……

    怎么回答?

    说你出生的时候,你妈只是打了一通电话通知我,你爸我到现在为止和你妈都没有恋过?恋爱是个啥滋味啊,他也不清楚,浑浑噩噩的孩子就来了,王惜君是喜欢他还是不喜欢,讨厌还是厌恶他也搞不清,然后这人带着一个窜天候就上天了,扔下一个孩子,他们并没有一起抱过孩子,甚至没有一张合照,想到这里,张皓就真的去试图找到一张自己和王惜君的合照,可惜没有。

    他哪怕把家里翻个底朝天也是没有,半张都没有,勉强能称得上是合照的就只有以前念书时候的大合照,他和王惜君隔得老远。

    幸好现在技术发达,他让人去把自己和王惜君的照片合在一起,张皓拿到那张照片,他幽幽地想,其实不爱也是没错,又收了起来,何必看见,何必神伤。

    照片被胖子拿出来送给他姑姑了。

    小卖爹贼和姑姑挤着眼睛,这孩子让张皓养的现在有点像张皓的方向发展。

    “他合成了一张,不过我也知道他不好意思看,我妈不喜欢他。”

    霏霏:……

    真是出息呀。

    “张为止,你真的觉得你这样说话好吗?你应该走你妈的范儿。”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要么就说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胖子已经被他爹拐带到山沟里去了,这路线走的有点糙了。

    “我觉得挺好的。”胖子点点头。

    “我妈为什么不喜欢他?就因为他头脑不好吗?”

    “感情的事儿谁知道了呢,那比如你姑姑我,长得美艳,放在哪里都是一个杰出的人物,我为什么嫁给你姑父呢?典型的我就是脑抽了。”

    胖子:……打个商量,姑,咱能不这样夸自己吗?

    “姑姑。”

    “嗯?”

    “你让我将来一点都不想结婚了,娶到你这样的女人,我都害怕。”

    霏霏揉着胖子的头:“傻孩子,越是强的男人越是喜欢有挑战性的,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只能说明你弱。”

    亲姑姑一点都不介意把唯一的侄子安到弱鸡的位置上,不心疼不可怜不同情。

    胖子的头贴着他姑姑的头:“我姑父的奶奶想要给姑父找个能生孩子的人,你都不管吗?”

    霏霏推开孩子的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好一个男孩子想的不是顶天立地,不是想成为科学家成为自己喜欢的那种人,竟研究八卦了。

    “少管这些事儿。”

    踢了胖子一脚:“去自己玩去,别和姑姑唠叨,我忙。”

    敷着面膜继续埋头苦干,亲侄子待遇就是不一样,没有时间靠挤的都要挤出来一些给他,孩子亲爹不能带着他到处玩,这重担只能交到霏霏的身上,胖子也真的就是在姑姑家的时间比自己家都多一半,他姑姑回来就和姑姑玩,姑姑不在就成天跟着姑父一起生活,就是姑父不帮他洗衣服不帮他写作业。

    霏霏忙完,亲侄子这暑假作业还有一堆呢,你说这学校怎么就会这样的虐待人?

    “你还有多少?”

    “不多还有六本练习册。”其实也不算是多,他的作业大多数都没有写。

    张霏霏冷笑:“我说胖子同学,你敢告诉我,你暑假作业你都写什么了吗?”

    胖子写了很多,不过都是不关于学校的课程,他写的真多,都是题外的,霏霏抓耳挠腮,她念个大学都没这么费劲,都没这么累过,抓着笔研究着作业,这是人写出来的吗?这是什么东西?

    一条狗在路上跑来跑去,算什么?这条狗有毛病吗?它不觉得累吗?

    咬着铅笔,继续咬,而后铅笔被人从她嘴里抽走,霏霏看了过去,家里除了林初这唯一的男性还能有谁这样随便进出。

    “你做什么呢?”

    “帮他写作业,明天要交,他竟然一道题都没有写,怎么样也得填满。”

    林初:……

    可真是感天动地的亲姑姑。

    “那为什么一道题都没写上去呢?”

    “这题太变态了。”比他们开会都要变态,张霏霏想搞个乒乓球的改革这种事情一般人都觉得难吧,她应付起来还觉得挺顺手的,结果最后摆在侄子的作业上,一点办法都没有。

    “是你笨吧。”林初推开她的头。

    “那你帮他写。”

    “写什么?这样交上去不就好了。”

    胖子:……

    姑姑绝对是亲的,姑父就算了吧。

    霏霏四十岁的生日,她年年都是大过,待在队里队里有人给她过,待在家里家里依旧有人过,年年过好几次呢,今年呢情况还有点特殊,不好意思的很,她高升了。

    一家人坐在一起给她过生日,作为亲侄子的胖子有义务来哄姑姑开心。

    据大家说,他姑姑都是把他当成亲儿子一样养的,将来他姑姑老了,他也有义务给姑姑养老。

    霏霏还是那样,偶尔邋遢的时候那是真的不能看,比如说穿着一身的运动服,头发随便一绑,坐在教练席上,清一水的男教练员席上永远她搞特殊,就她一个女的,现在还没有人能打破这个格局,抱着胳膊镇定的坐着,打好了就随便夸,打不好就真的劈头盖脸的就骂,安慰偶尔也有,有一次打比赛中,她竟然拿着杂志打队员,当时被拍了下来,好多其他国家的教练员都傻眼了,觉得这个女的真是太暴力了。

    倒是一些粉丝喜欢将这样的人和漫画结合在一起,觉得很好玩,很可爱。

    很可爱的寿星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接受大家祝福,这些年她家里的亲戚是对她彻底绝望了,都到这个年纪了,依旧不考虑生孩子的事情,这可能就是这样了,你说的再多人家听不进去,最后还恨你,何必呢?渐渐的也就没人说了,说了有什么用?林初家的那些人上蹿下跳,奈何林初不听话,谁能拿他们夫妻有什么办法?

    “生日快乐。”林初在老婆的额头上落了一吻。

    快乐?

    伸手要礼物。

    “礼物呢?”

    过生日总是要收礼物的吧。

    林初一愣,不是已经送过了?昨天晚上就给了,她也查看了呀,今天就忘记了?

    在别人的面前他向来不会扫霏霏的面子:“回家补给你。”

    “补就不叫生日礼物。”

    “那你想要什么?”林初正色。

    “唱首歌来听听。”林初拉着脸,想他现在大小也叫一个总,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屋子里一堆的人,他冰着一张脸,好像别人欠了他几千万一样,脸上飞着冰碴子:“恭祝你福寿与天齐,庆贺你生辰快乐,年年都有今日,岁岁都有今朝……”

    霏霏拉着林初主动献吻,大伯母这把年纪的人就接受不了这个,完全没眼看,觉得太辣眼睛了。这个关上房门拉上窗帘,其实你怎么样都没人管,这么一屋子的人,你说大人孩子都有,这个这个……有伤风化啊。

    张霏霏的做人准则就是,我开心我快乐,我每天都要好好的过。

    “谢谢林先生。”

    林先生依旧拉着老脸,被霏霏扯了几下也没有上扬,给人唱生日歌这种,有生以来第一次。

    “生日快乐。”尽管不太高兴,但她开心就好。

    “我很快乐。”她一直都很快乐,她想要的事业抓在自己的手心里,她想要的人生自己潇潇洒洒,她不是不懂林初的牺牲和奉献,不过这种事情没有办法讲,到底是谁付出多一些或者少一些,也许前辈子他就是欠了自己的,所以这辈子他来偿还了。

    “生日快乐。”

    霏霏左右抱着妈妈,右手挽着父亲,她出生在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里,她有一个非常温柔的妈妈,她妈温柔似水,这样的字眼只能出现在她妈妈的身上,她有个优秀的父亲,优秀不止是他的事业还有他对家庭的态度,她有个傻弟弟。

    尽管傻,但终究是亲的。

    张皓搂着他姐的肩膀,一家四口人的合照映在相机里。

    霏霏啊,霏……

    徐凉凉素着颜,张猛已经对她发了一上午的脾气,他似乎很不高兴。

    “我不是想对你发脾气,奶瓶用过了难道你就不能洗一下吗?”保姆没有在家,他一个人把能用的奶瓶都用过了,凉凉拿着奶瓶去洗,然后出来报告,六个奶瓶已经全部都洗过了。

    霏霏啊……

    凉凉的鼻子贴着女儿的,她的女儿已经长开了,越来越好看了,越来越像她,第一次为人母,她的头发因为生孩子剪短了一些,扎在后面,脸多少有些胖,眼泡有点肿,没有上妆,亲着女儿的小手,霏霏感冒了,额头上贴着必胜,妈妈举着女儿的小拳头,对着爸爸摇一摇,爸爸我们霏生病了呢。

    霏霏小时候她爸爸还是摄影师来着,因为女儿变身成了摄影师,霏霏六岁以前的照片全部都是经张猛的手拍摄出来的,家里有满满一箱子的影集,里面全部都是徐凉凉和霏霏的照片,都是他拍的。

    霏霏对张猛而言,她美若天仙,她是最好的一份礼物。

    霏霏开始长大,她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她和一般的孩子一样,她会闹脾气她会不讲理,她也会用哭来威胁你,明明说好只能买一样的,她要了一样最后又要,你不给她买,她就嚎啕大哭,她哭起来就不停。

    “不能买,说好的只能买一样就买一样。”凉凉的态度很坚决。

    “那是不是爸爸给你买了你就不哭了?”张猛从徐凉凉的怀里把女儿接了过来,接过来凉凉递给他的纸巾给女儿擦着眼泪和鼻涕:“那我们说好,就这么一次,下次你要想好,不能买了以后在耍赖好不好?”抱着女儿,让她趴在自己的怀里,给她顺着后背,单手拢着她的头,乖女!

    霏霏开始打球,开始和她爸出现在同一个训练场上,张猛带女儿的时期里没有发过任何一句脾气,他永远都是温和的,他脾气其实一点都不好的,曾经脾气糟到爆炸,也会对父母发发脾气,也会对徐凉凉偶尔发发脾气,却唯独没有对霏霏发过一次脾气,一个球打不好反复的教。

    张猛坐在边上观看女儿打球,然后下场,给女儿讲究,这个球并不是这样给过去的,他在做演示,霏霏站在一边看,旁边有人给拍的这张照片。

    “哎,这样就对了……”

    录像里的人给予女儿肯定,这样打就对了,完美!

    “霏霏算是天才吧。”

    张猛摆手:“可不能算,优秀是优秀的,天分也是有的,聪明也是聪明……”说到底还是舍不得说女儿一句不好,确实是好,哪里都好,无一不好。

    完美!

    霏霏和她妈妈吵架,把徐凉凉气的,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难免就会起冲突,小的那个太犟,不会低头认错的,大的这个觉得自己都要委屈死了,一大一小关在两个房间里不停生闷气,张猛回到家就只能逐一击破,安抚好大的又要去安抚小的,让小的和她妈低头认错。

    写检讨,家里的白板上写着霏霏的道歉书,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张猛坐在一边,和女儿讲,给她开解给她讲整件事情,你自己来分析分析到底是谁多谁错?

    女儿哭累了,睡在他的身上,趴在他怀里,眼睛哭得通红,张猛伸手摸摸女儿的脸,贴了贴,面对她的时候,他的心总是异常的柔软。

    女儿渐渐抽高,开始出现在各种赛场上,张猛能抽出来时间他一定前去观看,坐在最远的位置上,就那样看着,输了呢他也紧张,赢了呢就径直走开。

    霏霏啊,霏……

    “张霏霏是谁啊?”徐凉凉问他。

    “张霏霏是我女儿……”张猛抱着月子里的霏霏对着镜头微笑,嗯,是他女儿,最好的礼物。

    ------题外话------

    这本书的最后一章,新文开了,名字叫做一路一向北,主角的名字我改了很多次,架构情节一直在改,也算是兑现了我当初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脑残,说想去做个修文狂魔,我都以为写不出来了,卡的我的脸都成了彩虹,感谢大家一路陪伴我到今天,肉麻客气的话不多说了,鞠躬感谢

    本书由乐文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婚事凉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婚事凉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