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十六 无话可说?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横刀笑昆仑 书名:九龙奇案录
    大堂内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除了辰御天、霍元极等提前知道的几人,几乎所有人,无论是熟悉的还是不熟悉的,都是用一副见鬼一般的震惊的眼神,望着林霏霏

    特别是公孙等九龙府众人,在这一刻,眼珠子几乎都瞪了出来。

    林霏霏竟然是花蝴蝶?

    这个消息,如同天雷滚滚,让众人一时之间,全部都怔在了原地。

    所有人都是难以置信,因为眼前之人,无论是其身份,还是相貌,都让人难以和那个杀人如麻的只杀赏金第一的赏金杀手联系在一起。

    而且,更让人惊讶地是,她对凌云天的称呼。

    义父?!

    难道说,她还是凌云天的义女不成?

    凌默张大了嘴,呆呆地看着林霏霏。

    此事,他从未听父亲说起过,也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不,这一定不是真的!我爹他一直以来就只有我一个儿子,哪里会有什么义女?一定是你们为了诬陷我爹所以找人来假冒的,一定是!你们,为了诬蔑我们父子可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啊,竟然不惜让人假冒花蝴蝶那个杀手,我们父子与你们究竟何仇何怨,你们要如此针对我们?”

    凌默盯着辰御天,忽然破口大骂。

    听到他的这些话,公孙和雪天寒顿时眉头一皱。

    周遭的三班衙役们则有些半信半疑。

    对凌云天是幕后主使此事,他们本就心有疑虑,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虽然心中有所怀疑,但还是无法相信。

    而此时听到凌默的这番话,无论其有没有道理,都会让他们的内心更加纠结。一时间,衙役们的目光不断闪烁变化,神色亦是阴晴不定起来。

    公孙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他们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一无是处的凌默会搞这么一出,虽然说这家伙是有些歪打正着,不过这些衙役们本就有些摇摆不定,如今被他的话一引导,内心的天平,已经开始有所偏颇了。甚至恐怕已经有不少人,从内心中认同了这种说法,开始敌视我方了。

    如此一来,如今事情的发展形势,对于己方而言,已不太乐观。

    但就在这关键时刻,方镜忽然开口了。

    “没错!我本以为你们找人冒充证人诬蔑我也就罢了,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找人冒充花蝴蝶想要诬陷我们凌大人,如此手段,真是令人不齿!难道这,就是你们九龙府的办案手段么?若是这样,那也不过如此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神色一变!!

    衙役们都是一脸鄙夷地看着方镜。

    冒充证人诬蔑你?你都没看见自己方才的怂样,被人家那么一指证,腿软的都快要站不住了,还说别人冤枉你污蔑你,这脸皮咋这么厚呢?

    众衙役都是无语至极,但也有不少人,在看向辰御天等九龙府众人时,目光中带着几分不善,甚至是敌意!

    如果说凌默方才那几句话是歪打正着的话,那么方镜的话纯粹就是在推波助澜了。

    而且他的话,不但质疑了辰御天,甚至就连整个九龙府,都被其质疑了。

    经过他的推波助澜,衙役们对于凌默方才的说法,更肯定了几分。

    公孙等人皆是在心中捏了一把汗。

    现在的情势,对他们极其不利,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全盘溃败,甚至还有被对方倒打一耙的趋势。

    “现在,就看你要如何应对了……”雪天寒看着辰御天,自语。

    公孙和其他人亦是如此,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辰御天身上。

    毕竟,此刻的情况,可以说是由他一手造成的。

    辰御天轻轻地扫了凌默与方镜一眼,又微微环顾四周,认真看了看四周的衙役捕快们,目光沉着而冷静,不见一丝慌乱之色。

    片刻,他微微一笑,看向前者二人。

    “你们说……她是我找来假冒花蝴蝶的?“

    说着,指了指身后的林霏霏。

    “不错!”方镜色厉内荏道。

    辰御天看了他一眼,而后转身对林霏霏道:“他们怀疑你的身份,看来你需要证明一下自己了。”

    林霏霏极为无语地看了看他。

    但还没等她说话,辰御天便是开口道:“不如我们来说一说你之前犯过的案子吧!如何?”

    林霏霏无奈地点头。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来说一说刘大海的案子吧!”辰御天微微一笑。

    此言一出,公孙等人目光顿时一变!

    就连堂上的凌云天,亦是目光一闪!

    林霏霏点头。

    “那就先请你来说一说当初究竟是如何犯案的吧!!”辰御天道。

    林霏霏点头,随即开口道。

    “那一夜,我奉命来到了凌默的府邸,暗杀当时就住在凌默私府当中的刘大海。”

    她这一句话出,众人皆是大吃一惊!

    刘大海不是死在怡红院附近的小巷子里面么?为何会住在凌默私府当中?而且,以他区区一名更夫,又有何德何能能够住在凌默私府当中呢?

    这当中,究竟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有些奇怪,但辰御天却丝毫都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看着林霏霏,示意她继续。

    林霏霏继续说道。

    “当时,他就居住在凌默私府后院的一个房间当中,我过去的时候,他正在房间内昏睡。“

    林霏霏向众人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

    夜深人静,刘大海静静地在房间里熟睡着。

    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房间,正欲动作,却突然发现,床上的刘大海,忽然睁开了眼睛。

    潜入的人顿时愣住了!

    刘大海也愣住了!

    下一刻,刘大海猛然大叫一声“你是谁”,随即便跳下了床榻,拿起衣架上的外衣,欲夺门而出!

    花蝴蝶又怎么可能让他跑了?只见其手中一道寒芒猛然闪过,蝴蝶镖在虚空划过一道索命轨迹,直接袭击向刘大海的脖子。

    嗤……

    一抹鲜红乍然迸现,随即刘大海的身体便是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的倒下,但,就在其倒下位置,有一张桌子,桌子上,则放着一个女子式样的香囊。

    而刘大海身体在倒下的时候,恰好将这张桌子打翻,香囊亦随之而倾洒,里面的香粉,几乎全部都洒在了尸体上。

    ……

    “香粉?!”

    周遭衙役们皆是一怔,心中奇怪,刘大海的房间内,为何会有女子的香囊?而且林霏霏说死者的尸体上满是香粉,但尸体被发现的时候,身上明明什么都没有啊?

    这又是怎么回事?

    辰御天这时终于开口了。

    “当初,我们的确是在死者的衣物上发现了一点香粉,这一点,可以确定是真的。而且,最重要的是,经过我们的调查,死者身上所沾的香粉,乃是一种出自西域的特殊香粉,而且整个幽州,就只有县衙和凌默私府内有。而这种香粉,在凌默私府当中,被凌默视为奖励侍女的最佳之物。因此,在其府中,凡是被其欣赏的侍妾,全部都有一个装着这种香粉的香囊。”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香囊。

    “这里面所装的,就是那种特殊的香粉,而这个香囊,本府也正是在凌默私府当中发现的。”

    闻言,满堂震惊!

    堂下的方镜眼睛猛然睁大!

    凌云天亦是神色一变!

    如果说之前辰御天一直都是在找证人作证的话,那么此刻,就是拿出了证据,虽然这个香囊并不能完全当做证据,但却告诉众人一个事实:

    他,并非拿不出证据来!

    看着辰御天手中的香囊,凌默更加激动了。

    “你胡说!那刘大海从来都没有去过我的私府!从来没有!况且本公子何等身份,又怎么可能让一个下贱至极的更夫住进去呢?”

    衙役们点了点头。

    说的也是,凌默公子是什么身份,怎么会让一个更夫住进自己的府上呢?

    辰御天微微冷笑了一下,道:“哦?是么?那我倒是要请教一下公子你了,如果刘大海没有去过你府上,那么他衣服上,又怎么会沾到你府上都有的香粉呢?”

    听到这话,凌默顿时愣住了。

    “这……这……”凌默微微顿了顿,张了几次口,却是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竟是无话可说了!

    看到凌默这幅样子,白秀水感到非常高兴,她知道凌默无论怎么说,都无法将香粉之事圆满的圆过去了。

    既然无法圆过去,那么等待他的,就唯有认罪伏诛一途了。

    但就在这时……

    “这似乎,也并不能证明什么吧!”方镜忽然开口,微眯着眼睛望着辰御天。

    “你说什么?”辰御天看他。

    “那香粉的确是凌公子府上的,不过,这也并不能证明什么吧。虽然那香粉是凌公子私府内独有之物,但这也并不能完全说明刘大海死前便是在凌公子府上吧?大人方才也说了,凌公子府上的侍妾每人都有一个这样的香囊,那么刘大海在街上偶然遇到这些侍妾之中的一人并不小心从其身上的香囊中沾到了香粉,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吧?“

    方镜看着辰御天,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嘴角微微浮现出一丝得意洋洋的神色。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九龙奇案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九龙奇案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