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章 天帝往事(上)

    

    九重天的瑶池旁,男子一身白龙帝衣加身,那英俊的脸庞有君临天下的霸气,更有孤清之感,那个位置的辛酸又有几人能知?

    “天帝以为此事该如何办才合适?”方子墨担忧魔界再有异动,亦担忧东方离情几人能不能挡住。

    人界与冥界之事来之蹊跷,远在九重天上的天帝少阳自是知晓:“本帝派些天兵伪装成凡人,先助你们除去些魔……恐怕他是不会罢休的。”

    少阳言语中的他,方子墨亦猜到是谁:“若事情真到了那一步,天帝真能下得了手吗?”

    当然是要杀的,只是少阳的心中多少都有些不愿吧:“天帝办事只能公正无私。”

    一句话之内,藏了太多情绪,同为冥王的方子墨多少能知晓一点:“女娲后人沁渝与乐仙,已然出世相助。”

    “非乐?他不是向来不管这些事的吗?”少阳好歹与非乐相识,其品性如何自是清楚。

    惹得方子墨硬生出几分笑意:“还不是千里姻缘一线牵,乐仙似乎对沁渝动了心……两情相悦。”

    人界真是妙!连那只懂弹琴,不懂情感的非乐都开窍,让少阳都对人界生出几分向往:“也好,下凡去历劫的妙画上仙,可有帮上冥王的忙?”

    “自然不错。”还替他带走了两个小唠叨,方子墨如今可谓是十分清静恰意。

    此刻的闲话家常,倒还让少阳感到一丝暖意:“那小妮子可算是长大了。”

    若妙画上仙知道天帝您如此说她,指不定她就不替您办事了,这些话方子墨只敢在心里说。

    他们二人还说了些话,在方子墨离开九重天之际,少阳答应方子墨会尽早想出对应之策。

    “……你让我如何是好?”仙气弥漫的瑶池又留少阳一人沉思叹息。

    天帝的意思,琉璃斋众人已知晓,虽是治标不治本,总好过毫无办法。

    果然!与魔界作对,任重而道远,可他叶知秋不怕:“决不能让他们继续害人!”

    “知秋莫要冲动。”沈言深知叶知秋过往所经历的痛苦,可如今行事,万不能冲动。

    对抗魔界,一人之力有限,合众人之力呢?龙渊相信邪不胜正:“若邪月的目标是整个人间,那受害之人必不止灵韵一国。”

    沁渝不信一个魔做些吃力不讨好之事,怕只怕这一切的背后还隐藏着什么:“可这位邪月国师又因何这般做呢?”

    “魔的存在不就是为了害人吗?哪里来什么缘由。”叶知秋在这件事情上,最容易便是失了理智。

    对于邪月,非乐总感觉有些熟悉:“若邪月的背后真是魔尊,那他……”

    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已不单单是人冥魔三界了,极有可能与整个天地有关,莫非这就是天地大劫?

    冷亦心想到此,已然不知该如何:“沁渝,难道天地大劫与魔界有关?”

    “或许。”这一切到底是不是天地大劫的一部分,沁渝无法确定。

    小毕方听见魔尊二字,抖了抖翅膀:“那魔尊可不好惹,脾气古怪,还喜欢折磨人。”

    当初非乐因琴艺高超,见得魔尊弑月一面,脾气古怪确是真的:“既然源头起于魔界,还与那魔尊有关,那我便不能不说一段往事了……”

    自开天辟地以来,每六十四万七千三百一十八载,天地间将有一场大劫,而此次大劫,众神灵力已然衰竭,无力应对,若要度过此劫,须由凡人以自身强大意志与无尽智慧,方有扭转乾坤之力。

    如今是第十三万三千九百四十三载,天地间,终于又要迎来一件大喜事。

    “天后,孩子快出来了,加把劲啊!”一位仙女着急道。

    青萝殿内,正乱成一团,仙女,仙医等人都在为天后绮萝接生而忙碌着。

    殿外的天帝云煊正着急,天界的皇子公主降临,此为天界一等一的大事。

    “啊!”一道女声划破天际,后伴随着两道响亮的婴儿啼叫声,天帝云煊心中的大石,终于要落下了。

    两个婴儿出生,天边竟出现了朵朵祥云,但又环绕着丝丝魔气,这般诡异的场景,数十万年来,却是不曾见过。

    两位仙女抱着两个婴儿,来到天帝云煊面前:“恭喜天帝,天后诞下两位皇子!”

    天帝云煊看着这两个正熟睡的小婴儿,感到无比欣喜,连忙抱着他的孩子,进去看他的爱妻。

    “绮萝,快看,这是我们的孩子,多可爱啊。”天帝云煊的脸上,尽是掩不住的笑意。

    天后绮萝难得看到这般有趣的场景,使原本昏昏欲睡的她,倒也打起了几分精神来,嘴角带有无奈的笑意:“看你,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怎么还是这个老样子。”

    “孩子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大皇子唤少阳,小皇子唤月朔。”天帝云煊心中暗暗做了决定,要好好待这两个孩子!

    一位仙女进殿,恭敬道:“启奏天帝,太上老君来访。”

    “快请!”天帝云煊正看得两个孩子出神,眉眼染上笑意与惊喜。

    一位白发苍苍,仙风道骨的老人进到青萝殿内:“参见天帝,天后。”

    “免礼!老君来得正好,是向朕道喜吗?”天帝云煊忍不住向太上老君,道他初为父皇的喜悦。

    太上老君脸上倒有些慌张:“这……恕老臣直言,此次皇子出生,预示着天地间将有大劫,恐怕魔神要出世了。”

    天帝云煊与天后绮萝脸色具变,不敢相信这事实。

    “天帝,卦上显示,其中一位皇子,掌心有黑曼陀罗花印记。”太上老君亦不敢相信此次卦象,但洛书河图是不会错的,上天,当真要如此捉弄神?

    天帝云煊立刻查看少阳与月朔的手掌,黑曼陀罗花印记竟出现在,月朔的掌心…….

    天后绮萝也看到那印记,这孩子终究是她的骨肉,怎么忍心杀他:“渊,阳儿跟月儿都是我的儿子,我相信只要加以引导,月儿便不会成为魔神。”

    太上老君心中虽有不忍,若是留下此祸根,天地间将万劫不复:“现在趁魔神尚未觉醒,将其杀之,方能度过此劫,望天帝以大局为重!”

    天帝云煊初为父皇,要他亲手杀掉自己的亲生骨肉,终无法下手:“老君不必多言,朕自有分寸。”

    二十一万二千六百九十一载后,天界中的两位皇子,渐渐长大,也迎来八万岁生辰。

    两个孩童飞快的扑进天后绮萝的怀里,天后绮萝拿出手帕为他们擦汗:“阳儿,月儿,玩得可高兴?”

    “高兴!”两个孩童响亮而又欢乐的答道。

    天帝云煊缓缓走到少阳与月朔面前,溺爱的捏了捏他们两个的小脸:“你们呀,就是调皮!你们的生辰,想要什么?尽管跟父皇说。”

    “我要墨白琉璃棋!”少阳对此棋,可是梦寐以久啊。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痞徒当家:师父,天黑请吹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痞徒当家:师父,天黑请吹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