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第718章 巫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元大 书名:夙命为后
    只是和硕怎么也没料到,李术只是去学了一堂课,下定决心要做一个真正的巫师。

    和硕面色凝重地问他可想清楚了。

    李术道:“娘亲,术儿必须成为巫师。”

    然后跪下,重重地给她磕了三个响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术儿有负娘亲的养育。”

    和硕赶紧将他扶起来。

    和硕红了眼眶,她当真不愿意李术去学巫术,她希望她的孩子能如其他孩子那般无忧无虑地成长。他不过才四岁,为什么要去承受这么多……

    和硕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往外冒。

    李术一面替她擦拭泪水,一面告诉她:“娘亲不哭,您应当替儿子骄傲的。儿子会成为草原最年轻的巫师,也会成为最年轻的国师!娘亲,儿子要做一个伟大的国师!”

    和硕大骇,她不明白,只是学了一堂课罢了,李术怎么有这样大的改变。她甚至以为是国师在李术身动了手脚。

    李术十分坦然:“娘亲,儿子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才是儿子想要追求的。”

    和硕急着追问:“你都学了什么?”

    李术站直了甚至,深深作了一揖:“对不起,儿子不能告诉您。”

    这是巫师的规矩,不能外传。

    但是他的眼底满是精光和兴奋,国师向他展开的那个世界,是他闻所未闻的,从天到地理……再到别人所看不见的日月星辰。相草原的刀光剑影,他或许更向往的是这个。

    和硕不再问他,因为她从他的眼底看到坚持和决心。

    这是他自己做的决定,任何人也无法改变。

    她目光平和看着他,认真告诉他:“术儿,这是你自己决定要走的路,哪怕未来满是荆棘,你也不可退缩!”

    李术捏紧了拳头,郑重道:“儿子不悔!”

    ……

    因着是行军,马车自然不能像以前那般走走停停,一路风快赶路,连膳食起居都是在马车进行的。

    锦绣逐渐有些吃不消。

    连着吐了好几次,乌桑急的不行,要撩了帘子去找殷不悔。

    锦绣将她拦住了:“还有一日到坎儿州了,不要耽搁了路程。”

    殷不悔很忙,忙着和底下将士商量战局,还要布置战术,收集前方的情报。

    乌桑还是焦急,越是临近坎儿州,王后吐的越厉害,而且也不大吃东西,这样下去,身子怎么受得了!

    锦绣却摸着小腹,脸挂着淡淡的笑。

    这是她的小秘密,出征前她才发现的。为了不影响战事,她暂时不能说。

    她想好了,等这一仗大胜,她告诉他,庆祝他赢了漂亮的一仗。

    乌桑下了马车,她轻轻摸着肚皮说起话:“你可要乖乖的,让父皇漂漂亮亮赢得这一仗。”

    也不知他是不是听懂了,到傍晚的时候锦绣居然不吐了,而且还胃口极好地用了两碗米饭。

    乌桑很高兴,收拾餐箸的殷不悔正好马车。视线落到锦绣苍白的脸,他顿时皱眉。

    乌桑下了马车,殷不悔有令,原地休息一个时辰。

    “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她脸色格外难看,嘴唇没有一丝血色。

    锦绣摇头,唇角含笑:“有些晕,服了药已经好了。”

    殷不悔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摸了摸她的手,确定体温正常,这才松了口气。

    “还有多久?”她岔开话题。

    “半日。”他皱眉看着她,不确定她的身体能否吃得消。

    锦绣立刻道:“我真的没事。”

    他没有继续追问,说道:“等天黑了再走,锦荣那边都安排好了,天一亮去悬崖。”

    “这么急?”她大骇。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有意外之喜。”他目光温润,轻声说着。

    锦绣赶紧侧开身子,让他躺到软榻:“赶紧睡一觉,待会儿路颠簸,想睡都睡不成。”

    殷不悔躺下,也拉了她一起躺下,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不一会儿便发出均匀的呼吸。

    一个时辰后,殷不悔轻手轻脚地出了马车。

    这一路,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呆在舒适的马车里。一路都和大家一样,风尘仆仆,策马而行。

    马车缓缓行走起来,锦绣再也睡不着,坐了起来。

    不知为何,越是临近坎儿州,心里越是七八下狂跳的厉害。隐隐的还有几分不安感,这让她有些如坐针毡。

    入夜的时候殷不悔来叮嘱了几句策马急速走了,一部分人要先行赶往军营,稍微休整后便要赶往断崖。

    离开时殷不悔严肃地叮嘱乌桑,一定要照看好锦绣,并且还留了五六个勇士,让他们严密保护。

    马车行驶的很慢,等锦绣他们赶到的时候,赶往断崖的人已经走了。

    锦绣心里空落落的,询问锦荣在哪里。

    “镇国大将军也跟着去了。”

    锦绣愕然,不是说锦荣重伤,躺在床不能行走吗?

    那亲兵像是看出了锦绣的疑惑,忙道:“将军只是腿受了伤,修养了几日,已经可以行走。”

    已经可以行走……锦绣明显从亲兵牵强的语气和躲闪的目光看出了点什么。

    一想锦荣不服输的性子,只怕是强着要去。

    人已经走了,不可能追回来。

    锦绣有些温怒地坐下,天逐渐亮了起来,她却完全没有睡意。

    军营这边还留了两个副将,两个人皆是彻夜未眠,心急火燎地等待消息。

    一直到晌午才有探子来报:“王和将军已经了悬崖,大部队也去了。”

    众人齐齐松了口气。

    锦绣心里却有些闷闷的,沿着帐篷走了几圈,不多时又有探子来禀报:“启国、启国那边不止来了南海王,貌似……貌似还有启国的皇帝!”

    帐篷内所有人都露出愕然的神情,锦绣也呆滞了好一会儿。

    宋煜来了?

    她心里咯噔一下,猛地走到沙盘边,心一点点地沉了下来。

    宋煜来了,固若金汤的坎儿州,当真没有人发现这处悬崖?

    心狂跳的厉害,赶紧对那探子道:“快!快去禀报王,让他们速速撤回!”

    探子风一般走了,锦绣一颗心都快跳出腔子,她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心底的那种不安感越来越浓重。

    宋煜和宋澈联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夙命为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夙命为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