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什么东西

    可正当他要将下面的冷冻门打开的时候,楼道里突然响起了一串细微的对话声。

    夏峰经过多次强化,身体各方面都已经超出了常人一大截。

    楼道里的声音,在普通人或许听不到什么,但是在屋子里寂静无声的情况下,门外就算是有些轻微的脚步声,他都能听得清楚。

    “我钥匙好像落在家里了,你带了吗?”

    “我找找……我的也没带。”

    “这怎么办?”

    “这个点儿子应该回来了吧,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先敲敲门看看,没回来再打给他。”

    “……”

    夏峰悄无声息的走到门前,透过猫眼看着楼道外面的一男一女。

    本是非常寻常的话,但是此时此刻传进他的耳朵里,却令他感到一阵强烈的毛骨悚然。

    因为门外的男人和女人,正是王肖内的父母。

    但是,王肖内的父亲已经死了啊。

    已经被剁成了肉块,一股脑的塞进了冰箱的保鲜层里,外面又怎么还会有那个男人?

    就在他想这些的时候,屋门便被连续的敲响了,发出令人心悸的“咚咚”声。

    夏峰调整了一下呼吸,觉得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这样倒也方便他,他正愁那邪祟不知道从哪去找呢,这下倒是省去了他极大的麻烦。

    不过剧本任务除了主线任务外,还隐藏着支线任务,也就是说,每一次的剧本任务中,邪祟的数量都不会仅是一只。

    而是存在两只,亦是多只的可能。

    门响声越来越大,夏峰这时候直接打开了屋门。

    “还好你在家,不然我和你爸都进不来了。”

    王肖内的母亲有些庆幸的叹了口气,夏峰向后退了两步,两个人则脚前脚后的走了进来。

    “都没戴钥匙吗?”

    “是啊,不知道是落家了还是丢了。

    最好是在家里,不然就要重新换把锁了。”

    王肖内的母亲说完,便直接走进了卧室,看样子是换上睡衣去洗澡。

    至于王肖内的父亲,则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着夏峰问道:

    “儿子,你吃饭了吗?”

    “吃了。”

    “最近在学校里怎么样啊?没有惹事吧?”

    “没有啊,我怎么可能会惹事。

    那个我先回房间了。”

    “去吧。”

    夏峰没有直接对王肖内的父亲动手,而是想要再等等看。

    反正这两个人都在家,同时他也已经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了追踪记号,想要跑是跑不掉的。

    回到王肖内的房间里,夏峰直接将包晶从冥府里叫了出来。

    在之前他所参与的剧本任务里,因为系统的等级不够,所以并没有开启这个权限。

    但是经过上一次的升级后,他现在已经能够随意从冥府里召唤包晶,亦或是白骨精等冥府大将帮忙了。

    “夏峰啊夏峰,我发现你真的是越来越不爱我了。

    到处风流快活也就算了,就不能将我也弄出来,让我透口气啊。

    冥府里那些家伙,无聊的要死,我跟你说哈,就那几个天师,一个个道貌岸然的,活着的时候那家伙给他们牛比的不行不行的,现在挂了在冥府里那叫一个怂。

    我给他们讲黄段子,都能憋得他们满脸通红,齐天大圣都能欺负他们。”

    “我让你出来,是让你给我讲故事呢?

    还有刘天师他们以前都算是我的朋友,我交代你的那些话,是不是都当放屁听了?

    亏你还敢和我说。”

    包晶最怕硬气起来的夏峰,只要夏峰大脸一拉,包晶就立马从臭屁精,变成了一只安静的小猫。

    “我有照顾他们啊,但是他们自己怂啊,天天不是拍这只鬼魂的马屁,就是拍那只鬼魂马屁的。好像有要拉帮结伙,跟我对着干的趋势。”

    “到时候我会去冥府问他们。

    冥府现在就那么几只鬼魂,妖怪的你都管不明白。

    以后冥府会越来越大,妖怪和鬼魂也会越来越多,你更管不过来了。

    别说我吓唬你,要是你管不明白冥府,就乖乖从二把手的座位下来。”

    “哎呀小峰峰,看你怎么还生气了。

    我的才华你还不知道吗?管理他们那真的是绰绰有余,交给我你就放心吧,保证给你管的服服帖帖,你每次进来场面都给你弄得毫无瑕疵。”

    包晶说着说着,又拍起了夏峰的马屁。

    “现在说正事。

    我怀疑住在那个隔壁的男人是邪祟,你今天晚上给我盯死他。有什么异常,及时的向我汇报。

    别被他察觉到。”

    “我办事你放心,除非是比我厉害的,否则应该察觉不到。”

    包晶说完,便直接透过墙壁钻到了隔壁。

    夏峰这边刚松了口气,包晶便又突然钻出了脑袋。

    “你干什么!”

    “那个男人正在脱裤衩子。”

    “你不就爱看这种场面。赶紧给我好好监视,别总弄这些没用的。”

    包晶作为夏峰收服的第一只邪祟,一路跟着他,无疑是他最为信任的帮手。

    事实上包晶也比较机灵,关键时候还是能顶的上的,就是有些时候不着调,像个女神经病似的。

    也渐渐的深了,客厅里的光亮也完全熄灭。

    夏峰听到了卧室门关闭的声音,想来是王肖内的父母已经睡下了。

    他总觉得今天晚上绝对不会平静,那只邪祟应该会对他动手。

    但是他却依旧找不到,王肖内等人被邪祟盯上的缘由。

    所谓遭遇邪祟的缘由,在夏峰总结来,一共就分为两种。

    一种是因果报应。

    比如做了什么坏事,比如去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比如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所以才会被邪祟盯上。

    另一种,则是倒霉。

    倒霉具体的表现,就是邪祟恰好在附近出没,而在附近活动的人又有限,所以则都成了邪祟的目标。

    但是刘伟,吴雪健,禹狄包括王肖内这几个人,被邪祟盯上就有些说不通了。

    毕竟这几个人的家都不在一起,在学校里还有其他学生,也不可能只有他们这几个人被盯上。

    所以他觉得,这个缘由肯定是存在的,只是他还没有找到而已。

    但是线索却不难发现,无非就在王肖内最近的记忆里。

    趁着包晶那边还没有动静,他决定在对王肖内的记忆仔细的搜寻一遍,看看是否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知道缘由尽管不会直接解决掉麻烦,但却会使剧本任务明了,而不至于深陷未知的漩涡里,怎么也走不出来。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最强恐怖系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最强恐怖系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