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5我儿子,亲生的!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水君心 书名:痞妻在上
    两年后

    两年前苏小北出事的消息是霍思辰带回来的,他没有说当时发生了什么,而他自己却默默的退出了帮社。

    霍广因为私藏毒品被捕,而且数量完全是跟上次霍思辰运货的数量一样,听说了这件事,沈君皓和付子睿不约而同的想到苏小北。

    回想一下,她初进帮社,首先处理的人是周乾,随后又是霍雷,这两件事看似都跟她无关,可是他们两个都是与她为敌的人。

    当初那批货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霍广出事,除了他们没人会联想到苏小北,霍思辰得到这个消息没有过多的惊讶,像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或者,苏小北已经跟他说了这件事。

    两个人去的z国,却只有他一个人回来,霍思辰只说苏小北死了,其他的他什么都不肯多说。

    从那之后,他们跟尚闵也失去了联系,他就像人间蒸发了,就跟两年前的苏小北一样,毫无声息的消失。

    ……

    酒店房间,李思琪躺在床上,手里举着一张明信片,上面是一片火红的玫瑰园,一只大手牵着一只小手,看起来让人的心暖暖的。

    沈君皓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李思琪笑了一下,手臂穿过她的脖子,将她勾进怀里。

    “又来明信片了?”

    李思琪看着明信片的眼不眨,“嗯,已经是第十六张了,每个月都会有一张,你说到底是谁寄来的?”

    这个问题难倒了沈君皓,这明信片每个月准时寄到李思琪家,上面没有地址,没有留言,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片火红的玫瑰海,仅凭这个,他真的猜不到到底是哪个无聊的人寄来的。

    “可能是谁闲得无聊,或者寄错了吧!”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看着明信片上的手,那双大手修长好看,无名指上带着一个婚戒,那只小手每次都会不一样,有的时候是个成年人,有的时候是个孩子,最近的两个月又变成了一个婴儿蜷缩的小手。

    “沈君皓,我们去这好不好?”

    闻言,沈君皓一愣,看了一眼明信片,他为难道:“去这?你连这是哪都不知道,怎么去?”

    李思琪起身坐在床上,看着他认真的说:“沈君皓,我们结婚吧!”

    看着他渐渐淡下的脸,李思琪弯起嘴角笑了笑,“我记得小北曾经问过我,为什么我们不结婚,当时我跟她说是你不想结婚,结果她好生气。你从来没有跟我提过结婚,所以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你不够喜欢我,或者是你想要自由,不想被婚姻束缚,可是后来慢慢我才发现,好像并不是这样。”

    沈君皓动了动眉心,没有说话,看着她苦涩的笑脸,突然间有些心疼。

    若是换做以前,看到他沉默,李思琪一定不会再继续往下说,可是这次她想说,不论如何她都想要得到跟他的这份婚姻。

    “你在害怕,你害怕你的身份会连累我,你怕我会跟小北一样陷入你们的争斗之中,你认为做你的女人比做你的妻子要安全,所以你才从来不提结婚的事。小北不在了,我难过,但我更佩服她的勇气,从她跟尚闵在一起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做好了远离安定生活的准备,我曾劝过她,可是她却跟我说,她的选择不会错,爱上尚闵就算是死她也不会后悔,当时我在想,如果要用性命去爱一个人,那么这种爱要来有何意义,可是当我听到你说小北死了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它的意义就在于,即便她死了,她的爱也会继续为尚闵活着。”

    看着她流泪的眼,沈君皓蓦地起身,搂过她,“别说了,我不会让你成为第二个苏小北,她临走之前我答应过她,我会照顾好你。”

    李思琪摇了摇头,哽咽道:“我想拥有跟小北一样的爱,那种即便会死也不放弃的爱,沈君皓,娶我吧,我不想每次梦到那丫头时都用一个荒唐的理由去跟她解释你为什么不肯娶我。”

    李思琪的话说的沈君皓心里隐隐的泛着疼,求婚的话原本是该他来说,可是现在却变成了她的祈求。

    搂紧了怀里的人,沈君皓轻抚着她的头,“抱歉,是我太自私,我害怕失去你,我害怕会变成老三一样,而我却从来没有为你考虑过。”

    许久,沈君皓扶着她的肩把她拉开,拿起她手边的明信片,看着她哭红的眼笑了笑,“我们结婚吧,你不是想去这里吗,我愿意陪你走遍所有地方,也一定要让你亲眼见到跟这上面一样的景色。”……

    参加了两次苏小北的婚礼,李思琪对黑道婚礼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再加上沈君皓的顾忌,所以两人只是扯了证,简单的在沈家请了些熟悉的人,婚礼便算是过去了。

    三个月后

    沈君皓和李思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走遍了从网上查到的所有玫瑰园,但却没有一个是跟这明信片上的一样。

    M国的小镇,这个地方并不是从网上找的,而是这一路上他们几番听人描述,他们都说这里四季清朗,人情风俗都很和谐,另外这里有一个庄园,两年前这里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花圃,近两年不知为何突然壮大成了一个玫瑰园。

    小镇地方不大,房子都是层层叠叠的双层矮楼,一路打听,两人终于走到那片玫瑰园,远远望去,火红的一片十分惹眼,周围的树木和房屋看起来也都让李思琪觉得熟悉。

    她翻出背包里的明信片,一张一张的比对,突然有些激动,“是这,真的是这,沈君皓,我们找到了。”

    李思琪兴奋中又有些不可思议,沈君皓搂过身边的人,笑着说:“什么叫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就是。”

    李思琪四处看了看,“你说这里让不让进,我想进去看看。”

    “谁敢不让,我沈君皓的老婆想进去,他们要是不让,我就把这买下来。”

    闻言,李思琪嗤笑,“你想买人家还未必想卖,这么大口气也不怕闪了舌头。”

    两人走进,这里并没有守门的人,李思琪比对着明信片上所有的角度,却突然觉得有些奇怪。

    “这明信片上的花田如果真的是这,为什么会寄给我?”

    又是这个问题,沈君皓耸了耸肩,表示不明白。

    “之前那个美国人说,两年前这里还是一个小花圃,这些明信片是在那之后差不多半年后发给我的,半年的时间,玫瑰都开了,你说,这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寄给我的?”

    故意?

    沈君皓奇怪的看着她,“难道你在这有认识的人?”

    李思琪摇头,“没有。”

    “这不就得了,你都没有认识的人,谁会故意寄给你?”

    李思琪也说不好,但总是觉得这个明信片并不是寄错那么简单。

    整整十六个月,每个月一张,如果真的是寄错了,难道会有人这么勤恳的犯下十六次一样的错误吗?

    看着眼前这片玫瑰林,李思琪皱眉不解。

    “干妈。”

    不知从哪里传来的一声稚嫩的叫喊,李思琪回头看去,就见一个黑发墨眼的小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脚下有些踉跄的朝她跑了过来。

    看着那跑来的小人儿,李思琪愣愣的看了沈君皓一眼。

    小女孩跑过来,突然抱住李思琪的腿,扬着小脑袋,叫道:“干妈。”

    李思琪一愣,“啊?”

    小女孩伸手指了指她手里的明信片,“干妈才有这个。”

    李思琪看了一眼手里的明信片,递给她,“你说这个?”

    小女孩点头,“嗯。”

    “你是……。”

    李思琪正在奇怪这个孩子是谁,沈君皓突然蹲下,扳过那小小的身子,“为什么只有你干妈才有那个?”

    小女孩眨着乌黑的眼看着沈君皓,而后又回头看了一眼李思琪,打量过两人之后,她问:“你是欠我见面礼的君皓爸爸吗?”

    闻言,沈君皓一怔,“你,你该不会……”

    “伊若!”

    没等小女孩回答,远处再次传来一声低沉的叫唤,小女孩回头,摆了摆小手,“爹地,我在这!”

    看着那一身休闲装,怀里抱着孩子的男人,李思琪错愕的睁大了眼。

    沈君皓抬头看去,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可思议,他看向面前的小女孩问:“你是恬恬?”

    听着自己的名字,恬恬转过身,乌黑的眼一弯,使劲点了下头,“嗯,我是恬恬。”

    沈君皓吃惊的张着嘴,不知道是该惊恐还是高兴,他站起身,看着站在不远处玻璃屋前的人,半天都没有说出话。

    看着那愣住的两个人,尚闵失笑,“你们还想在那站多久?”

    李思琪不敢相信的摇头,“你,你真的是尚闵?”

    “你看我像假的?”

    李思琪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恬恬,而后抬起手,指着他怀里的小家伙,“那,他是谁啊?”

    尚闵薄唇勾起,笑的优雅淡然,阳光洒在他身上,温暖,和煦,丝毫都看不出他经历过腥风血雨。

    他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笑的幸福,“我儿子,亲生的!”【大结局】

    ------题外话------

    《痞妻》结束了,感谢宝贝们一直以来的陪伴,新文已经开坑,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约起来!

    自荐:《A级盛婚:妻色撩人》作者/水君心

    这是一场猫和老鼠的角逐,这是一次强者对强者的较量,这是一段引诱与猜忌促成的婚姻。

    本文一对一,强强联手,欢迎跳坑!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痞妻在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痞妻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