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 小冥天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浅茶满酒 书名:封圣传说
    其实,独孤天剑的那番话是临时起意的!

    一开始,独孤天剑只想救下君一笑和轩辕无极,但是耳边莫名响起的警告与威胁,却让独孤天剑改变了主意!不为其他,只因为君一笑的背后,有着……只有跟着君一笑,才能抗衡北冥和西门家族,才能保障自己和筑情的安全!

    当然,这些想法,独孤天剑并不会透露给君一笑!

    …….

    冥界圣地:小冥天!

    允晨盘膝而坐,周身黑气缭绕,而在允晨的面前则插着猎猎作响的十方冥旗。 与当初不同,此时的十方冥旗气息更加深邃、阴暗!而旗面显现的十大冤魂也有所变化!

    以前,十大冤魂所占据的范围相差无几,但是现在,其的一只冤魂却占据了近乎二分之一的地盘!除此之外,这只冤魂的气息也格外恐怖,使得其余九只冤魂不由自主的表现出臣服之色!

    而这只冤魂,赫然是王成的面孔!只是‘王成’的眼,再无一丝人类应有的情感,有的只是滔天杀意!

    “呼!”允晨常常吐出一口浊气,随即睁开了眼睛。也在允晨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允晨的身前忽然无声无息的多出了一位黑袍年。

    “允晨拜见大人!”允晨毫不犹豫的单膝跪地,脸满是虔诚。

    “起来说话!”黑袍年虚虚一托,允晨在一股无形的作用力下,站直了身体。

    “收获如何?”黑袍年平静的看着允晨。

    “启禀大人,这段时间的闭关,小的已经完全炼化掌控了十方冥旗,常青师尊留在旗内的最后一丝印记也已被抹去!而且,在小的日夜祭炼下,冥旗原本最弱的冤魂反是成了最强的一个!”说到这里允晨的脸微有得色。

    “哦,倒是不错。那自身修为呢?”黑袍年饶有意味的瞥了眼允晨,要知道完全掌控十方冥旗后的允晨,如果不刻意显露,在十方冥旗的作用下,连黑袍年也看不透允晨的真实境界!

    允晨并不回答,而是随手一招,十方冥旗拔地而起,紧接着化作一抹流光,没入了允晨体内。这一刻,允晨的修为境界毫无保留的呈现在黑袍年眼底,黑袍年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恩,帝君三品巅峰!好!好!好!”

    “多谢大人夸奖,小的能有今日进步,其实全赖大人栽培!日后但凡大人所令,小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允晨郑重其事的许下了诺言。

    只是,话刚说完,允晨感觉肩头一沉,继而一股莫可抵御的力量压制着自己屈膝下跪,与此同时,耳边响起了黑袍趋于温和的声音,“跪下!”

    黑袍年的命令,允晨是不敢也不会反抗的,因为在小冥天的这段时间,允晨不止一次的亲眼见识过黑袍年的恐怖。但是不反抗归不反抗,允晨的脸还是写满了疑惑。

    “磕头!”黑袍年再次吐出了两个字。

    允晨先是一愣,忽又心一动,脸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咚咚咚!”允晨重重的将额头叩在坚硬的石地,一下接着一下!不多时,允晨的额前,已经殷红一片,毫无疑问,允晨并未以冥力护身!

    眼见允晨如此诚心,黑袍年嘴角一勾,跨前一步,亲自扶起了允晨,“起来吧,该改口了!”

    “是!多谢师尊!”允晨的语气有着难掩的激动,黑袍年可是小冥天有数的道君大能之一!

    不过允晨也是心思细腻之辈,喜悦过后,允晨的脸露出了为难之色,“师尊,那我常青师尊那里…….”

    “呵呵,不必担忧,自你踏入小冥天,常青知道早晚会是这个结果!而且,你要记住,常青自此不再是你的师尊,而是你的师兄!你的师尊只有我一个!明白没有?”

    “是!徒儿记下了!徒儿绝不会让师尊失望!”

    “很好!随为师来。”

    …….

    山是普普通通的山,如果不是轩辕无极亲自在前面带路,君一笑真的很难相信,声名远播的轩辕家族住在这不起眼的山腹内!

    “君兄弟,进去吧!”轩辕无极拨开了一处厚厚的藤蔓,露出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山洞。

    “这……..”君一笑有些犹豫,身后却传来了独孤天剑笃定的声音,“君小友,进去吧,这里的确便是轩辕家族的驻地,而且…….”说到这里,独孤天剑突然顿住了,但君一笑并未听出来。

    矮着身,钻入洞内,只是十几步而已,君一笑发现山洞越来越宽敞。不仅如此,想象昏暗的山洞,也被那一颗颗镶嵌在洞顶方的璀璨夜明珠,照得纤毫毕现!

    更为玄的是,走了一段路,前方出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正在君一笑有些发愣,不知怎么通过的时候,三颗黑点,从河流的远处向着这里飞速靠近。

    等靠近到一定的程度,君一笑赫然发现,那三颗黑点,竟是三艘近乎一模一样的小船!

    “无极兄,这…….”

    “君兄弟不必多想,这小船是来接我们的,只有通过这种特定的船只,我们才能真正进入我轩辕家!”

    “对了!君兄弟可要看好了,我们必须进入那插着黄色旗帜的小船,其余两艘,最好不要去碰!”

    “为什么?”人心总是对未知充满了好,君一笑也不例外。然而轩辕无极仅仅摇了摇头,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在君一笑暗暗纳闷时候,三只小船到了,并且从极速到极静,只用了一个呼吸的功夫!

    三只小船,左边的一只插着一面青色的旗帜,绣一只琴形图案;居的一只插着一面黄色的旗帜,绣一口金剑;而最右边的一只则插着一面褐色的旗帜,绣一口大鼎!

    “走!”轩辕无极当先身子一晃,落入了居的小船内,而独孤天剑则半揽着筑情,紧随其后!

    在君一笑同样腾空而起,准备踏居小船的时候,异变发生了!

    君一笑的五行镯忽然爆射出一物,那是一颗丹药。君一笑记得很清楚,这颗黝黑丹药正是自己在琅嬛峰的坊市,费尽心机所得!只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不曾有机会去探究,万万没想到,此时这颗丹药竟是自主从五行镯*出!

    诡异的是,黝黑丹药出现后,并未远去,而是地‘砰’的一声炸开!顿时之间,一股黑光将君一笑所笼罩,不等君一笑有所反应,这股黑光牵动着君一笑,直接落在了右边的小船!

    “君兄弟!”

    “君小友!”轩辕无极与独孤天剑同时发出了惊呼,而呼喊的同时,独孤天剑探手要抓向君一笑!

    只是,独孤天剑刚刚探出手,君一笑脚下的小船瞬间动了,在独孤天剑不甘的目光,小船化作了一道残影!

    紧接着,独孤天剑脚下的小船,以及另外一艘空船同样在水面疾速飞驰!

    眼看着君一笑越去越远,独孤天剑紧皱着双眉,“轩辕小子,你倒是快想办法啊!”

    “独孤前辈,不是我不想办法,而是你也知道,这九曲幽河以及渡幽船全都神秘无,连家父以及那些人都不曾真正有所掌握,我根本无能为力啊!”轩辕无极苦笑一声,心一样不是个滋味。毕竟自己好不容易将君一笑带回了家族门口,却又发生了这等意外!

    “那要怎么办?”独孤天剑还未继续发表意见,被独孤天剑揽着的筑情不安的问道。

    轩辕无极叹了口气,“还能怎么办?事到如今,先见过家父再说!”

    “恩,只好这样了!”

    也在轩辕无极和独孤天剑商议的时候,君一笑正不死心的企图跳出船只。只是,几番用力之下,君一笑震惊的发现,自己的立足之处,竟是有着无穷吸力,黏着自己,让自己压根脱身不得!

    君一笑的脸很快渗出了滴滴汗珠,心不断琢磨着如此一番变化究竟是好是坏。

    船只如同浮光掠影,短短的几分钟内,也不知究竟走了多远,终于,船只的速度慢慢降低下来,君一笑揉了揉有些发涨的眼睛,看向了河岸。

    河岸极其空旷,除了一座简陋的茅草屋外,竟是别无他物。

    惊疑之,君一笑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年轻人,你来了!”

    从话语判断,声音的主人,早已预料到君一笑的到来。

    “前辈,你是谁?你在哪里?这又是什么地方?”君一笑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

    苍老的声音有些失笑,“呵呵,年轻人,你的性子可不怎么样,还需多加磨练!”

    “不过,这也是以后的事了,你与老夫倒是有些缘分,老夫在这茅屋,你进来吧!”

    “是!”君一笑原本还有些犹豫,可脚下的船只却在此时传来了一股推拒之力,君一笑心一动,借势腾空而起。

    令君一笑吃惊的是,刚刚落到河岸,那艘载着自己前来的小船,这么在眼前突兀淡化、消失!

    压下心的震惊,君一笑举步走向身前的茅草屋,只是几步过后,君一笑却骇然发现,自己与那茅草屋的距离竟似一直不曾有所变化!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封圣传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封圣传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