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二五 如梦前尘(3)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夏剑心 书名:天南剑侠传
    那二狼歹毒之极,眼见在玉树手底吃了大亏,心中着实不爽,想在逃走之前将这便宜拣回来,一眼看到躺在一旁仍然昏迷的李相如,毒心顿起,挥斧便向他腰部斫去,要将他一分为二。

    玉树见他居然对一个性命垂危的孩童下毒手,心中震怒可想而知,饶是他修为过人,已然遏制不住内心怒火,大喝一声:“可恶的畜生!”左手袍袖急挥而出,他将“无为罡气”凝聚于袍袖之上,袍袖立即变得如钢似铁般坚硬,这一挥正中二狼的脑袋,登时将他击得飞出丈余,头骨被击得粉碎,鲜血迸溅,脑浆迸裂,连哼都没哼一声,便即了账。

    大狼、四狼吓得肝胆惧碎,转身拔足便向店外夺路狂奔。

    玉树此时已经怒极,哪容得他们逃走,右手食指和中指夹起桌上适才吃饭的筷子,依然头也不回,反手掷出,只见两只筷子便如离弦之箭,呼啸而出,分为两道,一只直射大狼,一只射向四狼。

    两只筷子去势疾如流星,四狼刚奔到店门口,筷子便直飞过去正正插入他的后心,只听他狂叫一声,仆地便倒,身子便担在门槛之上,原来那只筷子射入他背心几没筷头,已经洞穿他的心脏,只见他废然倒在地上,抽搐数下,便气绝身亡。另一只筷子直奔大狼而去,大狼在四人中是武功最强的一个,逃得又比四狼快了一步,他刚逃出店外,接连听到二狼和四狼的惨呼,只惊得全身汗毛根根竖起,提起气来,不要命向躬身向前逃窜,忽觉屁股上一阵剧痛,原来那只筷子已经射入他的屁股数寸,他大叫一声,顾不得疼痛,拼命前窜,正巧看到三狼全身是血躺在地上,顺手将他提了起来,奔到路旁的马匹旁边,纵身上马,用力一夹马肚,那马便长嘶一声,顺着大路急驰而去,不多时便去得远了。

    几人寻畔,出手,玉树还击,只是很短时间的事情。玉树知道终归还是让大狼逃了,以他的身份,也不便追赶,微微叹了口气,俯身看了看李相如,只见他脸青嘴白,对适才之事浑然不知。经此一闹,也无胃口再吃饭了,弯腰将李相如抱在怀中,站起身来,温声对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车夫道:“我们还是上路吧!”

    那车夫活了三、四十岁,何曾见过这等阵仗,见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几个大汉转眼间便死的死,伤的伤,一地的鲜血,墙壁、门板上四处都是红色的血和白色的脑浆,直吓得浑身打颤,连小便都撒在了裤裆里,听到玉树的唤声,几次想站起身来,但脚瘫手软,努力试了数次,都无力站起。

    玉树微微摇了摇头,走近前去,轻轻提着他的肩膀,将他拎了起来,说道:“不用怕,定定神就行了。”车夫勉强站立,歇了一会,这才跟着玉树摇摇晃晃向店外走去。此时店家及小二都藏在柜后,吓得脸色发白,浑身哆嗦,见到玉树及车夫要走,这才慢慢走了出来,那店家看到店内鲜血横流,两具尸体横卧店内店外,寻思店中惹了人命,一旦被人通报官府,吃官司不说,项上吃饭的家伙恐怕不保,又见到玉树举手投足间便将几人料理了,武功高得吓人,哪敢找他的麻烦,情急之下,便大哭出来。

    玉树走到门口,驻足说道:“店家,你不用害怕,这几人都是无恶不作的坏蛋,四处杀人越货,不知犯下了多少条人命,实在是死有余辜。官府早就要抓他们杀头,今天碰巧被我遇上,顺便将他们除了,非但不算滥杀,还是功德一件。”说着从袋中掏中一锭重二十两的元宝,放在桌上。又道:“这锭银子是给你店中的补偿,你将这两人拖去埋了,将店中清理干净,料想不会有人知晓,也不会有人过问。假如适才逃走的两人回来找你麻烦,你便转告他若要寻仇尽管来找武当玉树。”说完领着车夫飘然出店。

    那店家不敢插口,边听着他说只不住地点头,看见玉树上了马车走远了,忙将元宝收起,生意也不做了,忙将店门关上,几人手忙脚乱地将两具尸体拖到后院藏起,待晚上天黑以后挖坑掩埋,接着便里里外外把店里作彻底的清洁。

    玉树坐于马车之上,看着昏迷不醒的李相如,回想着适才这孩子又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回来,真是祸不单行,命运多舛,不由得又长叹一声。那车夫慢慢赶着马车前行,走了一、二十里,这才定魂稍定,缓过劲来,看着了看玉树,看他平静如水,适才的事好象从未曾发生过,想起他的神威,不由得佩服得五体投地。之前以为他只不过是个普通的道士,没料到竟会如此了不起,深悔自己之前言语不恭,便对玉树道:“道长竟然是个世人高人,我牛三真有有眼不识泰山,之前说话有得罪的地方,请道长您老多多担待。”

    玉树没料到他一个赶车的忽然之间能说出这番话来,不由得对他另眼相看,呵呵笑道:“你不要和我客气了,这一路走来,你我已经成了老熟人了,有什么话可畅所欲言,没那么忌讳和规矩。”他本是个豁达可亲的高人,虽然是江湖的泰山北斗,只要提起他的名号,无不敬仰,但他却从不以此为傲,无论在何时何地对何人都没架子,即便对一个车夫他也一视同仁,丝毫没瞧不起或不屑一顾的想法。

    牛三听到玉树将他当成老熟人,也不怪罪他之前言语的放纵,脸上的面子陡然大了起来,精神顿时一振,一抖马缰,两匹马便飞也似地驰了起来,跑得又快又稳,象是懂得主人的心意一般。

    玉树将李相如扶了靠在车座的背上,左掌对着他前胸“膻中穴”,潜运神功,一股真气沿着“中庭、鸠尾、巨阙、上脘、中脘、建里、下脘”等诸穴一路传将下去,右掌贴着他背心的“灵台穴”,后心沿着“至阳、筋缩、中枢、县枢、命门”等诸穴一路下传,因李相如现在体质太虚,故而他以极慢极慢的速度传递真气,想要将他身上诸穴打通,前后的大穴一旦接上,那么李相如便可醒转过来。这一路上走来,每天他都要耗费至少四、五个时辰以真气为李相如续疗,好在他内力纯厚已极,虽然如此极损真气,但对他而言并无多大的影响。但每次在为李相如接续真气的过程中,玉树隐隐感到李相如体内有一股似有还无的真气偶尔迸发出来,并会产生阵阵反弹之力,尔后便和自己所输的真气有机融为一体,令他诧异不已。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南剑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南剑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