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惊骇的余月

    可不是嘛,张明亮浑身一鼓,上半身的衣衫直接爆碎开来,露出精壮的上半身,在灯火的照耀下,还反射着古铜色的光芒。

    “阁下,小心了。”张明亮提醒了徐飞一句,就向着徐飞冲了过来,速度比起刚才来说,的确是要快了一截。

    “还有这种操作啊?”徐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讲道理,他刚刚一点劲气都没有感应到,这就说明张明亮是完全靠在自己的肉身力量鼓动肌肉,将上半身的衣服震碎掉,虽然说这也和张明亮穿的是紧身服有关系,但能做到这一点还是很了不起的。

    拳未至,拳风先至,这要是换做其他六名选手中的任何一名,都是不可能躲开的,但张明亮面对的是徐飞啊。早已看穿张明亮动作的徐飞微微后撤一步,就让张明亮这一拳打在了空气中。完全没想到对方能躲开这一拳的张明亮打在了空处,没有反震力道回来,让他难受的不行。但拳势已出,他也只能将自己的攻击继续进行下去。

    右脚后跟站定,左腿上抬,一个干脆利落的上扫腿,这一击要是放在生死战中的话,目标只可能是对方的头部。但现在只是打擂台而已,张明亮也不是嗜杀之人,所以只是将攻击目标放到了徐飞肩膀处,就算是打实了,徐飞最多也就是骨折而已,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过来。

    徐飞这次就没有退了,他倒是看出了张明亮是留了力的,所以他自己也留了点力,用左手将张明亮扫过来的腿拍了下去,张明亮顿时就身体不稳,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然后蹲下身揉着被徐飞拍过的小腿处,没办法,实在是太疼了。

    “承让了。”徐飞对着张明亮拱了拱手,他觉得从刚才的交手就能让对方看出他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了。

    “阁下厉害,我认输了。”张明亮叹了口气,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了,七个人里面偏偏是他抽到了眼前这个家伙,简直一点胜算都没有。

    “徐飞胜,下一组准备。”中年女裁判赞赏的对着徐飞点了点头,她也是进入养气境的武人,居然完全没看出来徐飞是使用的什么技巧打赏张明亮的,这说明徐飞的实力很可能在她之上,而徐飞的年级才多大啊?看其外表,也不过二十出头。二十岁出头的养气境武人啊,也不知道是哪个家族培养出来的呢。

    .......................

    “这样就结束了?”黄文博愣愣的看着擂台上面正一瘸一拐的往下面走的张明亮,说是一脸蒙逼也不为过啊。张家小子张明亮的名气,在整个金洪城也算是很响亮的那种了,谁让这小子刚刚才二十岁出头,就已经达到了练体巅峰,可以尝试着凝聚劲气了呢?成为武人,可是金洪城几乎所以公子小姐们的梦想呢。

    然而就是这样的人,只是和徐飞短短的交锋了两次,就自动认输了。黄文博对张明亮的品性还是有所耳闻的,没有一个恒心的话,张明亮是不可能在现在就达到这种地步的,那就说明对手根本就不是他能战胜的,甚至是一丁点机会都没有的存在时候,他才会这样选择。

    此刻,黄文博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徐飞就是前几天让李家吃瘪,让自己身边这个不可一世的李家小少爷去向一个平民道歉的那个人了。不过他暂时也没打算怎么办,毕竟他不了解徐飞。

    和黄文博的惊异不同,李玉明则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他可是知道徐飞一声吼就能让一个融贯境界的强者失去战斗力的,这样的实力,收拾个张明亮,还不得跟玩一样啊?话说回来,他们家族里面的那个陆武师,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呢。

    “玉明,待会儿有兴趣和我去见一见那个叫做徐飞的人吗?或者说....给我介绍介绍?”黄文博迫切的想要认识徐飞,没办法,这样的存在,如果能得到他的支持的话,黄文博几乎可以肯定,他就是下一任的黄家家主了。

    “黄哥还是一个人去吧。”李玉明摇了摇头,他虽然和黄文博的关系还不错,但也不想再去见徐飞这货。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说真的,他其实并没有因为徐飞强迫他去道歉而对徐飞产生恶感,这和徐飞那天对他说的那些话有很大的关系。但这也并不代表他愿意去见到让自己丢脸的罪魁祸首啊。

    “好吧,这样的奇人,我一定是要见一见的。”黄文博并不勉强,只是语气坚决的说道。他家里的情况和李玉明家里完全不一样,李家直系只有李玉明一个男子,只要李玉明不死,那么他就是李家的下一任家族,没有任何悬念。但是黄家可不一样啊,连上黄文博在内,黄家的直系男子一共有四个,他在这四人里面,并不算特别出彩的,想要拿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家主之位,就必须寻求突破。

    “那就祝黄哥好运了。”李玉明露出一丝微笑,心中有些小得意,自己的计划还是没出什么差错呢。

    .........................

    就黄文博和李玉明相互客套的这么点时间里面,四号和五号的比赛也就结束了。两人只是几个呼吸间就分出了胜负,四号以绝对的优势将五号打趴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裁判判定五号失去战斗能力,四号获胜。

    这下四位优胜者全部都决出来了,巧合的是,五六七八号全部都被淘汰掉了,一二三四号则是全部晋级成功。

    按照规定,接下来会继续由花魁出一道文试题目,剩下的四个人作答,最后再由花魁决定,最终的优胜者是谁。走到了这里,就不再是凭借武力和才华夺冠了,靠的是如何取悦女人的心。因为这最后一道题是不会外传的,只会有花魁一个人看,至于花魁会不会外传,就另说了。

    “四位就描述一下我的容貌吧。”余月出了个往写年大部分花魁都出过的题目。

    徐飞看了看坐台上的余月,又看了看自己身边不远处正奋笔疾书的另外三个人,笑着摇了摇头。还是那句话,这个时间的字,徐飞基本上都认识,但是让他写出来就有些为难了,刚才二试抄的那半首诗,还是因为那些字都比较简单的缘故,但即便是这样,徐飞也是写的歪歪扭扭的,要不是因为诗句太过优美导致其他人忽略了这一点的话,他再二试都可能被刷下去了。

    考虑到自身的原因,徐飞很干脆的在白纸上写下了‘选我’两个大字,白布一封,递交了上去。

    “这么快?”看台上的黄文博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麻痹的,从提笔到停笔,加起来也就几秒钟吧?这能写几个字啊?就算是你文采再好,也不可能凭借几个字胜过其他三人精雕细琢的一段话吧?

    按照规定,得最后四个人全部递交答案上去后,花魁才能一个一个的看,所以哪怕余月对徐飞到底写了什么好奇的不行,也只能忍者。其他三名选手也是心急的很,徐飞的才华,他们毫不怀疑,从刚才那首诗就能看得出来,这样的人,难免不会出奇招,所以他们只能尽快的完成自己的作品。

    十分钟后,最后一个人也写完了,将自己的作品用白布盖住,乘了上去。

    “终于完了啊....”余月心中感叹了一句,都已经等了这么久了,她也就不急在这一时了。所以就按照倒序一张一张的看来起来。前三张很快看完了,余月有些失望,因为上面写的几乎都是赞美她怎么漂亮,怎么好看的,她的名字都那么明显了,就不能和月亮结合一下吗?

    “最后一张了.....”满心期待的将白布揭开,余月看着上面写的东西,脑袋短路了片刻,而后就把目光放到了擂台上的徐飞身上,这人还真有意思啊。徐飞此刻也正在看余月,他在些那两个字的时候,稍微加了点精神暗示,所以他是有把握的。

    “那么,花魁余月,你的最终选择是谁呢?”中年女裁判适时的开口了。

    “三号徐飞。”余月微微一笑,大声回答道,一点犹豫都没有。

    ....................

    “坏徐飞,臭流氓,就知道拈花惹草,坏蛋。”小猴子站在李清瑶的肩膀子,小声叫骂道,还好这里人多嘈杂,所以除了李清瑶以外,并没有其他人听到。

    “乖哦...”李清瑶伸出手指头为小家伙顺毛,想要将它躁动的心情抚平下来。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小家伙很快就安静下来,从新坐在了李清瑶的肩膀上。

    擂台上,其他三名选手火失魂落魄,或无奈叹息的走下了擂台,徐飞则是被带到了余月那里。

    “徐飞先生请跟我来。”余月礼貌的对着徐飞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就往她身边不远处的客房走去。

    “余姑娘你客气了。”徐飞回敬着拱了拱手,就跟在余月身后,走进了客房里面。

    两人面对而坐,自有侍女上茶过来。余月对着徐飞做了个请的动作,并说道:“徐飞先生请喝茶。”至于是什么茶,她倒是也没有说。

    “呵呵。”徐飞轻笑一声,端起茶杯闻了一下,就又放了下来,然后回话道:“抱歉,我并没有喝茶的习惯。”

    “那....您喝点酒吗?”余月愣了一下,又赶紧问道。

    “也不喝酒。”徐飞继续摇头。

    “先生可是嫌弃我招待不周?”余月疑惑的问道,她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做什么事情啊,徐飞怎么可能是这种态度呢?

    “并不是,余姑娘,我来只是想要向你打听一件事情。”徐飞还是摇头,不过这一次,他倒是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先生请问,余月定不会隐瞒先生。”余月也不知道是脑补了什么东西,一口答应下来,脸色还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恩....是这样的,余姑娘,你的师傅是谁?算了,这样问吧,余姑娘,你修行的功法是跟谁学的呢?”徐飞身体后倾,靠在椅子背上,带着笑意问道。

    “.....徐先生,你说的是什么呢?我怎么没听懂呢?”余月的脸色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但又马上回复了过来,她疑惑的看着徐飞,似乎是没听懂徐飞的意思。

    “这样就没意思了,余姑娘,实不相瞒,我曾经遇见过一个和你修行一样功法的人,不过那家伙大白天的一声黑衣打扮,还特么的带个面纱,这就算了,最关键的是,他居然要杀我的结拜弟弟和他媳妇,你说我这怎么能忍啊?直接就把他控制了起来,想要问出点什么东西,但是没想到这家伙也是硬气的很啊,居然直接服毒自杀了。本来我还以为这件事情就那样过了呢,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你....天意啊。”徐飞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堆,脸色也是带着得意的笑容。

    余月越往后听,脸色越差,直到听到服毒自杀那一段时,脸色更是顺便变得惨白起来。她刚想要做点什么,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了,根本都动弹不得,她只能惊骇的看着徐飞,内心翻涌不已。

    “你说啊,我都上了一次当了,这次怎么可能还会犯和上次一样的错误呢?”徐飞站起身来,走到了余月身边,将她的嘴巴扳开,手伸进去,在她的牙缝,舌头下面等地方摸索了一下,果然被他摸了一个很小的黑色不明物体出来。

    “嘿嘿,这下你就没办法自杀了。可别咬舌啊,只要你不是瞬间死亡,我都能给你救回来,所以就不要白费力气了。”死者苏生再黑魔导的手上,徐飞要用的话,有些麻烦,所以才想了这个办法。

    “你....到底是什么人?”余月发现自己终于能动了,她看着徐飞颤抖的问道,眼神中满是惊骇。

    “怎么你们老是喜欢问我这个问题呢?有意思吗?只要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啊,放心,在那之后,我会让你离开的。”徐飞翻了翻白眼,他已经不知道这是他被问的第多少次这个问题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无聊了就改变世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无聊了就改变世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