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9章:笑起来好看

    “你得对我负责啊。.”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黎静静自然也不会不近人情,不过她是真的有些累了,连续半月的高强度工作,让她十分疲惫。

    走到车边,原本想说让他来开车她来指路,可看到他走路的样子,也就作罢了。

    她一直没有询问他这条腿变成这样的原因,也没有询问这三年里他都经历了些了什么,是否过的好。除了曾经那些纠葛,两人之间似乎已经到了没有话可说的地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路上,车内都十分安静,只有车载音乐的声音在车内流转。

    黎静静专注开车,不自觉会哼上两句。她有些后悔来那么远的地方吃饭,不过好在邢司翰住的酒店,跟她住的地方不是太远,也算顺路,不然说什么她也不愿意送他回酒店。

    邢司翰一只手搭在膝盖上,手指微动,想了半天,笑道:“你现在也算是一个有知名度的设计师了,短短三年的时间,有这样的成绩,很厉害。”

    她耸耸肩,说:“那也需要人愿意带我,而我运气还不错,老师是国际上极知名度的设计师,再者以前我在米莉那儿多少也学了一些东西,我也不是笨蛋,别人那样用心教我,我又那样努力用功,若是再没有成绩,那就真是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也浪费了你们的心思,把我从水生火热里头救出来。”

    “说起来,我也该跟你说一声谢谢。”

    邢司翰淡淡的笑,手轻轻的在膝盖上蹭了蹭,说:“你我之间不用说谢谢。”

    “要的。”

    “如果你一定要谢的话,光嘴上说一声,可没有诚意。”他突地转了话头。

    黎静静闻言,顿了顿,旋即笑了起来,点点头,说“那倒是,那下次还有机会见面的话,我会送你礼物。”

    “我不需要什么礼物,我在这里会逗留几天,你若是真的想要谢谢我,就抽出一点时间,带我四处逛逛走走,带我去看看美国有名的景物和建筑。如何?”

    车子遇着红灯停下,黎静静并没有立刻回答,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方向盘,默了一会,才说:“可是我准备趁着这些日子没事,回一趟兴港城。不然又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还是送你礼物吧,说起来,虽然我在这里住了三年,可我对这里还是很陌生,没你想的那么熟。”

    “平日里要去个地方,都需要导航,要么就叫几个朋友一块,很少一个人出去。所以,你的这个要求,有点太高了,我不是推拒,是真的做不到。抱歉。”她一脸无奈,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很遗憾。

    邢司翰倒也没有强迫,只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这个,还没确定,要走随时都能走。”

    这回答模棱两可,明显是不想告诉他。

    邢司翰收回视线,目光落在前方。无声的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车子终于停在他下榻的酒店门口,邢司翰腿脚不便,下车的动作便慢了一些。黎静静耐心十足,侧着身子,看着他下车,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只目不转睛的看着,直到他转身,她才若无其事的转开视线。

    邢司翰站在车门口,弯身看了她一眼,说:“路上小心。再见。”

    “谢谢,再见。”她友好的微笑,对着她摆了摆手。

    邢司翰甩上了门,她便启动车子走了。

    邢司翰一直站在酒店大门口,看着她的车子消失在眼前,才转身进去。

    黎静静收回视线,微不可察的吐了口气。

    才短短三年而已,他的头上竟然生了白发。时间,真是可怕的东西。

    回到家,她先是把脚上的高跟鞋踢了,然后赤着脚进去,倒了被温水,走到客厅的沙发前,直接赖在了沙发上,双腿毫无形象的搁在了茶几上,仰着头,目光落在水晶灯上,一口一口慢慢的喝着水。

    除了生了些白发,他倒是没有任何改变,就是看起来比以前还要沉郁。摆脱了叶荣霍,他应该开始才是,从今以后,他就自由了。没了叶荣霍,也没了顾景善,再没有人能够威胁他什么。

    她偶尔会跟唐立城通电话,她通常是询问骆一的事儿。可唐立城总是说着说着,便将公司上下的事儿,跟邢氏合作的那些事儿,都跟她说了一遍,即便她无数次说她根本就不想听。可他很执着,仿佛还是把她当成唐氏当家人。

    三年前的那场死遁,也靠着唐立城愿意跟她配合,才得以成功。能在纽约过的那么好,也靠唐立城为她尽心竭力的安排。

    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倒霉,从出生开始,老天爷就从来没有眷顾过她。可现在回忆起来,其实老天爷对她还是不错的。起码到最后,还是有人愿意帮助她,帮她创造出一个新的生活。

    就连顾景善那样的人,在最后都帮了她一把。

    她喝掉了杯子里最后一口水,缓缓闭上了眼睛。

    时光倒退,回到那一天,她在落园,与顾景善对峙的那一天。

    她说:“我要跟你说一件,关于邢司翰的事儿。”

    但顾景善并没有让她说,他只微微的笑着,说:“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在我的手里,要么就是死在他的手里。”

    这个他,指的是邢司翰。

    黎静静总觉得他这是话里有话,不等她开口,顾景善便凑了过来,在她耳侧,低声说:“你听过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句话吗?”

    她转头,对上他的视线,他的眼睛里带着浅浅的笑,还含着一丝认真。

    “黎静静,我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让道上的人对我俯首称臣,逃脱警察的穷追不舍,不单单只是会拼命,更多的是需要脑子。如果他们那么容易就能侵蚀我的地盘,而不被我察觉,我顾景善早就已经死了一百万次了。”

    他摸摸她的头,似笑而非,“到最后,你还是护着邢司翰。”

    黎静静紧抿着唇,却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眼睛,毫不避讳,良久她才冷冷的笑,说:“并没有,我刚才已经想告诉你了。”

    他只淡淡的笑,并没有刻意的去纠正她,“既然如此,咱们就一起演一出戏。”

    那时候,顾景善并没有告诉她,在了两天前,邢司翰曾孤身一人来到落园,同他谈判。更没有告诉她,其实这一场死遁的戏码,是他和邢司翰联合起来做的一场戏,并不是做给邢司翰看,让他一辈子痛苦,而是做给叶荣霍看。

    让他再没有机会,用任何人去拿捏邢司翰。

    把这件事告诉唐立城,黎静静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最后准备拼一把,只有唐家有人联合,一切才能做到最逼真。

    她其实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没想到唐立城那样配合她。

    不管是怎样的理由,她都感谢他。

    黎静静抬手揉了揉额头,睁开眼睛,拿起手机,拨通了唐立城的号码,过了一会,对方才接了起来,电话那头十分安静,黎静静没多说什么,只询问了骆一寄养家庭的地址。三年了,她该去看看这小子了,不知道他会不会责怪自己,一丢就把他丢了三年。

    想到孩子,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神色晦暗,但很快又恢复了清明,挪开了手,将杯子放在了茶几上,起身上了楼,准备洗澡睡觉。

    邢司翰回到酒店,刚洗完澡,门铃就响了起来,他过去开了门,刘文骞就站在门口,他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往里探了两眼。邢司翰似乎是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说:“进来吧,就我一个人。”

    刘文骞愣了一下,黎静静竟然不在?他们那么多年没见,见面不应该是是要**一下的么?

    他走了进去,将一叠资料放在了他的面前。房间里并没有任何异样的味道,看来是真的没来过。他想了想,问:“翰哥,黎小姐是不是还在生你的气?”

    邢司翰十分平静,并没有因为他的这个问题而发怒,他喝了口水,淡淡的应了一声,拿起资料,翻看了一下。

    突地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里面有关于她这两年交男朋友的记录吗?”

    “没有。”

    “去查一下,把每一个人的照片和职业都附上,如果可以再标上他们在一起多久,一天的也算,暧昧的也算。”

    刘文骞默了两秒,才说了声是。

    刚说完,邢司翰又变卦了,他微拧了一下眉头,摆摆手,说:“算了。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儿了,不用查了,我也不是很想知道。”

    刘文骞觉得,下一秒,他还得变卦,所以没出声,果不其然,大概五分钟之后,他又变了。如此反反复复,最后还是让他去查清楚。

    其实在调查的过程中,刘文骞在一间酒吧,是有打听到黎静静的魅力值有多高。长得好看,身材好,又独立自主,潇洒随性,更重要的是,她那双眼睛,只一眼便能感觉到她是个有故事有秘密的女人,而男人对于这种女人的抵抗力。为零。

    有时候,面对年轻单纯的小姑娘,倒是不如这种成熟有故事的女人,那般迷人。

    连酒吧的老板,都对黎静静有意思。

    刘文骞突然觉得,自家老板一点儿优势都没有。想想那些个金发碧眼,身材高大,笑起来有迷人的老外。在看看自家老板,整天板着的一张脸,不苟言笑,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更重要的是,他整个人看起来很阴郁,没有一点儿阳光的感觉。

    他想了想,说:“翰哥,如今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你便好好放松,什么也别多想,好好散心。多笑笑,你笑起来比沉着脸好看多了。”

    邢司翰顿了一下,目光从资料上移开,看了他一眼。

    刘文骞立刻退了出去,说:“你早点休息,我回房间了。”

    说完,他就用最快的速度出去了,没有丝毫停留。

    邢司翰看着紧闭的房门,缓缓侧过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默了片刻,略略扬了一下嘴角,他定了一会,便又立刻皱起了眉头,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连笑都不会了。真丑。

    他转开头,继续看手里的资料。

    黎静静原本以为自己累了那么多天,一定很容易睡,可怎么也没有想到。竟是一夜无眠,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直浮现出邢司翰下车时的样子,动作是那样缓慢,跟个老头子似得。他的腿伤这样严重吗?严重到连上下车都这样吃力,并且走到哪里,拐杖都不离手。

    她想他一定是故意做样子给他看的。

    天还未亮,她就起床,换了一身运动服,出去跑步。

    这个习惯,是一年前养成的,每天早上晨跑完,回家洗澡,上班的精神就特别好,起码做事会更加专注。更重要的是,还可以维持身材。

    今天,她依旧按照自己每天跑步的路线,却在跑到街心花园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那人手里还是拿着拐杖,穿着休闲的衣服,就站在那里。

    她的速度慢慢减了下来,近了才看清楚,竟是邢司翰。她只是慢下来,并没有停下来,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她就看了他一眼,然后就从他的面前跑了过去。

    邢司翰吃力的跟在她的身后,也没有说话,就那样跑着。

    黎静静能听到他略有些不太稳的呼吸声,她咬着牙没有回头,跑到红绿灯处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停了下来。转头,邢司翰与她隔着一段距离,看起来很坚持。

    跑到她面前的时候,一抬头,面对着她笑的灿烂。他的额头上布着一层细细的汗珠,那应该是冷汗吧。

    黎静静看了他一眼,眉头微蹙,说:“你要干什么?”

    “跑步。”

    “你这样跑步,对你自己并没有好处。”

    “没关系。”

    “那你别跟着我,我喜欢一个人跑步,不喜欢被人打扰,听到别人的呼吸声,我很烦。”黎静静显得十分冷漠,沉着脸,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可他依旧笑着,说:“我并没有跟着你,我也只是恰好跑这条路而已。”

    黎静静深深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转身继续跑步。这一次,她一次也没有回头,还刻意加快了速度,她现在的体力很好,这样的跑法,几乎不会觉得累。

    她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邢司翰的情况,越跑越快,直到身后传来一阵简短的尖叫,然后一个女人纯正的美式英语,“你怎么了?”

    她终于还是停了下来,咬了咬牙,低声咒骂了一句,就立刻转身跑了过去,这个时间点,路上没什么行人,但晨跑的人不少。她只跑了几步,就停了下来,看到邢司翰靠着一块大型的广告牌,站在那里喘气,她真的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生气。

    她去附近买了瓶水,走过去,递给他,说:“邢司翰,你是来玩的,好端端的跑什么步,你又没有这样的习惯。何必呢。”

    他接过她递来的运动饮料。

    黎静静双手抱臂,歪头看着他,“还有,你这样背地里调查我的生活习性,要做什么?”

    “想更了解你一点。”他喝了一口,淡淡的说,并没有半点遮掩。

    黎静静笑了笑,说:“你用这种方式来更了解我,倒是很简单啊。”

    他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喝掉了半瓶饮料,说:“你继续跑吧,不打扰你,我累了。”

    他没有动,只靠在广告牌上。

    黎静静真是要给他气笑了,这会变成他赶她走了,真是可笑,她稀罕管他!她翻了个白眼,就自顾自的走了。一直到看不到她的身影,邢司翰才给刘文骞打了个电话,报上了地址,说:“过来接我。”

    很快,刘文骞就开着车过来,停在了路边,立刻下车,第一时间找到他,迅速的将他扶住,拧着眉头,说:“翰哥,你知道自己什么情况,你竟然还来跑步,你”

    “闭嘴吧。”

    不等他说下去,邢司翰便呵止了他。由他扶着,上了车。

    黎静静一通跑,跑回了家,跑的一肚子的气。

    她去公司做了最后的扫尾工作,就请了大概一个月的假,把一些琐事都交给了助理。

    隔天,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戴上了顾景善的骨灰,刚一出门,就看到邢司翰站在门口,身子靠在车上,似乎是在等她。

    黎静静看了他一眼,顿了数秒,才走了出去,关好门,提着行李出来。

    刘文骞见着立刻下车过来,正准备接过她手里的行李,黎静静一下避开,“做什么?”

    “我替你拿呀。”

    “不用,咱们不是一路的。”

    刘文骞的手还悬在半空,略有些尴尬,他回头看了邢司翰一眼,便退了回去。

    他说:“既然要回去,我们可以结伴。”

    “谁说我要回去?我只是要出一趟远门。过两天就回来。办公事儿,你也要跟着我?噢,明白了。”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放下了手里的行李,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走到他的跟前,将盒子递给了他,说:“这是谢礼,价格不便宜。可以不跟着我了吗?”

    邢司翰没有接过,只看着她。

    黎静静不跟他耗,直接将盒子塞进了他的口袋,就拿了行李走了。

    邢司翰并没有立刻跟上,刘文骞看看他,又看看头也不回的黎静静,问:“翰哥,接下去怎么说?要跟着她吗?”

    邢司翰收回视线,抬眸看了一眼眼前的房子,微微眯起了眼睛,等到黎静静的身影消失,他才往前走了几步,行至大门前,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钥匙,啪嗒一声,门锁打开。

    其实他的目的并不是要跟着她,而是要私闯民宅。房子在这里,这人又能跑到哪儿去。

    黎静静几乎坐了一天的车,才到骆一的寄养家庭。

    她进了院子,行至屋子大门口,略微有些紧张,深吸了一口气,才伸手摁下了门铃。

    过了好一会,她才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紧接着是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下一秒,眼前的门就打开。

    女人是个中年妇女,看起来十分温婉,比照片上的样子更加温柔。她看到黎静静一脸茫然,笑问:“请问您是?”

    “我是黎静静。”

    女人的记性不错,只过了一分钟的时间,她就恍然,笑说:“是您啊,您请进。”

    “不好意思打扰了。”黎静静拿着行李进去,家里布置的很干净,很温馨,也很整洁。她坐在客厅里,女人给她泡了一杯花茶,拿掉了身上的围裙,弯身坐了下来。

    “骆一跟他爸爸一块出去了,过一会才回来。”

    黎静静微笑,喝了口水,想了想,还是问道:“骆一听话吗?还习惯吗?有没有淘气,给你们惹麻烦?”

    女人连连摇头,说:“怎么会,骆一很听话,很懂事,就是太懂事了,一开始的时候,便怎么也没法融入这个家,总是客客气气的,闹的我跟我老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后来,我们平心静气的跟他聊了很久,他才开始慢慢接受,慢慢融入。他是个很好的孩子,我很喜欢他。”

    女人的眼神很温柔,说这些的时候,眼里带着满满的笑意,那确实是打从心里的喜欢,不像是骗人。黎静静感到欣慰,这几年,每次想到骆一,她总是害怕,她生怕自己做的那个决定是错误的,因此而耽误他这一辈子。

    可现在看来,当初的决定并没有错,是骆一幸运,遇上了这样好的家庭,这样好的继父继母。

    女人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里的笑意全无,牢牢的看着她,犹豫了一下,问:“您来的目的是?”

    黎静静一眼便看出她的心思,笑着摆摆手,说:“您放心,我当初决定把孩子寄养在您家,就不可能再把他带走,而且我觉得你们一定能把骆一教育的很好,我很放心。我这次来,只是想带他回一趟兴港城,去看看自己的生母,可能会逗留几天,希望你们可以答应。”

    女人闻言,点了点头,可还是有些不放心。说:“等他们回来再说吧。”

    黎静静点头。

    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外面传来嬉笑声,女人听到动静,立刻起身出去开门,说:“他们回来了。”

    她一开门,就听到骆一的声音,响亮的叫了一声妈妈。

    黎静静也跟着站了起来,三年而已,这小子长高了很多,生的越发帅气。他脸上原本挂着笑,在看到黎静静的时候,便僵住了。

    然后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黎静静有些无措,当年他离开的时候,她到底还是骗了他。她说每个月都会给他打电话,跟他视频,但她并没有做到。

    这一消失,就是三年。小孩子的记忆很大,他一定不会再喜欢她这个姐姐了。

    但黎静静依旧强颜欢笑,说:“骆一,我是你姐姐呀,怎么?才三年而已,你就不认识我了?”

    黎骆一紧抿着唇,紧紧握着手里的球,就那样看着她。

    “骆一,你姐姐来看你了。”女人站在他的身侧,轻轻的摇动了一下他的肩膀,随后又转头对立在身后高大的男人说了一下情况。

    男人的语气略有些严肃,低声说:“骆一不可以这样没有礼貌。”

    黎静静的心还是跟着沉了沉,可脸上的笑容不变。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就在黎静静也觉得有些无措的时候,骆一走到了她的跟前,微微仰头看着她,礼貌的叫了一声姐姐。

    他的眼眶微微发红,很勉强的扬起了笑容,说:“我先去洗个澡,刚才跟爸爸一块打球,出了一身汗。”

    他说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走了几步,又退了回来,问:“姐姐,你不会那么快就走了吧?”

    黎静静心下一紧,想要伸手摸摸他的头,给生生忍住了,笑着摇头,说:“不会,姐姐今天可能要厚着脸皮在你家留宿一晚了。”

    他只深深看了她一眼,就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拿了衣服急匆匆的去了卫生间。

    黎静静吸了口气,转过头,对着这对夫妇笑了笑,眼眶也有些泛红,鼻子泛酸,笑说:“刚才那话是真的,不过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去附近的旅馆。”

    “当然不会不方便。而且我看的出来,骆一看到你心里很高兴。你要是就这样走掉,他肯定要不开心很久。他到底还是想着你这个姐姐的,那边每次来电话,他总要问。后来虽然不问了,但我也看的出来,他是很想你的。”

    “谢谢。”黎静静紧抿着唇,嘴唇略略的发抖。

    趁着骆一去洗澡,黎静静又跟男主人提了一下这次来的诉求,两夫妻对视了一眼,商量过来,也同意了。他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也希望孩子能够开心,更不要忘记自己的生母。

    饭后,女主人带着她去了客房,骆一则悄悄的站在门边,一直看着。

    黎静静一转头,就看到了他,即便他很快就藏了起来,但还是被她抓到。

    他如今九岁了。一起睡有些不太方便,隔了三年,黎静静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他交流。小孩子长大很快的,一转眼,就是个大孩子了,跟以前不一样,没那么好骗了。

    女人走到门口,对骆一说了几句之后,他便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等女人走开,他才略有些别扭的说:“妈妈说,你有话要跟我说。”

    黎静静想了一下,弯身坐在了床上,冲着他摆摆手,说:“是啊,你过来,我们慢慢说。”

    他双手交握,看了她一眼,还是别别扭扭的走了过去。坐在了床上,与她隔了两个人的距离。

    黎静静看着他别扭的样子,不由笑了笑,一屁股直接坐在了他的身边,故作轻松的问:“怎么样,这三年,你有没有想我啊?”

    他咬了咬牙,说:“没有。”

    “真的吗?可是你妈妈可不是这样说的。”

    “我才不要想念一个骗子!”他低着头,小声的说。

    黎静静微微顿了一下,低低一笑,说:“是,我是个大骗子,但我还是你的姐姐。你要是不想见到我,那我现在就走,以后再也不来看你了。”

    她说着,站了起来,佯装要走。

    她刚一站起来,骆一就一把握住了她的手,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哽咽着说:“你骗我,你以前说每年都会来看我,还说每个月都会跟我通电话,还说要是住不习惯,就跟你说,你会来接我回去。可是我到了这里之后,你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我打过,每次都是唐叔叔。是你不要我了。”

    看到他红了眼睛,黎静静心里一阵难受,立刻坐了回去,将他抱进了怀里,笑说:“我我只是有事,我不方便联系你。你看我现在不是立刻来找你了么,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说过会照顾你的。”

    “只是我没有自信把你教育好,我想你以后能变成一个优秀阳光的人,所以我也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在这里你不高兴吗?他们对你不好?”

    他摇头,哭的有些厉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黎静静的眼泪也忍不住落了下来。不停的揉着他的头,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哭什么呀。”

    过了好一会,他才带着浓重的鼻音说:“爸爸妈妈对我很好,他们就把我当成他们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我跟他们在一起很开心。”

    “嗯,你能开心就好。”黎静静伸手擦掉了他脸上的眼泪,笑着说:“不哭了,以后姐姐没常常过来看你,如果可以的话,我在这里买个房子,这样我们就可以每天都见面了。”

    他先是一笑,然后又沉了脸,说:“我不信你。”

    黎静静笑,“你会相信我的。”

    她已经让人给她找房子了,等到从兴港城回来,就能够着手准备起来。

    骆一的脾气变了很多,是从本性上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整个人也变得开朗活泼了很多,看到他这样,黎静静感到欣慰,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样。

    也许从那个孩子离开她开始,她就把骆一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这两天,她最想念的人,夜是骆一。

    她在这个家住了两天,就带着骆一准备回兴港城。

    本站访问地址p..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终于等到你,可我已放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终于等到你,可我已放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