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0章 小桃快递,收到血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荆冉 书名:爱你,万缕千丝
    他吻了我的额头,紧紧的把我抱在怀中,那个感觉很熟悉,是云霆…

    所以说,我一定是做梦了。

    可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我确实在床上,额头的毛巾也已经换了,厨房还有动静。

    “云霆?子煜…还是子筠?”

    我自己小声的嘟囔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

    也不知道自己又睡了多久,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反正天已经又暗沉了。

    子筠煮了稀饭给我,可我却吃多少吐多少,测了下体温,还是低烧,但浑身酸痛。

    “正常的药物反应,没事的,不用担心…”

    我看子筠慌乱的厉害,打电话有咨询了赵医生,才松了口气的把水杯给我。

    “子煜他…”

    “丝诺,你别担心他了,他要是值得你这么担心早就杀回来了,没事…他很好。”

    我总觉得秦子筠怪怪的,也不好多问,额不能多想。

    “宋清雨那边?”

    “医生说了,至少观察一到两周的时间,他的脑碰撞厉害,蛛网膜下腔出血,醒过来的概率不高,也算是这个人的报应了。”

    秦子筠说他醒过来的概率不高…

    我笑了一下,报应?

    坏人就一定会有报应吗?那好人呢?

    又怎么区分一个人的好坏?怎么定义一个人的好坏?

    宋清雨虽然对我很残忍,却是难得的孝子,我们能说他坏吗?能说他好吗?所以…

    人都是矛盾的。

    所有的事情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

    就像柳国城,他恨不得杀了我们所有人,就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因为他现在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一条贱命。

    “子煜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小声的喃呢着,什么东西也吃不下去,只好回房间,窝在被子里,颤栗的蜷缩着。

    “丝诺,多喝水,你现在不能乱用药了,只能多喝水,找医生说退烧了就好了,现在已经不是很烧了,他让你注意肚子上的伤口,虽然不深但是你现在的体制怕你感染。”

    我嗯了一声,没有力气说话。

    “对了…”子筠想出去,刚要关门我突然想起来要问他。“是你把我抱到床上的吗?”

    “什么?”秦子筠的反应,是没听明白我说的什么?

    “子筠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躺在床上吗?”我换了个问法,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梦。

    “嗯哪,怎么了?有人来过?”

    秦子筠点了点头,他很聪明,我怕他多想。“没事,最近经常会出现幻听和幻觉,我以为你不在的时候有人进来过…”

    其实我自己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出现幻觉。

    “可能是发烧难受的原因,很快就好了,不要想太多,有我在。”

    秦子筠安慰了我几句就出去了,我能听到他在打电话,不停的打电话,不知道是打给谁的,但是声音偶尔会变得很激动,听上去很生气的样子。

    又在子筠那睡了一晚上,醒来以后我摸了摸脑门,已经不烧了。

    秦子筠破天荒的不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起身给他打电话,想说我先回去了,但是他没有接听。

    这几天我一直都没有间断的给秦子煜打电话,他也都没有接听过。

    我开始越来越害怕,听不到他的消息,他的声音我就开始害怕,整夜整夜的做恶梦。

    回到家以后,我站在门口突然眩晕了一下,停住脚步,我感觉身后好像有人跟着我。

    猛地转身,却空旷的很。

    我假装很淡定的走回家里,快速爬上楼梯躲在卧室的位置往门外看。

    果真,我在花丛后面看见一个人影。

    他就那么直直的站着,衣领竖的很高,带着鸭舌帽,外面还套了个连帽,捂着口罩看上去遮挡的很严实。

    我惊恐的捂住嘴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人盯上了。

    也不知道那个人盯着我想做什么…

    他抬头看了眼我卧室的位置,吓得我快速后退了一下,虽然隔得很远,但是那个眼神,太可怕了…

    他的双手都带着黑色的手套,这么热的天,这个人遮盖的可真是严密。

    我心慌的后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惊慌…

    “司铭!你在哪?我…我方才回家,总觉得有人跟着我,真的有人跟着我!”

    我心慌的给文司铭打了电话,声音带着哭腔,带着颤栗。

    “怎么了姐?你在家?我马上过去!”

    文司铭挂了电话,说他马上过来。

    我哭着挂了电话,看了看我和秦子煜的结婚戒指,哭的更厉害了。“子煜你快回来啊…”

    我感觉他已经真的把我惯坏了,让我离开他,就算只有这几天,可还是连呼吸都会那么疼痛了。

    “丝诺姐回来啦!我听子筠少爷说你受伤了?在哪?我看看!”

    小桃应该是出去了,大包小提的走进来,全扔在地上慌乱的走过来要看看我的伤口。

    “我没事,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我笑了一下,看了看地上的东西,大多数都是快递。

    “哦…丝诺姐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这里看家,快递我就寄到咱这里了,我下次会注意的。”小桃有些不好意思,把买的菜放回厨房,说那是她的快递。

    “没事,反正你也是在这照顾我,没时间回家我都很愧疚的。”我摆了摆手,说收快递而已,没事的。

    她很开心的抱着她的快递跑回了房间,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在网上买东西,我感觉自己没有这个习惯。

    头疼的坐在沙发上,和魔症一样的一直拨打着秦子煜的电话,真希望他下一秒能接听,或者给我打回来。

    “啊!!”

    突然,小桃房间传来了一阵尖叫声,然后是摔倒的声音。

    我被她吓了一跳,快速回神,起身走了过去。

    “怎么了?”我刚推开门,就看见小桃惊恐的哭着,不停的在地上后退。

    “小桃你没事吧?”我赶紧把她扶了起来,明明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摔在了地上?

    “丝诺姐!丝诺姐!那那那!那里面有只手!”

    小桃惊恐的指着地上的快递盒子,说什么里面有只手?

    我蹙了蹙眉,不明白什么意思。

    “是不是有人恶作剧啊?”我也没有多想,小桃拽着我的胳膊吓得厉害,我走进看了一下,确实闻到了一股怪味。

    看小桃洒落在地上的东西,有水迹,还带着丝丝血腥味,是些冰袋。

    “丝诺姐!你别看!”见我要打开盒子小桃惊恐的拽住我,让我别看。

    我蹙了蹙眉,还是弯腰把盒子打开。

    我承认,我胆子是挺大的,但里面的东西…

    血淋淋的,惨白的肌肤,冰袋,整齐切面的小臂,纤长的手指,上面的钻戒…

    旁边还有一个布偶娃娃,被刨开肚子的布偶娃娃,和小樱做的很像,但我仔细看了看又觉得哪里不像…

    小樱已经昏迷那么久了,她不可能醒过来的…

    这个娃娃和我跟秦子煜结婚时候的那个,好像是一样的…娃娃的背后扎着一张纸条,上面用鲜红的字迹写着…

    游戏继续!

    “啊!”我也下意识叫了一下,拽着小桃就跑了出去,心悸的厉害,抽痛的摔在了地上。

    游戏继续?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

    子筠说…柳依露的手还没有找到?

    那是吗?

    如果是,不是摔碎的吗?为什么那只手的小臂是整齐的切面?

    呼吸有些不顺畅了,直到小桃慌乱的去给文司铭开门,我都没有缓过神来。

    “怎么了这是?”文司铭蹙眉的跑过来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坐在地上。

    “司铭少爷,不知道谁寄来了一只手…在我的房间,那不是我的快递,你们相信我。”小桃急哭了,哭着跺脚,吓得脸色惨白。

    文司铭蹙了蹙眉,快速的跑进了房间,下一秒就给警察打了电话,快速跑回来抱住我。

    “姐,没事了,别害怕,别害怕…”

    我摇了摇头,我不是害怕,我只是想不明白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柳依露已经死了,他为什么要把她的手臂冰冻寄给我?

    他想干什么…

    慕城带着人来取证做调查的时候我还没有回过神来,脑袋里一直不停的在思考,到底是谁,是谁要害我。

    这事绝对不是柳国城干的,如果那只手是柳依露的,他不可能把自己女儿的手寄给我的,不可能…

    那会是谁?为什么?潜伏在背后?现在才开始崭露头角?

    “丝诺,你说今天有人跟踪你?”慕城紧张的过来问我,我已经傻眼了,坐在沙发上披着披肩不停的发抖,文司铭怎么安慰都没有用。

    “丝诺?”

    “姐?今天你不是说有人跟踪吗?”

    我这才缓缓回神,看了看慕城点了点头。“对,我回家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儿,我跑上二楼看了一下,有个人躲在铁门外的花丛里…”

    “能看清他的长相吗?”

    我摇了摇头。“太远了,看不清楚,他带着连帽还有鸭舌帽和口罩,这么热的天,连手上都带着手套…”

    我慌乱的说着,想起那个眼神,心底就害怕的厉害。

    “跟踪的和送尸手的,会不会是同一个人?”文司铭蹙眉的问着,有些担心。

    “现在还不确定,先确定那只手的主人身份,再做调查,子煜出事到现在联系不上,你一定照顾好你姐。”

    慕城是个实诚的,估计来的太焦急,文司铭没有给他说清楚。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万缕千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万缕千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