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4章 说不出的风情

    

    这男子歪着头想了想,“爷不缺钱,要是没见过你的时候有人这么跟我说,也许我会考虑,可现在,”他邪邪地笑着,摸了一把苏慕容柔滑的小脸蛋,“爷舍不得你啊!”说完也不等苏慕容再说话,撅着嘴就猴急的一把抱住她,嘴就要往她嘴上凑。

    苏慕容见了大惊,忙将脸撇开,想要挣扎,却使不上劲,只用尽了力气,将手里握着的簪子狠狠地扎在那男子的手臂上,**一刻值千金,他哪里顾得了这些,忙一把将那簪子拔了出来,仍在地上,那簪子哐哐当当的就滚得远远的了,只见他又凑了上来一边吻着苏慕容的脖子,一边要去解她的衣服。苏慕容只觉得一种奇异的感觉油然而生,心里又抗拒又期待,身子也越来越软,她很害怕,怕自己在意识全无之下被这禽兽玷污了,她咬着舌头,嘴角泛出血来,疼痛使她勉强压下了身体上的**,她大叫,“小芳,”顺手就将桌上的茶盏茶杯拂落在地上,希望小芳听到能够赶紧进来,却不知这小芳早就被谢淑丽安排的人打晕了在房里,这才半天没动静。

    她的衣服已经被剥得只剩下抹胸跟长裤了,那男子一见苏慕容傲然挺立的双峰,眼睛一红,往她的脸上看去,只见她头发凌乱,秀眉微皱,媚眼如丝,小嘴微嘟,脸泛春色,整个人瘫软在他怀里,说不出的风情,他嗷地叫了一声,正待扑上去,一尝春色,却只听见有人一脚踹开房门,冲了进来,飞起一脚,将他踢了个狗啃屎。

    那男子站起来,见又来了一个美人,心下大喜,抹了抹嘴角上的血迹,“哎呀,今天可真是艳福不浅啊,怎么这位美人也是寂寞空虚冷。”

    娜达却懒得理他,忙扶起苏慕容,见她这个样子,先将身上带着的驱毒的药给她吃了一颗,“你怎么样了,我不知道你中的这是什么赌,只拿了一颗平日里驱毒的药丸给你吃了,你先缓缓,我们再想办法。”

    苏慕容点头,略缓了缓,觉得好些了,指着那男子,“杀了他。”

    娜达点了点头,冷冷地说,“你不说我也会杀了他,什么女人都敢动,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五王爷也不会留他的命。”

    那男子听她们这样说什么五王爷,知道苏慕容说的是真的了,她真的是皇上的女人,还想再求饶,却被娜达一个暗器扔过去,立马就倒下了,一招毙命。

    苏慕容看着娜达从怀里取出一小瓶药水,往那男子身上一倒,不过眨眼的功夫,那男子就化作了一摊血水,“苏慕惜要生了,皇上过去了,我正好来看看你。”

    “小芳呢,”苏慕容忙问。

    “被人打晕了在房间里,一会儿就会醒的,你放心,你的毒还未解,我得去通知五王爷,你一个人能行吗?”

    “放心吧,你快去,我怕我支撑不了多久。”

    “好,”娜达答应了一声,又把现场处理好,给苏慕容穿好衣服,这才走了。

    苏慕容坐在桌前静静地看着娜达离开的背影,今天的这一幕,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做的,当初她看见苏慕惜用枕头假装怀孕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特意查了,才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莫允灏也一直派人观察着苏慕惜的一举一动,早就对他们想要狸猫换太子的事情一清二楚,可没想到,他们这么狠,要这样来陷害她,还安排在今天,她冷笑了两声,既然你不仁就不能怪我不义。

    娜达给的药丸只能暂时缓解,现在苏慕容只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又忍不住想要去解衣服,只觉得浑身越来越热,她强撑着站起来,想要去榻上躺躺,却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她手里握着发钗,又往另一条腿上扎去,鲜血顿时流了出来,她忙用裙子掩好,强撑着站了起来,“皇上来了。”

    皇上疑惑地看着她,“蓉儿病了?怎么脸色这样难看。”

    苏慕容摸了摸脸,“怎么会,可能是臣妾刚刚起身的缘故罢,还未来得及梳洗,让皇上见笑了。”

    “没事就好,你找我?”皇上看了看这屋子,并没有什么酒菜,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苏慕容笑了笑,“怎么会,今儿是皇上的大喜日子,小皇子就要出生,臣妾怎么会这么不懂规矩,莫不是有人听岔了。”

    “哦,”皇上想既然来都来了,不如用了膳再走,正准备坐下。

    苏慕容忙道,“妹妹第一次生产,皇上还是快些回去陪着的好,她知道皇上在外边一定很开心,孕妇心情好也会生的快些。”

    “真的,”皇上疑惑,“可苏夫人说生孩子很久啊!”

    “怎么会,娘那是怕你担心呢,说起来妹妹的孩子还要叫我一声大姨呢,”苏慕容只觉得自己快要支撑不住了,发钗在腿上又使了点劲儿,稳着气息,“臣妾在冷宫里不方便,皇上去也等同于是臣妾去了,皇上只管悄悄儿的去,何不给妹妹一个惊喜,万一小皇子已经生了,也免得那些个下人请安吓着了小皇子。”

    “嗯,”皇上点了点头,“还是蓉儿懂事,那你歇着,朕晚上来看你,”皇上说完,就又带着孙公公往苏慕惜宫里去了。

    看着皇上急匆匆的背影,苏慕容长出了一口气,瘫软下来。

    这边皇上在急急忙忙地赶过来,那边苏慕惜由于刚刚产下婴孩,人虚软无力,此刻正有气无力的歪靠在榻上,她发丝凌乱,满脸的汗水,见母亲就在不远处,忙问,“母亲,是男孩吗?”

    谢淑丽看着稳婆交给她的这个脸色泛青,双眼紧闭,没有一点儿鼻息的婴孩,僵硬的说,“是个男孩,”她看着苏慕惜苍白的脸色,有几分不忍,早产的孩子哪这么容易活下来,更何况苏慕惜还是因为摔着了,再加上最近太过忧虑才导致的早产。

    “快抱过来我看看,”苏慕惜笑道,虽然生的辛苦,废了她很大的力气,几乎是死里逃生,可知道是个儿子,她心里觉得就是受再多的苦也值了,毕竟以后有了儿子,母凭子贵,看苏慕容还怎么和她挣。

    “已经没气儿了,”谢淑丽艰难地说着,将那婴孩交给了身边的稳婆,来到苏慕惜榻前,捋了捋她散乱的鬓发,心疼地说,“你放心,娘已经为你安排好了,孩子已经送来了,就在里间候着,我抱过来你瞧瞧?”谢淑丽试探着说。

    苏慕惜本来听到是个男孩,心里高兴,可还没来得及笑出来,又骤然听到这样的噩耗,竟然真的是夭折了么,她有几分自责,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皇上兴致冲冲地赶到苏慕惜宫里的时候,只见太医们都站在院子里居然在闲聊,他疑惑地问,“生了?”

    这时一个太医走了出来,冲皇上拱了拱手,“回禀皇上,稳婆都说一切顺利,我们这么多人在里边苏常在心里不痛快,说是嘈杂,心里害怕,所以臣等这才出来,在外面候着。”

    “哦,”皇上了然地点了点头,又指着旁边三三两两站着的太监宫女,“那他们呢?”

    “回皇上,苏夫人说了,不需要我们在跟前伺候,她要亲自看着才放心,”一个小太监上前回道。

    “胡闹,”皇上一甩袖,大步进去了。

    谢淑丽没有想到皇上会这么快回来,此时此刻,她的手里抱着从外边抱回来的男婴,而稳婆手里抱着苏慕惜刚刚产下的已经夭折了的小皇子,那稳婆见了皇上,心里一惊,手里的婴孩就那么滚落下来,包着包被的小身子圆滚滚的就滚到了皇上脚边。

    皇上看了脚下一眼,将这婴孩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他看着婴孩毫无生气的脸,嘴角颤抖,“怎么回事,不是说一切顺利吗?”

    屋子里的稳婆听了忙跪下了,话也不敢说,只身子抖得筛糠似得。

    苏慕惜也吓傻了,看着自己母亲,不是说一切安排妥当吗?这个时候皇上不是应该在芷兰宫抓奸吗?又出了什么意外,混淆皇家血脉,这次可是说什么皇上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谢淑丽忙定了定心神,抱着手里的婴孩,走到皇上跟前,“这个才是苏常在刚刚产下的小皇子,”她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孩子递给皇上。

    皇上瞄了那孩子一眼,只见那孩子眉清目秀,睁着一双机灵的大眼睛看着皇上,还冲着皇上笑了笑,皇上深吸了一口气,忍着要将那孩子拍开的冲动大吼,“岂有此理,你们这是在糊弄朕,还是在藐视皇家的威仪,”他盯着谢淑丽,“混淆皇室血脉,你们该当何罪。”

    原来皇上刚刚轻手轻脚进来早就将谢淑丽和苏慕惜的对话听了个明明白白,可怜他们不知道皇上是什么时候来的,还在这里睁着眼睛说瞎话。

    苏慕惜见皇上震怒,挣扎着就从榻上滚了下来,爬到皇上脚边,“臣妾的确是产下了小皇子,我也是刚刚才听母亲说夭折了,并不是有意欺瞒皇上,母亲不过是为了臣妾,请皇上不要责罚于她。”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妃礼勿上:霸宠龙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妃礼勿上:霸宠龙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