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它当时还是一只大虫子呢,哪里来的思考力。”姜水说。

    “那它又是怎么进化的呢?”我问姜水。

    姜水说“我怎么知道。”

    说完就不理我了。

    姜清带着我们买翻译器,我发现不只是有耳夹耳钉的形式,各种各样的都有。

    正在我们挑的时候,突然外面一阵喧哗,一群人就把我们围起来了。

    我们被他们带了回去。

    “姜水呢?”领头的一个人问我们。

    “他是谁啊?不认识。”我有些心虚,在心里狂喊姜水。

    姜水一见也是一楞,“他们什么来了?”

    “他们是谁?”

    “领头的那个叫姜明星,是外家的。”

    姜明星对他旁边的一个人说了些什么,过了一会儿,那个人就把小二给叫过来了。

    他对小二说“是谁?”

    小二指着姜清说“是他。”

    姜明走到姜清面前,对他说“这玉牌你是从哪里来的?”

    姜清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我不知道啊,我就是从路边捡的。”

    这时,又有人进来凑到他耳朵说了些什么。

    他的表情越来越坏,然后说“把他们都给我绑回去。”

    我对姜水说“这玉牌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我的。”

    “我当然知道这是你的,我是问这是干什么的。”

    “这个玉牌就相当于你们的银行卡。”

    “好吧,不过这东西怎么到姜清手上去了?”我问姜水。

    “可能是我顺手给他的吧,这玩意儿我多的是,都给忘了。”

    姜明把我们给扔到了一间空房里就不见了。

    我问姜清“他是不是姜水的仇人啊,因为觊觎姜水的家主继承人的位置,所以就想先抓住他,除掉他?”

    “不是,不过想找到姜水倒是真的。”姜清没有丝毫慌乱。

    “他们会不会对我们严刑逼供?”韩谭清说。

    “对,没错。”卢鹰也赞同。

    只有卢小小无忧无虑,还在往我身上爬。

    “清儿,你说他们要是一直把我们关在这里,我们该怎么去找鲛人啊,我死了,你也不好给我二叔交代是吧?”

    “他们不会的?”

    “为什么?”我们三人异口同声。

    “明天他们就会放我们出去。”

    “真的?”还是异口同声。

    晚上的时候,我问姜水“为什么姜清这么确定他们会放我们出去?”

    “人家本来就不是抓你们的好吧,只是想找你们问个话而已,排除嫌疑你们就可以走了啦。”姜水懒洋洋的回答一句,就说要去睡了,我也是第一次听他说,他还要睡觉。

    再怎么叫也不理我了。

    第二天,果然像姜水说的那样,问完了话就把我们给放了回去。

    知道出了门,我们几个还是懵的。

    “就这么把我们放出来了?”卢鹰还是不太敢相信。

    “真的?”韩谭清也很疑惑。

    “饿,饿,饿。”卢小小已经叫了一晚上的饿了,要不是我抓着,我怕它都能会去吃人。

    “饿了呀,吃东西去。”姜清把卢小小从我怀中接过去。

    直到吃东西的时候,我才确定这是真的。

    “清儿,为什么他们要排除我们的嫌疑啊,到底是什么嫌疑啊?”我问姜清。

    “我们之中谁认识姜水或者谁是姜水。”姜清说。

    “清儿,那玉牌呢?好像是个好东西。”卢鹰的关注点总是这么的实际。

    “被他们拿走了。”

    “啊?”

    “我去,那我们以后怎么办!”韩谭清也知道那个玉牌的作用。

    “要不,你去出卖个色相,去勾搭个富婆。”卢鹰又开始不正经。

    “我觉得可以。”姜清点头。

    “我也觉得还行。”反正他说得是韩谭清。

    韩谭清说“我们这顿饭钱怎么办?在哪里可以勾搭富婆?”

    韩谭清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们现在就是几个穷光蛋啊。

    我把目光看向了卢小小。

    卢小小本来吃东西吃得正欢快,见我们这么看它,马上放下食物,对我叫道“爸爸,爸爸。”

    卢鹰差点没气死,抓住卢小小,对着它屁股就是一下“老子把你带回来,你竟然叫人家爸爸。”

    卢小小连忙钻进我怀里,说着什么我也没听清。

    这时候,小鸭子服务员过来了。

    “各位,请结一下帐。”

    突然感觉连空气都凝固起来。

    正当我计划怎么跑路的时候。

    姜清又从他的小包包里掏出一张玉牌,“再来一份,打包。”

    “这又是从哪里来的?”我问姜清,这不会又是姜水的吧,我可不想再被人家抓走。

    “姜水的。”姜清淡定得回答。

    “所以?”卢鹰说。

    “现在?”韩谭清说。

    “跑路?”我说。

    “嗯。”姜清点头。

    我们几个抓住打包的那份就跑,但是我就有些吃力,因为卢小小非要赖在我身上。

    “前面的,等等我,我,我跑不动了。”

    我才发现我们已经到了码头了。

    姜水在我的脑子里骂我“废物。”

    “清儿,你来抱着这一坨。”我把卢小小丢给姜清。

    我一屁股坐地下,发现韩谭清也是跟我一样的状态。

    韩谭清大口喘着气说“妈的,第一次这么狼狈。”

    卢鹰一听这话乐了“还第一次这么狼狈,你前几年被那个穆小姐追杀的时候,不比这狼狈多了。”

    韩谭清一听到这个穆小姐的名字就会脸红,他说“我那是不跟一个女的计较。”

    “他们俩绝对有事儿。”姜水的声音在我脑子冒出来。

    我发现他不只话多,还特别八卦。

    “就你知道。”

    “你快你手里那个东西给我吃了。”

    “我吃饱咯。”

    “我还没有。”

    我把身体的掌控权交给了姜水。

    “你怎么又吃上了。”韩谭清说。

    “饿了。”姜水说。

    “服了大哥了,以前人家都说我是个饭桶,直到最近认识了大哥,我才知道真正的饭桶是什么样。”

    “谢谢啊。”姜水笑出了一口大白牙。

    “你个傻逼,你不知道他在骂你吗?”

    “知道,但是我不知道还怎么回他,父亲说过,我要沉稳,切莫在一些小事儿计较。”姜水说。

    “好吧,不打扰您吃饭了啊。”

    我突然想到,姜清多打包一份饭,是不是知道姜水就在我的体内呢?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不一样的妖怪世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不一样的妖怪世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