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0章 皇后娘后娘让我来跟您传个话儿

    小奴婢会意,悄悄的退了下去。

    提起太子,齐帝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太子是什么样儿他心里清楚的很,可是又不能不给皇后面子。

    只得敷衍的道:“太子是长进了不了,皇后功不可没。”

    “这都是臣妾份内的事。”皇后厚着脸皮道。

    齐帝也懒得跟她计较,大步的进了屋子,对着秀英问道:“太后现在可是睡下了?”

    秀英屈膝,答道:“太后吃过了药,已经睡着了。”

    “可有好转?”齐帝又问。

    “晚饭时太后用了一碗瘦肉粥,说是很合她的胃口,又吃了些清淡的小菜,比起前几日,是好了不少。”

    这些话可不是秀英胡编的,她按着南宫珏的话,将药太后服了下去,果然胃口就见长了。

    “当真?”齐帝听到这话,脸上总算是有了笑容,就只有皇后有些将信将疑。

    “太后果然能进食了?”

    看她那副心虚的样子,秀英就知道此事跟她脱不了关系,但南宫珏有交待,她不能打草惊蛇。

    “是,太后胃口好多了。”

    “哦。”皇后的脸上有些失落,但还是强颜欢笑:“真是苍天保佑,一定是佛祖听到了太子的祷告,显灵了。”

    齐帝对于她话有些不屑,冷哼一声:“那也是太后仁慈,一心向善,才得到佛祖的庇佑。”

    言外之意,这跟太子有一毛钱关系么?

    皇后被当众打脸,也不好反驳,只得依着皇上的话头走:“皇上说的是,是臣妾失言了。”

    几人说着话儿的功夫,突然有小太监跑过来传话:“不好了,太子在佛堂晕过去了。”

    得到此消息,齐帝的眉头有些乱跳,他刚刚打脸了皇后,太子就累晕了过去。

    皇后倒是显得有些兴奋,站起了身才感觉自己脸上的表情不对,急忙换了一副哭丧脸:“太子怎么样了?快带哀家过去看看。”

    此时外面下起了大雨,秀英见状急忙拿了一把伞,要送皇后和皇上过去。

    齐帝摆了摆手,让秀英留在此地:“太后宫里不可缺人,你留下。”

    秀英一听,只得作罢。

    齐帝的眼眸一扫,眼光落到了角落里的楚瑜,伸手指着她:“你来为朕打伞。”

    楚瑜被点名,不能再当自己是透明人,只得硬着头皮过来。

    好在她易了容,又穿着太监服,皇上和皇后也没有认出她来。

    南宫珏本来想在皇上他们走了以后,带着楚瑜出宫,此时一看,也只得站了出来。

    “太子身体不适,本王也过去看看。”

    齐帝赞赏的点了点头:“晋王也随朕一起过去吧。”

    目光落到楚瑜的身上,齐帝的眉头一皱,问道:“你是哪个宫里的小太监,怎么没有见过你?”

    不待楚瑜回话,秀英急忙过来圆话:“回皇上,他不在广福宫当值,只因福全吃坏了肚子,他过来替班的。”

    齐帝微微点头,又深深的看了楚瑜一眼,只是觉得他有些熟悉,可是又想不起来是谁。

    皇后生怕齐帝变卦,急忙催促:“皇上,你看这夜深雨大的,还是臣妾一人前往吧。”

    “朕怎么放心得下?还是一同前去看看才放心。”

    此话正得皇后的心意,便挽住皇上的胳膊,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广福宫,往太子宫走去。

    大雨磅礴,周围只听得见哗哗的雨声,楚瑜撑着伞走的很是吃力,又要担心皇上和皇后被雨淋着,因为整把伞都遮在了他们身上。

    自己的半个身子倒是露在了外面,浑身上下全都湿透了,南宫珏看了有些不忍。

    便有意跟他走的很近,将自己的伞罩在她的头顶。

    楚瑜害怕齐帝发现她的身份,哪里敢看南宫珏,一颗心被吓的砰砰直跳。

    好在齐帝和皇后谁也没有注意到她,这才一路忐忑的到了太子宫。

    宫内灯火通明,已经有太医过来为太子诊治,见到皇上和皇后到来,呼啦啦跪了一地的人。

    齐帝让众人平身,指着太医问道:“太子病情如何?”

    太子压根就没有病,可太医不敢说实话怕得罪皇后,又不敢说假话,怕得罪皇上。

    只得折中了一下,谨慎的答道:“太子操劳过度,身子有些虚弱,微臣已经开了药让太子服下了,很快就能醒过来。”

    这么说,就是没有事哦。

    齐帝明知道太医也是为难,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也算是给了皇后面子。

    他不动声色,对太医道:“好生伺候,不得马虎。”

    太医唯唯诺诺的应下了,待他直起身时,头上出了一层冷汗。

    齐帝只看了一眼,见太子躺在床上,便要转身离去。

    突然,躺在床上的太子突然醒来,捂着胸口不停的喊疼,见状齐帝只得又停下了脚步。

    对着太医道:“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太医不敢违背,急忙上前诊脉,可是怎么诊他也诊不出症状来,正想着要不要实话实说,却看到皇后拿吃人的眼神看他,惊的太医一哆嗦,对着齐帝道:“太子殿下忧心过度,引起心痛,只要适当调养便能痊愈,只是不能再忧虑了。”

    皇后松了一口气,丢给太医一个会办事的眼神。

    只是皇上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太医吓的没敢抬头,太子得到皇后的鼓励,强撑着身子起床,跪在了地上。

    “儿臣让皇上担心了,真是罪该万死。”

    他一下床,整个人便往前扑去,此时他的身前没有任何人,楚瑜又站在一旁,不好不伸手。

    急忙伸手搀住了他:“太子殿下,当心。”

    南宫寂有些意外的抬头,心里暗骂这个不长眼的死太监,一抬眼却有些愣住了。

    这人虽然是太监,可是眉眼却与楚瑜有几分相似,他一时看呆了眼,直到皇后轻咳提醒,才回过神来。

    心里却暗道,这个小太监跟楚瑜怎么生的如此相似?

    自从得到楚瑜坠崖的消息后,南宫寂整个人就更加颓废了,皇后说了他几次,也不见效果,气得皇后的白发都添了几根。

    “你身子不好,就不要行礼了,快快起来吧。”齐帝见他这副样子,心不由的软了几分。

    虽说太子不成器,到底也是他的儿子。

    楚瑜只得搀扶着南宫寂起身,她的手指修长白皙,好似完美的玉石,圆润又光滑。

    指骨搭在南宫寂的胳膊,不像那些太监粗鄙,南宫寂一时有些恍惚起来。

    齐帝还以为他累了,便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带着人便要离去。

    楚瑜也想跟着齐帝一同往外走,好回广福宫。

    谁知太子又闷声咳嗽起来,齐帝见他的宫内连个会伺候的人也没有,便让太医留下。

    南宫寂适时的道:“母后,可否让这个太监留在我的宫中?”

    他的话引起了齐帝的不满,这可是太后宫里的人,他公然从太后的宫中要人,这成何体统。

    南宫寂见齐帝摆起了脸,急忙道:“父皇不要误会,儿臣只是想知道太后喜欢吃些什么,想问问这位小公公,并无他想。”

    原来是这样啊,皇后明显的松了一口气,齐帝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指着楚瑜道:“既是如此,那你便留下吧。”

    南宫珏有些着急,好在太子没有公然要人,他也不便为楚瑜多说话,否则又要惹齐帝猜忌。

    跟随着齐帝出了太子宫,齐帝却突然叫住了他:“夜深雨大,不如陪父皇去下几盘棋?”

    南宫珏也不想留楚瑜一人在宫中,自然应允:“是。”

    两人一同回了皇上的寝宫,皇后看着他们两人离去的背影,眼中充满了担忧。

    这几年皇上越发的重用晋王了,对太子却是不闻不问,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传本宫旨意,这几日太子不可出宫,什么时候熟读了礼记,再来找本宫。”

    说完这句话,皇后甩着袖子就离开了。

    小宫女不敢怠慢,急忙进了太子宫转达旨意。

    一进门,便看到南宫寂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楚瑜看,那模样好似要把她拆骨入腹。

    小宫女也不是没有经过事儿的,自然明白太子是什么心思,她暗暗的记在心里,便走了过去。

    “殿下,皇后娘娘让我来跟您传个话儿。”

    南宫寂的心里好奇,这个小太监他根本没有见过,虽然貌不惊人,可是那双眼睛和身上的气势,却与楚瑜有着惊人的相似。

    要是以往的小太监这么被他盯着,早就吓的屁滚尿流哭喊着求饶了,可是这个小太监不一样。

    就算是被他盯了半天,可是不卑不亢、不恼不怒,脾气好的能当面团揉了。

    还真是有趣儿。

    他正要问话儿,却听到听到小宫女说话,才恋恋不舍的移开眼睛,不耐烦的道:“说。”

    小宫女支吾着不说,南宫寂更加烦了:“赶紧回话,不回滚蛋。”

    “皇后娘娘说了,这些日子太子殿下不可出宫,什么时候把礼记背熟了,才能去跟皇后娘娘汇报。”

    小宫女跪在地上,一口气把话说完,连头也没抬。

    室内突然静的落针可闻,楚瑜站在一边暗暗惊叹,这位太子爷可真是有能耐。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本王让你消停点》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本王让你消停点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