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5章:小姨子的重要情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沦陷的老实人 书名:破茧记
    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钟丽红啊,你来来来,我有话要问你。”我大声说着,就迈步向钟丽红走去了。

    也许我的表情过于狰狞,诡异,吓坏了我小姨子钟丽红,或许是我老婆钟丽琴眼疾手快她抓了我的胳膊不让我走……

    钟丽红马上意识到不对劲了,女人的身体就向后退,一边退一边不自然地笑道:“喔,妈,姐,姐夫,王叔,我好像……忘了一件事了,我今天去翠云路步行街的那个古董店里的,我的一把新伞忘在那里了,我要赶紧去拿!”

    说着话转身就走。这显然是想脚底抹油……逃啊!

    妈的,我能让你逃吗?!

    我狠狠地甩掉了钟丽琴抓我胳膊的手,就追了出去!

    冲出院子……

    我小姨子钟丽红逃的速度还真是很快,女人几乎就是百米速度冲刺,她向巷子口那里冲去了……

    巷子口外就是大马路,我猜测她可以拦的士去市里……

    我来时是开了车来的,于是我就急吼吼上了车,启动车想去追钟丽红,但是我……

    我怎么追呢?!

    我特么只好熄火!

    就见我丈母娘肖雅姿手叉着腰站在我的车前呢,此刻我就是再鸡动我也不好开车撞我丈母娘啊!

    万般无奈,只好下了车,冲着丈母娘怒火中烧地大骂了一句:“好狗不挡道!”

    “好,臭小子,你骂得好,窦玉龙,算你小子狠,今天你真是翻脸无情啊,我肖雅姿服气!你小子连你丈母娘也敢骂,真是一个白眼狼啊!我女儿,好好的一个黄花大闺女嫁给你了,难道我女儿不配你吗?老婆是恩人,这句话你不懂吗?”

    “玉龙,你怎么可以骂我妈啊,快向我妈赔不是!”

    我老婆钟丽琴也走来了,大声对我道。

    “我赔不是?你妈先还我爸妈三十万再说,还了钱我马上赔不是,还有你妹妹钟丽红欠人家的钱,为什么要我来还?今天我被债主追上门这事,你怎么不和你妈说啊!我就奇怪了,你家里人都是什么人啊?你全家怎么都是混蛋?骗子?!”

    “窦玉龙,我……我要和你离婚!瞧你说的什么话啊?你说的话是人话吗?你侮辱人,你……呜呜呜……”

    我老婆钟丽琴气的大哭了起来!

    “是,女儿,你说的好,你不要哭!窦玉龙,臭小子,我十分支持我女儿和你离婚!我还告诉你,你那个新房要给我女儿的,你自己滚出去,净身出户!”我丈母娘肖雅姿大声对我宣布道。

    我皱着眉,听我丈母娘这么说,我简直要狂笑起来!我说:“肖雅芝啊,肖雅姿,你真会算计啊,我家那新房是你女儿花钱买的吗?她出了一毛钱了吗?那是我爸妈出的钱!是我家的钱!”

    “是你家的钱就了不起啊,我告诉你,你们结婚了,那房子就是夫妻共同财产!窦玉龙,不要以为你的鬼心眼我看不出来,我肖雅芝走的桥比你小子走的路都要多。你不就是在外边有了新欢了吗?有了野女人了!出轨了!是吗?于是你就不想要我闺女了,我闺女你睡够了是吗?玩厌了是吗?我警告你,窦玉龙,你做事昧良心,缺德,你是有过错的,是过错方!所以你就要净身出户!”

    我丈母娘大声叫嚣着!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我特么气的肺都要炸了。

    这时候那个王叔也在一边充好人道:“大侄子啊,你就服个软吧,你赶紧和你丈母娘还有你老婆说说好话,求求情,我王叔理解你的,真的,其实男人在外边犯点小错误不要紧,不过千万不要当真啊,家里毕竟是有老婆的!你认个错!认个错!”

    “认你麻痹!”我也真是火大了,我大声说:“都特么给老子滚蛋!”

    我重新上了车,咬着牙再次启动车……

    我一脚油门就踩了上去。

    我那个丈母娘吓得赶紧躲到一边去了,原来还是怕死啊!我草!

    从后视镜里我看见丈母娘做了一件让我震撼的事情,这女人脱了一只鞋朝着我的车使劲砸了过来!

    当然,我还能让她砸到我的车?

    我加大油门开着车就出了巷子了,但我到了大路边我那小姨子钟丽红早就没影了。

    我心想应该是打的走了。我脑子里隐隐记得她刚才说的话,她今天在翠云路步行街一家古董店忘了拿伞?这是真的?

    今天什么时候下雨了?她去古董店干嘛?

    妈的,不管是真是假,我开着车就去了市里了。我要去翠云路步行街古董店看看……

    步行街那里当然不能停车,我开着车看到了附近的云蝠大厦,我就把车停到了云蝠大厦的地下车库那里。

    然后我急匆匆的坐电梯到了负一楼。

    从负一楼那里经过一个地下通道,就可以到步行街出口,此时我心里想着我一定要找到我的小姨子钟丽红。

    我要当面问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要写那个条子转移债务给我?她凭什么这么做?!

    而且我今儿个被地痞流氓打了一顿她知道吗?!而且两天之后,那帮畜生还是要找我窦玉龙要债,而我不还钱的结局又是被打!那小矮子小秃子王一刀扬言要拿刀剁我!

    我心里恨恨地想着,急吼吼地就在步行街到处找钟丽红。

    我眼睛注意看街边有没有什么古董店,找了好半天我看到了一家古色古香的店,店的匾额上写着四个金字:四悔斋。

    匾额上面还有小字注释:悔天,悔地,悔人,悔事。

    我擦!好像就是说的我窦玉龙啊,我现在就是后悔找了钟丽琴当老婆!

    但是这世界上哪有后悔药吃呢?悔不当初!

    此时我也不去多想了,就走进店里去看了。

    我注意到货架上放着好多灰褐色的陶器和青色的瓷器什么的,有壶、有杯子,有碟子,还有一些形状很怪异的茶具。我也叫不出名字来。

    我猜测是宜兴陶器吧。还是青花瓷?

    玻璃板的货柜里放着的是玉器。像是什么扳指、手镯什么的。

    至于是什么玉做的?红山玉还是良渚玉?和田玉?我也不认识。

    我心里关心的是我小姨子是不是在这家店买了什么?她难道有钱吗?!我关心的是这个!

    我就问正在喝茶的一位看起来很儒雅的中年男人:“老板,今天你这店里有没有一个女孩子来买什么啊?”

    “女孩子?”那男人重复了我的话,皱眉道。

    我笑道:“就是一个身高有一米六五这样,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年龄……”

    “年龄二十多岁……”

    我正说着话呢,忽然,我注意到一把藏青色的伞就在店的角落放着,白天,上午的时候,我们这个城市好像是下了一场豪雨的。那雨下了一个小时就停了。

    我注意到这伞……这伞我认识啊!

    这伞是我上次参加一个家具商场的促销活动,我当时作为记者被邀请去现场采写新闻稿,伞是主办方发给嘉宾的纪念品。

    后来我小姨子有一次来我家,看到了这把新伞,当时外边也正好下小雨,她走的时候就把伞拿走了,显然,我小姨子钟丽红一定是来过这店的!伞在这里就是证明啊。

    我就走到店的角落那里,想弯腰拿起那伞来,那老板好像神色变了下,对我道:“这位先生,本店上午是有一个女顾客来过的,喔,是大美女,这伞是那个大美女忘在我店里的。”

    “她在你店里买了什么啊?”我好奇地问店主道。

    我心里想:我小姨子钟丽红她能有什么钱呢?她有钱不去还债,来这古董店“四悔斋”买什么啊?!

    我正问着话呢,而老板也没来得及回答我的时候,我的身后就传来“嘤咛”的一声……

    这轻轻的一声让我立即感觉到了!

    我一回头,正好看见钟丽红张大嘴吃惊地看我呢,我呵呵地冷笑起来了!

    让我惊讶的是,这一次钟丽红没逃,女人只是微微的愣了一下就主动走进店里对我弱弱地叫道:“姐夫,你也在啊。”

    女人又对老板笑道:“莫老板,我忘了拿伞了。”

    说着就弯腰去捡地上的伞。

    我就转身,走到门口那里等着钟丽红。

    我站在门口那里还有一层意思:这回看你丫的往哪里逃?

    女人拿了伞就走到我身边,我冷眼看着钟丽红。

    “喔,姐夫,我今天陪我闺蜜来这里买玉手镯的。”

    我冷笑着道:“钟丽红,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耍什么幺蛾子了,我问你……”

    “姐夫,你急啥啊。一会儿我告诉你怎么回事吧,哎,我饿了呢,饿的前心贴后背的,我们现在去吃饭吧!我们边吃边谈,怎么样啊?”女人打断我的话,抢先道。

    “喔,你是要请我吃饭是吗?”我故意嘲讽钟丽红。

    “喂,说什么呢?当然是姐夫你这个大记者请我啊,我又没工作的,人家哪有钱啊,姐夫你就请我去吃那个巴奴火锅吧,前边不远就有一家,这巴奴火锅的毛肚是天下第一美味,用筷子夹起来一片,放到沸腾的火锅里,只要三秒钟就可以吃了,味道那叫一个脆啊,又嫩又脆的。可好吃了呢。”

    我脑子里在寻思上天怎么造出来我小姨子这么一个奇葩?

    那钟丽红就用手推了我一下,撒娇道:“走吧,姐夫,不要说你没带钱哦!”

    妈蛋,我这个时候心里想的就是:我倒要听她怎么和我解释那事!她欠小秃子和胖子的十八万赌债凭什么要我当姐夫的帮她还?她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我很好奇!

    ……

    吃火锅的时候,让我没想到的是,钟丽红还真的告诉我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她有重要的情报要告诉我!

    那个重要的情报的价值就值十八万!

    我忍不住脱口说:“钟丽红啊,你的那个狗屁重要情报是不是可以卖到米国的中情局啊?!我窦玉龙在你的心里就是一个小孩子?或者老子是特么一个智障!你丫可以随便忽悠老子的?!我草!”

    我忍住心里的怒火,等着小姨子钟丽红到底要告诉我这个姐夫什么重要情报?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破茧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破茧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