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时局变动

    夜幕降临,四人在雪山顶的一处石洞之中栖身。

    于紫英说道:“药老前辈可真厉害,那些恶狼在您面前就跟狗一样听话。”

    药神微微一笑,说道:“我曾经来过这处雪山寻药,碰巧救过这群苍狼的首领,它们自然感恩戴德,再者它们也能感觉到我并无恶意,又怎会与我为敌呢?”

    一旁的董天却不这么认为,这药神给他疗伤,输入他体内的真气是他见所未见的,不仅如春风一般和睦,更有一种圣洁的感觉。而动物对这种气息的感觉应该更加敏感,可能是它们觉得药神是神仙也说不定。

    贺金雄一直在闭目练功,虽然此时山洞内生了火把不甚寒冷,但他在这雪山之巅练功却有一种事半功倍的奇效。

    药神是何等人物,一眼便看穿了其中奥妙,对贺金雄说道:“这小子练的内功不错,想必是一门极为高深的练气法门。”

    贺金雄缓缓睁开了眼,说道:“药老前辈说的不错,这门内功是一位身份极为神秘的女子传给我的,但小子资质太差,练了许久也没练出什么名堂,但最近发现,这外界越是寒冷,我练功越是有效果。”

    药神微微沉吟,随后喃喃道:“天下虽大,但这种奇功却也不多见,如我所料不差,你练的应该是濮阳家的御冰决吧。”

    此话一出,贺于二人顿时大吃一惊,于紫英大讶道:“老前辈你可真厉害!”

    药神摆了摆手笑道:“笑话,这天下的武功没有我不知道的!”

    贺金雄连忙问道:“这濮阳家也是九州上的一个大家族吗?”二人对那濮阳静姝了解甚少,自然不能放过这次摸清她底细的机会。

    只见药神摇了摇头,说道:“曾经是,现在却没落了。”顿了顿续道:“大约一百年前,濮阳家族乃凤鸣府第一大势力,九州上的各个势力也只能望其项背,但最后因为内忧外患,也难逃覆灭之果,想想千百年来,又有哪个家族能千秋无期的呢!”

    董天也慨叹道:“是啊,往往十年或者几十年时局就会发生一次大的变动,纵使九州上英雄无数也没有一人能雄霸天下的。”

    药神接口道:“而新世界的变动更快,小董,你可知你离开新世界这半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董天一听这话顿时紧张起来,警觉地问道:“发生了什么?”

    药神轻捻胡须,说道:“最近新世界冒出一伙年轻人,有五百之众,为首一人叫任朗,听说是九州的人,他集结新世界闲散人士到处烧杀抢掠,我也是从我的病人那里听说的,而任朗这伙人想要立棍,必须搬倒新世界一位有名望的人物。”

    说到这里董天接口道:“而他们听说我身陷九州,所以便把矛头指向了我们,对吗?”

    药神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他们扬言要把你的势力连根拔起,但具体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你也知道,新世界消息闭塞。”

    董天立马皱起眉来,要说在以前他定不会将这等事放在心上,毕竟打他建功立业以来,想要消灭他的人多不胜数,他都凭借自己强横的武功将其击退,但他现在武功尽失,最多恢复五成,虽然自己手下也有几员大将,但实力还是大大削弱了。

    想到这里,董天跪倒在地向药神重重地磕了一个头,还没等他说话,药神已开口笑道:“行了,我知道,我会用最快的速度替你疗伤,等到了细雨峡应该就可痊愈,届时你继续北上就是。”

    董天非常感激地点了点头,问道:“那不知前辈和家师有何渊源?”

    听到这话,药神顿时正色起来,脸陷回忆之中,良久才答道:“我们是结拜的好兄弟。”

    董天微微一惊,他本以为药神和他师父交情不深,却不料竟是拜过把子的兄弟,旋即又觉不对,问道:“我知道我师父和陆家掌门乃是结拜兄弟,却没听他提起过前辈您。”

    药神点了点头,答道:“我们本是七人结拜,七个兄弟,但由于后来立场不同也都分道扬镳了,你师父没提过我也正常。”

    董天听到“立场不同”这四个字已然知晓了往事的大概,但这四个字肯定没有药神说的那么云淡风轻就是了。

    而一旁的贺于二人却是知晓他们兄弟七人的曾经,因为在唐家的禁地之中,陆金鹏曾详细地给他们讲过,讲的是这七兄弟中有一位医术高超的人,叫魏红莲,想必就是面前的药神了。

    想到这里,二人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虽然已很努力忍着,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堂堂的药神却有个女人的名字,还很土气,着实让他们觉得好笑。

    董天心中挂念新世界的事没有搭理他们,而魏红莲却呵斥他们道:“笑什么!不知道你们这样会引发雪崩吗?”

    二人听后立马收起笑容,于紫英吐了吐舌头,说道:“没笑什么,魏老前辈别生气。”此话一出口便察觉不对劲了,一旁的贺金雄也是被他笨得直翻白眼。

    药神微微一惊,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望着二人,要说他年轻时可谓是一举成名的,出道之时便是药王医圣这类的名号,知道他真实姓名的人屈指可数,这两个年纪不大的小子是如何得知的呢。

    药神眼角抽搐了一下说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啊?”

    二人望着药神那不怒自威的形象心里不禁打鼓,于紫英连忙说道:“是陆老前辈告诉我们的。”

    此话一出,药神顿时全身如遭雷击一般,反问道:“我大哥?他没死?”

    贺金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他没死。”

    董天也是此刻才想到此事,说道:“不过陆前辈被软禁在明都唐家之中,要想把他救出来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药神明显还是有几分不信,贺于二人这又将在唐家的经历讲了一遍,药神听后是眼圈发红一阵叹气连连。

    董天立马安慰道:“前辈放心,等我回新世界杀了那个任朗,再养兵绪锐,终有一天可以打进明都的。”

    药神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这一代人应该为自己而活,实在不应该卷入上一代人的纷争。”

    董天冷哼一声道:“如不是明都那群人,我现在也是中州古剑派的名门弟子,现在倒好,成了新世界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贺金雄附和道:“是啊,历史永远是胜利者书写的,也不能老让他们坐江山。”

    一旁的于紫英却懒洋洋地说道:“你们俩可真是的,整天满脑子就想着打打杀杀。”

    贺金雄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药神则饶有兴致地问道:“哦?那你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啊?”

    于紫英嘻嘻一笑,答道:“找一个心爱的姑娘长相厮守,觅一处世外桃源安安静静地生活,岂不是比神仙都自在!”

    药神听后捋着胡须哈哈轻笑,而贺金雄却说道:“也不知是唐倾城还是凤灵方,把你的魂都勾走了,没出息。”

    一夜无话,第二日四人继续赶路,一路上药神不停给董天治疗内伤,并以自己纯净的真气净化他的经脉和体魄,所以没过五六天时间,董天的内伤已好了七七八八,功力也恢复了四五成,伤好后赶路的速度也变快了,又过了五六日时间,四人已来到了听风谷细雨峡的地界。

    细雨峡果然名不虚传,天空中兀自阳光明媚却是下着不小的雨,几朵黑漆漆的乌云犹如不会移动一般,一直高挂在细雨峡上方,确实非常神奇。

    药神撑起随身携带的油纸伞对三人说道:“前面不远有个集市,你们去买两匹马就赶紧回新世界吧。”说着将手指向了于紫英续道:“这小子就别走了,跟我留在细雨峡吧。”

    此话一出,于紫英顿时楞在了原地不明所以,看向贺金雄贺金雄也是摸不着头脑,而董天最见多识广,一下便知道了药神的用意,喜道:“小英还不跪下磕头,这是药神要收你为徒!”

    于紫英又是一愣,但旋即也是欣喜万分,可刚要说话却见药神摆了摆手说道:“谁说要收他为徒了?我只是要把他留在细雨峡没说要收他为徒啊!”

    董天不禁莞尔,心道这老头脾气当真有几分古怪,只听他又说道:“我只是缺个给我倒尿盆的,我看你小子也算机灵,怎么样,愿不愿意留在我身边?”

    于紫英当然知他说“倒尿盆”只是信口开河,留在他身边自然好处多多,但心里却舍不得贺金雄。

    贺金雄伸手搭在于紫英的肩膀上,笑道:“犹豫什么呢?能给药神他老人家倒尿盆也不知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于紫英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呢?”

    贺金雄心中早已做好打算,誓要去新世界磨炼一番,只有这样才能成为像宋虎狼那样的年轻高手,于是说道:“我跟董大哥去极北苦寒之地修炼御冰决,好赢了跟濮阳静姝那婆娘的三年赌约。”

    于紫英默然不语,只能再次点头,心中苦涩的滋味却是说不出来,他们本是兄弟三人,却不料现在只能暂时分开,但想了想也觉得没什么,林青豪会拜入摘星剑派跟着莫谷风学艺,成为名门正派的弟子自然前途似锦,贺金雄跟着董天去新世界历练虽然危险万分,但以他的聪明才智自然能有一番作为,而自己如是跟着药神那也能学到一身本事,等日后兄弟重聚之时,他们便再也不是曾经那三个任人欺凌的穷小子了。

    想到这里于紫英对药神说道:“承蒙药神垂爱,小子感激不尽!”

    药神微微一笑,示意继续赶路,就这样,买过马后,贺于二人约定再过两年半,他二人在细雨峡碰头,一起南下去找林青豪,并结束与濮阳静姝的赌约。

    于紫英又将系在腰间的昌平剑取下递给董天,董天却并不接过,说道:“这把剑我已赠与你了,你忘了?”说完是哈哈大笑与贺金雄双双远去了。

    于紫英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和马蹄激起的灰尘,心中暗自下定决心,定要好好跟药神学艺。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剑气回肠荡九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剑气回肠荡九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