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2章:再遇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抠鼻子大王 书名:暗夜王
    哪怕是之前我跪在外面祈求养父母原谅的时候都不曾绝望,但当蒋昕把那张银行卡丢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是真的绝望了。这张银行卡是什么意思?这是养父母打算买断我们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啊!

    我呆呆的看着地上的银行卡,一直看了两个小时,最后还是把卡捡了起来,对着屋子深深磕了三个响头后,起身离开了。

    既然做不到在的时候让养父母开心,做不到报答养育之恩,那么最起码,离开的时候,不要再给他们造成任何负担。

    那天晚上我在外面走了很久,紧紧的握住手里的银行卡,我不想花里面的钱,也舍不得去宾馆睡觉,最后窝在天桥底下睡了一晚,中间被冻醒了好几次。

    第二天早上是被一个流浪汉叫醒的,他恶狠狠的警告我,让我别抢他的地盘,我连忙道歉。这时候我才知道,自己连个流浪汉都不如,起码他们还有个栖息的地方,而我,就像是孤魂野鬼一样。

    我饿着肚子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晃荡,路上经过好几家早餐店,闻着里面飘出来的香味,我强忍着自己才没有走进去。

    我查过那张卡,里面只有五千块钱,连大学一年的学费都不够,所以我根本不敢动。把卡藏好之后,我准备去找份工作,我要养活自己,还想凑够学费,没了家,一切只能靠自己。

    可是找一份工作谈何容易,虽然我已经成年了,但看我一副学生样子,很多地方都嫌我太小,觉得我不能吃苦,根本不搭理我,有些老板看我穿的脏兮兮的,还毫不留情的让我滚。

    到后来,我甚至当起了乞丐,但每次我刚要到钱就被人给赶走了,乞丐也是有组织的,我这种人连当乞丐的资格都没有,为了维持生计,我只能靠捡一些汽水瓶去垃圾站换点钱买面包吃,渴了也舍不得花钱去买饮料,就去公共厕所对着水龙头灌自来水,晚上裹着别人不要的报纸在公园的长椅上睡觉,好几次我捡汽水瓶的时候还遇到了以前的同学,我远远躲了起来,我也是人,我也害怕丢脸,害怕他们看到我捡破烂时候眼眸之中流露出来的震惊和可怜。

    那几天我都没有填饱过肚子,就跟一个烂人一般游走在大街小巷,遭受着别人的冷眼,甚至还有人拿我当反面例子教训自己的孩子,说不好好读书以后就会成为我这样,听到这些话,我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我没有好好读书吗?我的学习成绩甚至是我们学校最好的,但那又怎么样,我依旧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弃儿。

    好在苍天有眼,就这么游荡了几天后,我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是在工地上搬砖,包吃住,一天五十块钱,就这工钱还是那包工头看我可怜才收留我的,因为我很瘦弱,没几两力气,拼命一天,干的活连别人的一半都没有。脏兮兮的工地,对我来说,就像天堂一样,这里有东西吃,有地方睡。

    我开始卖力的干活,到估分填志愿的那天,我特地找包工头请了半天假,洗了一个澡,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邋遢。

    我已经没了家,所以我一定要去读大学,前几天在街上游荡的生活让我害怕极了,如果不读大学,恐怕我一辈子都会这样度过。

    虽然最后一门英语没考,但以我平常的成绩看,少了一门应该也能够上本科线,只是从以前的一本变成了三本。

    我匆忙到老师办公室里填了志愿,地址填了工地。交了志愿表后,我转头就跑走了,我怕老师问我,怕见到其他同学,我甚至害怕见到蒋昕,更怕见到养父母。

    之后的两个月我一直呆在工地上,我没有因为自己的工钱比别人少而怠工,我一有力气就会马上干活,有时候别人在休息我也依旧在干活,手上磨出了血泡,然后血泡又磨破,脱下手套的时候,肉都跟手套黏到一块了,疼得我夜里一个人偷偷躲着哭。

    这些日子里我也会想起以前的事,我其实不恨蒋昕,更不恨养父母。他们养我了这么多年,如果没有他们,我能不能活到现在都不知道。所以我根本恨不起来。如果让我回到那天下午,我依然会给蒋昕送准考证,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我早就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慢慢的,我干的活也赶上了别人,甚至因为我的勤劳我干的活比起别人来还要更多一点,到结算工钱的时候,包工头多给了我五百块钱,当时我的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我知道,这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

    后来录取通知书也到了,是包工头转交给我的,他没想到我居然还考上了大学,他家里也有儿子和女儿,见我这样就让我去他家里住,顺便可以给他家儿子女儿补补习,说是这两个月让我在工地上干活太屈才了。我没答应,因为这时候已经快要开学了,我得去学校报道。

    我去网吧查了一下,大学第一年的学费是七千块,养父母给的五千,加上这两个月打工赚的三千五,不光学费够了,还能让我买一身衣服,光明正大的走进学校里。

    我把一共八千五百块钱都取了出来,拿着钱买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又犒劳自己去一家小饭馆吃了这两个月来最丰盛的一顿饭,这才买了去省城的车票。

    挤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嘴角露出了笑容。这是三个月来,我第一次笑。我心理充满了希望,充满了对大学的向往。我甚至想过,读完大学之后,我再去找养父母,给他们认错,说不定他们还会原谅我。如果他们还是不原谅我,我就努力赚钱,每个月偷偷给他们寄点钱,也算是报答了养育之恩。

    可等走下火车的那一刻,我低头看了下自己的口袋,上面被划开了一个大洞,所有的钱都不见了。

    我疯了一样的想冲回车上,想回去寻找,可不等我冲回去,火车就开走了。

    我拉住身边的每一个人,哭喊着问他们有没有看见我的钱,没有人理会我,所有人都嫌弃的甩开我的手,匆匆躲到一边。

    等所有人都走掉后,我一个人蹲到站台上,使劲的嚎哭着。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老天爷真的没有眼睛吗?为什么我都成这样了,上天还要这样折磨我。

    没了钱,我怎么去读书,怎么去工作,怎么去报答养父母?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铁路上巡逻的工作人员把我拉了起来,问了我情况,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我一边哭一边跟他说。可听完之后,他叹了口气,告诉我说火车上小偷很多,丢了钱的人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找回来。

    这时候我终于彻底绝望了,或许我的人生就是一场灾难,这一刻,我甚至想到了去死。

    工作人员问了我是哪里人,又问我来省城做什么,听说我是大学生之后,他说可以帮我买一张回去的车票,让我回家找父母。

    我哪有父母?我没有回答,准备推开他,等下一列火车来的时候就跳下站台。但就在这时候,我想起了包工头,他是惟一一个对我好的人,或许他能帮我。

    就这样,我靠着铁路局好心人卖的车票重新回去了。

    到包工头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敲开门就直接跪了下来,我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但这时候我真的已经走到了绝路,除了下跪,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包工头吓了一跳,赶紧把我扶起来问我说,孩子你怎么了。

    我喉咙里像憋着什么东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止不住的放声大哭,包工头的老婆这时候也出来了,拉着我说孩子饿坏了吧,先进来吃饭,吃完饭再好好说。

    坐到饭桌旁好一会儿,我才止住了眼泪,没动筷子,直接又给包工头跪了下来。他想拉我起来,我死死撑着不起来,然后才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他。

    说完之后,我问他能不能借我七千块钱,以后我放假的时候,我就来给他打工,大学八个寒暑假,我都来打工,要是不够,毕业之后我再来。

    包工头叹着气没说话,她老婆擦着眼泪说,傻孩子,多大点事啊,你赶紧起来。说着她就进屋拿着一个信封出来了,说里面有一万块钱,让我拿着,读书要紧,还钱的事情以后再说。

    我接过信封,用力的给他们磕头,额头把地板碰的咚咚响,说我这辈子做牛做马也不会忘记你们的恩情。包工头两夫妻连忙把我扶起来,还感慨多好的孩子啊,咋说不要就不要呢。

    是他们两夫妻让我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有好心人,也是让他们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

    那天晚上我是在包工头家里过的夜,第二天起来,我认真的写了一张欠条放在饭桌上就出门了,这一次我把钱贴身放着,一路上都用手紧紧攥着。等到了学校,我一路跑着,第一时间去报了名交了学费。

    这时候我才终于轻松了一点,重新又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可就在我以为自己终于彻底摆脱过去迎来新生的时候,命运好像又给我开了个玩笑。

    就在这所我历尽千辛万苦才走进的校园里,我再次遇到了蒋昕。

    我是在报完名去宿舍的路上看到蒋昕的,看到她的时候她正被几个学生模样的人给围住不知道说些什么,看神情不是那么开心,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她,但很快我也想明白过来了,我是因为英语没有考,并且为了赚取奖学金才会选择这里的,而以蒋昕的成绩差不多也就是能上个三本左右,这是我们省里最好的一所三本大学了,蒋昕选择这里的几率也很大,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巧,就算我们是同一所大学的,但要知道大学里面的学生有上万人,我竟是在第一天就遇到了她。

    虽然我认出了蒋昕,但她还是没能认出我来,毕竟这两个月来我都是在炎炎夏日下干活,早就不是以前瘦瘦白白的样子了,虽然现在我看上去还是很瘦,但黝黑的肤色看起来还是很健康的,和以前那病涝样的确大不相同,如果不是仔细看还真认不大出来。

    看到蒋昕后我下意识的就想要躲避,而且看上去也只是那几个男生在缠着蒋昕要联系方式,应该是没什么大碍,就在我想要扭头走的时候,忽然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了起来,我连忙转过身去看,就看到蒋昕居然抽了那个男生一巴掌,嘴里还念念有词,“就你这样子还想找我要联系方法,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没想到两个月不见,蒋昕的脾气依旧还是和以前一样暴躁,而被蒋昕这么数落了一下后,那几个男生也有些受不了了,其中一个男生上去就直接抓住了蒋昕的手臂,“你这个婊子,老子找你要电话号码是你的荣幸,你敢打老子,信不信老子今天就把你给打死在这里!”

    我看的出来那几个男生这时候是真的生气了,心里也不由得慌了,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这时候要是上去的话根本不可能是那几个人的对手,换来的肯定是被暴揍一顿,但就在我想要逃的时候脑海中又浮现出养父母的模样来,这时候我要是走了对得起养父母这八年来的养育之恩吗?可这时候我又不由自主的想起来之前我帮了她最后换来的却是这样的下场,一下子也有些犹豫了。

    林荫小道上这时候只有我们几个人,很快蒋昕也注意到我了,我明显感觉到她看到我的霎那也愣了一下,显然她也认出我来了,估计是没想明白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吧,毕竟她又不知道我缺考了英语,以为我上的好大学呢,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遇到我。

    “陈洛,救我!”蒋昕就好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忽然大叫着我的名字,我看到从她那双美丽的眸子中透露出来的那股无助,渴求帮助的眼神,霎那间我就心软了,哪怕她对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但好歹我们也一起相处了八年,我也一直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妹妹来对待啊,这时候我要是走了的话,我自己都无法接受我自己。

    我紧紧的握着拳头,咬着牙强行壮着胆子,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在发抖,“你们都给我住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暗夜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暗夜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