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时间:2008年6月17号。

    气煞我了!最近运气怎么这么背啊,订了的货一推再推,没换多久的智能手机被偷,一千字的推送简讯没得调侃了,还不说这刚买的一套职业西装,一套361°运动装连着一起被偷,杯具,肉疼!

    哇!哇哇!呜呜呜……哪个挨千刀的?我咒他老老老姥姥,我一打工妹好不容易干点小生意赚点小钱,这口袋里的钱都没捂热,却被贼盯上了眼。没有绝对无缘无故,出门在外还是注意点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打了两年工遇上五次贼,前四次没偷着,频率不高,这一回大出血了,我招谁惹谁了我,我容易吗?

    唉!盼了小半个月说服自己买一套西装,我一直希望自己要强一点,精神抖擞一点,成衣店试了试,中间也是去过好几回了,跟老板娘挤眉弄眼攀龙附凤老半天的亲情打了个八折价,一般人早就急了。又去361°专卖店直接买了一黑一白两套运动装,挺合身又休闲,我不太喜欢束缚,从小到大也就穿过一回裙子,印象不深,还是看照片才知道的。我又不是那种花里花俏的女孩子,手里头还剩二千块,心疼啊!赶紧想法挣钱。

    路过租房子的附近,买了一份酸辣粉砂锅高高兴兴的提回家,平时从不敢大鱼大肉,经常性吃路边摊,管它干净不干净,吃饱了就行。

    而我的工作主要批发某某某牌子的手机,还有一款智能芯片,白天一般睡到12点醒,下午从3-4点钟到晚上12点之前一直在外面奔波,有时候会跟一群做安利的老板们聚聚。

    事业上才刚刚有点起色,下一步准备多联系一些手机店的业务,吃点苦没事。

    这一天提着几袋子回到了家,平时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下载的qq音乐,然后就是吃刚才带回来的晚餐,太香了,吃饱了休息片刻。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每个人都必须面对残酷的竞争。几个月第一次从工厂出来单干,还有点小兴奋,我现在住的地方是一楼,250元一个月,二百五这数字也是个怪怪的,七八平米里面除了一个单独卫生间,阳台兼顾双层作用厨房和晾晒衣服,窗外倒是安装了简单的防护网,房间里头就一张一米五宽的硬床板,什么像样的家具、厨卫电器都没有,洗澡都要用电热丝,在外租房没那么多讲究。

    当初搬来这里的时候房东还说是单身公寓,一个劲的说安全可靠,这格局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附近这一带都是这样,套路,摆明了就是一个坑。

    前两天买了些桌椅板凳和厨具,日常生活用品倒是买齐了,一个人照顾自己还是可以的。

    高高兴兴冲个凉穿好衣服出来,一瞅,眼前的手机衣服都不见,“妈呀,什么情况?”吓我得惊慌失措,突然看到窗户过道有个男的路过,下意识的冲出房门截住了他大声的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一个箭步冲向前撩紧了他的上衣,抡起拳头正准备要揍,“错了,错了!”他拼命的解释说他是房东,他说刚楼上有人看到有小偷在我家窗户外面鬼鬼祟祟的,他是前来查看的……”

    什么托词?一个女孩子,第一次遇见这么嚣张的小偷,当面偷东西,主人都在家呢,“哼!偷东西偷到本姑娘家里来了。”我哪肯相信他说的,我没过男房东啊,我房间里亮着灯,楼上的人会看不到我在家吗。当我脑残啊!

    他说有人拿钓鱼竿把我的东西偷走了,手机和晾在阳台上的两套衣服不见了,冲个凉也就两三分钟,nnd个凶,就留了一套黑色的361°运动装,虽然东莞的冬天不怎么冷,但是晚上气温还是有些凉,可恶!怎么办?怎么办?警察来了都没用,一句话查不到监控就拍拍屁股走了人。

    我是没办法冷静了,手机里两个号码各还有两百块多的话费,赶紧锁好门,检查了一遍之后匆匆赶去手机店补办了卡,自己最近的一批手机货还没有收到,于是不得不临时决定砍一下价花下八百块钱买了个新手机。

    这地方不能呆了,赶紧换地方,人情那么冷漠。那房东也不是什么好鸟,说不是他偷的,他完全可以呵斥几声吓跑小偷的啊,明明有机会却死不认账,越想越是在气头上,呀呀个呸!本小姐很怒。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情原来是麦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情原来是麦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