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零六章 树林伏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雨雪寒村 书名:封王大汉
    伏击地点选在彭城北郊的一片树林。树林里杂乱无章地生长着一株株松树,松树枝干上黑皮皴裂,挂满了苔丝,枝桠横邪不一。

    三百人,就猫在树林的灌木丛中。眼睛直直地盯着不远处的一条白丝带一样的林间小径,这儿,便是此次楚王转移净俭师太的必经之地。

    隐匿在这片树林,左轩抬头,看着天空被高大的树木枝条割成了一绺一绺的蓝绸缎,斑斑驳驳的光点散射下来,随着树叶的曳动而眨着诡秘的眼。

    天色渐暗,面前的小径别说人影,连只小动物的影子都见不着。然而,众人却依旧是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毕竟稍有差池,便会功亏一篑。

    许久,夜色静谧,埋伏在林间的众人已经相互之间看不见彼此的面貌。

    突然,黑暗的林中闪过一片火光。

    林间总算传来了第一声脚步声,紧接着,成片“霹雳啪啦”的脚步声开始不绝于耳。

    听声音比较稀疏,这表明人不多。这也可以理解,楚王在自己的地盘,从来都是别人防着他躲着他,哪里还需要他去防备别人?

    众人皆大喜,埋伏了老半天,总算是要见成效了。

    火光越来越亮,脚步声也越来越清晰。

    当第一个持刀甲士映入众人眼帘之时,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面。

    虽然众人都跃跃欲试,然而,没有收到命令,也只能按兵不动。

    前方那条被众人盯了老半天的小径,消失在众人视野一阵子以后,又伴随着来人的火光重现在众人眼前。

    小径上,先是约莫二十来人的持刀甲士威风凛凛地踏步向前开路。这些人个个手持火把,将这片树林映照得火红一片。

    紧接着,一辆囚车“吱呀吱呀”地跟随着开路甲士的步伐缓缓前进。

    左轩惊喜地发现,囚车上面被囚禁的正是那头顶光秃秃的净俭师太。

    囚车后面,也跟随了一队押车甲士。

    待到囚车靠近,左轩终于振臂高呼一声:“杀!”

    埋伏在灌木丛的三百若水山庄道士早已按耐不住,此刻一声命令,让他们倾巢而动,若猛虎一般冲向小径上已经开始战栗的押囚部队。

    几十人对阵几百人,且是在这狭小的树林之间,起结果可想而知。

    即便是这些士兵都是楚王府训练有素之士,此刻亦没了斗志,纷纷四散逃窜起来。

    “莫要慌张,摆阵应敌。”押囚队伍中的头领抽出跨刀,高呼一声,正面冲向黑压压扑来的道士群。

    这头领的呼喊不知是给原本准备逃跑的士兵们壮了胆,还是起到了威慑效果。总之,几十名士兵,又掉头摆好阵势,跟随头领的战刀向前冲了起来。

    “哐当!”林间响起了第一声刀剑碰撞的声音。

    紧接着,刀光剑影借着火光在这黑夜的树林里舞动起来。

    双方开始缠斗,楚王府的士兵毕竟训练有素,一交手,便让鱼龙混杂的道士队伍折了不少人。

    然而,这些道士也都打了鸡血一般,虽然没有战斗阵法,拼杀的技法也是良莠不齐,但是硬是一波一波地往前压。

    毕竟道士人多势众,很快,楚王府士兵们开始招架不住了。

    不过,双方还继续在焦灼着。

    为了快速解决战斗,玄远道士纵身一跃,落在了那压囚部队头领的面前。

    这头领见玄远道士似乎也是道士里面有些地位之人,因而大喜,怒吼一声,便持刀劈向感刚刚着地的玄远道士。

    玄远道士身手敏捷,稍稍一侧身,便轻易躲过了这一下砍杀。

    那头领用力过猛,惯性地超前扑了一段距离。

    而玄远道士,则是潇洒回头,一脚踢向正在往前倾的头领的背心。

    这头领受此一脚,猛地往前打了个趔趄,强撑着稳住了步伐。待到回头想要继续与玄远道士一站,冷不防玄远道士的剑刃已经劈向了自己的颈项。

    “唰!”

    顷刻间,那头领颈项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缝,紧接着,鲜血自那裂缝澎涌而出。

    “你……”那头领吐出了这么一个字,便栽倒在了地上,再也不能动弹。

    玄远道士没有去理会,径直冲向囚车,两下砍翻守卫在囚车旁的两名士兵。另外四名守卫一阵惊愕,便不敢应战,撒腿便跑。

    玄远道士没有去追,而是朝囚车上的净俭拱手呼道:“师太,弟子特率茅山弟子前来营救,您受苦了。”

    净俭师太安详地端坐在囚车里面,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充耳不闻。只是微微朝玄远道士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一句话。

    “唰!”玄远道士挥剑劈断囚车,又是两剑斩断净俭的镣铐,然后抬手道:“师太,请下车吧。”

    净俭扫视了一遍战场,发现楚王府的士兵们在群龙无首的状况下,早已无心恋战,一个接一个地往树林外面逃起了命。

    净俭缓缓地下了囚车。

    “莫要追击!”左轩见道士们杀红了眼,一窝蜂一样地追赶逃跑的士兵,大吼一声止住了他们。然后款款走到净俭跟前,朝她拱手道:“师太受惊了。”

    说完,左轩心中大笑起来:师太受精,不知道生的是尼姑呢还是和尚呢。

    那净俭却并不领左轩的情,而是冷哼了一声:“你倒是有些伎俩。”

    “师太过奖了!”左轩厚着脸皮笑道:“得知师太身陷囹圄,在下是心急如焚,茶饭不思,彻夜想法子前来营救。”

    净俭师太当然知道一切都是左轩的谋划,只是碍于情面,依旧怒斥道:“别以为献了点殷勤,你我的恩怨就能了了。”

    “是是是!在下得罪师太这事,就算是救您一千次一万次也是抵消不了的。只是还望师太莫要太往心里去,保重身体要紧。”左轩唯唯诺诺道,心中却是大骂:这老尼姑,记仇道士记得深啊,老子又没怎么着她,咋就这般仇深似海呢?难道是更年期延后了?

    “师太,此处不是言谈之地。您受苦了,还是先回若水山庄修养一番吧。”玄远道士见状,赶紧过来圆起了场。

    净俭有了台阶下,便和众人一道,朝树林外面行走起来。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封王大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封王大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