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九一章 全本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行路人 书名:官路向东
    八点正,林小惠敲开陈天民、王庭吉房间门,三人漱洗完毕去早餐,正准备上秦敏的车,见有一辆小车停在街边,一个女孩子走过来,招呼林小惠师姐,这边请。

    陈天民、王庭吉、秦敏警惕起来,林小惠微微一笑,说没事,跟着女孩子走到那辆小车旁,三人便感觉到种箭拔弩张的气氛。

    林小惠走过去,车上下来一个戴太阳镜的中年男子,他上下打量一番林小惠,冷冷问道:“听说昨晚你举手之间解决了六个人?”

    太阳镜虽然遮蔽了那人的大半张脸,但还是看得清楚脸上的傲气,林小惠冷冷说道:“请管好你的人,不要让他们惹是生非!”

    “小姐误会了,那些人不过是社会混混,与我没有关系。听说小姐身手了得,特来拜访,在下手里有几个人,想请小姐前往切磋,不知小姐肯赏脸否?”

    听了那人话的意思,看那人也有诚意,林小惠觉得这到是保护陈天民安全的最佳方式。陈天民在北京学习一年,她守他一年不成事,况且稍有不慎走漏风声,媒体曝光势必形影响他的前程,不如去见识见识,她对自己有信心。她对那人说:“我不想张扬,除了切磋的人,其他人一律回避!”

    那人说:“只要小姐肯赏脸,一切尊崇小姐意思。”

    “时间由先生决定。”

    “小姐果然爽快,明晚七点我到这里接小姐。”

    “先生请来两辆车。”

    林小惠转身往回走,那人上车离去。

    林小惠回到三人身旁,没事一样说上车,姐姐带我们玩,一定玩得高兴。

    林小惠不说那事,陈天民不问,王庭吉也不好问。看上去陈天民若无其事,王庭吉脸上有些紧张的表情。

    林小惠乘陈在民、王庭吉不在身旁时问秦敏,是不是假扮恋人惹的事?

    秦敏见问,把于江追她,陈天民替岳父拜访引起的误会说了个大概,林小惠说这事没法解释清楚,于是向秦敏说了她的想法,以此断绝于江动用黑社会算计陈天民的念头,秦敏当然愿意,但还是替林小惠担心,林小惠说,姐姐,没事。

    一天游玩结束,晚餐过后送走秦敏,陈天民、林小惠也不管王庭吉,进入房间关上门。

    陈天民问早上那人找她什么事,林小惠说没事。陈天民当然不会相信没有事,但林小惠不说,他也就不再问。

    林小惠其实是可以把这事讲给陈天民听的,但她担心这事讲了,影响两人的心情。两人好不容易在一起,良宵一刻值千金,说了这事,陈天民难免要分心。

    陈天民抱着林小惠,一天下来虽说耗了体力,但美人在怀,体力回来了,特别是那里,顶住林小惠身体慌得很!

    林小惠感觉到那里便做出惊惊诧诧样子:“昨晚辛苦一夜、今天跑一天,怎么还有精神?”

    陈天民面现邪色:“谁叫它见到你!”

    “它见到我?没见它出来,怎么会见到我呢?”

    陈天民嘿嘿嘿嘿笑,脸一下子变得*邪:“我怕它钻出来吓着你!”

    “吓着我?我是吓得着的吗?它敢出来,谁吓着谁还不一定呢!”

    陈天民突然拉下裤子,好个生命之源,雄赳赳气昂昂样子,像根擎天柱似的!那里只亮一下,陈天民把裤子拉了上去:“吓不吓人?”

    “大坏蛋!坏死了!”林小惠不依不挠样子,“人家看也没看到,怎么知道吓不吓人!”

    嗨!这个林小惠,简直绝了,明明见到了却说没见到,这不是叫它再亮出身子吗?陈天民说:“看你这么娇嫩,它那么粗野,真怕吓着你!要是吓着你,我的罪过就大了!”

    “不嘛不嘛,人家没看见嘛,它吓着我,说不定我吓着它了呢!”

    林小惠缠着陈天民要看那里,陈天民不给林小惠看,林小惠便撒起娇来,陈天民用手指头刮下林小惠鼻子。

    “真不怕吓着了?”

    “不怕!”

    “想看也行,”陈天民慎重神色道,“你得先把早晨那人与你说的事讲给我听。”

    林小惠便笑了:“闹半天为了那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想现在就知道,小惠。”

    林小惠沉默下来,一会儿:“你在北京学习一年,无由与人结怨,那人邀我切磋武功,我想借此机会吓吓于江,叫他断了伤害你的念头。”

    陈天民仔细考虑这事,觉得还是不妥:“我的安全应该没有问题,到是你的安全叫人担心。”

    林小惠的神色凝重起来,姑娘家这种表情是很少见到的:“如果考虑太多的担心,那就不是习武之人了。”

    两人不说话,相拥而卧,一夜缠绵悱恻,多是窃窃私语,少有放纵忘情。

    林小惠答应了那人切磋武功,逛游北京一点没有耽误,陈天民、王庭吉、秦敏都不放心,她却乐呵呵的,到了晚上七点,那人果然来到崇学山庄宾馆大门前,四人上了那人来的小车。

    这是一辆长厢大奔,四人上车后,那人指着四人座位前的黑布条:“女士们先生们,委屈各位了!”

    林小惠看眼那人,捡起黑布条,示意三人,三人各自捡起黑布条,蒙上自己的眼睛。

    小车行驶约四十来分钟停下来,那人说各位请便。四人拉下布条,揉揉眼睛,下车,见是地下停车场。那人说请随我来,四人跟了去,进电梯,出电梯,进间屋子,一看就知道是间地下格斗场。

    格斗场的看台上站着于江,秦敏看眼于江,示意林小惠。林小惠瞅着于江,心想不怕你是副部长,今天我就是要叫你见识见识。

    林小惠给那人有约,格斗场没有观众,显得空旷冷寂,可以想象,平日里这里因巨额赌博、血腥格斗调动起的疯狂场景。

    那人走到林优惠面前说,听说小姐飞弹了得!他拍拍手,突然从格斗场飞进来几只鸽子!林小惠也不搭腔,突然一扬手,几只鸽子纷纷落地。

    那人见了拍拍手,好功夫,说话间,几条狼狗伸着长长的舌头蹿进格斗场,林小惠一声娇喝,扬手几只狼狗应声倒地,身子抽搐,没叫出声便气绝身死!

    所有人看得真切,林小惠手中钢丸击碎狼狗的头盖骨,脑浆涂地!

    场子中央站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身穿三点式,她的肌腱肉鼓突、满脸横肉,身体涂抹了润滑剂,看上去浑身油亮亮的。

    那人微笑着对林小惠说:“小姐请。”

    林小惠也不客气,径直走到女人身旁,两个女人站在一起,那个女人给座黑铁塔似的,反衬之下,林小惠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妹妹!

    两人简真不成比例,按照常人推理,那个女人展开手掌要把林小惠碾着肉泥也是很容易的事情!陈天民、秦敏、王庭吉三人不由对望下,把心给提到了嗓门前。

    林小惠从容走到女人前,不说话,把手伸向女人,女人接住,两人握起手来。五秒过去,林小惠从容镇定,女人瞪大眼睛青筋暴起;又一个五秒过去,女人一条腿忽的跪地,林小惠没事一样松开手,女人的手耷拉下去。

    看样子,女人的手掌骨碎了,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之间进行,但一切又动魄惊心!

    女人被搀扶下去。由于没有观众,场内寂静得怕人。

    格斗场上来个男人,向林小惠作揖道,师姐请了!林小惠还礼,请!

    两人在场上目光死死盯着对方,游动双臂,踏着斜步,像猫和蛇,对方只要稍有破绽就会毫不犹豫出击。

    突然气浪迎面扑来,格斗场上两个人一下子变成幻影,似旋风吸地如狂飙乍起!

    幻影骤停,格斗场仍站着两人,那人站着站着,慢慢斜歪倒地。林小惠回转身体看看陈天民、王庭吉、秦敏,面现胜利者的笑意。

    三人正要上前,林小优惠收住笑意,转身向看台上的于江大步走去。

    于江见林小惠向他走来,不觉心惊,他身后两人急忙移身于江前面,做出保护于江的架式,看神色,便知两人自知不敌林小惠。

    林小惠视两人为无物,她走到两人面前,一声娇喝,双臂并出,两人左右飞出两丈来远距离,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于江惊恐万状样子看着林小惠,连连后退:“你……你……”

    “别怕,我只告诉你,胆敢背地算计陈天民,那人就像这只灯!”林小惠一扬手,格斗场天花板上的吊灯咣啷一声突然熄灭,格斗场伸手不见五指。

    习武之人言出必行,于江也是人,他知道轻举妄动后果的严重性。

    林小惠跟着王庭吉考察去了,陈天民继续留在北京学习,通过这次经历,他自然给秦敏有故事,不过那是另一本书的故事了。

    《官路向东》到此完本了,在此,感谢书友厚爱,尽管我这书没怎么得到好的推荐,而且多是内页推荐,书友能跟着看,行路人已经深感满足了,在此说声谢谢!

    本书也有些多灾多难的味道,刚发书不久,由于行路人拒绝了有人叫我出钱刷点,于是每天扔十至十二个鸡蛋进行报复,一扔连续几个月,其间行路人联系逐浪有关部门和人,都说能解决,不过没人理!后来行路人骂了那个扔鸡蛋的人,并把骂的内容发给责编看,后来没扔了。

    不过,这十来天那人又来了,每天扔两个鸡蛋,我在这里骂那个狗东西一句,扔个球,老子完本了!不写了!这种人内心太黑暗,不得好死!

    行路人最后再深情说一句,感谢各位书友了,特别是一个月三十多朵鲜花,那是书友对行路人的肯定!行路人虽然完本了,请书友仍然把这月的鲜花献给《官路向东》吧,谢谢!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官路向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路向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