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招降镶黄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中廷 书名:席卷晚明
    高杰粗中有细,这是一个让独立式那些满洲人彻底的归心的时候,如果这笔银子放下去,那么整个五千多的满洲八旗,将会彻底的归顺大明帝国,这一点,用五千多银子来算,是划算的,而且现在,这还关押了将近一千的镶黄旗士兵,如果这些人得到了银子,说不定,也带动那些人投降。

    “是的,你们也有,回去造册吧,不过,不能造价,不然你这副将的脑袋,估计要被老夫扭下来。”阎应元当即提醒了苏克后,示意他下去。

    苏克兴高采烈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他的副将,也就是曾经的镶白旗的一个营统见到苏克笑眯眯的进来,顿时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苏克,不明白他笑什么。

    “我们投降是投对了。刚才中军会议,我们全军,每人都有一两白银的赏赐,而且在等二十多天,就要发饷银了。”

    真的,苏克的手下有些不敢相信,不过片刻,当他见到苏克的委任状后,副手顿时明白了过来。

    当即他在心中沉思,一定要好好的努力,争取多立功,获得赏赐。

    清军俘虏营,今日被俘虏的一千来人,现在正在曾经自己兄弟的看护下,垂头丧气的蹲在地上,无奈的看着自己曾经的兄弟,拿起武器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郁闷啊,镶黄旗曾经牛逼吊炸天的那种感觉没有了,现在整个镶黄旗的士兵,都感觉到风水轮流转。

    天子清军,现在却成为了曾经的二等士兵的看管,这如何让他们不气。

    镶黄旗副都统朗格今日因为肩膀被弓箭射伤。被明军俘虏,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是被抓到这里后,明军的医疗人员就给自己包扎,随后放到了这里。

    哒哒哒一阵脚步声响起,听到这个声音,坐在不远处地上的朗格看了一下,十几个镶白旗的士兵抬起一个大锅走了进来。而在他们身后,依旧是那个苏克。

    “吃饭了。”士兵进来后对准坐在地上的俘虏大声叫到。

    朗格忍疼的站了起来,随后走了过去一看,红烧肉,他可是很久没有吃到了。

    我们怎么会有这种待遇,朗格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苏克。

    苏克理解朗格这样的表情,当时他何尝不是这样的,当即他笑了一下后说道:“吃吧,不是毒药,这就是我们现在的伙食。三天红烧肉,五天猪肉砸碎汤。”

    朗格似乎有些不相信,看着面前的苏克,

    苏克见到朗格不相信,当即夹上一块肉塞到嘴巴里面,随后递给了朗格一碗肉后把他拉扯到了一边坐下后笑道:“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我们会投降明军吧。”

    朗格真有这方面的疑惑,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曾经骁勇善战的镶白旗有那么多的士兵投降。

    苏克见到朗格点头,深吸一口气后顿时说道:“真心话,当初我根本就没有真心的投降,但是后来,我改变了,明军纪律很好,他们部队里面,就算是士兵见到了大帅,也不用下跪,我感觉是得到了真正人一样的看待。还有,他们很注重我们的伙食。”

    说道这里,苏克当即指了一下正在发放粮食的独立师士兵说道:“他们待遇丰厚,我们的饷银都是和其他明军一样的。今日,我们五千士兵刚领取到了一人一两的银子。不是饷银,这是皇帝的赏赐,饷银还要等几天,是半两银子。”

    嘶这个好,听到这话的朗格见到苏克说道这里,顿时有些不敢相信,半两银子,那可是自己一个月的饷银啊,可是在明军这边,居然是士兵的饷银。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些人会投降明军。谁得到这么大的东西,不投降。

    “哥们,不要跟皇上作对了,你们投降吧,在那边,我们得到了什么,低三下四,上面的人根本就不当我们是人一样的看待,可是在这里,我喜欢,我不用在提心吊胆的担心因为什么事情被杀,这里没有,这里有那种一家人的感觉。”说完这话,苏克站起来看了一下面前的朗格后说道:“好好想一下,你该何去何从,反正我已经是大明朝的副将了,你是想依旧那么去过,还是跟随明朝皇上一起征战天下,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那都在你一念之间。”苏克说完这话,顿时站起来走了出去。

    苏克来这里,并没有任何人让他来劝降,他来这,不过是因为自己的意思,自己当初参加八旗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能够要有一个安全有保障的生活,可是这么多年来,打来打去,得到了什么,自己一个月的银子,都不够养活一家人的。

    在外是孙子,在家是大爷,这样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那种公平的待遇。现在,在这里,他得到了,他想让更多的曾经的士兵同袍得到,因此才找到朗格说这话。

    至于朗格如何去想,那就是他的问题。

    苏克去俘虏营和朗格谈话的事情,根本就没有隐瞒过阎应元。

    知道这个消息的阎应元当即微微一笑,示意不用在去探查。

    他已经知道,苏克和他手下,现在已经没有背叛朝廷的意思。也没有背叛皇帝的意思。

    这种人,今后和齐尔哈一样,也将是一个悍将,对于这样的人,不用去刺伤他的心。

    阎应元估计,苏克去朗格哪里,一定是要劝降朗格,但是具体能不能劝降,阎应元不知道。

    听天由命,如果成功了,是对对面莽古尔泰的一种打击,如果不成功,也无所谓,这一千多人,也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也增加不了自己多少的力量。

    因此他下令李济阳,不用在派遣人马监视苏克,而是全部撤离下来。

    清晨,莽古尔泰刚起床,正要准备去洗漱,突然他就见到尔泰从外面跑了进来,而且神色十分的慌张。

    怎么了这是,莽古尔泰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尔泰,不明白他为何是这样的表情。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席卷晚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席卷晚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