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断根村未解之谜

类别:同人小说 作者:湫实 书名:童,言
    (一)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充满了千奇百怪,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总是在困扰着那些喜欢刨根问底的人,在这些事情没有得到解决之前,它们就会自然而然地被定义为‘未解之谜’。

    断根村之谜就是这一系列未解之谜中最亮眼的一环,顾名思义,断根村就是说这里的村民都断了根芽,丧失了生育能力。

    断根村原名叫做沼泽村,本是日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若不是2030年人口老龄化严重,国家出台了鼓励每家每户多产多生的政策,它永远不会被搬上台面。想想也是情有可原,大家都在挽起袖子参与到造小人的大潮之中,唯独断根村几年来颗粒无收,这可急坏了所有人,从乡镇到县城再到省市,每一级政府都被这件事弄得寝食难安。

    一般这种事情的原因都会与生活坏境有密切关系,或许是土壤中含有了什么核物质,或者是水源中泄露了化工原料。政府派了很多知名专家教授前来考察,涉及到各行各业,大家费时费力却毫无进展,勘测结果显示断根村周围的生活坏境一切数据都很正常。

    我们大家都是相信科学的,现在科学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解答,我们就只能把断根村的事件定义为“21世纪中国未解之谜”。

    (二)

    这是十年前发生在断根村的故事了,当然那时候它还叫沼泽村,原因就是村口处有一片大沼泽。

    十年前的这天沼泽村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一辆装满货物的大卡车和一辆保时捷在村口撞上了,豪车出现在大都市并不稀奇,但出现在这闭塞的小村落就算得上是大新闻了。保时捷虽然是豪车,但是与大卡车硬碰硬还是有些勉为其难,于是保时捷被撞的的稀巴烂,而大卡车则翻倒在村口的泥沼里。

    村民们赶到事发地时,保时捷车厢里的司机已经没有了呼吸,那是一个女司机,穿着暴露,妆容美艳,看起来似乎是某一位他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明星。但更令人们惊奇的是,这个豪车的车厢内竟然堆满了百元大钞。其实村民中不乏有年轻小伙子,精力旺盛,如果这貌美的女司机没死的话,他们或许会考虑做些别的,但现在人已安息,他们只能一边悼念着一边兴高采烈地抢夺着里面堆积如山的大钞。

    直到钱都被抢完之后,村民才注意到沼泽里还陷着一辆大卡车,卡车正在缓缓下降。卡车司机也被甩在沼泽里,他头破血流,狼狈不堪,此刻正扶着大卡车的车门大声呼救。

    “救命啊!快救我上去。”

    几个好事的村民连忙跑过去。“你这卡车里装的是什么?”

    “里面是鸡蛋,新鲜的鸡蛋,你们快救我上去,我可以把鸡蛋分给你们。”

    一听是鸡蛋,那几个村民就有些失望了,他们窃窃私语道。

    “怎么是鸡蛋啊,鸡蛋多么不值钱啊。”

    “哎呀,傻瓜!鸡蛋再不值钱也是钱啊,不要白不要。”

    村民商议完毕,决定还是要把这辆大卡车拉出来的,虽然这将会是一项并不太划算的买卖。

    “司机师傅,这样我们先帮你把卡车拉上来,因为你这卡车马上就要沉下去了,你呢就呆在原地别动,你只要不动就不会下沉。”

    卡车司机开始还有些犹豫,但一想这卡车里的东西价值连城,还是咬咬牙点了点头。“你们一定要说话算数,把卡车拉上去之后,一定要救我出去。”

    “那是自然,你可以去打听打听这一带就数我们沼泽村民风最为淳朴,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这十几个小伙子行事果断,他们很快从村子里找来的钢丝绳,还有各种能用上的机器,还开来了好几辆拖拉机。好在这辆卡车还有一半的车头是落在地面上的,他们只需要将钢丝绳绑在卡车上,然后几辆拖拉机同时发力,卡车不出意外就会被拽出来。

    不到半个时辰,卡车就被成功拖到了陆地上,而此时的卡车司机已经陷得是剩下一个两个胳膊一个脑袋。

    “你们快救我!快救我!”可是这时候村里的目光都聚焦在那一卡车的鸡蛋上,谁还有心情管他。“他妈的!你们不讲信用!”

    他越焦急就越用力,越用力这身体就下沉地越快,不到一分钟,沼泽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小伙子们刚把卡车的后车门打开,刚刚在一旁站着看热闹的村民就一拥而上,开始疯抢鸡蛋。

    “快拿鸡蛋啊,给我留点,我中午给我孙子炒鸡蛋吃。”这平日里腿脚不方便的大爷大妈此刻都精神抖擞起来,还真是宝刀未老。

    “我们把车拖上来的,你们一点力都没有出,现在凭什么拿鸡蛋!”小伙子们自然是有些心理不平衡了。

    “你们这些傻小子,看不到这里面好多鸡蛋都破了,蛋壳上都沾满了蛋清,放不了一天就坏了,难道你们一天能把这车鸡蛋都吃了?”一个老大妈忍不住站出来与他们争论起来。“你这么一车鸡蛋分给全村人一天也吃不了。”

    (三)

    不知不觉天都亮了,曙光破晓在东方的天际。

    小丽经过这长达一夜的折腾,已经身心俱疲,她麻木地穿上裙子,感觉自己大腿应该已经肿得走不动路了。静静躺在这保时捷的后车座上,欲哭无泪,想到自己好歹是一个三线明星,遭受这一切实在是太过残忍了。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都是自己咎由自取。

    她身旁的强盗此刻却精神抖擞,提起那一行李箱的钱跳下车去。

    “小贱货,你给我听好了,呆在这里别动,不然我一枪蹦了你!”强盗举起手枪冲准了小丽的脑袋。

    “大哥,我不动不动,我就求你饶我一命。”小丽哭喊着,眼神中满是绝望。

    “饶你一命没问题,大哥我从来不杀女人。”强盗眉毛一撇,坏笑起来。“不过前提是听话的女人。”

    小丽吓得胆战心惊。“我……我听话,大哥说什么我都听。”

    “是吗?”强盗说着把枪管塞到了小丽的嘴里,掠过她诱人的红唇。“快亲亲它。”

    小丽闭上眼睛,鼓起嘴巴,跟这10寸的枪管亲昵起来。

    “嗯,这还差不多,看来大哥我刚刚没白调教你。”强盗满意地收起手枪,然后拖着行李箱往车后走去。他要把这装满钱的行李箱放到后备箱理,因为它实在是太显眼了。

    小丽现在其实已经万念俱灰了,她知道这个强盗一定会杀了她的,她再傻也不至于相信一个杀人犯的话。现在之所以还留她一命,无非就是因为自己脸袋漂亮,他还没有把玩够而已。她想要逃跑,想要反抗,想要一下夺过那强盗的枪然后一枪打死他,可是她知道这样只会让她死得更快。

    这一刻她才知道什么叫做无计可施,她只能默默地祈祷上帝能再给她一次机会。

    嘭!一声枪鸣,车的后背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接着就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小丽回头望去,那个强盗似乎已经不见了。

    “救命啊!快救我!”那哀嚎的声音听起来真的有些难以入耳。

    小丽战战兢兢地走下车,看到强盗此刻倒在一片血泊中,两腿之间是一片血肉模糊,伴随着一阵白烟。这突然间的重伤让他动弹不得。

    “求求你,美女你救救我,我的命根子没了,你救救我,这车和钱就全都是你的。”强盗哭喊道。“这一公里内就有一个医院,你把我送过去就行。”

    小丽仔细端详了一下,在确定这强盗确实没有任何行动能力之后,她轻轻抬起了了腿,用她那十厘米的高跟鞋去试探一下强盗的伤口。

    “啊!”强盗脸上青筋暴起,浑身都在抽搐。“饶命啊!”

    小丽讪笑地看着强盗,她从未想过幸福会带得这么突然,看来上帝还是眷顾她的。“你叫我一千遍姑奶奶,我就饶了你。”

    “我叫,我叫。”强盗连忙开始低眉顺眼地喊起姑奶奶,这一千遍说快也快,不一会就喊完了。“我喊完了,快把我带到医院去。”

    小丽突然大笑起来,笑得疯癫,笑得歇斯底里,她一脚狠狠地踩下去,然后反复摩擦,这一刻她发觉人的叫声是如此美妙。

    “你还真是幼稚,救不救你这车这钱都是我的,救了你反而徒增烦恼。”说着小丽转身将行李箱又抬到了车上,一脚油门,留给强盗的只有那排气筒喷射而出的滚滚浓烟。

    她其实是没怎么开过车的,但此时神经高度紧张,她竟然无师自通。想到自己获得了一辆豪车和一行李箱的大钞,她就兴奋不已,她开始相信那句话,苦尽甘来。

    这一开心,不知不觉车速就快了起来,她也不管什么方向,什么红绿灯,就是一条路走到死,管它一路向北还是一路向西。

    她打开了车上的电台,然后摇开了车窗,这清晨的凉风吹得她心旷神怡。

    突然间几张百元大钞被一阵凉风从行李箱吹到了她的脸上,这行李箱的拉链不知什么时候被拉开了。她忙把这大钞攥在手里,这钱都是自己的,一分都不能少。

    等到她视线又回到前方时,她看到一辆卡车正疯狂地向她打着闪光,不间断地鸣笛,可是她车速太快了,加上自己本来就不熟练,这关键时刻是完全刹不住车的。

    (四)

    一辆装满鸡蛋的卡车在滚滚烟尘中上路了,贾仁义看着自己卡车司机缓缓把车窗摇了上去,心里松了了口气。

    “贾哥,嘿嘿嘿!放心吧。”沙皮那张脏不拉几的脸就让人感觉分外靠谱。

    他的司机叫做沙皮,人如其名,沙皮是他的一条忠狗。

    他时常在想,如果身边的每个人都像沙皮一样,只知道拼命干活,不去回报该有多好。有时候智商低未尝不是件好事。

    不过这或许是沙皮见他的最后一眼了,沙皮再回到公司时,这里应该早就易主了。留给沙皮的或许只剩下一口黑锅。

    贾仁义是一家肉禽食品公司的老板,这些年他也赚了不少钱了,这些钱其中含有多少黑心成分没有人知道,其实贾仁义是不是就会内疚一下,但一想到这世界上所有企业家都和自己一丘之貉时,他就会心安理得一些。

    不过在社会上长时间的摸爬滚打让他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见好就收,钱也赚够了,是时候金盆洗手了。

    贾仁义偷偷把公司卖掉了,现在所有的钱都装在他豪车的后座里,那么多的钱足足塞满了一个最大尺寸的行李箱。

    他要开着豪车,带着巨款移民海外,他会有一个新的名字,vit jia 。

    在这之前他要最后见一面小丽,享受一下小丽炉火纯青的服务。小丽是一个三线演员,面容娇美,身材火辣,只是运气一直不太好,始终没火起来。

    贾仁义知道,对于一个三线演员来说,钱还是很重要的,只要有钱他几乎可以让三线演员做任何事情。

    傍晚时分,他在市区接到了小丽,他把自己的保时捷开上了一条偏僻的高速公路,而小丽此刻正顺从地伏在他的腿上,为他带来360度无死角的活塞式物理运动。

    一边开车一边享受这种热情似火的服务实在是让他有些亢奋,他大声朝小丽喊着。

    “宝贝,我要给你一百万,就当是你这段时间辛苦工作的奖赏。”

    小丽听了这话,一下心花怒放起来,她什么都不爱就是爱钱,有钱让她干什么都成。于是她亲吻地更加用力了些。

    贾仁义见小丽的情绪也上来了,就顺手从车门的收纳盒里取出一个不停旋转的粉红棒棒,轻轻探入了小丽的裙底。

    这时候一俩面包车一下子拦在了他的面前,他急忙把刹车踩到底,整个人都差点甩出去。

    “里面的人在干什么!”面包车上下来一个黑衣男子,身上纹着青龙白虎,看起来凶神恶煞。

    贾仁义这人反应很快,他知道这时候撒谎已经不行了,就连忙陪笑。“大哥,你就饶我一命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黑衣男子一下把贾仁义手中的粉红棒棒夺了过来,仔细打量一番,然后冷笑了几声。“兄弟你很会玩啊。”

    贾仁义尴尬地笑了起来。“癖好,哈哈,癖好。”

    黑衣男子见贾仁义这幅嘴脸,二话没说从口袋中取出一把手枪,冲准了贾仁义的脑门。“我要一百万,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好好好。我的钱放在后面的行李箱里,我就给你拿。”贾仁义被着突如其来的生命威胁吓得颤抖不止。

    “行李箱?”黑衣男子往后看了一眼那鼓鼓地皮箱,心里打起了算盘。“兄弟,我看你开着豪车带着妞,说明你很有钱啊。说吧!那行李箱里是不是全是钱。”

    “啊!不是!”

    黑衣男子手指微微动了动,看起来是要扣下扳机,吓得贾仁义连忙改口。“啊!是,是!”

    “大哥,你放过我,我就把钱分给你一半,这些钱足够你花几辈子的了。”贾仁义这最后的筹码都没了,也只剩苦苦哀求。

    黑衣男子好像为此动心了,竟然收起了手枪,这让贾仁义松了口气,看来还真是没有钱不能解决的问题。

    “呵呵,你还真是幼稚!我放不放过你,钱不都是我的?放过你还等于是给自己留下后患。”说着黑衣男子举起粉红棒棒开始疯狂地敲打贾仁义的后脑勺。

    人的小脑异常脆弱,这突如其来的重击让贾仁义直接口吐白沫,一命呜呼。

    “啊!”小丽被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大哥饶命啊,我是无辜的。”

    小丽这美若天仙的模样让黑衣男子欲火焚身。

    “哼哼。”黑衣男子一下把贾仁义从车座上揪了下来,然后自己开上了豪车。

    “绕不绕你,那就要你表现了。”他轻轻抚摸着小丽的脑袋。

    撩人的夜色下,一辆保时捷在原地震颤起来。

    (五)

    沙皮是一个普通的司机,一直以来都在给一家肉禽公司打工,他没什么文化,智商也常常令人堪忧,不过傻人有傻福,一直以来他的老板都很照顾他。

    昨晚他一夜没睡,一直都在开车。

    他在做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天降大任于他,他哪还有时间睡觉?

    不过这个时候,看着东方喷薄而出的晨曦,他决定还是要给自己老婆打个电话的。

    “老婆,么么。”

    “哎呀!老公辛苦了,你这么早就起来工作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似乎是刚睡醒,声音还稍稍有些沙哑。

    “老婆,你看过马克思的资本论吗?”

    这一问倒让他老婆一下子懵了。“什么?老公大清早地你说什么?”

    “我说老婆你看过马克思的资本论吗?就是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

    沙皮老婆又愣了几秒钟才缓缓出声。“老公,你没事吧。”

    一个没文化智商又低的小苦力,此时竟然要跟自己讲资本论,这不是自己做梦,就是他在做梦。

    “老婆,我跟你讲,这些天通过看马克思的书我明白了许多事情。书果真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哈哈。”沙皮老婆尴尬地笑了起来。“老公你看懂了什么?”

    “老婆我跟你讲,我到今天才知道资本主义的本质就是压榨工人的劳动力!所有的资本家都是黑心的,贾仁义也不例外!换句话说,我在贾仁义眼中就是一只狗,一只鸡!”

    “老公......贾老板对你多好啊,给你那么好的工资,你可别瞎说。”

    “哎呀!老婆你不懂,他对我好是因为我就是他的劳动力,他对我越好就越能压榨我的劳动力,我的劳动力明明给他带来了一个亿的价值,他却给我一个月一万的工资,你说我亏不亏。”

    听到沙皮这么荒诞的言论,沙皮老婆有些慌了。“老公,你是不是发烧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老婆,我其实是想说,资本论虽然很高深但是还是太过幼稚,你看我如果把贾仁义的钱都给抢了,那我是不是一下子就成了富翁,根本就不需要再压榨任何人,这多么快。”

    “老公,你可别做傻事。”沙皮老婆吓得支支吾吾起来。

    “嘿嘿。”沙皮默默点了根烟,吞吐起浓浓白雾。“你知道吗老婆这些年贾仁义一直都当我是傻瓜,他为了以防万一一直都是以我的名义办银行卡,昨天竟然让我拿着他的几百张银行卡去银行取钱。”

    “这又怎么了?”

    “他这是对我智商的侮辱!觉得我根本不会拿他的钱!”沙皮语气越发强烈。“结果他永远不会想到我一分钱也没有帮他取,银行卡现在全在我口袋里,我用一箱子的假钱就打发了他,哈哈哈。”

    “老公你!”沙皮的老婆开始还很惊慌,但等她想明白这件事之后,就开始忍不住大笑起来。“老公!这么说咱们要有钱了,要跟贾仁义一样有钱了。”

    “不不不。”沙皮连忙打断了她。“我们比贾仁义还要有钱!我们还有一车的鸡蛋。”

    “一车的鸡蛋?老公,你都有了他的银行卡了,还要他鸡蛋有啥用,一车鸡蛋能值几个钱啊?”沙皮老婆越发的糊涂起来,她不知道是自己智商变低了,还是老公沙皮智商变高了。为何今天他的很多话她都听不懂了。

    “哎呀!老婆你不懂,他这车鸡蛋本来是让我运到一个他的秘密合作伙伴的工厂里的,但现在我既然已经要背叛他了,这车鸡蛋我就要自己拿去卖给全国各地的养鸡厂,老婆你最聪明,你给我算算一颗鸡蛋卖一万,那一万颗鸡蛋可以卖多少钱呢?”沙皮一边说着,一边用手算着。“是不是一千万啊?”

    “老公,一万乘以一万怎么可能是一千万呢?明明是一个亿。”沙皮老婆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老公,这一颗鸡蛋怎么可能值一万块,你别做梦了,这比金子还要贵。”

    “金子?金子算个屁啊,这鸡蛋的价值远远超过金子!这一颗鸡蛋就是一个配方!哎呀,我给你说你也不懂。”沙皮为自己老婆的智商感到无奈,他这一刻才明白贾仁义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多读点书确实是个好事。

    “老公,我还是有些害怕,你这么做如果贾仁义找到你怎么办?”

    “嘿嘿,你老公我自然可以防患于未然,我已经在贾仁义那辆保时捷的后备箱里安装了一把散弹枪,他只要一开后备箱的车门,嘭!一命呜呼。”

    边说着沙皮边为自己这伟大的壮举感到自豪,忍不住抖起腿来。

    “老婆!我不跟你聊了,前面就是一个村子了,我一夜没睡了,想去村子里买点饮料喝,但愿这小破村子里有卖红牛的。”

    “老婆!对面来了一辆保时捷,这保时捷看起来和贾仁义那车好像啊,不过开车的是个女的。”

    “妈的!这个女的不会开车吧!干他妈的女司机!”

    (六)

    此刻仁义肉禽食品公司的办公室里,老板贾仁义正在和自己的司机沙皮闲聊。

    说实话跟沙皮这种低智商动物交谈是很累的,只是贾仁义这些话除了沙皮之外,再无其他人可以倾诉。

    贾仁义点了一根雪茄,轻轻啐一口。

    “沙皮啊,你平时爱看书吗?”

    沙皮傻呵呵地笑了起来。”老板,我看书,我在起创看小说。”

    “沙皮啊,还是要多看些好书才行,网络小说太没营养,要看就看一些哲学书,比如说马克思的一些著作。”贾仁义和蔼地看着沙皮,眼神中散发着一种奇异的光芒。“就比如马克思的资本论。”

    “嘿嘿嘿,哲学?老板你就别开玩笑了,我沙皮哪能看得懂哲学?”

    “哲学其实不难,我跟你讲讲,你就懂了。”贾仁义轻轻把雪茄放下,耐心给沙皮讲解起来。“你知道一个公司想要发财的唯一方法就是创造出更多的剩余价值,而在劳动生产率不能变得情况下,只有增加劳动时间,才能创造出更多的剩余价值,也就是所谓的压榨劳动力。”

    “嘿嘿,老板我不懂。”沙皮有些烦了,这贾老板在扯什么鬼。

    “我换句话告诉你,就是说我为了挣更多的钱,我只有让工人工作更久的时间才行,他们累死才好。”

    “哦!原来是这样。”沙皮其实还是不明白,但是他莫名觉得很有道理。“累死好啊,人就要多干活才行。”

    “但是你看咱们的养鸡厂就不一样了,这里面没有工人,只有母鸡,我只有压榨母鸡才能挣钱,但是你知道吗?母鸡有一个很难搞的地方。”

    “嘿嘿嘿,我知道,母鸡一天只能下一个蛋。”沙皮傻笑起来。

    这倒让贾仁义颇为震惊,这沙皮竟然能悟到我一层境界,还真是智商的回光返照。

    “没错!沙皮!就是这样,我不管如何压榨这些母鸡,它们每天都只能生产一颗鸡蛋,这远远不够。所以我想要造一些人造鸡蛋。”

    “人造鸡蛋?人造鸡蛋不能吃的,吃了会死人。”沙皮惊呼道。

    “那是最普通最垃圾的人造鸡蛋,我们不做那种。”贾仁义讲到这里,忍不住拿起雪茄,放肆地吸吮起来。“沙皮你知道吗?我不光是一名老板,我还曾经是一名化学系的高才生。”

    “哦。”沙皮连忙点了点头,其实他一直都很佩服贾仁义,贾仁义既然说自己是化学系的,那铁定错不了。

    “我最近研发出一种新型人造鸡蛋,这种鸡蛋成本比真鸡蛋低,但营养成分却比真鸡蛋高,你说我这项发明算不算是造福社会。”贾仁义此刻仿佛一瞬间有了凌云壮志,他在改变这个世界,不是吗?

    沙皮没有说什么,因为他虽然傻,但是知道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花的钱少,营养却更高,这明显是在吹牛。

    “不过,这种鸡蛋有一些副作用,就是其中含有一些能间接破坏人体生殖系统的化学物质,但也只是微量而已。如果一个人一天不食用超过三十颗这样的鸡蛋,就不会有任何症状,当然以后会不会有就不知道了?”

    “三十颗!”

    “是啊,沙皮,我想这世界上应该不会有这样的蠢货,一天要吃三十颗鸡蛋吧?”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童,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童,言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