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2章 怎么是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书梨 书名:废材毒妃
    

    “你……”落九的表情是震惊的。

    她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上官柔变成了司空寒,于是,她觉得,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她宁愿她看到的人是假的。可是,这张脸,是那么的熟悉。而且,这上面的表情还是那么的冷漠……

    熟悉的冷漠,熟悉的脸,唯一不熟悉的大概只有衣着了吧。落九下意识地低头,想要看清楚司空寒现在的衣服,但是,她发现,这货已经换了衣服,从原来的长裙换成了一袭白色的衣袍。

    落九顿时更加愣怔了,她可能看到了假的司空寒吧。她现在的内心是崩溃的,她觉得,她眼前的世界就是个玄幻的世界。

    以前吧,她是很熟悉司空寒的。但是,自司空寒从上官柔变回他的脸以后,落九就发现,她对司空寒不是很懂,她貌似真的从来没有了解过司空寒。

    落九盯着司空寒,眼神放空,她觉得,她现在就在看一个虚幻的人。不,她希望她现在眼花了,看错了。

    “我怎么不知道,在你眼里我这么好看,你都看入迷了。”低沉而又冰冷的声音响起,让落九微微回神,没错,这是她熟悉的声线,但是,她又觉得好陌生。

    “怎么会是你?”落九低低呢喃着,宛如梦呓。

    她的声音听在司空寒的耳朵里,司空寒只是微微挑眉,淡淡道:“正因为我面对你的时候差距太大,你才无法猜到我是谁。”

    他说这话本来是没头没尾的,但是,奇怪的是,落九就是听懂了。

    “你的意思是,你假扮成上官柔,我认不出来你,你很得意是不是?”落九低低的问,说实话,她今天受到的惊吓太大,她现在还是回不过神来。她真的觉得,她可能是看错了吧。

    “并不是,上官柔是真的存在的。”司空寒淡淡的说着。

    “你的意思是说,在我参加炼药比赛之前,你假扮了上官柔对吗?”落九盯着司空寒,语气低沉。

    司空寒垂下眸子,认真的看着落九,沉默片刻才说着:“并不是,在知道你在碧落学院以后,我就来了这里,我只是吩咐上官柔暂时消失罢了。”

    说到这里,司空寒就不说话了。当然,也不用他再多说什么了,落九表示,不用司空寒说什么,她现在已经明白了,也很清楚了。

    但是,她现在是真的很郁闷。

    原来,司空寒这货一直就在她身边,而她居然从来没有发现过。最可气的是,司空寒这个臭不要脸的,居然自己喜欢自己,还说他们两人是情敌!这真是呵呵了。

    落九真的不知道,她现在到底应该用什么来表达她现在的心情。总之,她现在的心情真的是要多复杂就有多复杂。

    说实话,落九也想知道,司空寒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想到假扮女人了。司空寒可能是一个假的吧,或者说,司空寒根本就不是什么寒王吧。不然的话,那么冷漠的寒王,为什么会假扮一个女人?落九认为,她有点接受不了了。

    “你难道忘记了你是什么身份吗?”落九看着司空寒,十分郁闷的问。

    “我当然记得我的身份,可是,我现在在你面前,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相处的。”司空寒一本正经的说着。

    落九抬手扶额,她觉得,她是真的接受不了司空寒说话的方式了。或者说,可能她和司空寒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吧。要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有共同语言的话,她也不至于在面对司空寒的时候,这么的无奈了。

    对于司空寒,落九是真的不知道,她到底应该怎么和他相处了。因为,她发现,司空寒有时说话的语气很冷漠,有时又很温和。说白了,她是真的摸不清楚,司空寒什么时候在生气,什么时候去开心的。所以,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司空寒。

    落九眨了眨眼,认真的说着:“司空寒,你能不能不要再缠着我了?我和你不是一起的,你要知道,我回去青阳国,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报仇。”

    “然而,你可能忘记了你和我之间的约定了。”司空寒挑眉问道。

    落九看着司空寒,语气更加认真了,“可是,你应该知道,我身上是有婚约的。”

    “我知道你和司空尘之间有婚约。但是,自从你离开落家以后,这个婚约就解了。”司空寒一脸平静的说着。

    “怎么被解的?”落九愣了愣,下意识的问着,虽然,她很讨厌这个婚约,但是,她离开的时候,这个婚约貌似还是没有解除的。怎么她一离开青阳国就解除了?难道说,青阳国和她八字不合,但是,只要她一离开青阳国,那么,她就会好运连连。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似乎也太扯淡了一些吧。

    落九思忖着,却没有说话。

    司空寒淡淡道:“自然是因为你‘死’了,所以,这婚约自然而然的就解除了。”

    “你才死了呢!”落九大怒,直接反驳道。

    司空寒也没生气,只是定定的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好在,落九还没有笨到家,很快,司空寒的话又在她脑子里面过了一遍,然后,她就回过神了,“你的意思是,我离开了,然后,落家就说我‘死’了。”

    “不然呢?落家又不确定找不找得到你,更不确定你会不会回去,这样的话,他们也只能说你‘死’了。这样的话,你们之间的婚约自然也就不存在了。至于你是不是真的‘死’了,那并不重要。因为,在别人眼里,你‘死’了才是最好的。要知道,司空尘可是巴不得你死了呢。”司空寒语气漠然的说着。

    听着司空寒的声音,落九真的不想说话,她怎么觉得,司空寒似乎也巴不得她去死。当然,也有可能是她感觉错了。

    “那么你呢,你希望我活着还是死了的好?”落九也不知道她哪根筋搭得不太对了,下意识的问了这么一句。

    司空寒淡淡道:“你认为我既然跟着你了,我会希望你死吗?”

    司空寒的语气有些冷,似乎落九问了一个蠢问题。

    落九低下头,不想理会司空寒,她都问了一个蠢问题,当然不会上赶着回答这个问题了。

    “怎么不说话?你自己也觉得,你问的问题很蠢么?”司空寒语气淡淡的问。

    落九的头更低了,她的心情也是郁闷的,司空寒就是这一点不好,不知道给人一点儿后路,更不知道给人台阶下。

    面对这样的司空寒,落九有点词穷了。

    “以为低头就能否认你做过的错事吗?”司空寒看着落九,语气冷淡的问。

    落九忍不住了,“我都这么有诚意的表示我错了,你居然还不肯给我台阶下,你可能太没有眼色了。或者说,你根本不知道怎么看人眼色。”

    司空寒平静地点了点头,说着:“你这句话说的很对,我的确不知道怎么看人眼色,更不会看人脸色。因为,一般人都是看着我的眼色行事的。”

    落九:“……”很好很强大,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和司空寒说话了。她现在的心情真的只能用郁闷来形容了。

    她就很想知道,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居然遇上司空寒这么一个喜欢和她过不去的人。

    也有可能是因为她前世自爆的方式不对吧,不然的话,她怎么这么倒霉呢?

    “好吧,你赢了。”落九垂头丧气的说着,她不知道,她还能说什么,也只能这么说了。

    “嗯。你现在跟我回青阳国。”司空寒吩咐道。

    “我不回去了。”落九是拒绝的,她才不要和司空寒同路。毕竟,司空寒是一个冷漠的人。

    “你不回去?你不是打算回青阳国么?”司空寒反问着。

    落九默默的看了司空寒一眼,说着:“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会跟着我回青阳国啊。”

    “那你要是不知道是我,而是上官柔跟着你,你会回青阳国吗?”司空寒冷冷的问。

    落九摇头说着:“也不会,因为上官柔就是一个麻烦。或者说,你假扮的上官柔就是一个麻烦,不,应该说,你本人就是一个大麻烦。”

    落九表示,她是不可能和司空寒走在一起的。她可不想被司空寒给欺负了。

    司空寒已经欺负了她很多次,她不想被司空寒重复欺负。

    当然,看着撑着树干的司空寒,落九表示,她现在是逃不走的。因为,她现在被司空寒给禁锢着,她就是想走也走不了。

    落九现在真的是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和司空寒同路的时候被司空寒欺负,进了碧落学院,她还要被司空寒假扮的上官柔给欺负,就是现在,她还要被迫和司空寒同路。虽然,结果可能不会,但是,可能性很大。她现在就想知道,司空寒难道是她的克星吗?

    “司空寒,你到底做什么非要跟着我?”落九也是有脾气的。

    “两年之约。”司空寒语气淡然的说着。

    “那你就更不应该跟着我了,你跟着我,很快就会对我没兴趣了。”落九的理由也是蛮多的。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废材毒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废材毒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