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套话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智小君 书名:原罪
    第九十五章  套话

    “怎么又和报应扯上关系了?”常霖问道。

    老高还没说话,常霖的目光就已经被缓缓走来的吕亦柔给吸引了。

    吕亦柔绑着低马尾,穿着藕粉色的连衣裙。这连衣裙是常霖拜托小爱一大早去服装市场买的,还蛮合身的。吕亦柔素来是清冷的个性,又靓丽得让人移不开眼。但是这回的打扮却温软得让人心酥,微垂的马尾搭在肩上,给她添上几分温顺的气息,清淡的笑意又带着暖意。前凸后翘的身材纷纷引人侧目,但是吕亦柔由内而外散发的温雅气质让人只敢远观不敢亵玩。

    “嗨。”吕亦柔想来是第一次打扮成这样,言行举止之中还有几分拘束。

    常霖稍愣小许,脸上露出几分不可置信的笑容,眼里带着赞许,出口的话却又几分打趣的意思,“没想到冰块一样的吕**医打扮起来,还是蛮美的。”

    吕亦柔白了他一眼,看见他手里的报告,“这个纤维鉴定报告出来了?”

    “孕妇装的服装布料?”吕亦柔略微狐疑,这程琳和张默梅都是孕妇,虽然说程琳和唐国臻接触的可能性更大,但是程琳没有动机去杀唐国臻。因为亲戚的关系,程琳、唐国臻两人可以说是负债累累,程琳若是因为难以承受生活的痛苦,应当是自杀,而不是去杀害家庭的唯一经济主力。

    “可能和唐万兵有关系。”常霖解释,“唐万兵曾经从事过服装行业,我不知道其中有没有确切的联系。但是好歹是个线索,我这边已经让顺天把唐万兵带回局里,我们先去张默梅的家。”

    而这边,张默梅一觉醒来,只觉得心中莫名地不安。

    做了简单的家务之后,她开始做早餐。客厅一阵稀疏而嘈杂的声音,随即就有一双粗犷的手攀上她胸前的酥软,肆意地蹂躏着。鼻尖弥漫着男人特有的气息,让她有几分陶醉。她微微偏过头,从他的左侧脖子开始缓缓地亲吻,湿润的舌尖不停地舞动着,身子也跟着轻盈地摇摆着。

    张默梅享受地打开唇边的闸口,把那些出自身体的愉悦的呻吟给解放出来。没有特别糜烂的味道,却有一股糜烂的气息在人心飘荡。

    几刻钟过去,张默梅把裤子穿好。她居高临下地看着疲惫坐在地上的男人,“我这里没有做你的早餐,你一会就回去吧。”

    男人应许,面无表情地走出了厨房。

    张默梅在洗手台把乳白色的液体清洗干净,然后打开锅盖看了一眼沸腾着的小米粥,心中缓缓安定下来。这个时候,她衣兜里的手机微微震动,她掏出来看了一眼,五官朝下被垂下的发丝隐约盖住,俨然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常霖和吕亦柔两人正在赶往张默梅家里。车上,两人交谈着待会要套话的内容。吕亦柔微微垂下头,常霖帮她把耳鬓的碎发撩开,再为她戴上特殊的录音器耳环。

    “谢谢。”吕亦柔耳朵染上几分粉红,随即又面色如常地问道,“张默梅对唐国臻的案子是什么态度?”

    “怎么说呢,张默梅知道唐国臻被杀的时候,神色还是蛮平淡的,但是好像有点欲言又止。赶上她外出有事,问得不多。”开车的老高回应道。

    下了车,吕亦柔独自前往张家。张默梅开门的时候显然有些错愕,因为她根本就不认识面前这个女人,“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吕亦柔对她淡淡一笑,又露出几分急促的紧张神色,“那个,你是张姐吧?”

    张默梅从上到下来回打量了一番吕亦柔,微微压低声音,“快进来吧,进来再说。”

    吕亦柔显然有些蹑手蹑脚,见张默梅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之后一直不说话,便装作有几分忐忑不安地看着她,“张姐,我。。。。。。我是。。。。。。”

    “你是刘姐介绍过来的吧。”张默梅的神色缓和下来,柔柔地出声道。

    吕亦柔蹙眉,没想到自己的猜想是对的。原先她还在疑惑这张默梅没男朋友也没有成家,这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来的。没想到张默梅还真的就是程琳嘴里那个“介绍代孕工作的闺蜜”,吕亦柔立即正色,然后摇头,“我是程姐介绍过来的。”

    吕亦柔耍了一点小心机,“程”字被她咬得含糊不清。她知道,张默梅不是一个蠢女人,但凡她敢让吕亦柔进来,说明她有自己的一套法子。这个“红姐”十有**是个虚设,就是用来试探试探自己。

    张默梅微微点头。这个“红姐”是不存在的,不过是自己诈唬人的一种方式。眼前这个女人不像是在说假话,想来是程琳介绍过来的。张默梅给吕亦柔添了点水,“你吃过早餐了吗?”

    吕亦柔点头。

    她突然有些看不懂这个女人了,难不成有生意不做,要扯到别的事情上去,看来张默梅的警惕性太高了。“一早就吃过了,还怕打扰了张姐你呢。”

    “嗨,这有什么的。”张默梅笑笑,“不过我,和我这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吃过呢,所以你可能要在这里等一会儿了,或者和我们一起进餐吧?”

    吕亦柔思量了一二,就欣然答应。

    张默梅腆着大肚子走进厨房,吕亦柔慢吞吞走到饭厅,短短几秒钟,就已经把张默梅客厅的摆设给一览无余。其中有一张是张默梅和程琳还有唐国臻三人的合照,而且还是近照。吕亦柔心中微微有几分突兀,不是说老死不相来往了么,那这合照是怎么回事?

    两人揣着各自的心思坐在餐桌前,四目相对。

    “这粥就是我的养胎粥,我吧这是一回生二回熟的,这粥还是我老家的一个很讲究的法子,特别有用。”张默梅为了打破缄默的尴尬,就介绍着桌上的小米粥,嘴边带着几分笑意。

    吕亦柔如获至宝,欣喜道,“这么说,张姐你还靠着这粥安稳地生了好几胎?”

    “一般人我都不告诉她,你是程琳介绍过来的,我与你说倒也无妨。”张默梅点头,“这粥喝了,孕吐什么的也缓和很多。程琳也经常喝这粥,那可是赞不绝口。”

    有点像传销,吕亦柔心中忍不住嗤笑,面上还是如常。

    张默梅给她盛粥,说出来的话却很直白,“你想要什么价位?”

    “啊?”吕亦柔被这话问得有些懵了。

    张默梅见她反应还算稚嫩,心中有几许满意,“我这儿和别家的不同,你想要什么价位,只需和我说,我帮你搞定。而你呢,就只需要好好地养胎就好。”

    吕亦柔对代孕这一块不大了解,就默许地点头。又问,“我对这块不大熟悉,程姐那肚子里的孩子,多少钱的?”

    “十八万。”张默梅用手比划了个数字,“这还是头胎的养胎费,后期的费用可多着呢,什么营养品是要另算的。”

    “第二胎第三胎的,只要程琳成了熟手,那可是钱滚钱的价格,第二胎起码得翻一倍。”张默梅说到这些的时候眼睛都会发光,拿着勺子的手微微收紧。

    这一点细节自然不会让吕亦柔错过,但吕亦柔故作不知道程琳最近发生在唐家的事情,“那程姐也是个厉害的。可只是,程姐夫同意了?”

    “就她那傻姐们儿,聪明个什么劲儿。”张默梅不屑地摆了摆手,“说要代孕,还以为是要和别的男人上床,当时可不就哭得一塌糊涂吗,还说不能背着老唐做这档子事。最后为了钱,还不是从了。”见吕亦柔有几分错愕,连忙解释道,“倒不是说真要和别的男人上床,只是往子宫那里引个受精卵。但是问题恰恰出在这里,她男人当年是我男人,我说要结婚,但老唐死活不肯,我心一狠,直接离开这方义市了。没想到程琳倒是摆了我一道,直接和我的男人结婚了,这可不把我给气的嘛,直接老死不相来往了。”

    张默梅缓缓地吃了一勺子粥,“可是老唐有隐疾,生不了娃。眼下,程琳婆家可是说了,这程琳要再生不了孩子,直接把她改嫁给别人拿礼金了。”

    “改嫁?”吕亦柔皱眉,“但是这程姐夫不是。。。。。。”

    张默梅勾唇,“这老唐死了小半个月了,这倒也不怪你不知道,程琳这些天躲记者回娘家去了。警察那边风声又紧。出事那两天,还有刑警来问过我话,但不知道我和程琳那关系。眼下是什么事儿都化风了,听不到摸不着,也不知道后来怎么着了。”

    但是还是有些解释不通。吕亦柔可没听说过有婆家人把自己的儿媳直接改嫁给别人的,除非儿子已经死了。虽然违法,但是也算是一部分地区的习俗,只能说是打了擦边球。可是依着程琳婆家人的意思,这唐国臻是必死无疑的?

    “程姐夫有隐疾,那程姐怀孕了,不是给他撑了场面吗?”吕亦柔故作不解地问道。

    张默梅淡淡地笑了,“搁外边是有了面子,但是回到家,看到自己老婆大着肚子,还是别人的种,能不置气吗?”

    吕亦柔听了这话,脑海里莫名闪过一个想法。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原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原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