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5章 act3·罪血

    社会我楚哥, 人狠作业多。人间有防盗, 啊哈啊哈啊哈……

    李家。

    七月的天气,骄阳似火,灼烤万物,花园里精心打理的蔷薇花也垂下了骨朵,蔫嗒嗒的, 毫无生气。

    炎热的快要将人烤干的天气里, 少年却跟没事人一样,孤独的站在花丛中。

    已经过去很久了,精神力激荡的气息早已散去了,他只能捕捉到一点点痕迹。

    似曾相识的熟悉, 却无法确定。

    脚步声响起, 身形挺拔的青年从花丛后走来,略长的黑发用银色丝带束起,露出一张俊美逼人的面庞。

    青年神色淡淡的,并不拘谨,也不疏远, 是恰到好处的客气:“如果想要欣赏蔷薇花, 或许你可以选择到走廊那边。”

    骄阳下的少年转过了头来, 他认识这张俊美逼人的面庞, 李家的长子,这个家族未来的继承者,李物浦。

    方烛摇了摇头,说:“我没有在看蔷薇花。”

    李物浦面色不变, 眼底有恰到好处的疑问之色。

    方烛说:“这里似乎有精神力残留的痕迹。”

    李物普淡淡的说:“前些日子,父亲在这里对我有一场考较,或许是那时候留下的,见笑了。”

    李物浦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指向了青藤木廊之下。

    方烛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他跟着李物浦一同走到青藤廊下,风中传来淡淡的蔷薇花香,方烛在藤椅上坐下来,认真而又忐忑的问:“有消息了吗?”

    李物浦在他对面坐下,锋锐的眉毛挑起,却没有带来任何喜讯:“已经搜遍了上城区,还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意料之中的结果,依旧让他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

    李物浦注视着少年面容上难以掩饰的失落,略微沉吟,说:“还有下城区,或许那里可以找到你要找的人。”

    方烛摇了摇头:“他不会是下城区的人的。”

    李物浦问:“为什么?”

    方烛只是摇头,他不会告诉任何人有关的那个人精神力的消息。

    他的态度十分坚定,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否隐瞒了什么十分关键的消息,但李物浦无法强迫方烛,他只能如实提供自己所知道的信息。

    李物浦说:“上城区的家族,只有一家姓氏为雷,他们已经传来消息,家族里并没有一个叫雷锋的人。”

    方烛喃喃的问:“是吗?”

    李物浦点头,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方烛神色,脑子里飞快判断着,面上却不露分毫。他说:“已经核查了最近两周星际航线,在所有星际船票中,也没有使用雷锋这个名字的乘客。”

    这是一个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的消息,然而方烛只愿意把它往好的方面想,方烛说:“所以他还在这个星球上。”

    李物浦不置可否,许久后,方才说到:“……恕我冒昧,方烛,你是否想过,这或许只是一个假名。”

    方烛极其干脆地打断了他:“他不会骗我的。”

    这样固执的强调实在是很可笑,尤其是在被现实扇了个耳光后,李物浦反问道:“如果他骗了你呢?最起码在上城区,没有这个人。”

    如果那个人骗了他——

    浅淡的血色弥漫上了漆黑的瞳膜,方烛垂下了头,在光可鉴人的玻璃桌面上,看到了一双几人变得猩红的眼睛。

    “不会的。”

    他弯了弯唇角,玻璃桌面上,血色双瞳的主人也天真烂漫的笑了起来。

    “如果他骗了我,那就让他永远也不能骗我好了。”

    ——有一种人,是永远都不可能开口撒谎的。

    方烛扳弄着自己的手指,仿佛还残留着那个人的体温。

    他安静地想,那就让那个人再也不能开口就好了。

    .

    李物浦凝视着少年垂下的头颅,他会按照父亲的要求满足少年任何合理的要求,毕竟少年的身份是如此的令人侧目。但现在,即便是惹得对方不悦,也还有一件事需要提上议程。

    毕竟少年已经确定了会在这里入学,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机会,一旦把握得当,或许会使得家族更上一层楼。

    李物浦隐晦的问:“……你现在有挑选好入学的伙伴吗吗?”

    ——或许更直白的说,效忠者。

    方烛说:“选好了。”

    他回答得十分坚定,没有任何的犹豫,早已经选好了效忠者,但李物浦不认为,家族里有任何一个人能被他瞧上。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

    眼下正被他们大肆寻找的人。

    方烛这么多天来一直心心念念的人。

    李物浦想起父亲的叮嘱,旋即在脑海里按压下去,有时候父亲的话也并不完全是正确的,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李物浦说:“能透露是谁吗?”

    方烛没有回答他。

    李物浦微微抿唇,藏在桌下的手指紧紧扣住,淡青色的血管略微凸起。

    他克制地说:“无论是谁,我们都会全力赞成。”

    他侧身示意,先行告退,眼里阴霾一闪而过。

    只要在他们的家族内,无论是谁都没有关系。

    ——至于那个人,永远的消失就好了。

    17.

    在当真秃噜掉一层皮肤之前,楚歌终于停住了动作。他长长地舒了口气,转头见方烛坐在一旁,目光静静的,忽然有些尴尬。

    少年人眼瞳黑白分明,澄净清澈,明明没有什么情绪,却教楚歌窘迫起来,心里竟生出了对不起他的错觉。

    他心里火烧火烧的,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愧疚和难受。

    气氛实在太过压抑,仿佛暴风雨前海面假象的平静。楚歌忽的站起身,在方烛有些受伤的眼神里,解释道:“我出去找点吃的。”

    他拎起猎|枪就要跑,方烛喊住了他:“等等!”

    楚歌停住脚步,没有转身。

    脚步声轻轻响起来,伴随着温热的躯体,方烛在身后拥抱住了他。

    楚歌为不可见的一颤,却教方烛察觉,他的手臂渐渐滑落下去,顺着胸膛垂落到腿边。

    方烛声音低低的,如同挽留:“小心。”

    楚歌胡乱地点了点头,拎起猎|枪,健步如飞地朝前走去。他的步伐跨得极大极快,不过几步就见不到身影。

    方烛身形微微晃了晃,有那么一瞬间抬脚,似乎要追上去,最终还是止住。少年人站在山洞的阴影里,低垂着头颅,宛如被丢下的小兽。

    什么表情也看不清。

    .

    雨过天晴,一碧如洗,四周鸟鸣不绝于耳,扑面而来是草木的清香。

    楚歌深呼吸了几口气,似乎要平静下剧烈的心跳。

    刚才的感觉实在太过于古怪,被憋在山洞里久了,眼下总算是回到了人间。

    当时夜里觉得阴森森好不吓人,眼下天晴,还可以夸一夸这山里风景不错。

    当然,也是吃货最爱。

    楚歌问:“统子,这山上有啥吃的。”

    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土里长的……通通都是山肴野蔌!老饕的归宿!

    系统问:“你要吃荤的还是素的。”

    楚歌闻言精神一振,摩拳擦掌:“当然是荤的啊。”

    系统扫描了下,问:“大的小的。”

    楚歌摸着猎|枪,豪气干云:“还用问,当然是大的,越大越好!”

    系统满足了他的要求:“哦,你转下这个山坡,那边有头野猪。”

    楚歌脑子里想着怎么炮制这只野猪,脑子里已经被十八吃给占满了,不假思索地说:“来来来,给个方位,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系统说:“好,沿着这条路下去……哎你小心点儿,别没打到野猪自己先摔沟里去了……走左边,左边,不是右边!!!”

    系统原以为宿主的路痴只表现在夜晚,没想到明明天亮了依旧毫无改进,好在他自带gps功能,还可以给宿主定定位,不然以楚歌这路痴程度,迟早迷路在山里成野人。

    一人一系统分工明确,一个指路一个走路,等楚歌终于拐过一个山坳看到目标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卧槽?统子,你怎么没有告诉我,这头野猪有三个我这么大啊!”

    这这这……他的猎|枪能打死吗!

    楚歌望向不远处皮糙肉厚的庞然大物,看着阳光下面积庞大的阴影,内心深处涌起深深的怀疑。

    ——就李曼成这胳膊腿儿,会被一蹄子铲飞吧!

    系统说:“别怕,你这个猎|枪威力不错的,一发子弹就可以要它的命。”

    楚歌比划了比划,情不自禁哆嗦了:“你说真的吗?”

    系统说:“真的……你需要我提供接管服务吗?”

    在特殊情况下,系统是可以给宿主提供一点小小的服务,就比如眼下,接管李曼成的身体打一枪,免得楚歌真的因为野猪一蹄子把他给踹飞了。

    楚歌说:“不用了。”

    系统:“………………”

    系统的数据出现了类似于吃惊的波动,哟呵,实战渣渣宿主居然拒绝接管服务了?

    系统有点好奇宿主哪里来的信心这么干脆的拒绝,在做好了时刻救场的准备后,他观察宿主的动作,举枪、瞄准,意外的发现还真的挺专业。

    紧接着只听“砰”的一声枪响,楚歌牢牢盯住前方。

    野猪也转过身,牢牢盯住他。

    楚歌突然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卧槽?这枪怎么没子弹啊!”

    救救救——救命啊!

    楚歌心里是崩溃的,他眼睁睁看着野猪冲来,差点摔了个马哈。系统飞快地接管了他的身体,无比迅疾地朝山坡下小路上冲去。

    楚歌不停尖叫:“啊啊啊!我的腿!啊啊啊!我的手!啊啊啊!疼疼疼!”

    系统不堪魔音所扰,怒道:“你能安静点儿吗!”

    楚歌说:“我害怕啊,统子!你居然不告诉我,这枪没子弹,死人啦!”

    系统操控着他飞快地跑,野猪在后面飞快地追,楚歌耳边一直萦绕着“哼哧哼哧”的咆哮声与腥风,觉得自己魂都要被吓脱了。

    楚歌说:“死人啦!统子!被野猪拱死扣工资吗!”

    系统一边看路,一边还要回答他:“不扣的,还有精神损失补助。”

    楚歌顿时震惊了:“卧槽!不扣工资!还有精神损失费!统子你慢点儿跑,让我被拱死得了。”

    系统恨不得糊他一巴掌,怒道:“你争气点儿行吗!方烛都扛下来了扛不住野猪?!”

    楚歌叹气:“你不懂,这残酷的现实,我也要为五斗米折腰啊。”

    系统数据都沸腾了:“滚!!!”

    楚歌浑然不觉,奇道:“统子,你说‘哔——’嘎哈啊?!”

    系统:“………………”他对这个单向屏蔽脏|话的ai世界绝望了。

    楚歌说:“哔哔哔——你到底说的什么啊?”

    系统忍无可忍:“哥屋恩!”

    楚歌这次听懂了:“卧槽你们还学拼音的?你把接管权给我我就滚。”

    系统:“………………”妈|卖|批为什么不屏蔽宿主的脏|话。

    楚歌还在跟系统讨价还价,系统压根不理他了,操控着李曼成的身体一路飞奔,其中姿势之奇葩、行容之狼狈简直让人闻者落泪见者伤心。总之也不知道系统怎么做到的,野猪咆哮声一直缀在身后,但从来没有追上来。

    渐渐地山路走到尽头,隐隐能看到李曼成塌掉的小茅屋。楚歌精神一振,知道是跑到穿越来的地方了,见着茅屋前有一个人,张口就想喊救命,结果和系统冲突咬了满嘴血。

    与之同时,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

    哀鸣之后野猪倒地,楚歌猝不及防,脚下不知绊到了什么,收势不住摔了个大马叉。

    卧槽!疼疼疼!疼死啦!

    楚歌痛的眼泪都出来了,他趴在地上,连动一动的想法都没有。长途奔袭后的身体每个地方都叫嚣着疲惫,只有眼下倒地才终于让他轻松了一些。

    可惜,他想要轻松,有人却不想放过他。

    一个漫不经心地声音响起来:“哟,这不是爸爸刚接回来的弟弟吗,快点儿起来,姐姐可受不起你这份大礼。”

    系统说:“李曼成的是天火流星,你的我怎么知道?!”

    楚歌说:“你们系统难道不下载数据包进行对比?满足宿主合理要求是最基本的条件吧?!”

    系统说:“……对不起哦,暂时没有这项服务的呢!”

    楚歌在脑子里深沉的叹气,仿佛一个芭比看着自己不成器的儿砸,眼里是深深的恨铁不成钢:“你这个系统,不热情,不礼貌,还一问三不知。”

    系统:“………………”

    楚歌说:“我怀疑你怎么通过上岗考试的。”

    系统心想他还好奇楚歌是怎么在国家纯爱总局做到理论满分的呢!题目答得溜,实际操作也这么糟糕。

    一人一系统在互相嘲弄中达成了精神的大和谐。简而言之,楚歌替方烛压制精神力,系统去看《ai的名义》,彼此不用语言接触,皆大欢喜。

    长久的暴雨里方烛时常困顿,他一天中有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昏睡着的,每逢他眉头蹙起,楚歌便会上前贴额,潜入他的精神力世界。随着时间的推移方烛的精神状况好了很多,他的世界甚至彻底平息了下来,起码楚歌看不出任何火山喷发的可能。

    然而精神世界的消停伴随着的是现实里的不平静,大概因为楚歌总是潜入他的精神力世界,以至于方烛对楚歌亲昵了许多,恨不得黏在他身后。每次只要一醒来,欲语还休的眼神及天真渴盼的表情就会将楚歌将的溃不成军。

    楚歌竭力抗衡,但他的自制力……真的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已。何况方烛怯生生看他的时候表情还特别可怜,简直让人觉着拒绝他就是一种罪恶。

    楚歌对方烛的要求满足得越来越多,对李曼成性取向的怀疑也越来越大,等到三天三夜的暴风雨终于走到尽头的时候,楚歌看着枕着自己大腿酣然入梦的方烛,觉着自己俨然神经衰弱。

    楚歌跟系统说:“统子,下个世界给我选个凶一点的目标吧,面目狰狞一点,身手强悍一点,总之实力越强大越好。”

    系统一阵阵无语:“你想自寻死路吗?”

    楚歌泪流满面:“我终于知道你先前说的和死差不多是什么意思了,让我控制李曼成这人渣身体我还不如死掉,这厮前世是个泰迪精吗……”

    这身体反应起来的敏感程度简直叫人大跌眼镜啊卧槽!

    像第一天早上那种尴尬局面不是已经发生就是在发生的路上啊卧槽!

    李曼成你这个人渣天天对着方烛硬还风流花心难怪被剥皮泡水做标本啊卧槽!

    系统说:“你冷静点,小心铁杵磨成针。”

    楚歌:“………………”

    他时时刻刻掐自己大腿还不够冷静吗?掐的乌青都起来了!

    楚歌说:“唉,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屏蔽我的痛觉吧。”

    他这么怕痛的一个人,都告诉系统暂时不用提供痛觉屏蔽功能了,只有靠着远超出常人的痛觉神经,才能让他一掐大腿就冷静下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敏|感的神经和李曼成敏|感的身体简直是绝配。

    如果只是这样,楚歌还是能忍的,真的,大不了痛一痛而已,李曼成的身体,自虐也不心疼。奈何他想消停,有人添乱啊!

    事情转折在雨停后的那个早上。

    方烛从睡梦里醒来,不知道梦境里梦到了什么,眼神水润,脸颊通红,见到楚歌,甚至还有些羞涩地将头低了下去。

    下一刻,他就惊慌失措的抬起了头,少年仿佛受到了惊吓,小鹿样的眼睛水雾濛濛,泫然欲泣:“我要死了吗?”

    楚歌一头雾水:“怎么了?”

    这变脸变的毫无道理呀?

    他顺着方烛的眼神下滑,然后看到了动静明显的双腿之间,与之同时,听到了少年近乎呜咽的哭音:“我也得了和你一样的病吗?”

    楚歌:“………………”

    虽然方烛跟他解释了,是因为体质原因,他的唾液有助于伤口愈合,并且楚歌拇指上的伤口真的愈合了,可楚歌还是高兴不起来。

    楚歌跟系统无精打采地说:“哎,他还是个孩子啊。”

    系统说:“你跟他一样大。”

    楚歌呆滞:“……啊哈?”

    系统说:“李曼成跟方烛是同一年出生的……你没照过镜子吧?!”

    楚歌想了想,发现自己自从来了这个世界后,还真没照过镜子看看李曼成长啥样,他只知道李曼成继承了他|妈|的好相貌。

    系统说:“你下次感叹别人是个孩子的时候,能先看看自己成么。”

    楚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问系统:“李曼成究竟长啥样儿啊。”

    系统说:“你找块镜子自己看去。”

    关键是这荒山野岭的从哪儿去找块镜子啊!

    楚歌心想自己老奶奶都不扶就服这破系统,勾起人的好奇心又不给解决。他旋了半天,总算想起来,把头凑到了锅子前。

    里面半锅水“咕嘟咕嘟”烧着,不停冒着白泡,看不太清,楚歌只隐隐约约看到了英挺的眉毛与削薄的唇,还有清亮有神的眼睛。

    这外貌有问题?!

    他挑眉,水面上的人也挑眉;他垂眼,水面上的人也垂眼;他抿唇,水面上的人也抿唇。楚歌百思不得其解,盯着水面半天也没盯出个花儿。

    这时候他忽而听到方烛低低地问:“你在看什么?”

    楚歌转头,挑起的眉还未平缓,配合下垂的眼帘,潋滟的桃花散去,有种前所未有的冷峻感。

    方烛怔了怔,很小声地说:“你生气了吗?”

    楚歌头大:“没有。”

    方烛说:“……我知道刚才是我太冲动了,可是看见你我忍不住,对不起。”

    楚歌:“………………”这台词怎么怪怪的,确定没有拿错剧本吗。

    方烛说:“你还疼吗?”

    楚歌想说孩子你说话正常点儿成吗,这话听起来歧义老大了啊。可方烛又是在关心他,眼神担忧又心疼,没做半点儿假,满满都是真诚——

    等等,心疼是什么鬼啊?!

    他一个上得了刀山、下得了火海,顶天立地的社会主义战士会需要一个孩子来心疼?

    楚歌没说话,然后他就见到方烛咬唇,脸色渐渐苍白。

    今早被泪水支配的恐惧感又一次回到脑海,楚歌说:“不疼了,谢谢你。”

    他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脑袋,觉得任务对象简直太难搞,这么随时都可能黑化但迎风就洒泪的小花瓶压根吃不消,可他还得把对方哄着、捧着、护着。

    讲道理,小花瓶人设崩了对谁都不好。

    .

    楚歌在裤兜里摸了半天,奇迹般的摸出来一颗奶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外面的糖纸还裹得完完整整的。

    经历过一夜风雨的挣扎,居然还没有潮,简直是个奇迹。

    楚歌看着糖果上的标识,有一点惊奇:“咦,这个世界里居然也有大白兔?”

    系统说:“挺符合你的口味,是吧。”

    楚歌点头:“嗯,我喜欢。”

    系统以为他要自己剥开吃了呢,结果就见他朝着方烛招了招手,示意少年过来。

    方烛踩着小步子,蹭到他的身边,眼神一闪一闪,小刷子似的。

    楚歌说:“闭眼哦!”

    方烛听话地把眼睛闭上了,乖乖地等着他。

    楚歌拉起他的手掌,然后将奶糖搁入了少年手心,再将五指推了回去,捏成了一个拳头。

    方烛眼眸一弯,脸颊上晕起浅浅的酒窝儿:“是什么呀?”

    楚歌说:“现在你可以看了。”

    方烛小心翼翼地摊开了手掌,看到是奶糖的时候,眼神愣了一下。

    楚歌说:“那土豆挺涩的,吃颗糖甜一甜吧。”

    方烛眉眼雀跃了起来,欢喜地抓着奶糖双头,一点一点剥开糖纸,唯恐扯碎了分毫。

    楚歌没想到一颗奶糖能让他高兴成这样,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就一颗奶糖而已,至于这么激动吗?”

    系统说:“我要是吃了你煮的土豆,能有口水漱漱就感天谢地了。”

    楚歌:“………………”

    等等,不带这么玩的啊,他已经深刻的认识到错误了!

    楚歌问:“黑化倾向怎么样?”

    系统说:“暂时没了。”

    楚歌松了口气,倾向没才是真的没,除此以外一切都是水面上的假戏,他还要时刻保持警惕,避免黑化倾向卷土重来。

    .

    楚歌正感叹着任务不易呢,他的任务目标就窜过了头来,少年朝着他绽出明媚的笑容,伸出手,给他看在糖纸里躺着的奶糖。

    楚歌不太明白方烛的意思,眼神里便带了点儿询问的意味。

    方烛轻轻地说:“给你。”

    楚歌有一点哭笑不得:“欸,是给你的糖果,不是让你剥糖纸的。”

    方烛歪着脑袋看他,想也不想就说:“可是我想给你呀。”少年打量着他,说:“你很怕苦的吧。”

    答对!

    酸甜苦辣咸,酸甜咸辣都没事,唯有苦味伤人心。楚歌别的都不怕,就是有一点怕苦。

    别说他心里还真有些蠢蠢欲动,大白兔是童年不可割舍的回忆之一,而且他还贼好奇这个世界的大白兔到底是什么味道。

    但好歹他还记得自己的任务,总算忍住了。

    楚歌说:“给你的,你吃。”

    方烛听话地把手缩回去了,楚歌恋恋不舍地望了一眼,强逼着自己挪开视线。

    系统看的有点无语:“就一颗糖你至于吗。”

    楚歌说:“你不懂,那是我逝去的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美好童年。”

    系统:“………………”呕!

    楚歌说:“统子,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的心呢?”

    系统心想等他什么时候读懂了楚歌的脑回路,那他估计自己也感染了智障病毒离销毁不远了……

    .

    楚歌正肆无忌惮调|戏着系统呢,余光里就瞥到方烛直奔角落拎起了菜刀,当时他就震惊了。

    “卧槽!统子,他拎菜刀是几个意思啊???”

    系统不确定地说:“帮我捅死你?”

    楚歌悲痛欲绝:“统子你变了!”

    虽然这么说,但他压根不信这时候方烛会拎起菜刀砍了自己。

    楚歌的注意力已经转到了山洞的那一边,他看着方烛纤纤细细的小身板,再看看有他脸那么宽的菜刀,胆战心惊,十分害怕方烛会不会一个没拿稳掉下来砸脚上。

    还好这只是他的担忧,方烛虽然看起来瘦瘦弱弱的,菜刀却拎得挺稳,他一下一下地在那边不知道砍着什么。楚歌想要窥测,可方烛跟知道他心思一样,侧身挡住了,什么也看不清。

    这孩子,至于吗。

    楚歌嘀咕了一句,也不去看了,反正该他知晓的总会知晓的,左右不过时间早晚。

    也没过多久,那边的动静就消停了,方烛放下了菜刀,双手合拢,不知道藏着什么东西就朝他走过来。

    “一人一半。”

    方烛雀跃着说,将掩盖在上方的手揭开,他看着楚歌,眼里有明快的期待与笑意。

    那颗原本就不大的奶糖被分成了两截,雪白的奶糖混着些许细小的碎末,被糖纸兜着,散落在少年的掌心。

    楚歌迟疑地看着方烛,方烛只是眨着眼,脸颊上的酒窝儿浅浅的,保持着把手掌递到他身前。

    楚歌最后选了短一点的那一截。

    他在脑子里跟系统说:“唔,还挺甜的……这孩子还挺孝顺的,我喜欢。”

    孝顺???

    系统说:“……你是不是弄错了,你是他男朋友不是他芭比,你俩一样大。”

    楚歌说:“然而我心理成熟的多。”

    系统:“……就你这因为半颗奶糖就感动到无以复加的心理?”

    楚歌说:“一颗奶糖都愿意分享,这不正好证明了方烛对李曼成一见钟情?”

    系统无言以对,过了老半天才说:“……哦,那你好好享受吧,一见钟情。”

    楚歌转过身去,方烛正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少年见他转过身来,漆黑的眼瞳里,欢喜的意味如水波一样悠悠漾开,仿佛要飘荡到人心尖。

    楚歌被他笑得有点儿恼:“我脸上有花吗?”

    “没有呀,我只是想看看你。”方烛弯起了眼眸,“雷锋。”

    楚歌:“………………”

    系统目睹了这一切,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7.

    暴风雨仍然没有停歇,整片天空都笼罩在厚厚的阴霾下,看不到半点光亮。

    楚歌站在山洞口边上,抬头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心里莫名的惆怅。

    剧情里这场雨要下三天三夜,眼下过去一天,还有两天两夜。一想到要和方烛荒山野岭孤男寡男呆这么久,楚歌就想给自己点蜡烛。

    山洞里火星还噼里啪啦响着,方烛侧靠在山洞壁沿,少年头颅微微垂着,乌黑发顶下露出半边睡容安静又柔和。

    这孩子也真能睡,昨晚睡了一宿才起来,没多久又呵欠了。但也亏得方烛睡着了,否则楚歌还不知道怎么面对“生病”的可怕局面。

    他坐在篝火旁取暖,没多久就发现少年又蹙起了眉头。这一次楚歌谨慎了,没去薅一爪子,想起先前的场景他还心有余悸,他怕痛。

    系统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说:“痛成死狗算什么,你不是胸怀宇宙?”

    楚歌:“………………”

    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然后他就真的去了——从李曼成的衣物储备里找了一件厚厚的外套给方烛披上,完美的展示了自己的爱心,并且连少年的皮肤沾都没沾到。

    楚歌心想这统子当他是傻的吗,万一碰一下又开始搞灵魂烧烤了可咋整,他就算胸怀宇宙也架不住天天火烤啊。

    作者有话要说: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意中人

    还有另一版的结局,不过就不放在正文里,让大家多花点数啦

    我放在了这一章的评论中,感兴趣的宝贝可以去看,么么啾!

    好啦,童童最后明白过来啦,故事在这里告一段落

    让我们第二部再见=3=

    2017.9.7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纯爱总局人渣改造中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纯爱总局人渣改造中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