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一章 原告变被告

    第两百三十一章原告变被告

    面对这些人,慕清歌选择了无视。

    作为舆论,总是有意识的偏向看上去弱的一方,这是大众心理。

    言论暴力,有的时候也很伤人。只不过,她的心里承受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大。

    这些人,只不过是被人误导的枪手罢了。真正的始作俑者,还在她眼前。

    “你是想要王法是吗?”

    慕清歌看着她,冷冷的说道。那眼神之中,透露出刻骨的寒冷。

    那撒泼的女人坐在地上,突然间听见慕清歌如此一说,下意识的楞了一下。

    “既然如此,公堂上见吧!”

    这话一出,便转身看向白蔹:“白蔹掌柜麻烦你找人帮我将这老先生的尸体推到衙门,我们去衙门好好的聊聊这个话题。”

    白蔹听见慕清歌的话直接点头。

    楼主说要护着她,他自然按照楼主的吩咐去做。

    那坐在地上的人听慕清歌说要上公堂,顿时傻眼了:“那,我们当家的,我们当家的怎么办?”

    慕清歌看向那不停的抽着嘴巴的男子,微微挑眉。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他也许是觉得刚刚对本姑娘不敬,所以才自抽嘴巴的。难得有这份心,我当然不会拦着。不过,你最好像办法将他弄到公堂之上,按照你抛头露面是羞耻的说法,你当然不能上公堂咯,不然岂不是伤风败俗,丢你们家的人?”

    她说完,转身便走。

    只留下那女子一个人坐在地上半天有不知道该怎么办。

    顺天府距离这天医药馆倒是不远,不一会便到了。

    因为这披麻戴孝的队伍,很快,就吸引了沿路之人的注意力。待到慕清歌等人来到顺天府门口的时候,她的身后和门口已经堆积了不少的人。

    她拿起鼓槌,敲响了门口的大鼓。

    顺天府门内传来威严的吼声:“威武”

    一个衙役走了过来,将慕清歌等人带上了堂。

    那膀大腰圆的女子被带上堂来的时候,完全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

    她,竟然什么都不说,就将他们带上了公堂。按照常理来说,看到尸体,不是应该大惊失色,然后妥协服软商量赔偿,最后息事宁人了结这件事的吗?

    她也会按照原计划,在最后的时候将她的

    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顺天府大堂之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看上去颇为正直,清瘦的模样,下巴上留着些许山羊胡,看上去便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

    “何人击鼓报上名来?”

    他开口,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这空旷的府衙之内,显得异常的有威严。

    慕清歌上前一步:“小女子小歌,状告这眼前的这一家人,蓄谋联合,在天医药馆门前企图行骗讹诈,还望大人可以公平审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

    不是这不是,这披麻戴孝的女子要告这天医药馆的女大夫蓄谋杀害这躺在板车上的老头吗?怎么就成了这女大夫告他们一家呢?

    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剧情分分钟就翻转了?

    那膀大腰圆的中年女人一听,先是一脸懵逼,继而就慌了:“大人,大人啊,别听这个小贱蹄子的!是我,是我和我夫君要告她,她打着大夫的名义,毒害我公公。还不知道用什么妖法,让我相公”

    她话音刚落。

    那一下一下抽打着自己的男子突然就停手了。

    原本,他也是被放在板车上抬来的,此刻一停手,只感觉眼冒金星,整个都如同死狗一般瘫在了另外一个板车上。

    “你相公怎么了?他不是好好的。”

    慕清歌反问,那嘴角微勾,眼神中带着一抹促狭。

    时间,倒是刚刚好呢。

    那顺天府尹也看着躺在板车上的男人,好像是刚刚扇了自己的脸,现在趴在那不动。而那个女子,只是站在那,一动都没动。

    那膀大腰圆的女子楞了一下,马上哭闹大声道:“大人,她刚刚使用了妖法,让我相公自己打自己,现在有撤掉了妖法。大人,你要为民妇主持公道啊!”

    自己打自己?

    那顺天府尹有点懵。

    慕清歌倒是悠然:“你若是有证据是我做的,尽管说。大人是也是有文化,有学识的人,自然有自己的判断力。你若是非要说是我做的,又找不到证据,我不介意多告你一个诽谤之罪。”

    这话一出,那女子顿时傻眼了。

    她还真找不出证据是慕清歌做的,而且,也不明白她是怎么做的。妖法这种东西,她怎么懂。

    他惊堂木一拍:“这位姑娘说的是理,你有什么证据,大可乘上了,本官自会为你做主。”

    这话一出,那膀大腰圆的女子脸上又是一个尴尬。

    她,确实是没有。

    “我,我,我”憋了半天,就说出了几个我字。最后,一咬牙:“民妇告的是这小女子庸医误人,将民妇的公公害死。而且,民妇的公公尸体便在这里,这就是证据。我公公就是出了她开出的药,今日早上,便一命呜呼啦呜呜呜”

    她哭的悲切,目的当然是为了增加一点真实性。

    “而这个女子,就是天医药馆的大夫。她刚刚还恶人先告状,说民妇全家人一起蓄谋,诬陷讹诈她天医药馆。这天道何在,法度何在。”

    这两句话,成功的引起了顺天府尹的愤怒。

    “这些是药渣,我找人看了,说是里面混了什么有毒的东西。”

    那女子继续说,顺便从怀里摸出了一包药渣。

    那药渣用天医药馆专用的包药纸包着,让人一眼便知道是天医药馆拿来的。里面的药材,这样乍一眼看上去好像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慕清歌却清楚的看到了某样被故意调换的药材。样子相似,药性却完全相反,这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吗?

    顺天府大喝一声:“传仵作。”

    不一会,专属于衙门的仵作来了。

    仵作是一个大鼻子小眼睛,身材十分矮小的老头,最醒目的就是那一头乱糟糟好似鸡窝一般的头发。穿着一身粗布麻衣,虽然未破,但是显得十分的脏乱。

    稍作检验之后。

    “禀报府尹大人,此人面枯黄,而唇色发黑,指甲之处也呈现出黑色。确实是中毒而死,死了大概两个多时辰的时间。”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医妃逆天:嗜血鬼王乖乖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医妃逆天:嗜血鬼王乖乖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