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我的女人只能是我的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夜禾 书名:爱到最后无路可退
    果然是小姝!

    莫池此刻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梦魇里,痛苦并兴奋着。

    可是他说,他好想她,又让我觉得特别怪异。

    按下心中的狐疑,我试图想叫醒他:“莫池,我是蔓初,你醒醒。”

    可莫池明明是睁着眼的,但他的样子好像还在梦里。

    他一定是听到我说的了,却是摇头,将我的手握得更紧,眼神也变得紧张:“小姝,别离开我,只要你不离开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越听越感觉不对,使劲拍着他的脸,他终于有些回神,看到我,有些怔愣地盯着我,而后用力将我拉过去,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被他压在身下。

    我惊恐地看着他,知道他已经从梦里出来了,低喝了一声:“莫池,你放我下去。”

    “小姝。”

    他此刻是清醒的,他睁着眼睛看着我,喊的却是小姝的名字,我的瞳孔骤然一缩,不等我再说话,他的手指覆上我的唇,不让我说话。

    “为什么要离开我?”莫池的眼神突然变得涣散,又时而缱绻,“你离开的时间已经够长的了,现在好不容易回来就别走了,这里还是你的姝苑,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开。你看。”

    他将他的左手扬在我面前,说:“你送给我的礼物我一直戴着,从不离身。可睹物思人真的很痛苦,我想要你,真正的拥有你,小姝”

    一句句思念的话听着让人心尖发疼,话音落下,他的唇也落在我的额头上。

    我像被一道惊雷劈中,完全没了反应。

    原来他手上的尾戒并不是陆维燕送的,而是小姝!

    原来他心里的执念并不是陆维燕,而是小姝!

    原来情到深处嘴里喊的小姝,并不是心存愧疚,而是真正心念的人。

    纪婶说我像小姝,可除了眼睛,我没有哪一处像她的,可只是一双眼睛,就让他如此。

    原来,他一直把我当作替身!

    直到此刻,我才醍醐灌顶,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个现实。

    我顿时觉得自己又好笑,又悲哀,视线逐渐模糊起来,莫池的吻却越来越炙热。

    听着他喃喃地喊着小姝的名字,我想起顾舒霖说他就是一个变态,喜欢一个自己养大的女孩,那时我还不信,原来都是真的。

    现在呢,莫池在做什么,他把我当作那个女孩,在深情吻着她,他刚才说什么,他想要她?

    这突然让我胃里一阵难受,我竟然觉得恶心,使劲想推开身上的男人。

    可他太重,纹丝不动,大手在我腰上轻轻一握,我就不能动弹了。

    “莫池,求你放了我。”

    没有哪一刻,我像现在这般痛苦的,他不爱我就算了,至少他是迷恋我的身体的,可是现在呢?替身的事实残酷地把我打回原形。

    他对我的话根本置若罔闻,可耳边一遍遍传来的小姝名字,几乎要让我发疯。

    大手已经伸到我的底裤那里,我拼命地夹紧双腿,在他唇上咬了一口,一直没有松开。

    直到他停下全部的动作,我才放开。

    “怎么了?”他暗哑的声线开启,缓缓睁眼看着我,忽而眸色一凝,立刻从我身上起来,看了眼四周,沉声问了一句,“你怎么在这?”

    我心里一阵凄凉,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正醒过来。

    从床上下来后,我淡淡地说了句:“瑶薇说你病得厉害,让我过来看看。”

    余光处,看到他握了握拳,试探问道:“我刚才有说什么吗?”

    我兀自整理着衣服,没想隐瞒:“说了很多,不该说的也说了,我都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也不知道他哪里的力量,一下将我拽过去,惨白的脸上是一双痛苦的眼睛,“你什么都不知道。”

    “小姝,够不够?”我疾言厉色起来,跟疯了一样,“莫池,原来你一直把我当作替身,你怎么可以这样?”

    他突然沉眸,破天荒地说:“蔓初,跟我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我笑了,真的笑了,笑的我眼泪都流出来了,最后收起笑:“对不起,我不是小姝,也不是你的替身,我是黎蔓初,她明天就要嫁人了。从此以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在我转身之际,他一下从床上跳下来,因为身子虚,崴了一下。

    他挡在我前面,惨白的脸色上增添了几分暴怒:“你跟我说老死不相往来?”

    我盯着他,眼神坚决。

    “我不准!”

    他一下将我紧搂在他怀里,而我已经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暖,冷漠地开口:“莫池,你不可以这么自私。”

    “黎蔓初!”莫池好看的眉头揪在一起,如同此刻我的内心。

    最终,他还是放我走了。

    下楼的时候,莫瑶薇站起来急切向我走来,没等她开口,我就告诉她,莫池已经没事了,他不过是被噩梦缠住,梦醒了就都好了。

    外面还是大雨滂沱,我跑向雨中,衣衫瞬间就湿透了,可被这些雨水洗礼着冲刷着,我才感觉自己顿时清醒。

    回到尹家都已经凌晨一点了,好在所有人都睡了,并不知道我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晚,他们三个一个都没睡,都在房里陪着我。

    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失魂落魄过。

    等我回神的时候,已经四点了,跑到镜子前面一看,简直太糟糕了。

    “你怎么样?”王子墨走过来问我。

    “好了。”我朝他笑了笑,说,“又要结婚了,真是期待。”

    说起来,我这算是二婚了,真的没什么好期待的,加上我现在的心情,更是没有任何喜悦,但是,真的要感谢昨晚我跟莫池见的那一面,否则不会让我有这么大的决心,决心要跟顾舒霖好好过日子。

    沈思澄很会化妆,将我所有的疲态都掩饰住,看着镜子前的自己,完全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天亮的时候,我们这边就准备出发去往水城的教堂。出发前顾舒霖还打电话跟我说,他昨晚一晚都没睡,很想打电话给我,可又怕我在睡觉,终于熬到天亮他才打过来。

    他说,他很想我,让我快点出发,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我。

    一字一句,都是情真意切,我心里的愧疚愈发地膨胀。

    可能是被喜气感染的,我暂时忘记了之前的不快乐,期待着接下来的一切。

    外面空气清新,今天是个好天气。

    就在我们的车开到水城边界的时候,经过一处山脉,这里几乎没有人烟,都是山林。突然一声爆破声,是我的婚车爆胎了。

    然后接着就听到接二连三的爆破,王子墨转眸看向我:“蔓初,出事了。”

    我心里一慌,沈思澄紧紧地挽着我,而沈彻看向前方:“来了不少人,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我们都纷纷下车,尹明东他们个个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几乎是瞬间,我们四周就围了很多黑衣人,个个蒙着脸。

    这种情形,我怎么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我想起来了,那还是两年前,莫池带我去茶山监狱见阿强的时候,路上就遇到这些人的追杀,着装都差不多,可那是阿腾的人,那这些人呢?

    我在他们中间搜寻着,可没看到阿腾的人影。

    几乎没有谈判的机会,不知道他们放了什么烟雾,顿时大家都看不清彼此,所有人都被一层浓雾包围。

    突然沈思澄惊了一下,她的手跟我的分开,然后一道黑影闪到我这里,拉着我的手,沉声道:“跟我走!”

    低沉冷静,粗狂恢弘,绝对是我没听过的声音。

    我正要喊时,我的嘴就被他捂住,一阵异香传来,在我昏迷之际,我听到沈思澄他们在喊我,可我已经没有力气发声。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身边坐着一个陌生男人,约摸五十多岁,看起来精神抖擞,一双眼睛却是温柔得很。

    “你醒了。”男人一开口我就听出来了,就是他让我跟他走的。

    所以,是他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你是谁?”我警惕地看着他,他睨向我,自我介绍,“我叫池伯龙。”

    看他的穿着打扮,我怎么感觉自己入了土匪窝了。

    想到今天是我跟顾舒霖结婚的日子,现在我不见了,他们不知道有多着急呢,我立刻掀开被子下床,一边问他:“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池伯龙笑了笑:“当然是做压寨夫人,给我儿子。”

    什么?我简直要晕了,这都什么年代了,难道我是穿越了?

    “你找错人了。”

    我连忙要走,可门却在外面锁着,我根本打不开,回头迎向男人温和的眼神,只听他说:“只要你叫黎蔓初,我就没找错人。”

    不等我应话,他露出奇怪的表情,说:“我儿子那么喜欢你,你怎么能嫁给别人呢?”

    我敢肯定他找错人了,我连他儿子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存在什么喜欢不喜欢?

    “不好意思池先生,我想你搞错了。我还有急事,请你把门打开。”

    就在这时,我听到一道熟悉的男声传来:“干爹。”

    这不是莫池的声音吗?

    听到喊声,池伯龙这才将门打开,门口站着的,不是莫池又是谁?

    虽然脸色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整个人看起来倒好了不少。

    门一打开,当我们四目相对时,我是满腔的愤怒,而他则一片淡然。

    “是你干的?”我厉声问他。

    既然两人是这种关系,那把我弄到这里来,肯定跟他脱不了关系。

    他只是睨了我一眼,就像没听到一样,然后拉过我的手就揽了过去,跟池伯龙说:“谢谢干爹,也帮我谢谢大哥。”

    “一家人说什么谢,赶紧带着这个小妮子回去吧。”

    这回,我就更加确信,这件事是莫池做的了。

    “莫池,你疯了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一下甩开他的钳制,心里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你到底想怎么样?”

    “黎蔓初,你忘了吗?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他深深凝着我,“即便我娶不到你,我也不会让任何男人娶你,我的女人只能是我的。”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到最后无路可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到最后无路可退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