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5.第 105 章

    这日天公不作美, 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

    陈汝心撑着伞刚走到学校正门口,便看到了一辆看着低调实则奢华的车子在自己面前停下。车窗打开,便看到薛铭煊那张英俊硬朗的脸。

    “让你久等了。”

    “我也刚到。”陈汝心收了伞上车。

    车内开了暖气, 驱散了覆在皮肤上的寒意。

    今日的薛铭煊没有穿警服,身上一套黑色的手工西装, 连领带的颜色也选的较为深重,身上没有多余的装饰,看着比平日多了几分属于世家子弟的稳重与贵气。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陈汝心也稍稍在脸上化了淡妆,弱化了眉眼处的媚气, 看着多了几分难得的温婉。她一身素白连衣裙长及脚踝,肩上还罩着浅咖色披肩,脚上穿着一双浅棕色高跟鞋,整体看着素净优雅又不失礼。

    到了墓园外, 停下车子, 陈汝心走下车, 薛铭煊体贴地帮她撑着伞。

    “要上去吗?”陈汝心问。

    “再等一下。”薛铭煊视线落在前方那一排高档车上,“来的人很多, 到了上面你自己小心点,我可能会顾不上你。”

    陈汝心看了眼蒙蒙细雨似乎有消停的迹象,说:“你随意, 到时我可以自己回去。”

    “我会送你回去。”薛铭煊态度坚决。

    陈汝心是真的不在意, 微微颔首, 表示自己听到了。

    大约时间差不多了, 薛铭煊把伞收起, 朝她伸出手:“下过雨路有点滑,拉着我的手。”

    看了眼自己脚上的细高跟,陈汝心把手递到他手中,说:“谢谢。”

    握住她微凉的手,薛铭煊笑:“我们之间不需要这样客气的。”

    薛铭煊手心的温度很高,让陈汝心忍不住想要把手抽回来,然而对方好似提前察觉了般,握着的力度大了几分。索性,陈汝心也放弃了,便由着他握着自己的手。

    一路上,薛铭煊总是会很小心地让她看着脚下,小心地让她走得平稳。

    进了墓园,其中一角站着不少身穿深色西装撑黑伞的人,这个墓园来得大都是非富即贵之人,平日里也较为冷清。今日是何蔚的下葬之日,所以一下子墓园人也变多了起来。陈汝心与薛铭煊站得比较靠后,也没怎么引起旁人的注意,只当是何蔚生前的好友前来送行。

    远远便听见何蔚的母亲在坟前哭得嘶声力竭,世上最悲哀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此番情形令见者悲闻者叹。陈汝心心无波澜,安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她很早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感情淡漠,好似七情六欲不全,她学的是心理学专业,自然知道自己所存在的问题。

    昨晚,一直装死的系统突然告诉她,只要任务到了一定进度就可以获得记忆碎片。恢复记忆这一点对于陈汝心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她知道自己是不正常的,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她甚至不知道“陈汝心”这个名字到底是不是她原本的名字,而她原本的身份又是什么人?

    这些她都一无所知。

    不过一个分神,陈汝心便发现薛铭煊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

    不经意间看了眼四周,看到不远处薛铭煊正和一个高大男人小声说话的模样,便收回了视线。

    突然,她看到了一个模样颇为眼熟的男人出现在视线内,便走了过去。

    那个男人也发现了陈汝心。

    “你好,请问你是?”男人率先开口,神情十分冷淡。

    “她的朋友。”陈汝心说着这话的时候,看了眼前方,问道:“你是她的哥哥?”

    “嗯,咳咳……”男人拿出手帕掩住唇咳嗽了几声,看起来很是难受。

    陈汝心见他实在难受,不由开口道:“你看起来很不舒服。”

    “咳咳。”男人喘了口气,淡淡道:“多谢关心。”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朝这边走过来。

    “我叫何珩,谢谢你抽空过来参加我妹妹的葬礼。”说完便随那人离开了墓园。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陈汝心收回视线,无论如何也算在对方眼中留下了印象,刚才问话显然不是时机,以后总还会见面的。身为何蔚的哥哥,何珩一定或多或少和那个人有过接触。

    至今为止,陈汝心依然不知道邢也究竟在哪儿,这难免让她无从下手,无论是自己的任务,还是这个案子的进展。

    陈汝心在原地站了会儿,发现四周薛铭煊已经不在了。

    天空中蒙蒙细雨飘洒着,沾在头发上,好似下了一层薄霜。

    她撑开伞准备离开墓园,此行虽然无功而返,但也不是一无所获。

    地上有些湿,陈汝心撑着伞走得很慢,踩下最后几个台阶时谁也没料到那石板居然不稳,使得陈汝心身体重心竟往下倾去——

    “小心!”一道低沉带着磨砂质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之她的手臂被抓住,腰间也被人用力环住,那人说话间气息不经意地喷在她敏.感的耳际,“你没事吧?”

    恍惚间陈汝心闻到了隐隐的、金合.欢的味道,分不清是木香还是花香,意外地让人精神很放松的味道。不待她开口,青年见她站好后便松开了手,弯腰替她把鞋子捡起放她脚下,起身温言道:“你的脚擦伤了,现在不能穿这鞋子回去,你还有同伴吗?”

    陈汝心抬起头,这才看清他的模样。

    那是仿佛被上天倾注了所有心血精雕玉琢出来的俊美五官,他的肤色是一种极少见到阳光的苍白,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看不见斯文优雅,反而为他徒添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魅惑。那双狭长的凤眸此时正映着陈汝心的模样,微红的唇泛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让人不自觉地心生好感。

    回过神,陈汝心见他身上穿着黑色庄重的西服,以及右手臂上的黑纱和胸.前的白花,顿时明白过来这人也是赶过来参加何蔚的葬礼。

    “我没事,刚才谢谢你伸手拉住我。”陈汝心赤脚踩在湿冷的石阶上,脚踝处有一道被石阶的边缘擦伤的红痕,有血珠渗出,看来确实不能穿这鞋子了。陈汝心看了眼这个帮了自己的青年,说道:“我同伴在前面等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那人出声叫住了她,陈汝心回头看他。

    只见青年竟半蹲在她身前,从西装口袋内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头微抬对她温声道:“这样伤口容易感染,先让我帮你包扎一下。”

    见陈汝心没什么反应,他示意她将把脚稍微抬起,安抚性地朝她温和地笑了笑:“可以把手撑在我的肩上,先忍耐一下,不会疼的。”

    顿了顿,陈汝心依言半弯下腰把手搭在他的肩上,然后把受伤的脚微微抬起一些。

    青年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握住她的脚心,灼热的温度让她忍不住曲起脚趾,圆润的指甲盖上泛着一层浅粉色,显得手心处那白皙如玉的足尖更添活色生香。对于她的敏.感,青年眼底似有什么一闪而过,很快替她把伤口包扎好,站起身,青年一脸歉意地看着她:“抱歉,如果可以我该送你去医院的。”然后看了眼上方墓园的位置,“我……”

    “不用在意,还有……”陈汝心对这个青年感官不差,但也不想麻烦对方,轻轻道了一声:“谢谢。”

    “等……”他话未说完,却见陈汝心已经拎着鞋子往山下走去,白皙圆润的足尖踩在微湿的地上,想到那之前还被他触碰过,他呼吸微滞,喉结也不自觉地跟着上下滑动。青年那双狭长的眼眸危险地眯起,嗓音低哑好似情.人间温柔的耳语:“你果然忘了……”

    西瓜灯/著

    —————☆☆

    陈汝心闭着眼整理系统给她传送过来的这次任务资料,以及这个世界的基本信息。

    强烈的昏眩感让她不由皱了皱眉,好一会儿才平复融合的不适感。等神魂完全与这具身体融合后,她才睁开眼睛。

    这里是校医务室,原主在上体育课的时候因为低血糖昏倒被送到了校医务室,期间陈汝心穿了过来

    融合了原主的记忆后,丝毫没有违和感,看着那些记忆,她仿佛是旁观者,也是参与者。陈汝心压下那一瞬的异样感,开始在记忆中找自己这一次的任务对象——邢也。

    遗憾的是,任务对象因为原主的原因而转学了,这还是昨天的事。

    陈汝心垂下眼眸,想不通系统为什么让自己在这个节骨眼穿过来,而不是提前几天。那样的话她就可以阻止那一场恶劣的校园暴力事件了。

    也许就能避免很多年后的那一场极其恶劣的连环杀人案。

    而制造那场连环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邢也,比原主低一年级。因为母亲未婚先孕,身体一直不好,在他四岁的时候就病逝了,从小都是在外婆身边长大。外婆待他并不好,也不喜欢他,从小对他非打即骂,也是因为那个时候被推了一把,头部不小心撞到了桌角导致视力越来越差。

    邢也生得瘦瘦小小,鼻梁上架着厚厚的眼睛,身上的衣服从来都是破破旧旧,头永远低着,刘海几乎将眼镜遮住,浑身都透着一股子阴沉的气息、加上性子孤僻古怪,那双眼睛直视人的时候格外渗人,这也成为了同学们的厌恶集体欺负的对象多了一个理由。

    有一回,原主递了一条手帕给他,不是同情心泛滥,而是看着他被高三的那几个不.良学生按倒在水龙头下,身上还有菜的咸嗖味儿,离得近了实在看着心烦,就把身上带着的那块手帕给了他。

    那是俩人第一次接触。

    再后来,邢也把洗的干干净净的手帕还给原主,原主没要,说“扔了吧”。邢也当然没有扔,一直都带在身上,很是爱惜。

    虽然,多年以后亲手用那条手帕勒死了原主。

    这真是一个悲剧。

    而铸成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与原主逃不开干系。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被反派圈养的女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被反派圈养的女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