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何氏发布会后,商业圈和娱乐圈接连爆出大新闻。

    娱乐圈当红花旦安馨耍大牌无故缺席何氏发布会,并在微博晒出何氏旗舰品牌黛梦新推出的体香霜,暗讽其是臭得像翔一样的东西,结果却遭著名影后沈茵打脸,在安馨发出那条微博一个小时后,沈茵也晒出了黛梦的那款体香霜,大赞其效果神奇,甚至要自荐当黛梦的代言人。

    一个连一线都未达到的女星和一个影后级别的女星,舆论的风向偏的自然是后者。

    当晚,还有知情人爆出,安馨的神秘男友实际上就是江家老二江文,安馨缺席黛梦发布会的原因昭然若揭,一时间,安馨成为了全群嘲对象。

    苏瑾问江斯年:“是你让沈茵发的那条微博吗?”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沈茵所属的经纪公司就是环亚娱乐。

    江斯年穿着纯棉的居家服,很是慵懒的靠在落地窗前的躺椅上晒太阳,许是阳光有点晃眼,他将手覆在眼上,高挺鼻梁下的唇动了动,简单的发出一个字:“嗯。”

    得到他的肯定答案,苏瑾拿着手机继续翻阅,一张照片,让她顿住了往上划动的手。

    一对男女站在人群中,同穿黑色系礼服,男的高大挺拔玉树临风,女的温婉清丽气质动人,发这张照片的友配文字:老娘的少女心啊,这两人站在一起简直不要太般配!

    底下的评论清一色的赞同,苏瑾看了看,抿唇轻笑出声。

    “笑什么?”

    听见她的笑声,江斯年微睁开眼睛,问她。

    苏瑾把手机递到他眼前,他看了看,唇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伸手点了个赞,然后那只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又覆到了眼睛上,近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他需要好好休息。

    江斯年便是商业圈那条大新闻的主角。

    昨晚的那些记者杜撰故事的能力果然非凡,江斯年的一个简单的现身,就被他们出了无数的内幕与阴谋。

    当然,并没有人知道,传闻中的那个宁非白就是江斯年。

    苏瑾看完上的一些评论后,倚坐在他身旁,问:“从前你有意隐瞒,我不好问,既然你一直扮演着宁非白,现在为什么又要以江斯年的身份出现在世人眼中呢?”

    如果你现在是江斯年,那么宁非白这个身份该如何?

    江斯年似是睡着了,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苏瑾低头看了看他,担心扰了他的清静,便准备悄声出去,刚转身手臂却被他拉住了,轻轻一扯,苏瑾栽进了他怀里。

    江斯年将她搂在怀里,笑道:“当然是为了能跟你这样晒太阳。”

    苏瑾:“”

    江薇被关在拘留所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才被江家给领回去。

    到家后江明风半点安慰和关心都没有,只是紧紧拽着她的手着急的问:“你大哥呢?”

    他的儿子一夜之间成为了京都所有名门谈论的焦点,而他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但令他更为狂喜的是,他的儿子,又变回了正常,又变回那个曾经让他无比骄傲的孩子了。

    “不知道!”江薇猛地甩开江明风的手,声音尖锐。

    她满含恨意的瞪着江明风,她去何氏发布会的原因,爸爸是一清二楚的,结果她被抓进拘留所关了整整一个晚上,回家后他竟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只是担心那个害她被关进拘留所的江斯年,满腹的委屈转换成愤怒,果然,妈妈说的没错,如果那傻子好起来,会把他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给抢走!

    闻风赶回来的江修,见妹妹瞪着爸爸,似是要发飙,急忙走上前将江薇往后拉了拉,跟江明风道:“打给话苏瑾吧,她可能知道。”

    上那张江斯年抱着她离开的照片都传疯了,江修自然也是看到了的。

    “苏瑾。”江明风喃喃念了一句,然后又急又无奈的对江修说:“她要是肯接我的电话,我也不至于这样着急啊!”

    “我试试吧。”

    江修拿出手机,按下了拨号键,听着那嘟嘟的等待音中,他有些许的期待。

    苏瑾正依偎在江斯年怀里睡午觉,手机嗡嗡震动了起来。

    江斯年睡眠浅,一点动静都能将他吵醒,他轻轻将已经熟睡的苏瑾挪放在躺椅上,起身拿起那支震动的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江修。

    他盯着那个屏幕看了片刻,想起些许事情来,于是拿着手机出了卧室。

    等待音后,手机微震,居然接通了,江修心中莫名的感受到一丝喜悦,他正欲说话,手机那边就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她在睡觉,有什么事?”

    江修的心微沉,过了会问:“你是?”

    “我以为那个家里就数你有点脑子。”对方答非所问,而且说了这么一句十分不客气的话。

    江修沉默了会,对着手机那头说:“爸想见你,你什么时候能回来一趟?”

    “一个小时后,我会到江家去。”

    说完,对方切断了通话。

    江斯年回到卧室,把手机放回原位,然后将苏瑾抱回床上睡,低头仔细看了看她恬静的睡颜,心间泛起一丝温柔,在她额头轻轻印下一吻,便出了卧室。

    等他换好衣服坐在车里前往江家的路上时,他仿佛瞬间变了个人,目光渐渐凌厉,带着些许阴沉。

    苏瑾刚刚问他,以前隐藏得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再以江斯年的身份出现?

    其实他没告诉苏瑾,他从来都不是隐藏,而是原本已经丢弃了这个名字,丢弃了伴随着这个名字的家及所谓的家人,若非苏瑾,他可能此生都不会再用这个名字了,不过既然再次拾起了,那么有些该讨回的东西,他势必要一样不落的讨回来。

    很久以后,苏瑾才从别人口中得知,这天,江明风要求江斯年回家时,江斯年指着沈柔母子四人,用气死人不偿命的口吻说:

    “要我留下可以,你让他们滚出去,我便答应。”

    “这个地方,有我没他们,有他们没我。”

    最后还不知道跟沈柔说了一句什么,竟吓得她晕了过去,连救护车都来了。

    临近开学的前几天,苏瑾接到了许蓝的电话,通知她去参加何氏为庆祝周年举办的慈善晚会。

    因她算是何氏香水研发成员的一部分,所以是必须要参加的。

    这次的慈善晚会比之前的新品发布会隆重得多,除了邀请京都各家权贵外,还顺便邀请了许多的娱乐圈明星,林森跟顾圆圆都在被邀之列。

    晚会强制要求每个人都要带女伴或者男伴,苏瑾挂了电话,歪头问躺在床上看书的江斯年:“你去不去?”

    江斯年立马坐起身,严肃的问她:“难道你除了我,心中还有其他人选?”

    苏瑾摸着下巴假模假样的想了下,很郑重的对他点头:“还真有。”

    “谁?”

    江斯年咬牙,眼中妒火燃烧。

    “此人姓宁名非白,你认识他吗?”

    “认识!”江斯年将手中书一扔,便要向她扑过去!

    苏瑾这次机灵点了,在他扑上来之前弹跳开,站在角落里得意的看他,总算摆脱了每次被扑到的命运。

    江斯年看了看她,眸中闪过一丝狡黠,又往床上一躺,对她说道:“我想洗澡了。”

    不知为何,苏瑾一听到这话,就不自觉的猛点头,然后嘚啵嘚啵的跑进浴室放水,大约过了几十秒后她终于反应过来了,冲出浴室扑床上捶打江斯年:“好啊你,从前就是装傻天天让我给你洗澡占便宜,这都让我一听到你说洗澡就本能的去放洗澡水了,太无耻了!”

    如愿得逞的江斯年抓住她在他身上挥舞的小拳头,笑道:“真是委屈死你了,看来我必须要补偿你。”

    “对,你要补偿我!”不知落入圈套的苏瑾重重点头。

    “行。”江斯年一骨碌的从床上爬起来,将她往肩上一扛,边走向浴室边说:“那以后就换成我给你洗澡好了。”

    “江斯年,你快放我下来,无耻无耻!”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妻密袭,这个总裁有点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妻密袭,这个总裁有点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