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护主本能,事情越闹越大

    慕朝雨带着余玖去了荆氏那里。

    刚进院余玖就听见有人在屋里哭。

    她耳朵动了动,结果带着头上大朵的珠花也跟着动。

    慕朝雨抬手扶了扶她头上的珠花,余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耳朵乱动的话很容易把头发弄散。

    进了门,只见柳氏正在旁边嘘声劝慰着荆氏。

    荆氏眼眶红红的,手里紧紧攥着帕子。

    “母亲。”慕朝雨唤了声,微微俯身算是施了礼。

    荆氏猛地抬头,凶狠的模样把余玖吓了一跳。

    “母亲为何动怒,当心吓着孩子。”慕朝雨完全无视荆氏的愤怒,低头轻抚着小鸠的背,就好像他怀里的孩子真的是个胆小的。

    余玖有些尴尬。

    她并不是真的孩子,可是在这种场合里,她只能配合着慕朝雨。

    荆氏眦目欲裂,“慕朝雨,我们福郡王府的人究竟是哪点对不起你,因为你身子不好,平时就连你父亲对你都多有照拂,你虽然是庶出的,但我对你就像亲生的一样,不管有了什么好的都先想着要给你送过去,你竟能对自己的兄弟下黑手,慕朝雨,你问心自问,你对你二哥做了什么,你二哥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他要去的地方是北疆啊!天寒地冻的,战势不断,你这不是想要他的命吗!”

    荆氏越说越怒,将桌上的茶壶抓起来,作势就要向着慕朝雨砸过来。

    “娘,您消消气。”柳氏面上说着软话,手上却没有阻拦的意思。

    荆氏手里的茶壶砸了出去。

    余玖毫不犹豫的跳起来,抬手就把茶壶挡住了。

    这护主的行为完全是下意识的,等她感觉到了疼,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只是个小孩子。

    “嘶!”好疼!

    瞬间,霸气十足的架势荡然无存。

    艾玛,真的疼啊。

    偷偷揉着胳膊。

    慕朝雨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手腕。

    “这种事还要为师教?”慕朝雨眸光微冷,训斥道,“看到东西砸过来不会躲,还要迎着上?”

    余玖的袖子被慕朝雨撸了起来。

    茶壶里的水并没有烫到她,但是却砸出了个青紫的印子。

    “打到我是小事情,要是打坏师父怎么办?”余玖故意哭丧着脸,“要是把你打坏了,皇上要的那些药怎么办,我可制不出来。”

    听了这话荆氏和柳氏全都白了脸。

    刚才荆氏是在气头上,才不管不顾的拿东西砸慕朝雨,现在冷静下来她也觉得有些后怕。

    都知道慕朝雨身体羸弱,平时就是好好照顾着,也是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的,如果真砸到他,有个好歹的,宫里面问起来她怎么交代?

    荆氏怒气难消,却也不敢再扔东西,她把桌上的信甩给柳氏。

    “拿过去,让朝雨好好看看。”

    柳氏拿了信过来慕朝雨却不接。

    “信上说的什么?”他看着柳氏。

    柳氏无法,只好解释道:“这是二弟差人送回来的信,说是他的眼睛因为用了四弟的药……看不见了。”

    慕朝雨扬了扬一侧的眉梢,“看不见了与我何干?”

    荆氏气的直哆嗦,但是却不敢再对慕朝雨武力相向,她用力拍打着桌面,“你二哥走的时候你送给他了一瓶药,是医治眼睛的,你这么快就忘了?”

    “自然记得。”

    “那你二哥的眼睛是怎么回事!”荆氏扯着嗓子咆哮,“你二哥究竟是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这么害他!”

    慕朝雨面无表情的看着荆氏,“母亲究竟想说什么?”

    柳氏忍不住插言道,“四弟,不是嫂子说你,你这么做太伤人心了,你二哥慕义平时对你最好了,你怎么能用药害他呢?”

    “你怎知二哥眼睛看不见了是我送的药的问题?”慕朝雨质问。

    柳氏皮笑肉不笑,“这还用问,只有你送了眼伤药啊。”

    慕朝雨淡淡道:“如此说来母亲也认为是我在害二哥了。”

    荆氏冷哼了声。

    慕朝雨漠然转过头来,唤来小舍儿,“你去趟顺天府,就说福郡王世子毒害兄弟,让他们带官差来……”

    柳氏呆了眼,“四,四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慕朝雨没有搭理柳氏,而是继续吩咐小舍儿。

    小舍儿也是个灵巧的,他马上就明白了慕朝雨的心思,应声后快步跑出门去。

    荆氏这时也有点慌了。

    她哪能真的让顺天府来人抓慕朝雨啊,先不说她根本没证据证明慕朝雨在药里下了药,就算这事真的是慕朝雨做的,皇上也绝对不会怪罪他。

    “快,快去把人追回来!”荆氏催促身边的丫鬟去拦小舍儿。

    小舍儿刚跑到院里就被荆氏的丫鬟追回来了。

    他故作为难的回到慕朝雨身边。

    “世子,您看……”

    慕朝雨没说话。

    柳氏吓出一头冷汗。

    别看慕朝雨不声不响的,没想到却是个硬气的,直接就要闹到顺天府去。

    关起门来这是家事,但如果闹到官府去,那可就不是小事了。

    柳氏茫然无措的看向她的婆婆荆氏。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原本不是要质问慕朝雨的吗,为何事情才刚刚开了个头,她们就被对方牵着走。

    慕朝雨动作轻柔的将小鸠的袖子放下来,“母亲不是想要个交代吗,我看最好还是报官的好。”

    荆氏胸口剧烈起伏,她气的发昏,但是却不能真的把慕朝雨弄到官府去。

    先不说这事谁对谁错,就是她男人回来也不会饶了她。

    慕朝雨就算是庶出的,但却是福郡王世子,有他在,就有皇帝的圣宠眷顾。

    “朝雨,你都是多大的人了,尽说些孩子气的话。”荆氏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和善,“你二哥的事我也是一时心急……”

    “母亲一时心急便要置我于死地?”慕朝雨凤眸斜睇,瞥过来的视线有些冷。

    “四弟说的什么傻话,娘怎么能舍得伤你。”柳氏随口附和。

    “小鸠胳膊上的淤青是怎么来的,刚才若不是她替我拦着,母亲是想直接砸到我头上吧。”慕朝雨双眸明亮,如同一泓秋水,泛着点点银光,但是却没有一丝的暖意。

    从他的眼中只能看到冷漠与薄情。

    柳氏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儿子的命运。

    如果真的让她的儿子慕善元做了世子,以后他也会变成这样的人吧。

    不不不,她绝对不要自己的儿子变的这么不幸。

    柳氏正想着,忽见慕朝雨又召过小舍儿,并递给他一块腰牌。

    “你到宫门口去,把此物交给侍卫,就说寻宫内侍卫长林易天,让他派人将我之前给皇上制的眼伤药取来。”

    荆氏见事情真要闹到宫里,再也坐不住了:“我不过是寻你来问问眼药的事,你派人到宫里传的什么话。”

    慕朝雨倔强的抿着嘴不接话,余玖却是开了口。

    脆生生的童音道,“师父当时一共只做了一份眼伤药,送人的那瓶其实是师父从给皇上的药里分出来的,你们不是不信师父吗,等一会把药拿回来你们自己验验就是了。”

    听了这话荆氏头大如斗。

    从皇上手里往回讨药,这是生怕乱子不大吗!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世子欺上身:萌狼宠妃,轻点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世子欺上身:萌狼宠妃,轻点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