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返老还童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止溪 书名:破天局
    丁炼此刻如傀儡一般,这一切却都不由他掌控,心中和惊愕和激情达到了顶端。

    接下来虚空开始旋转,斗转星移,天地变幻,一切都开始模糊。

    此时身边又响起了另一个女人的淫声荡语,他回首望去,却见曾经陷害自己的云中蝶,一丝不挂地坐在一片血泊之中。

    那片血泊正是父亲的血,他拯救了自己,却死在了仇人的剑下。

    现在云中蝶捧起他的鲜血,倒洒在自己裸露的身体上,仿佛那是邪恶的润滑剂。

    她神情迷乱地喊道:“丁炼,撕掉你虚妄的伪装吧,释放你内心恶魔的力量吧,这个才是真正的你,一个让天下人都畏惧的恶魔……”

    这喊声让丁炼自己头痛欲裂,撕扯着自己的意念,在无尽的虚空中变幻,他时而看到自己成为欢喜佛的明王在与明妃交融,时而看到自己与云中蝶在血泊中相交,最终明妃和云中蝶合二为一都躺在了自己怀里……

    欲为蚀心毒药,色为刮骨钢刀,现在他的身体变成了**的修罗场,那个兽妖与花妖在他**上的共修已经变成了生死存亡的较量。

    双方都想让对方泄去防御,吸食对方的精气,不过现在花妖却占了上风,毕竟她修炼欢喜禅已经数百年,深谙此道。

    丁炼只觉得体内炙热的精气膨胀到顶点,即将要喷涌而出……

    明妃曾经就是这样降服了那个明王,眼看那花妖就要破了那兽妖的修行,进而会吸食他的精气,如果她的计谋得逞,那么便由她控制了身体,变成了女内男外的人妖了。

    但这一切结果都不在丁炼的掌控中,他更形同傀儡,也只有承受的份。

    眼看那兽妖就要败下阵来,却不见他有惊慌之色,只听轻轻讲了一话,就颠覆了乾坤:

    “花妖,你可还记得普兰寺的那个高僧?他可曾也这么让你舒爽吗?”

    那花妖正在紧要关头,想着快要攻破兽妖的守精之力,采取其阳气,正是激情迸发之时,听到这句话却是陡然色变。

    其实当年她落难之际,那得道高僧正好在这里修建这普兰寺,见她性命堪忧,心生怜悯,将她化作的种子,种在欢喜佛前。使得她可以整日听自己诵经**,不断修炼,终于有一天让她法力进升,幻化成了人形。

    只是这花妖变幻成人形之后,竟然对人间的**充满了好奇,再加上她早就对这道法精深的高僧,生心爱慕。

    于是,在一天夜里,她使出催情之技,引诱了这名高僧,那个高僧修行数千年,不料竟被整日听自己诵经的花妖破了色戒,坏了道行。

    他一时愤恨,胸起杀心,便要施法将这花妖给除去,但最终他看着眼泪涟涟的花妖,却下不去手。

    他长叹一声,拂袖而去,任花妖苦苦哀求也不回头,也任这座付出他毕生心血的普兰寺荒废于此。

    这个花妖在普兰寺里苦苦煎熬,度日如年,却终不见心上人回来,以至于由爱生恨。

    这次情伤,最终令她性情大变,到了今日,竟然变成了靠采阳补阴来修行的妖精。

    这番情史,是花妖隐藏在内心从不敢触及的回忆,今日被此兽妖提及,心神大乱,爱恨情仇全都涌上心头。

    修炼欢喜禅的关键是需要的以欲制欲,达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纯念状态,但她现在心神晃动,身子又如何能专心抵住兽妖的阳气?

    只见她躯体一软,全身松驰了下来。

    花妖松了劲力,反而让那兽妖越战越勇,他控制着丁炼的身体行云流水一般,将花妖的半生修为吸了过来。

    丁炼刚还觉自己精气要崩泄,不料情况突变,那将要喷涌而出的精气,瞬间倒流,同时带着一股原本不属于自己的暖流,反冲回了体内,前一股冲得自己经脉尽折,后一股冲得骨骼欲碎。

    这两股能量实在太大,他觉得可能要被它们撕裂时,它们两个力量却开始在体内相互交融,接下来,他只觉得百穴尽解,经脉舒畅,无比的舒服……

    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产生剧烈的变化,他原本魁梧的身体竟然开始缩小,皮肤也更加白嫩起来,等到变化停止,他的容貌大变,不仅更加俊美,而且又年轻了几岁。

    “哈哈……修炼欢喜禅,果然有返老还童的功能。”

    大殿里充荡着那兽妖的笑声,他不仅完全控制着丁炼身体还吸食了那花妖的精气,现在花妖赤身躺在他的脚下全身疲软,难以动弹。

    她仙露尽泄,劲力全无,心怀怨念,却不甘心地问道:

    “你究竟是什么来历?怎么会知道我和他事情?他现在在哪里?”

    那兽妖却丝毫不理会她内心迫切,他肆意用脚踩踏着她裸露的胸口:

    “在这个暗黑即将来临的时代,胜王败寇靠得是实力和计谋,你竟然对一段事过境迁的情事,念念不忘,简直是丢我们妖类的脸啊。”

    那花妖并不理会他对自己羞辱的动作,依然喘息地问道:

    “你说还是不说他的下落?”

    那兽妖哈哈大笑说道:

    “我要是不说,你又奈我何?”

    那花妖把心一横,一低头抱起那兽妖踩在胸前的脚,一口咬了下去。

    那兽妖没想到这个奄奄一息的花妖还会这舍命的一击,那她刚才还让人**的红唇,现在竟然成攻击人的利器。

    那香齿咬在自己的脚上,竟然疼得他全身一紧,愤怒的他,将那只脚抬起,用力将花妖的脑袋踹在地面的石砖上。

    这一脚犹如巨石砸下,直接将那花妖的头颅给踩烂了。

    那花妖死后并没有一副血肉模糊的惨像,而是化作了一朵被踩烂的红花,一阵风吹来,便烟消云散了。

    不过那兽妖一脚踩死了花妖,并没有觉得轻松。

    他感到刚才被咬的脚处,有根花刺钻了进来,那花刺进入身体内,化作千百细小的藤条,沿着血脉四处蔓延,所到之处,把那兽妖的灵力都死死箍住。

    原来那花妖舍去千百年来修炼的人身,将自己的修为化作一颗带刺的种子,钻进了丁炼的**之中。

    兽妖见到花妖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不由得大惊失色,他急忙将体内灵力收缩,与体内那花藤相抗衡。

    丁炼已经恢复平静的体内,即刻间又是气力乱窜,翻江倒海,痛苦不堪。

    那兽妖刚才吸食了那花妖的精气,法力大增,灵力在**中与那花藤较量竟然也占了上风,渐渐要脱离那花藤的困缚,取得胜利。

    那花藤见状,突然向丁炼的心口蔓延,当藤条触及到他胸口那滴妖血后,原本抑制着他内心灵力的血滴,突然消散。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破天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破天局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