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争取机会

    “你去那种地方做什么?”三老爷率先反对,“那地方实在不是女孩子该去的地方。你且在家好好等着就是了。”

    “我猜想着要是去问问,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线索。”云挽歌说道,同时脑子里想着用个什么办法才能看见初九。

    “该问的我都问过了。”三老爷说道,“你过去还能问出个什么?那晋王世子现在吓得丢了魂,在监狱里哭哭啼啼整夜的发疯,我已经派了大夫过去给他看病,还不知道能不能看好,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病了?”侯爷嘴上说着不想管这个女婿了,可是听说自己即将有外孙了之后,还是很在意的,若是这个女婿出来之后真的成了傻子,还不如让他就这样死在牢里。

    “倒是不用担心。”三老爷说着一副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个男人,不过就是去抓个人,就吓得迷了心窍,提审都没法问,就只知道叨咕自己没有杀人,真是个就会添乱的货色。”

    侯爷脸色尴尬,毕竟是自己选的女婿,不过考虑到三老爷一贯说话就是这个样子,想来也不是故意这么说话来羞辱他的,想着想着也就释然了,如今先把情况了解清楚再说。

    “你请了大夫过去?会不会太惹人注目了?”侯爷说道,万一这个晋王世子再有个好歹,那还真就是死无对证了,这事儿他们是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放心。”三老爷哪里会考虑不到这一点,“跟着一堆监狱里的医生一起进来的,这大牢里的环境不好,隔三差五的就有犯人闹个头疼脑热的,来往的人多了,一个大夫也不怎么扎眼了。”

    “那就好。”侯爷说道,也不知道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心思,能不能从这个晋王世子嘴里掏出什么有用的话题来。

    “案发经过是怎么一回事?有没有什么疑点?”除了三老爷,其他几个都是没有看过案件卷宗的自然也是不了解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案发经过之前已经给你们解释了,疑点倒是有很多。”三老爷说道,“首先就是毒药的来源,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这个晋王世子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毒药,二来就是他下毒的时机,虽说那个时候有人看见他出现咋厨房,可是当时在厨房的人也不止他一个人,所以没有办法断定就是他,被人栽赃陷害的可能性不再者就是那个莫名其妙闯进来的匈奴人,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问他他也不讲话,也是头疼。”

    “这样一来,晋王世子翻案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侯爷充满希望的说道,有这么多疑点,难道还不足以证明清白?

    “恐怕没有这么乐观。”二老爷说道,“现在是匈奴那边咬死了要把屎盆子扣在这个倒霉蛋身上,我们这边处于种种考虑既要做的公正,又要尽量保住晋王世子,绝对不能承认是皇室出了这么一个糊涂蛋,所以两房行程了拉扯的态势,这人是既不能定罪也不能放,这笔官司不一定要打到什么时候。”

    “那问题的关键是什么?”云挽歌说道,再这样下去基本就只能是一个死局,就算是证明了晋王世子无罪,可是若是不能找出真正的凶手,恐怕匈奴人那里也不会善罢甘休。

    “问题的关键就是现在在牢里的那个匈奴人肯不肯认罪。”二老爷说道,他还是持之前的观点,认为找那个匈奴人顶罪是最好的方法,云挽歌不置可否,初九绝对不可能是凶手的,她就是有这个信心。

    况且之前他们商量了那么久,说的就是找出真凶的事情,不过二老爷的意思,多多少少也就代表了皇上的意思,他们的时间恐怕是不多了。

    “他就算是想认罪,匈奴人想必也不会相信,无冤无仇的怎么突然冒出一个匈奴人要杀人质,而且早不杀晚不杀,偏偏敢在这个当口?”三老爷说道,要是没有让人心服口服的证据,仅仅是凭着一份认罪书,恐怕根本没有办法让人信服,毕竟他就是专门管这类案子的。

    “说不定我们私下了解一下,这对我们更加有好处。”云挽歌借此机会来说道,她是很着急的想要见初九,问清楚这一切的真相的,可是偏偏三老爷不明就里,不肯让他去天牢。

    “这道理大家都明白。”三老爷说道,“可是哪有那么容易,那匈奴人就是死扛着不肯开口。”

    “也许我能让他开口呢?”云挽歌说着,这话说的实在是有些冒险了,它也不确定初九到底愿不愿意跟她说出真相,她只能说尽量争取每一个跟初九见面的机会。

    “你?”三老爷惊讶的看着云挽歌,自己这个外甥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这个本事了,自己手下那么多经验丰富的老手都没能让那个匈奴人吐露半个字,怎么云挽歌就胆敢这么托大,实在是让他有些不理解,“你有什么办法。”

    “这还暂时不能跟舅舅说。”总不能说自己跟那个匈奴人早就认识,而且还是名义上的主仆关系吧,云挽歌只能暗自买官司,期望三老爷能够买她的帐。

    “挽歌,舅舅理解你想要帮忙的心情。”三老爷说道,“可是这事情也不是闹着玩的。”

    “你也不妨就让挽歌试试。”云挽歌已经料到了三老爷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同意,正想着接下来用什么办法说服他,没想到侯爷就开口帮助自己说话了,“你想想之前在匈奴的接风晚宴上,挽歌不也是以一己之力让匈奴使节吃了憋,我是相信挽歌的。”

    侯爷的话音刚落,三老爷便陷入了沉思,他一向是不主张女子掺合这些事情的,以前的时候打个甚至比自己还要偏激,可怎么自从挽歌来了一切都变了,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大哥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那好吧。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三老爷说道。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腹黑嫡女:殿下,请自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腹黑嫡女:殿下,请自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