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 各归各位

    夏小洛的婚礼定在八月六号,星期六。由于我和江佐身负伴郎和伴娘重任,彭大大特批三天假期让我们做准备。周三我和江佐就跟着两位新人提前回到了s市,试穿礼服。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知道彭阔的身世。原来自小是孤儿的他只有奶奶相伴,小时候也被很多同龄人嘲笑过,所以生性孤冷,不善言谈,直到遇到了二百五夏小洛。

    “原来姐夫身世还挺可怜的。”我偷偷对江佐说。

    我很久没有去过s市了。据说彭阔的分公司在市已经正常运作,婚礼之后他们就不回去了,一方面这里有奶奶要照顾,一方面夏小洛怀着孕,跑来跑去的也不方便。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挺舍不得的,最近在他家白吃白喝,已经吃出极深的感情来了。

    主要是吃出极高的档次来了

    想到以后我要滚回自己家吃我妈做的粗茶淡饭我就食不知味啧啧。

    我周三去礼服店试好服装后,江佐被安排住到彭阔家,我和夏小洛回我小姨家住。自从我爸妈因为工作变动移居到市后我就很少和小姨见面了,如今有机会多和家人相处,又赶上这么喜庆的日子,我觉得很开心。

    小姨还是温柔贤惠,女人味十足,一点不像我妈,嗓门大到能给天空震出一道裂缝

    “对对好久没来了,快进来让小姨看看。”

    我不好意思地走进家门,灿烂地叫了声“小姨”。

    这时,传说中正在闹情绪的大熊猫姥爷从客厅三两步围了过来,盯着我仔细地看了个通透,好半天后,大熊猫不高兴地瘪瘪嘴,眼眶竟然还红了。

    “咋的了这是?”我吓了一跳。

    我小姨看了大熊猫一眼:“没事,前几天有一个老朋友去世了,你姥爷正害怕呢。”

    好吧这是老故事了

    “姥爷!”我脆脆地叫了一声。

    大熊猫这下眼眶更红了,肥胖的大圆脸不开心地鼓了起来。

    “你妈妈打算什么时候来看我?”大熊猫说着抹了抹眼泪,“她都不要我了!”

    我无奈地说:“不是您说要和她断绝关系的吗”

    去年大熊猫曾到我家里住过一段时间,我妈是个直性子,眼看着大熊猫越来越傲娇,竟然拿出了我姥姥当年的气势,生出了改造大熊猫的疯狂想法。

    一只大熊猫碰上一只大老虎的后果是可想而知的在我姥爷不顾医生叮嘱,将家里的高油脂食物都扫进肚子里,还用“你不是我闺女”对抗我妈的“你再吃就没命啦”的说法后,一场大战开始了

    从回忆里走出来,我看着大熊猫委屈的样子,揉了揉鼻子。

    这时小姨开口了:“我姐不是一直给您寄东西来吗?说不见人家的是您,气呼呼地从我姐那儿离家出走的是您,埋怨人家不来的还是您。”

    大熊猫哼了一声,又问我:“你妈妈什么时候来看我?”

    “后天!”我小姨抢过话茬接下去,“你自己想想怎么跟我姐赔礼道歉!”

    大熊猫转了转眼珠,晃了晃地球仪一样的脑袋,无辜地嘟囔了一句就回客厅继续看电视了:“要是你妈妈还在,绝不让你们这么欺负我。”

    我瞬时觉得我家的大熊猫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宠物”。

    周五晚上,我妈到了s市宾馆开好房间后便来了小姨家里,神情肃穆地把大包小包好吃的都堆到了大熊猫面前。熊猫和老虎一句话都不说,小姨家跟寂静的动物园似的。

    最后还是大熊猫先开了口:“看在我家小洛洛要办喜事的分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大熊猫把手伸向包裹里,拿出一块酥鱼:“要不是对对来了,我才想不起来有你这么个人呢,都是看在我外孙女的面子上。”

    大熊猫嚼着我妈做的酥鱼,嚼得挺来劲的。

    一直端坐在沙发上的我妈绷了半天脸,跟武则天似的,好久后回头看了一眼肥头大耳的大熊猫,这才绷不住劲地哭笑不得起来。

    “能把人给气笑的,也就只有您这个活宝!”我妈说。

    大熊猫见老虎说话了,觍着大脸冲我妈眯了眯眼睛,继续吃酥鱼了。

    和谐的气氛维持了没多久

    “酥鱼虽然胆固醇少,晚上也要少吃,再吃一块就别吃了!”我妈又忍不住了

    “我都八十岁了还能活多久!”

    “嘿,我怎么说什么您都不听呢?能把人噎死!”

    “你就是盼着我死了好少气你!”

    眼看着硝烟又开始弥漫了,我赶紧屁股一抬溜进了夏小洛的房间,把门关得死死的,还能听到外面因为“酥鱼能不能吃死人”而引发的有关医学科研的话题讨论。

    “夏小洛,”我捂着耳朵说,“你家平时经常开研讨会吗?”

    孕妇摆弄着自己的婚纱,喜滋滋地道:“自从有了你姐夫,我已经对过去失忆啦!”

    “我还是回客厅去听研讨会吧”

    “别闹了小对对,快快帮我再试一试这件婚纱,我怎么觉得婚纱小了呢?”

    “这婚纱什么时候买的?”

    “去年。”

    我虚弱地塌下了肩膀

    “去年你没怀孕的时候是以每年十斤的速度爆肥,怀孕后肯定是每年二十斤了。”

    夏小洛胖,脸却小小圆圆的,她不满地照了照镜子:“我根本没胖!”

    后来,在我努力地把她塞进那件系带婚纱后,她满足地拍着肚子安慰自己,说自己的身材保持得还是不错的。

    “是的。”我累得气喘吁吁,“你一贯稳定在胖的领域里。”

    我和她同床共枕的这两天,她又将她与彭阔从开始到现在的经过讲了三十多遍,每讲完一遍之后她都会发现遗漏了什么,然后就要从头倒一下

    据她说,她与彭阔的动人爱情故事都能被写进了,可以取名叫胖妞爱情大作战。

    所以说这人没文化,真是一颗象牙都吐不出来。

    婚礼那天,我穿着伴娘礼服陪在她身边,从堵门到藏鞋,从要红包到戏谑新郎,我充分利用了自己奇葩的思维把新郎虐了个五体投地。

    当我和江佐一左一右护送着新人走在婚礼殿堂撒满花瓣的台上时,我有种随之一起结婚了的感觉

    我和江佐是金童玉女,负责撒花瓣,我边撒边偷偷回头打量他,那厮一身正式西服帅得跟外星人似的,不调戏一下不是很亏吗?

    可是他完成任务的态度十分认真,对我的调戏不理不睬,逼急了就用一个恶狠狠的眼神警告我安分守己。

    看着夏小洛的婚礼,我真是羡慕不已

    听说这场婚礼是夏小洛和彭阔两人设计的,所有的环节都避开了庸俗的戏份,没有咬苹果和念誓词,整个过程创新又浪漫。一场沙画表演揭示了他们的恋爱过程,彭阔的奶奶坐在上首位,慈祥又和蔼,而且很喜欢夏小洛的样子。

    婚礼进行到尾声处,**却来了。

    “世界上唯美的爱情,不是如胶似漆,而是百转千回。今天我们的新郎新娘终于走进婚姻殿堂,结为夫妻。他们这段唯美的爱情理应成为不被遗忘的经典。现在,请大家把视线集中到大屏幕上。”

    主持人说完,光线渐暗,我看到的背景屏上出现了一本的封面,封面上是一幅男女卡通形象的插画,女孩脸蛋圆圆的,睫毛很长,和夏小洛有些相像。

    主持人神秘地问来宾:“知道插画上的女主角是谁吗?”

    他这么一说,底下一片窃窃私语,我盯着屏幕上的插画和新人之间比来比去。

    不会吧

    大家还在疑惑,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走上台,她有一双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睛。

    “大家好,我是出版人叶秋。”

    叶秋一上台我们才知道,夏小洛和彭阔的故事被她收进了自己的里,并且已经成功出版上市了,今天她把书带来了,送给夏小洛当作礼物,这份厚礼真是珍贵吉祥啊!

    试问,还有什么能比自己的爱情被大众记住更让人激动澎湃?还有什么能比在书店里看到一本以自己为女主角的作品更得意?

    “我将新娘与新郎的故事写成了一本,取名笨鸟先“肥”,作为新婚礼物送给两位新人,希望这份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爱情能够一直保有最初的悸动,希望大家的生活都能处处遇惊喜。”

    有文化就是不一样,瞧这小书名起得多有内在,我定睛看了看穿着婚纱的这朵大洛花羡慕不已。

    仪式结束后,我和江佐陪着新人敬了一圈酒后才落座开始填肚子。酒席上,亲戚们把笨鸟先“肥”传递着看来看去,讨论着大胖妞的大福气。

    一直认为有肉的女生最好命的我妈又开始耐不住寂寞了

    我正填着肚子,就见我妈抿了一口小酒,如痴如醉地品着,“啊”了一声后,自顾自地说:“江佐呀,”她放下酒杯,“姐姐姐夫都结婚了,你们有什么打算?”

    “我才二十”我弱弱地说。

    我妈又抿了一口小酒:“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心情凌乱地算着,我貌似已经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了,“毕业之后就可以考虑了!”

    人过二十,马上进入被长辈催恋催婚催生子的年龄,我被自己亲妈“厌弃”,心里十分不爽。

    更不爽的是,她不知道江佐老早就拜倒在我大裤衩之下的事,总认为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被“退货”了,然后会拖累她。

    我得让全天下都知道我赖对对也是一个有福之人!

    吃饭期间,我听着我妈的唠唠叨叨,眼睛却一直盯着正在邻桌与宾客笑谈的女人。

    “吃个鸡翅。”江佐给我夹了个秘制鸡翅,我望着他古板又犀利的大脸,回忆着和他从最初到现在的历程,想起过去在校园里被自己错过的往事,心里激起一阵阵涟漪。

    夏小洛的爱情很一波三折,那我

    我喝了一口酒壮胆后,垂着脑袋低调地溜到了隔壁的酒席。

    “你好!”我对叶秋说。

    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面露疑惑。

    “我是新娘的妹妹!”

    她马上笑了,点头道:“你好,你找我?”

    我大脸一仰,对她提出了想当她下本里的女主角这种不要脸的建议,咱有素材啊!咱感情迂回啊!咱内心情感相当丰富啊!

    “你们作家都需要原型对不?”

    叶秋被我贴近的大脸逼到无路可退,扶着椅背往后靠了靠,面露难色,神情有些迟疑,似乎对我的爱情故事很没信心。

    “我的故事也老波折老波折了!”

    “呵呵这个”她对我如此激动有些不适,“你先别急,我还不知道你的情况呢。”

    “你的手机号多少?微信号多少?号多少?微博昵称是什么?用不用人人?”我开始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骚扰模式

    正努力着,我被一只大手揪着脖颈,狠命地拎了回去。

    江佐蹙眉,责备地看着我:“注意场合,别闹。”

    我正在办大事,这厮搅和了我的大事!

    我还想回头再争取一下,发现叶秋正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盯着江佐看。

    “你们是一对吗?”她好奇地问。

    “是呀!”我回答,“夏小洛说想用一对情侣当伴郎伴娘,就选了我俩!”

    叶秋又盯着江佐好奇地打量,十分感兴趣的样子,而且丝毫不避讳我!

    我预感大事不妙,我的男人被别人看上了!

    这时叶秋站起来,嘴角挂着谦和的笑容,冲江佐伸出右手:“怎么,不认识我了?”

    江佐神情怔了怔,想了会儿,才恍然大悟地说:“是你!”

    “真巧啊!”江佐和她握了握手。

    我在旁边一头雾水。

    “你们认识?”我问。

    叶秋又看了江佐一眼,笑道:“上个月笨鸟先“肥”要定稿,我去问彭阔最后的定稿意见,在彭阔公司碰到过这位男生。”

    说完叶秋又看着我,拍了拍我的头:“小姑娘,福气不小呢。”

    我被她拍得更一头雾水了

    “当时他正在和郭总监交流一个项目方案,提出了自己独到的意见。实习生能有这样的见地,我很钦佩,不过更重要的是”说到一半,她神秘地停下来看着我诡异地笑了笑。

    “重要的是啥?”我嗷了一嗓子。

    叶秋耸耸肩:“重要的是,讨论到一半,突然冲进来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哭喊着要对他投怀送抱,他的处理方式和当时的言辞,都让我羡慕起他所喜欢的女孩子来。”

    还有这等事?我急眼了,猴急地抓住他的领带:“她是谁?是不是大梨花?你们都说什么了,快交代!”

    江佐脸色尴尬地拿下我的爪子。

    “不好意思啊,她就是这样,你别在意。”

    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收起爪子,内心不爽地号叫着。

    不用说,那女的肯定是大梨花啊!

    叶秋看了我一眼,又笑着说:“我当时以为他的女朋友肯定是温柔可人、小家碧玉的,你这个反差,倒是蛮大的。”

    我捏了捏自己罪恶的爪子,拼命忍着重新扑上去抓烂他衬衫的冲动。“因为有反差,倒是也蛮有趣的。”叶秋抱起双臂打量着我。

    我的重点还停留在大梨花纠缠他上面,目光呆滞,心里十分凌乱。

    “这是我的名片。”叶秋递给我一张卡片,“保持联系。”

    拿到作家的名片,我蒙着圈就回到了自己的位子。

    “说!”周围都是自己人后,我恶狠狠地威胁江佐,“不说阉了你!”

    “没什么啊!”他耸耸肩。

    从那天后,一直到夏小洛蜜月结束,我都没把神秘之事的经过给问出来。据他所说,暗恋他的人可不止大梨花一个,说不定还有大樱花、大桃花、大梅花、大荷花等。

    “你不是脑洞能开很大吗?自己发挥想象力吧。”在我几次三番地威逼利诱后,他笑呵呵地说。

    然后我真的把脑洞给开大了,把大菊花、大桂花、大兰花、大昙花的事也给一并想了出来。

    “呜呜呜”我哭丧着脸捶打胸脯,“洞太大,脑袋要漏水了!”

    几个月之后,我的大外甥出生了,是个八斤三两的胖男婴。夏小洛生完孩子比生之前还胖了三斤,把护士都给整蒙圈了。

    我看着外甥稚嫩的小黑脸,认真地叮嘱他:“以后要洁身自好,知道不?千万不要整出一堆花朵来让我的外甥媳妇伤心。”

    江佐在一旁看着我,哭笑不得。

    看完刚出生的娃娃,我和他牵着手走在街边的花园长廊,我问他:“你有那么多花,那我是什么花?”

    “你啊?”他抱住我,仔细地想了想,“你这么闹,是大喇叭花。”

    我不屑地哼了一声,管我现在是大喇叭还是大嘴巴,反正我这朵鲜花已经插进了有机土里,以后肯定能越长越娇嫩,把有机土里的营养都给吸收走!

    “那你这片沃土,只能种我一朵大喇叭花。”我指指他的心。

    江佐笑了,左脸颊露出一个性感的酒窝。

    后来,我们的故事也被叶秋收进了她的灵感里。听说学霸很难缠,她说如果天下的学霸都能像江佐这样“邪恶风骚”,大半的学渣妹都会变成积极向上的小青年了。

    我的故事可以给成为众矢之的的学渣们些许安慰。

    我对这种传播“正能量”的事很满意,拜托叶秋给我的故事起个好名字,让天下的势利眼都知道,俺们学渣有人爱,他们学霸有人踹!

    叶秋笑着点了点我的脑瓜子,同意了。

    哦对了,忘了说,自从有了江佐后,我再没挂过科,已经脱离了成绩册上“祖国江山一片红”的景象了,江佐说这叫“偶像效应”,我妈说这叫“近朱者赤”,彭阔说这叫“柳暗花明”,夏小洛说这叫“爱的供养”。

    都是屁,我说其实这叫“疑似作弊”

    “赖对对!”又一个期末考试要来了,包青天大人又开始责任心爆棚了。

    不说了,我又要去背书了。

    “来了来了!”我踱着小步听话地走过去,跟日本小媳妇似的。

    傍晚的夕阳之光透过玻璃窗,在江佐乌黑的头顶上打出晕染的光圈,可他监督我学习的样子还是那么犀利,丝毫没有因为恋情的升温而怜香惜玉。

    不知道我在他手心里被打压成小虾米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或许有一天我也能威风凛凛地长大,变身一代女王武则天。

    “背书!”又是恐怖的声音袭来

    我觉得,我还是认命比较靠谱一点。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学霸,请离我远一点》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学霸,请离我远一点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