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石爬子

    弄好营地,李君阁交代白大他们看好营地别乱跑,然后跟着猎户叔去看山塘位置。

    猎户叔带着李君阁翻过一道斜伸向山沟的山梁,发现前面出现了一道溪流,水质清澈见底,溪流底部净是巨大的石头。

    猎户叔说道:“就是这里了,沿着这溪流往上走,就是白米洞,这水就是从白米洞里流出来的,水流长期稳定,沿路也没有溪流汇进来,没有能比它更干净的水了。”

    两人沿着溪流往上走,李君阁说道:“这个白米洞是不是就是‘癞疙宝搬米救嘎婆’那个白米洞?”

    癞疙宝就是蛤蟆,嘎婆就是老奶奶,这又是一个流传当地的传说。

    猎户叔说道:“对的,就是那个白米洞。”

    李君阁说道:“哎哟那必须去看看啊,这故事听了这么久,我还没见着白米洞是啥样呢!”

    盘鳌乡一带沿五溪河两岸流传着一个传说。

    相传当年有一个女子,年轻时老公死的早,没有留下子息,她守节不嫁伺候公婆,直到公婆去世了,她还替丈夫守着,最后守到自己变成了老奶奶。

    盘鳌乡对门是白米乡,就是九斗碗油厨班主王黑子所在那个乡,那个乡挨红水河有一片宽广的石滩,石滩上有一个形似蛤蟆的巨大石头,当地百姓都管它叫蛤蟆石。

    蛤蟆石有个奇特之处,每年红水河的第一次洪峰如果高过了蛤蟆石,那么那一年就有闹水患的危险,大家得做好准备。如果第一次洪峰淹不到蛤蟆石脚下,那么当年就平安无事。

    故老相传这是一个蛤蟆精的分身,一直守在这里提醒乡亲们一年的水讯。

    然后还说,这个蛤蟆精的洞府就在盘鳌乡那边山上的一个洞里面。

    老时间里每年白米乡的乡民会将新收的大米摆一点到蛤蟆石前,向蛤蟆精表示感谢。

    故事转回,有一年盘鳌乡大旱,老奶奶家的地没啥收成,眼看着就闹饥荒了。

    没有办法了,虽然老奶奶年纪已经很大了,还是得上山挖蕨根挖野菜,希望能熬过这一年。

    找着找着,不知怎么的就找到了一个洞口前,洞里往外淌着水,老奶奶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在洞口打了个盹。

    梦里来了一个穿绛绸衣服的胖员外,两个眼睛大又鼓,走路是个外罗圈,过来对老奶奶说道:“您是节妇,他日升天后,天庭少不得有您一份安置,到时候我都羡慕不来呢!不过现在阳寿未尽,我先与你结一份善缘吧。”

    老奶奶一恍神就醒了过来,却发现洞口开始往外流出白米,打着旋堆积在洞口。

    老奶奶将白米背下山,度过了那一年的饥荒,这个洞从此就被称为白米洞。

    猎户叔说道:“我们这边老年间的老话,‘白米乡,隔条河,癞疙宝搬米救嘎婆’,说的就是这个故事了。”

    李君阁啧啧赞叹道:“看看我们这里的民风,连妖精都是懂礼的。”

    猎户叔哈哈大笑:“这蛤蟆精要是知道我们要在它洞府底下开山塘,会不会闹意见啊?这个锅到时候得你来背。”

    李君阁说道:“怎么会,这也是造福一方的事情,老人家肯定会大力支持的。”

    来到一处大石夹持的位置,猎户叔说道:“你看这里,到时候在旁边开出引水通道,让溪流绕过这块大石头,然后在两块石头间垒出山塘来,重新封闭引水通道,把水蓄起来,这山塘就成了。”

    然后继续说道:“从这里到李家沟,也有十来里了,皮娃是不是远了点啊?”

    李君阁说道:“虽然远点,但是这样的水质,这么稳定的流量,是其它地方比不上的,远点也值得。”

    两人继续往上走,又行了五里地,来到了白米洞前。

    这是一个大溶洞,洞口就像一个客厅,长有五米多,高有三米多,上面吊着些钟乳石,地下也冒着一些大大小小的石笋,溪流从洞口一侧哗哗流出来,整个洞口凉气森森,冷气扑着脸地来,比外面低上好几度。

    猎户叔取下水壶灌了一壶,说道:“这水可以直接喝的,又清又甜。”

    李君阁也翻出水壶来灌上,喝了一口,真的好喝,细细分辨还隐隐有一股糯米的清香味道。

    “好水!就是这水好凉!”

    猎户叔说道:“你现在觉得凉,等你冬天来,又会觉得这水是温的了。”

    李君阁点头道:“嗯,地下水就是这样的了,猎户叔,感谢你找了这么好一个水源啊。”

    说罢又翻出来三个矿泉水瓶,将水灌满,说道:“等下山给大表哥送去,让他找人帮我分析分析这水质,如果没问题那我们就把山塘摆下面巨石那里了。”

    猎户叔说道:“到时候要再来这蛤蟆洞,就得坐筏子来了。”

    李君阁看着幽深的洞口,走近几步,对着洞口喊了一声:“喂!”

    里面传来层层回音:“喂喂喂……”

    李君阁转头对猎户叔说道:“猎户叔,这个洞子你探过没有?”

    猎户叔说道:“没有探多深,里面很大,岔路也多,皮娃你可不要乱来啊,陷里头了可了不得。传说这个洞可是能通到白米乡的!”

    李君阁哈哈大笑:“怎么可能!这里跟白米乡还隔着一条五溪河呢!难道这洞子穿十多里地然后还能从河底下穿过去?”

    猎户说道:“反正老话里是这么说来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两人又在洞口转悠了一阵子,这才开始往回走。

    回到营地,白大它们全都迎了上来。

    李君阁挨个摸头摸下巴,让它们重新安静下来。

    猎户叔拎着兔子,准备去山溪里清理。

    李君阁摸出一副带鱼钩的线来,对猎户叔说道:“我跟你一起去,看看今晚还能加个菜不。”

    两人来到山溪边上,猎户叔将野兔皮剥下来,开膛破肚。

    李君阁摸出插子,将野兔的胰脏和肝脏挑了些出来切成小块,这玩意儿是野兔身上最腥的部位,用来钓鱼最好不过了。

    用叶子包上鱼饵,李君阁向下游走去。

    来的时候路过过几个水深的地方,底下全是石头,李君阁准备去那里试试。

    借着溪中露出水面的石头,李君阁三下两下跳到水中间的一块石头上,试了试水深在一米左右,挂上饵料下钩,还是钓石鳅那种钓法,没有漂,手牵着钓线,全凭手感感觉鱼儿咬钩的情况。

    很快鱼线就有轻微的抖动传来,李君阁赶紧提钩。

    按照他对溪流水情的了解,水下的东西如果不尽快提钩的话,能将整个钩子吞到肚子里去,到时候取钩就麻烦了。

    果不其然,水底下上来了一条巴掌长短,模样稀奇古怪的鱼。

    这是一条石爬子,学名黄石爬鮡,是李君阁见过最丑的鱼。

    这东西长有十多厘米,有点像鲶鱼,全身无鳞,布满粘液,长着一个宽宽扁扁的脑袋,脑袋上有一对很小很小的小眼睛,跟脑袋完全不成比例。也不像别的鱼类眼睛分布在头部两侧,或者侧上方,而是两眼朝天,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脑袋正前方有几根须子,最长的两根内侧还挂着肉膜,须子撑开的时候就像嘴边挂着两个小尖鳍,有点像某些飞机的鸭翼设计。

    脑袋跟身体的比例也不符合一般鱼类的审美,大扁脑袋搭配肉滚滚的小身子,背部和体侧为黄绿黄绿的橄榄色。脂鳍后部上缘黄色,其余各鳍灰黑。

    翻过来就更没法看了,扁脑袋下方是巨大的吸盘,有点像水族馆里的清道夫的肚子。

    总之就是丑鱼,说它是外星生物都不带整容的。

    就因为这个长相,老时间里李家沟村都没人吃的。

    那时候的钓鱼人都烦死它了,又贪嘴,吞钩还厉害,还是无效鱼,钓到它还要耽误半天时间取钩。

    要是钓到脚板长的大石爬子,都不喊名字,只在嘴里骂骂咧咧:“妈蛋又钓到一只烂草鞋!”

    不过也不知道从哪年开始,这烂草鞋居然抖起来了,大城市里居然能卖到七八百一斤,而且越来越稀有。于是除了人工养殖的那些,就只有人迹罕至的高山冷水溪流里还比较好搞到了。

    李君阁以前也烦这鱼,后来到了渝州,见石爬子那么贵都吓着了,回来试着做了两回,才知道这玩意儿贵有它贵的道理。

    上帝虽然给了它暴丑的容貌,可以给了它顶级的滋味。

    蜀州是吃货之都,这玩意儿在黔州滇州还好,在蜀州已经被吃上三有名单了。

    取了根草棍将石爬子穿起来,李君阁继续垂钓。

    这玩意儿贪吃,不怕它不来咬钩,要担心的反而是吞钩太猛,提钩必须及时,稍不留神钩就进肚子了。

    山溪水质洁净,石爬子也多,估计吃的也少,因此腥饵一下去,石爬子那是连钩上。

    不一会就钓了二十多条,这就有一斤多了。

    差不多够了,李君阁没有再继续钓,就着溪水将石爬子剖洗干净,用狗尾巴草棍串起来,拎着它们回到营地。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回到山沟去种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山沟去种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