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番外,质问。

    “为了芷桐小姐,还望族长好好考虑一下。”

    健儿还在说话。

    “虽说,芷桐小姐并非我家小姐,但,好歹也救了部落里面不少人。”

    健儿依旧在劝说着:“族长,何不亲自去寒城找小姐呢?”

    单煜并没有回答,这是一双眼睛审视看着健儿。

    “族长已经答应半年后,便放芷桐小姐自由。”健儿的话,犹如一把沉重的枷锁压着单煜很难受。

    “我们城主说了,族长有意拿回利卡之地,他会助族长一臂之力。”

    整个帐篷内只有健儿的声音。

    卡米力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丹顿目光闪烁沉思。

    米勒叔裹着绷带,他似懂非懂着听着。

    霍尔瞪大眼睛,看向单煜。

    为什么夫人这个陪嫁丫鬟的话,他们听不懂。

    “我们家小姐还在等着族长。”

    容儿在等着他?

    芷桐算什么?

    试验品吗?

    试验他有没有资格成为她的夫君吗?

    单煜脸色阴沉的难看。

    健儿把令牌拿了出来,她放在桌面上,下面还压着一封信。

    “族长,我也是为了芷桐小姐着想。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沉睡一个月。”

    她又道:“我家小姐也说了,她很欣赏芷桐小姐的医术,要是芷桐小姐愿意,她可以当第二王后!”

    王后,她的野心还真是了得!

    她原来骗一个女子还敷衍他,是想要看看,他是否有资格当上王。

    “我娶得是芷桐,跟我拜过真神也是芷桐。”

    他站起来,语气毅然坚决,“我的第一王后,是芷桐!”

    健儿闻言不由一笑,被城主一直看好的二皇子终于有干劲了。

    可是容儿小姐愿意当第二王后吗?

    “那族长,是否要启程去寒城呢?”

    健儿问道。

    单煜没有回答,他在犹豫。

    他一旦踏入寒城,他就要面临与寒城交易情况。

    他不愿妥协,实在不愿妥协!

    他的王国,只能是一个掌控在他的手中的国度。

    他掀开帐篷的帘子,犹如君临一般眺望着远方。

    一片的绿油油的草地,上面牛羊肥硕,小孩在不断奔跑。

    乌琳端着热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族长。”

    “给我吧。”单煜从她手中接过热水。

    他转身端进去芷桐的帐篷内。

    他掀开帐篷帘子,多么希望,那温柔的女子抬眸对着他含笑。

    “单大爷。”

    他一眨眼,那笑靥如花的女子依旧躺在床铺上。

    深深的熟睡。

    他拧干面巾,擦拭着她的手脚,见她的面容祥和。

    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看来她做得是好梦。

    他弯下腰,亲了亲她的额头。

    这个女人,真不可思议。

    他走出去时候,丹顿来到他身边,“族长,你真的打算去寒城吗?”

    单煜没有说话,只是漫步走在部落中。

    来往的人跟他打着招呼,他都是点头示意。

    一名小男孩走到他的面前,抬起黑黝黝的小眼睛,“族长。”

    “迈克。怎么啦?”

    “夫人醒来吗?”

    单煜的眼眸暗淡了下,“还没有。”

    他捧着红色的果子,“我们采了好多好多药草,娘说,夫人生病了,这些有用吗?”

    单煜蹲了下去,他揉揉他的头。

    “有用,等着夫人醒来,她一定会表扬你。”

    迈克低着头,“我想要夫人醒来,爹说她是真神的女儿,有她在,我们才能够免于疾病。”

    “免于灾难。”

    他笑了,“夫人,没有你想得那么伟大。”

    “她只是一个容易受伤的女人。”

    “可是夫人救了爹的性命,救了好多人。”

    “对啊。我们欠了她很多。”

    丹顿闻言皱眉,“族长,你该不会”

    单煜抱起迈克,转身指着芷桐的帐篷,“迈克,族长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族长,我一定会用性命完成。”小小脸蛋,充满着真挚。

    他道:“族长有事外出,夫人的安危就靠你了!”

    “保证完成任务!”

    “族长!”

    丹顿着急呼唤道。

    单煜回眸,“从头到尾,也给轮到我们为她做点什么了。”

    丹顿深深一叹,“为了夫人,族长我也去。”

    次日,单煜深情吻了吻洛芷桐的嘴唇。

    他便带着人离去了。

    诺玛给洛芷桐喂得药,一边喂一边生气道。

    “这都算什么事情啊?”

    阿塔替着洛芷桐擦着身体,“哎,只能说夫人善良。”

    “婚期到了,无法推脱就找来夫人替嫁。”

    诺玛边说边怒道:“他们倒是会算计,要是夫人没有认出来,等到族长当王了,那个容儿还想要除掉夫人不可?”

    阿塔白了她一眼,“族长英明,很早就认出来吗?”

    诺玛怜惜看着芷桐,“夫人无怨无悔,明知被骗,还对我们这么好。”

    “是啊,明明人生地不熟,能有几个人可以做得到像夫人这般?”

    阿塔也握住洛芷桐的手,“愿神佑你。”

    “这是,不知道族长此去寒城,会不会凶多吉少呢?”

    诺玛很担心。

    阿塔摇头,“没有人能够猜得透寒城城主的心思。”

    洛芷桐眼球在眼皮底下在转动着,她们谈论这么热切,她此刻醒来好像不太好吧。

    不过,先把信息理一理。

    单煜去寒城了,为了她?

    为什么?为什么为了她要去寒城?

    她偷偷睁开眼睛,看着诺玛帮她拉高被子,还在愤怒走出去。

    她坐了起来,她扒开自己的衣服,看了自己心脏一眼。

    心血这种东西,还是少动为妙。

    师傅的秘法,他有师爷的内功,而她只有师傅给她吃了一颗秘药。

    她站起来,动了动手脚,这些人还帮她做了按摩。

    还好,还好,她只拿那么一丁点。

    就让她整整睡了一个月多。

    她这么一动,小白熊就从她的袖子滚了下来。

    它的体积小了一圈。

    它在地上滚了一圈,一副跟她一样刚刚睡醒的模样。

    “小家伙,你还没有走啊。”

    洛芷桐把它捡了起来。

    它有气无力躺在她的手掌心内,肚子咕咕作响。

    响声还真大。

    洛芷桐哈哈一笑,她自己肚子也开始叫起来。

    她还在羞涩时候,她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小小的家伙。

    她转眸,那个小家伙愣住了。

    他立马转身大喊道:“娘,娘,夫人醒了,夫人醒了!”

    声音很洪亮,洪亮到洛芷桐被他吓到。

    她微微一笑,对着小白熊问道:“你要不要藏起来?”

    小白熊慢慢的爬起来,扭着屁股,钻进她的袖口,一路往上爬去。

    很快诺玛第一个冲了进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抱住她!

    “芷桐,我的夫人,你终于醒来了。”

    她抱得很用力,洛芷桐胸腔上感觉气都被挤出来。

    “诺玛,诺玛”我快死了。

    诺玛还在又哭又笑,跟本没有听她的话。

    阿塔走进来,把她拉走了。

    “夫人刚刚醒来,身体还虚弱得很。”

    诺玛还在哭泣中,“吓死我了。”

    洛芷桐摸着肚子,“诺玛我饿,我想要喝肉汤,我想要吃烤羊,还有烙饼。”

    诺玛连忙擦擦眼泪,“我这就去拿。”

    阿塔笑了笑,“别在意,她是太紧张你了。”

    “我知道”

    洛芷桐话还没有说完,帐篷内来了很多人。

    女的都拉着她,说着一些感谢神之类的话。

    男的躬身对她行礼。

    一波又一波,洛芷桐想要回礼,都没有来得及。

    “这些都是你救得人,还有他们的家属。”

    有些她有印象,有些就没有多少了。

    “可是,我好像没有救了这么多了啊?”

    最多十几个人啊。

    “这是他们的兄弟姐妹。”

    哦哦,拖家带口的感谢。

    只不过,现在她比较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单大爷,去寒城做什么?

    诺玛端着膳食进来时候,迈克站在洛芷桐的面前。

    洛芷桐看着他的小伙伴们,拿进来的药草。

    大部分都是不能用的。

    但是呢洛芷桐蹲下去,捏着他的小脸蛋,“很厉害,比卡米力和丹顿叔叔还要厉害。”

    迈克扬着笑容,“族长说夫人一定会称赞我的。”

    “那是当然,厉害都得表扬。”

    洛芷桐笑道。

    刚好有一件事情,她看向诺玛等人,“单大爷去哪里了?”

    “先吃饭,吃完后在说。”

    洛芷桐坐下来,“可以边吃边说。”

    诺玛叙述一番后。

    洛芷桐还拿着羊腿在啃。

    小白熊已经在她皮肤上咬了几口,让她给它留一点。

    单大爷还真是为了她去寒城。

    不过她喝了一口肉汤,咽下去,“他是白痴吗?”

    诺玛不理解。

    洛芷桐记得自己明明跟他说了,她是睡觉。

    也就是她知道自己情况,哪怕他真的求来什么大夫,也检查不出来她什么毛病。

    除了他请来是她的师傅。

    不过,按照她师傅恶劣的性格,恐怕会让她更痛苦。

    好好让她记住了,乱动秘法的后果。

    诺玛不解为什么洛芷桐要骂族长,就听见芷桐擦擦嘴角道:“走了多久。”

    “半天。”

    “”

    洛芷桐失声笑了,要是他还有耐心,在等半天她就醒来了。

    “让人去追了吗?”

    “要发出了。”

    洛芷桐动了动身体,“我也一起去。”

    “不可以,芷桐你身体刚刚恢复。”

    诺玛立马制止。

    洛芷桐站起来,她在收拾行礼,道:“诺玛,你是大夫,我是大夫。”

    “你是。”

    “我是大夫,我的话才是最可信不是吗?”

    诺玛也回道:“人家不是说,大夫一般都不自医吗?”

    “但是,身体状况我还是清楚的很。”洛芷桐偷偷塞了一两块肉干给小白熊。

    诺玛突然暧昧一笑,“芷桐是想族长了吧,这么迫不及待想要见族长。”

    莫名的脸红。

    “不是。”

    洛芷桐狡辩。

    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迎上诺玛暧昧的笑容,“也难怪了,族长为了芷桐,可是第一次想要攻打他大哥。”

    为了她?

    难道不是,因为他在他大哥哪里受到苦头,然后要拿回利卡之地。

    别什么都扯上她。

    瞧她一脸不信的表情,诺玛替单煜解释道。

    “芷桐你不知道,族长对他的大哥一向很会容忍。大皇子刺杀他无数次,他都没有动起兵的念头。”

    “那是他这次太过分了。”

    洛芷桐不以为然,她翻找药膏。

    “大皇子还有更过分的时候,你知道其实族长之前还有一个未婚妻吗?”

    洛芷桐的动作停了下来。

    “不知道。”她的心变得发酸。

    “原本族长迎娶她,结果被大皇子抢去了,要求族长把利卡之地给他。”

    “哦。”

    她心里十分不痛快。

    “结果,大皇子哼!在族长成亲之日,奸杀了她。”

    洛芷桐的手停了下来。

    诺玛又道:“那时候,族长有足够的理由起兵,他还是不愿起兵。自己单枪匹马,冲进利卡之地,掐着大皇子,让他去赔礼。”

    “但是,遇到你,他失去方寸!哪怕挑起战争,他也不愿你受到伤害。”

    诺玛走进洛芷桐,“夫人,族长是一名仁慈的族长。第一次,我们听到他提出战争。”

    “我还记得,他看到你躺在床铺上奄奄一息,他红了眼,可怕犹如火焰之地爬出来的厉鬼一般。”

    洛芷桐心口在狠烈在撞击着。

    她想见他!

    她好想,好想见到他!

    洛芷桐转身拿起包袱往外追去。

    米勒跪在地上,“夫人,我们已经准备就绪了。”

    他一跪,身后的人都跪了下来。

    她走到马旁,高声道:“启程!”

    所有人都站起来,翻身上马了。

    然后,她就尴尬了。

    因为她不懂骑马。

    最后在羞红下,她被卡米力抱了上去。

    诺玛站在帐篷外,看着洛芷桐扬长而去。

    阿塔笑着说道:“你还真是老奸巨猾。”

    诺玛道:“这些都是事实。”

    “族长都下令,不让说得。”

    诺玛耻笑一声,“不让说,怎么留下芷桐。”

    她很羡慕,她有时候很羡慕小姐有一个痴情的御王爷。

    有一个深情的楚殿下。

    如今,她也拥有自己的,为自己暴怒的勇士和英雄。

    风在耳边的呼啸。

    黄沙扬起来,她根本就看不见前面的路。

    要不是卡米力在后面带着她,她说不定早就滚下去了。

    现在,洛芷桐只希望他们不要赶路,赶得太快了。

    夜间草草在马背上吃过东西,然后继续赶路。

    卡米力有些担忧,“夫人,你有没有问题。”

    洛芷桐咬咬牙,“没有问题,继续。”

    第二天连马都出现疲惫的了。

    迫不得已他们才停下来休息。

    休息了半天之后,他们继续赶路。

    终于终于

    在第二天的夜晚时候,她看到那生火的帐篷。

    “卡米力,他在那里。”

    “夫人抓紧了,我们要全速了。”

    风尘扬起,他们终于来到帐篷外。

    单煜走到最前面,他身体挺拔站在帐篷外,一双深邃如海,锐利如鹰眼眸看着她缓缓到来。

    视线稍稍偏移,他看到她身后的卡米力。

    脸上的线条变得硬冷。

    他大步朝着为首的马冲跑过来,洛芷桐双眸发亮。

    接着她看到他身体跃起,干净利索按在马背上,脚狠狠踹飞了卡米力!

    洛芷桐吓了一跳,他单手拥住她,另外一只控制马匹。

    马绳被拉起,马停止奔跑。

    卡米力滚落沙丘,吃了一嘴的沙子,胸口阵阵发痛。

    他要大声抱怨,他的嘴巴立马被丹顿捂住了。

    “为了你自己的小命,乖乖别乱叫。”

    他黑眸深深的锁住她,粗糙的大手摸着她的已经好了肌肤。

    “单大爷。”

    单煜缓缓靠近她,“身体好多了吗?”

    “嗯。”

    她心跳加快,脸很烫。

    单煜嘴角斜斜一笑,“很好。”

    洛芷桐还没有来得及欣赏他难得的笑容,红唇就被人夺去了!

    深又炙热的亲吻,让她那么一瞬间就沉沦了。

    她闭上眼,仰着头,由着他吸取她的美味。

    这个吻,持续好久了。

    吻得她都意乱情迷,开始缺氧了。

    他才放开她。

    紧接着一阵欢呼声,让洛芷桐找回来神智。

    她这是干了什么?

    羞死人了。

    她干脆把头埋进单煜的怀里。

    要是有一个洞,她真想钻进去。

    健儿跟寒城的人,站在帐篷外的静静看着这一幕。

    这恐怕是小姐,意料之外的事情。

    她要好好想想看,怎么继续劝他们往寒城走去呢?

    洛芷桐一行人终于真正的得意休息。

    卡米力拿着干草喂着马,喃喃自语,“我做错什么?”

    丹顿走过去,分担着他的工作。

    “没有错,错的是夫人不会骑马。”

    卡米力想了很久,终于想通了,他难以置信,“族长未免也太小气了吧。”

    洛芷桐感觉自己的屁股不是自己了。

    等她下了马,才发现自己的屁股疼得很。

    这两天她是怎么过来得?

    她开始怀疑自己。

    她把毛毯都折起来,自己坐在毛毯上。

    单煜拿着肉干进来,洛芷桐把小白熊放出来。

    小白熊自己拿着一块肉干坐在一旁慢慢啃着。

    “单大爷。”

    “嗯?”

    “你屁股都不痛吗?”

    只有她受伤,这种感觉有点不好。

    单煜走过去,坐了下去,把她从毛毯上抱在自己的腿上。

    他低声问道:“需要我帮你揉吗?”

    洛芷桐瞪大眼睛,连忙挣脱开来,“不要。”

    笑话,她已经丢了一次脸,哪里肯丢第二次脸。

    单煜扬扬眉毛,“真的不要吗?你明天还要继续赶路,会更痛的。”

    “我自己来,不需要你。”

    洛芷桐说着揉着自己的屁股,躲得远远得。

    小白熊啃完肉干,又打算钻进洛芷桐的怀里,它走了没有几步,就被单煜抓住了。

    它跟单煜大眼瞪小眼,看了老半天。

    最后它不甘心的扭着屁股走到另外一旁的毛毯上睡觉。

    洛芷桐还在揉着屁股,单煜脱好衣服,回眸问道:“你不打算睡觉吗?”

    “睡啊。”

    只是,经过那件事情,她那好意思啊。

    一想到要躺在他身边,就浑身别扭啊。

    他走到她面前,洛芷桐抬起眼睛,手停止了动作。

    他大手拉起洛芷桐,“是不是,在等我帮你脱吗?”

    他在讲什么?

    洛芷桐瞪大眼睛。

    “不不是的。”

    “那你在矜持什么?你不是已经嫁给我了吗?”

    单煜说道。

    这一句话,犹如一盆冷水把她的一团火浇灭了。

    她垂眸,低声道:“你要娶得人是容儿。”

    她再次抬眸,眼中已经没有刚才那种情绪了。

    “是寒城千金。”

    她继续道:“拥有几十万的骑兵。”

    “能够助你登上皇位的女人。”

    她推开单煜,“不是我。”

    单煜眼中笑容消失了。

    “芷桐。”

    洛芷桐看着他,“单煜,你要清楚,我洛芷桐并非你的妻,你的妃!”

    所以

    他要看清楚,他眼前的女人是谁?

    她再次说道,“而且,我洛芷桐很贪心。”

    她走进单煜道:“得我,一生只能有一个女人。”

    “办不到,听闻再往前走,不远处便又有一个城镇,有一个商队路过,可以带我回康朝。”

    单煜沉声道:“你听谁说的。”

    洛芷桐深吸一口气,问道:“你的想法呢?”

    感情,她自问有。

    单煜对她,她也自认有感情。

    所以这条路,他们要不要走下去。

    她洛芷桐,要不要走?

    她要单煜给她一个答复!

    “你愿一生,只得我一个妻,一妃吗?”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妖妃有毒:王爷请自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妖妃有毒:王爷请自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