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请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世界太吵吵 书名:天下无道
    事后我爷爷曾问过马淳真,为什么选他来收那个小鬼当干儿子,马淳真是这样说的:“尚未出世便夭折的孩子,不仅在阳间没有身份户口,在阴间也是没有登记的,既然没有登记就不能接收,不能接收就只能当个孤魂野鬼,像这种情况,只能找一个八字比较硬的人收他当义子,给他一个名份,让他在阴间不至于受人欺负,然后便能再入轮回。”因为我爷爷当过兵,杀过霉国鬼子,命格硬,所以是上好的人选。

    马淳真将那些魂魄放出来后,统一的做了一场法事,祛除他们心中的怨念,以便他们能安心投胎。然后将他写的那份告示烧给了王喜儿,让她给阴差递交城隍司,想必阴司见到天师印鉴后也不会为难她们,半夜子时的时候,一群魂魄浩浩荡荡的跟着马淳真朝土地庙走去。

    那两个鬼差一见居然有这么多七魄齐全的生魄,顿时脸都笑烂了,马淳真交代他们一定要好生照顾王喜儿母子,然后,将带过来的香蜡钱纸全都烧给了他们。在一众鬼魂感恩戴德的感谢声中,马淳真离开了土地庙。

    龙生之地,转龙庙,想必当年李端公的师父怕也是为了那东西而来,不过既然灵气还在,说明那东西也还在,不知我是否与此物有缘,若有幸得之,虽死而无憾矣!马淳真想到昔日种种,不觉得有点暗自伤神。

    村里出了这一茬子事,原本定的五亩荒山也不开了,虽然李老幺几个还不能下地干活,但村委会决定,依然按天给他们工分,并每人发了两斤大米做为补偿。只要没死人,就不算大事,只不过,已经没人去追究为什么会在去李老幺家的路上,碰到连裤子都没穿好的刘队长了。

    马淳真就在转龙庙住下了,每日不是打坐就是画符念咒,有了李端公的现身说法,村民们都知道村里有个大神座镇,不管做什么都会跑过来找马道长算一算,还真别说,这马道长算的那叫一个准,而且还略懂医术,那里有个三病两痛的,一副中药下去,保证药到病除。

    都说人红是非多,还没平静两个月,就出事了。水稻育好后,有一段农闲的时间,平日里没法落实的中央精神,又被一群闲人给拾了起来,而传遍十里八乡的马神仙就首当其冲的被盯上了。

    “该来的始终要来,本道从江西到这巴蜀一隅竟然还是不能逃过此劫,历数这千年来,每逢道教劫难,从唐朝时的佛教入侵开始,每渡一劫,道教便势弱一分,难道真是我道窥视太多天机,天要灭我道门方休啊!罢了罢了……”马淳真从入定中醒来,左手掐到个否(pi)卦,否卦乃六十四卦象中最后一卦,有物极必反,否极泰来一说,正是这一卦象,让马淳真决定,不在逃避,他趁着天黑将随身携带的东西收拾妥当,朝村里走去。

    我爷爷从公社开完会回家,得知奶奶又怀上身孕后,兴奋的拿出一瓶高梁酒准备庆祝一下,刚把碗拿出来,却见马淳真到了,想到这一定是积了阴德才得的福报,拉着马淳真就要喝上一怀,也好感谢一下他。

    几怀酒下肚,马淳真将带来的东西放在桌子上,除了我爷爷见过的七星剑,灵宝师鉴大印,八卦罗盘外,还有一个玉佩,一支毛笔,一个装有朱沙的小瓶子。

    “马道长,你这是要干啥子哦?”马淳真的动作不像是献宝,反倒像托物。

    “徐施主,贫道跟你也算是有缘,今日有事相托,万莫推辞。”马淳真这个年纪的人,都是念私塾出生,说话有点文绉绉。但以前都是叫小徐今天突然叫施主,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桌上之物,乃是道家至宝,望徐施主替我收藏好,若我能平安归来,必然来取,如若不然,十年后,是毁是留,你且做主吧!”马淳真说完,朝爷爷施了一礼,转身便走。弄得我爷爷莫名其妙。

    谁知道第二天真的出事了,一群红小将,手举红宝书,喊着口号,浩浩荡荡的包围了转龙庙,扬言要拆了转龙庙,活捉封建头子。当爷爷带着民兵队赶过来的时候,马淳真已经被一干人等捆了个结结实实,以马淳真的身手不可能被他们这么容易的就抓住,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并没有反抗,其实反抗也没什么用,但凡还在这中华大地,就没有他的容身之所。

    马淳真被抓走了,以至于我爷爷还没想出什么对策就被抓走了,自出事后,除了在批斗大会上见过他几次外,马淳真几乎像人间消失了一样,音信全无。而李端公作为本地人,有村委会给他做担保,在没收了那些封建迷信的道具后,倒也落了个留村观察的结局,反正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在刘队长的秉公执法下,存在了有上百年的转龙庙,山里的土地庙全被拆成了废墟,庙里供奉的菩萨,神仙统统被打烂,扔进了庙前的河里。十里八乡一时间谈神色变。

    虽说已经解放了,但当时的农民普遍没有什么文化,平时遇到点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总想求神问佛一番,且不说管不管用,至少心里会踏实一点。现在倒好,求神神不在,拜佛佛不理。少了精神上的慰藉,总感觉那里都不对劲。

    还没过几月,广大农民便弄出了解放前地下工作的那一套,你不让拜那我就悄悄的拜,没有神仙菩萨也好整,叫个神婆临时请神不就结了!

    当时我们村隔壁有个叫茂盛村的村子,村里有个王神婆,她跟李端公一样,处在留村观察的期间。她最拿手的是通阴和请神,也就是能让你跟死去的亲人对话,比如问问在阴间的亲人需要点什么之类的?而请神就比较厉害了,王神婆能请动天上的七仙女下凡,为村民们解答各种问题。但是有个条件就是,必须是每年的七月十五半夜子时才行。(估计四川乐山一带的读者可能听家里的老人们说起过)。

    要请七仙女下凡,需在农历七月十五半夜子时,用稻草扎出一个女人来,然后穿上一身崭新的花衣服,胸前挂一铃铛,用黄纸将稻草人的头给她盖住,再祭上香蜡钱纸,献上贡品。由神婆一边念请神咒,一边摇起铃铛跳大神。直到稻草人胸前的铃铛响起,则表示神已请到。这时候就由神婆带头,先给七仙女磕三个头,再说一堆什么不白请您之类的话,反正意思就是你拿了我们的贡品,就要满足我们的述求。

    王神婆扭不过老头老太太们的怂恿,再说现在十里八乡的只有她会请神,就算被抓到顶多也就是个稻草人而已,王神婆被捧上了天,感觉自己跟那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差不多了,而且听人说,要是王神婆答应请神的话,可能还会来一个大人物。

    农历七月十五晚上,王神婆早早的吃了饭,将要请神的东西清理了一遍,地坝外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群,听说王神婆要请神,有些人专门从大老远的跑过来,其中就有一位穿着比较讲究的老太太,她带了很多的贡品,什么鸡鸭猪头就不说了,就是那贡香都是大拇指般粗细,要说这贡品,祭祀完后,还不是进了她王神婆的兜里。

    王神婆穿着一身大袍子,按照请神的流程将动作都做了一遍,人群里见神婆开始请神后也是安静的不得了,宁静的夜晚,除了王神婆咿咿呀呀的咒语声外,就剩下那时不时响起一声的铃铛声,气氛显得有些诡异。突然,王神婆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她看见稻草人胸前的铃铛好像动了一下,紧接着,一声脆响从铃铛里传来。

    请神成功了……

    王神婆赶紧带头跪了下来,恭请仙女下凡。只要请神成功,那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王神婆指挥着众人一一上前供奉,然后在问所求之事,一般提问也是有规矩的,要从简单的开始问,比如我家有几口人?有几只鸡?而仙女则以点头来回应众人,有四口人就点四次头,有十二只鸡就先点一次,然后停顿三秒后再点两次头。等都回答正确后就可以问比较难一点的问题了。

    村民们争先恐后的提着问,但大多都只是问些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的小事,而且仙女也全都回答正确了,等轮到那个穿着讲究的老太太时,她竟然要求所有人都先离开,像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问题一样?

    等王神婆请走所有人后,那老太太才将带来的贡品全都端了上来,而且连王神婆也有份,足足十斤粮票加两斤肉票。看来真的是个有钱人呀!王神婆婆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但接下来老太太问的问题,才真的让王神婆大吃一惊。像这种请下来的神灵,也是有禁忌的,一不问将来,二不问命运,三不问寿延。而这个老太太居然问的全是这些……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下无道》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下无道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