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 81章 你别紧张

    靳承嚯是临近傍晚才来的香江别墅区,爷孙俩许久未见,在叶薄歆的事情上争持不下,暂且搁在一旁,默契地没有再提。

    半晌功夫,便谈及如今军界的政策,靳承嚯透露口风,十一过后,军委处会大换血,换上一批在地方有功有德的将才,年老的会陆续退休。

    夕阳西下,金色的光线从落地窗照进来,靳承嚯还没起身的意思。

    靳未南收住了话题,靳承嚯眯了眯眼睛,吩咐一旁的副官,说今晚留下来用晚餐。

    副官瞟了靳未南一眼,见他神色淡漠,没有反驳,便出了门去让佣人准备晚膳。

    六点多,靳未殣从公司回来,跟他一同回来的还有江颜。

    江颜刚下车就看到老太爷的军车停在门前,不由得一愣,眯了眯眼睛,旋即冷笑。

    没等靳未殣停好车,她就带着一身怒火走进门。

    靳未南没想到江颜会突然袭击,见到她满面怒容地出现在门口,他愣了一下,暗暗蹙眉。

    他跟靳未殣说过,暂时别让他们知道他回来了,这栋别墅里的佣人也封了口,今天怎么一个两个都找上门来。

    靳未南瞟了眼手机屏幕,暗自纳闷靳未殣怎么没给他提个醒,江颜已走到他跟前,劈手就夺走他手里的手机。

    “不用看了,啊殣的手机在我这里。”江颜压抑着满腔怒火,左手举起靳未殣的手机,看来是靳未殣想通风报信的时候,被江颜逮了个正着。

    “我说你们兄弟俩,都多大了还玩这种把戏?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从小你闯了祸,都是啊殣给你兜着揽着,现在还是这样,怎么着,你们两个小混球还想联手对付我这个妈啊?”

    养了那么大的儿子,十几年了,他都在部队,一年见不到几次面,这一次倒好,她都一年没见着他的面了。

    边数落,江颜红了眼睛,看着一年不见的儿子变得更加瘦削,她便忍不住心疼,说到后面,嗓音里都带了哭腔。

    “你说说你,你不想回家,那你想跟啊殣住在这里,我也没意见,但你好歹也露个面,让我知道你是平平安安的。你回来了都瞒着我,是不是还在怨妈妈?”

    江颜背过身子,抬手擦拭眼角溢出的泪水。

    靳未南看着江颜清瘦的身影,抬手扶上她的肩膀,声音低沉,面色有些动容。

    “行了妈,我错了,跟您道歉好吗?”

    靳未南好说歹说,才止住了江颜的泪水。

    “咳咳……”

    靳承嚯从楼梯上走下来,手里还拿着一盘围棋。

    “爸……”江颜站了起来,有些尴尬地揾去脸上的泪水。

    靳承嚯哼了两声,经过靳未南身侧的时候,抬手在他胸口上拍了几下,“臭小子,看到了吗?把你妈弄哭,你也真是孝顺!”

    他这个大儿媳,他还不清楚吗?在外是女强人,就连在大儿子面前也从来不会服软,就只有这个臭小子,让她伤透了心,当年他做的那些糊涂事,没少让大儿媳掉眼泪。

    靳承嚯力道很大,靳未南挑眉,硬生生受了下来,却是江颜心疼儿子了,苦着脸喊了声“爸”,靳承嚯才无趣地走到一旁。

    靳承嚯摆好了围棋,朝靳未南喊了声,“混小子,过来陪老子下盘棋。”

    靳未南无奈地看了江颜一眼,江颜拍了拍他的手背,“去吧,老太爷棋艺精湛,家里就你和啊殣能跟他媲美,啊殣忙着公司的事,你又长年不着家,你爸陪他下了几次,每次都输得很惨,老太爷就常说啊,老子不如儿子,无趣无趣,估计这会儿棋瘾又犯了,你去陪他下几盘,解解馋。”

    靳未殣走了进来,手臂上搭着黑色的西装外套,身上穿着深蓝色的衬衫。

    江颜转身进了厨房,他转眸看到靳未南跟老太爷盘腿坐在地上,棋盘摆在两人中间,老太爷正锁眉深思,手里捏着黑子举棋不定。

    靳未殣看了眼棋盘,俯身在靳未南耳边低语。

    “弟妹的事,瞒不住了,妈已经听到风声了。”

    指尖的白棋掉落在地,顺着光滑的地面滚了几圈。

    靳未南面色微变,黑色的瞳仁颜色转深。

    “老大,你干嘛呢,你这是扰乱军心,你懂不懂?”

    靳承嚯盯着转圈圈的白子,脸上有了薄怒之色,气得吹胡子瞪眼。

    靳未南抿着唇,嚯地站起身来,他没有理会靳承嚯越来越黑的脸色,“哥,你陪爷爷玩两把。”

    靳未殣点了点头,把臂弯里的外套甩到沙发上,盘腿坐在靳未南的位置上。

    “老子不要跟你下,你小子就是个怪胎,每次都把老子吃得死死的,无趣,太无趣了……”

    靳未南听到身后传来老太爷气鼓鼓的声音,靳未殣清冷的声音随之响了起来。

    “爷爷,那我让你两个子?”

    老太爷默了几秒,见靳未南头也不回地朝厨房走去,他收回视线,伸出右手,“让我五个子,要不没得商量!”

    客厅里,回旋靳未殣低沉的笑声。

    “夫人呢?”靳未南站在厨房门口,他看了眼,厨房里并没有江颜的身影。

    女佣被他吓了一跳,她拍了拍胸口,“夫人去花园里了。”

    靳未南面容紧绷,额上的青筋微微凸起,不知想到了什么,脚步匆忙地朝外走去。

    ……

    叶薄歆盘腿坐在床上,小桌子上放置着电脑,她拧着眉梢打字。

    发丝垂在脸颊上,添了几丝柔美。

    此时,夕阳恰好落在床上,金色的光线镀在她脸上,如梦似幻。

    手机被她放在手边,她开了静音,她动了动酸疼的脖子,余光瞥见屏幕在闪烁。

    她拿起看了一眼,刚想接起,指尖一顿,捏紧了手心的手机。

    铃声闹得她心烦,她本来不想理会,最后却鬼使神差地按下了接听键。

    叶薄歆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天花板,她没有先开口,然而电话那头却不是靳未南的声音,是一道女声,很清冷,听不出年纪。

    叶薄歆浑身一凛,弹坐了起来,她整个人都是凌乱的。

    电话那头说她是靳未南的妈妈,问她是不是靳未南的女朋友。

    显然,靳未南并没有跟他家人说起她的事,不然他家人没道理没找上她,而她妈妈开口问的是,她是不是靳未南的女朋友,却不是说她是不是靳未南的妻子。

    只是……靳未南的手机怎么到了他妈妈手上?

    “喂……你好,你在听吗?”

    江颜疑惑地看了眼手机,还是在通话中,可那头自接起就没有发出声响,难道……她吓坏人家了?

    叶薄歆咽了咽口水,双手在轻微颤抖,她右手拿着手机,左手紧紧捏着被单,紧张得手心冒出了冷汗。

    “阿……阿姨好……”叶薄歆的声音带着轻颤,她觉得喉咙好像有千百只小手在掐住她,她只说了这句话,便乱了心,舌头像打了结,什么都说不出来。

    江颜听到她的颤音,想来自己一开始就露出身份,真把人家吓坏了。

    她没那么多要求,这些年两个儿子彻底耗尽了她的耐心,只要是个身家干净女孩子,她都不会挑剔,门第什么的,暂且放一边去。

    “孩子,你别紧张,阿姨就是想跟你聊聊,这次突然给你打电话,是阿姨唐突了……”

    “妈,你在干什么?”靳未南突然出现在江颜身后,江颜一惊,慌忙挂断电话,背过身来,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笑容,“你不是在陪你爷爷下棋吗?”

    靳未南抿着唇没有说话,眼神暗沉,他朝江颜摊开手掌,“拿来……”

    “什么?”江颜眼神微闪,笑得有些尴尬。

    靳未南拧紧了眉梢,他一出来就看到江颜拿他的手机在打电话,心里顿时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江颜见他死死盯着自己,冷峻的面容看起来让人慎得慌。

    “要死啊你,用这种眼神看我。”江颜把手机还给他,仍心有余悸。

    靳未南抿着唇,翻开了通话记录,果然……江颜刚才拨出去的电话正是给叶薄歆的。

    他的通讯录里,备注皆是姓名,只有她在顶置的位置。

    指腹摩挲歆儿两个字,他眼眸深了几分。

    这么亲昵的备注,江颜看不出来才怪。

    是他的失误,解锁的时候让江颜看到了。

    “妈,你跟她说了什么?”靳未南顿时觉得有些头疼,他担心江颜乱说话,把她惹急了,她现在都还没气消,再被江颜整这么一出,事情越来越难办。

    江颜一直在观察他的神色,见他眼中有柔情,便知那女孩对他是不同的。

    “怎么,你害怕我吃了她不成?”江颜冷哼。

    靳未南收起了手机,眯眼打量江颜。

    靳未殣刚才跟他说,江颜听到了风声,所以她今天不单单是来看他,还带着试探的心思?

    “妈,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靳未殣不会出卖他,那他的行踪又怎么泄了出去?

    江颜倒也坦然,斜睨了他一眼,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臂。

    “臭小子,你还说呢?要不是你陆阿姨跟我说前些天在医院看到你,还说你跟一个女孩子姿态亲密,看来好事将近了,特地来恭喜我,我都还被你蒙在鼓里呢?”

    原来是陆羡西的母亲,仁爱医院是陆家的产业,陆阿姨在医院看到他,倒是他疏忽了。

    “那女孩叫什么名字,是哪家的千金?家里都还有什么人,没过恋爱史吧?你们谈多久了,她性格怎么样?人漂不漂亮?什么时候把她带回来让我看看?”

    江颜话匣子一打开,便问出一连窜的问题。

    靳未南朝客厅走去,闻言加快了步子,江颜却不依不饶地追问,“哎,我说你整天呆在部队里,身边都是一群大男人,怎么突然就有了女朋友呢?”

    江颜蓦地瞪大了眼睛,扯住靳未南的袖子,“我说你不会给我找了个女军人回来吧?我的天啊,这两人都在部队,我什么时候能抱到孙子啊?”

    靳未南顿住身形,嘴角轻微抽搐。

    他握住江颜的手背,把她的手拉了下来,他耐着性子说:“这点您可以放心,她不是军人,您会喜欢她的。”

    江颜满意地勾了勾嘴角,“那你安排一下,找时间让我见见她。”

    靳未南不忍拂了她的意,在这个家里,也只有母亲跟大哥会无条件支持他,他喜欢的人,他们都会尝试去接受,只是……

    靳未南眸色一黯,“妈,过些日子好吗?我惹她生气了,她到现在都还没搭理我,我会找时间让你们见面,但是现在,先让她冷静冷静,咱们先别去打扰她,好吗?”

    靳未南居然有耐心去等一个女孩,这倒是令江颜刮目相看了。

    “你做什么惹人家生气?”江颜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性,有时候脾气倔得跟头牛似的,又长年呆在部队,估计感情沟通方面出了问题。

    “你跟妈说,妈替你去劝劝她。”

    “妈,这件事我自己解决,您就别给我添乱了。”

    江颜什么心思,他懂,她就怕他不会哄人,把人给气跑了。

    江颜一噎,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可我刚才跟她说话,她倒不像生气的样子啊,好歹肯接你的电话……”江颜嘟囔了句,靳未南已经朝楼上走去,边走边低头拨出叶薄歆的号码。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老公,你被骗婚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老公,你被骗婚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