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2章,以阵破阵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武夷小茶王 书名:摆渡天师
    古代的阵法,其核心在于借助团体力量,对敌人发动最有效攻击。俗话说“抱团蚂蚁咬死象!”其实阵法,最早源于实战,在古代短兵相接的条件下,为了保持指挥和攻击同步,要根据地形条件,敌我实力等进行布阵。充分发挥每个一个士兵的力量。这种实战阵法运用最灵活的,当属戚继光鸳鸯阵,克敌制胜效果显著。

    而道家的阵法,则是通过一个个阵眼或阵脚,将散落的灵力,用道术为中介进行凝结。每个阵法都有许多阵眼和阵脚,煞气活灵力便通过这些节点,源源不断涌入,当凝聚到一定数量时。木石之人可动,尘土之微也可以化为万千羽虫。变化精微,无所不至。

    关于九煞夺魂阵,之前我们已经做过分析,他不过是八门金锁阵的加强版。它无比的威力,完全在阵眼源源不断供给的煞气。如果从生门而入,自休门而出,才有经过正中绝门的可能性。

    由于我们对这个阵法缺乏足够了解,贸然发动进攻,虽然攻破了好几道防线。但进入第三层,生休相接之处时。我们的傀儡石人,已经完全处于下风。也只有发挥很耗费道法的以阵破阵。

    所谓以阵破阵,就如图借助另外一股凝聚的力量,和阵法中的力量进行较量。就算你势力弱小,但有足够的操作技巧,还是有很大的胜算。九煞夺魂阵固然得天地恶气之精华,但毕竟缺少三个阵脚,还有几个新成的阵脚,煞气的凝聚自然不稳固。

    上古时,天、地、人所谓三才,当年姜子牙伐商纣王时,便这三才阵,由分大三才阵和小三才阵。大阵数百人,分三组。小阵三人,小而疏散,前后重叠的。三才阵既能发扬火力,又能减少损害,对付这种看不见的影子武术,极为有效。

    我按照《茅山秘要》中的记载,和李大嘴、光头强交代清楚,让董彤在远处观察阵型。来不及操演,就直接上阵了。我提着青冥剑,面对冰封溶洞,李大嘴手持匕首,面向甬道,光头强操着带刺刀的步枪,看着另外一面,我们三人组成三角形。

    耳畔只有呼呼的风声,我们目前对敌人具体身份和人数还没有明确认知。这种情况往往是致命的,就好像丛林里食草动物,一不小心就被埋伏在周边的野兽给干掉。我们需要万分仔细,一点也容不得闪失。

    哗!一道刀光掠过,白影浮现,如同黑夜里的荧光,虽然微弱,但我还是感觉到了这是一把锋利的刀。我们看不见他们,但他们能看见我。我侥幸躲过这一刀。数秒内,第二刀,第三刀又纷纷砍来。李大嘴哇的一声大叫,手臂中了一刀。光头强的听力和嗅觉堪比警犬。

    他端起枪朝空中扫射,哒哒哒!那一梭子弹竟被白光给格挡下来,只听见猛烈的金属撞击声,那声音极为恐怖,听得我毛骨悚然。“趴下!”我大吼一声,他们也是及时趴在地上。奇妙的事发生了,攻击完全停止了。我心里顿时有了个注意“看来不但我们看不见它,它们也一样看不见我!如果我把身上阳气遮避,那时就剩我们打闷棍了!”

    我不敢大声说话,一旦出现动静,敌人就立马发动攻击。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他们服下赤蛤散。当日我和鲁建国分了一些赤蛤散合着蜂蜜揉成丸子,这是分给他们一人一粒。服食之后,一股凉意冒出,充斥全身。我站了起来,四下走动,攻击居然没有了!“起来吧!”我话一出口,那几道刀光又闪了过来。

    原来口中吐出的气息,是无法遮盖的阳气。只要我们不说话,它们就绝对找不到我们。但,我们也完全找不它们:我心想“他娘的,老子总要让你现身,否则这一关还闯个屁!”

    《茅山秘要》中记载了一种药品,名字叫落萤散。乃在盛夏于山涧中种植莱菔草,以叶饲萤。于夏至日以纱笼罩之,使之不可见灯火,其后饲养水银凡三日。乃取荧光,揉搓成粉,和以珍珠粉,冻玉之粉。这种落萤散在越黑的地方,就越光亮。如果附着在阴鬼和妖物身上,旬日不坠。

    老爷子在我们出发前,特意给了我一包落萤散,千叮万嘱没有生命危险不要使用。并很肉痛的说,每次只需用一粒。我哪里管他的叮嘱,舀出一勺,就向四周弹了出去。果然那落萤散一落,七八个细瘦黑影就显露了出来。

    那几道黑影身着夜行衣,只在脸部上露出两个孔,手持倭刀,在荧光照耀之下,一览无余。这分明就是萨摩武士,惊得我们一身冷汗直坠。

    武田信玄死后,几个家臣秘密找出一名面容酷似信玄的盗贼假装信玄以稳定军心,顺利退兵,并震慑住虎视眈眈的织田、德川、上杉等豪强。按日本战国的习惯,这个模仿者被称为影子武士。

    其实日本历史上还有另一种武士,被忍者界称为“虎雄”,他们不过是身形极快,行踪如影。杀人于顷刻之间,死者犹不自知。当年戚继光讨倭寇,就聘请少林寺十八水上漂,比萨摩武士更快更狠的手段击杀这批武士。

    这座阵法里的武士很可能就是他们。我们三人,除光头强实战能力比较强悍以外,哪里是这群萨摩武士的对手。如果不是及时组成三才阵,不知死了有几次。

    嗤啦……

    嗤啦……

    几声布帛撕裂声过后,光头强的衣服被扯下一大块,身上划拉出一道很深的伤口,黑血都流了出来。他咬着牙,用火红的枪杆一烫,身上噗嗤直冒烟。他竟然连眼都不眨。“他姥姥的,果然是个汉子。”

    那个武士把拽下来的衣服碎片随手抖了抖,衣服碎片落满一地。动作迅捷到我们怀疑视觉出现问题。“光头强,干他娘的!”我还不信速度能快过子弹?那荧光散虽然照亮他们,但同样也把我们显露了出来。光头强二话不说,就将枪扫射了出去,那子弹果然扑空。

    “他姥姥的,三才阵可不是吃素的!”我大吼一声“听我指挥!光头强开枪扫射,李大嘴你等枪声落下,就在子弹周边狂砍!我们三人如同转动车轮出战!”他们都应了声,没有问题!

    这一招果然奏效,那枪扫射出去后,影子才抵住子弹,就被李大嘴一匕首给解决了。就这样一轮车轮战,我瞬间搞定了六个萨摩武士。干掉一个,地上冒起一阵黑烟,随后就消失了。但那落萤散竟附着在地面发出幽光。

    “就剩最后一萨摩武士了,干掉他就进入休门了!”由于这一连串的胜利,我们使其高昂了许多。这个萨摩武士明显是恐惧了,竟躲了起来。不过,还是被我们给揪住了,不料那货竟然开口。

    “好汉饶命!小的下有三岁幼儿,上有七旬老母!杀我一个就是杀三个!”我骂道“好他妈老套的台词,当老子傻逼吗?你个混球给我站好了!”

    “你们要做什么?能放过我吗?”

    “不能,因为我准备干掉你啊。”

    我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谁他娘知道你会不会放过我,死了才是最安全的!不,简明的说是魂飞魄散!”我也就懒得和这个东西继续废话,浪费我的时间了,嘴角情不自禁的挑起了一抹弧度,但绝对不是微笑,缓缓举起了青冥剑,怔怔盯着剑刃上流转的寒光,就要动手。一阵枪声响起,光头强怒吼道“他奶奶的,留你有啥用,不如给我当靶子!”那一枪子弹打下去,居然冒起了鲜血,汩汩流动,那东西在地上蹬了三下腿死了。“他娘的,还真是个活人!”我拔下他的面罩,露出一张尖嘴猴腮的脸。我从他身上掏出一些文件,还有一包东西。我当时也没有心情细看,就塞入背包。吼道“毁尸灭迹!”李大嘴取出一道符,掐诀点燃后,丢在那具尸体上,一时三刻就烧化成灰了!

    生门总算过去了,现下,就要进入了休门。那里面更是险象环生,惊恶无比。我们三人不得不更加仔细。

    进入休门,顿时起了一阵阴风。休门之中竟没有见任何人把守,地面上插着十余面黄色旗帜。那旗帜原本是垂落的,我前脚迈进,旗帜顿时迎风飘扬,说不出的诡异。我们走出三四步,依旧没有任何动静。等走到门中类似棋盘的地方,那十余面小旗竟瞬间转移,换了位置。

    我仔细看那旗帜,他们是按照笔阵图摆放,如图一个永字。我们现在走进去的是永字的腰部,那旗帜就从头倒转,旋转了好几个圈。我们竟迈不动脚步了,三人面面相觑,心想这是个什么鬼?

    正当我们疑惑万分之时,只听见一群女子的声音,柔媚,特别的柔媚,可以让人骨蚀肉消的感觉。旗帜迎风招展,旗面背后竟似有许多影子,可以看得出是女子的身影……

    我们顿时傻眼了,这是要搞什么鬼?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摆渡天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摆渡天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