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离奇鸟阵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东篱乌鸦 书名:翻云覆雨
    刘张氏忍住泪,道:“先夫那日从滢州衙门回来,晚间歇宿时,咳嗽不停,直嚷身上疼,闹了一晚上。本来想第二日叫大夫来看,可是他又说有要事在身,要去找什么苏大人想法子救被抓的农户,所以匆匆忙忙出门了。后来再见便躺在野地里,抬回来一验,仵作说是伤患没有及时医治,又连日奔波,得肺胀死的。”

    袁珝道:“可否入内一看?”

    刘张氏点头,道:“王爷请便。”

    那刘英权遗体敛在棺内,袁珝招郭加检视。郭加袒开其衣襟见其身上多处瘀斑,胸口两个铜钱大小的瘢痕颜色异于其他,格外深滞,又翻掌按了按其肺部,果觉鼓胀。

    出了县衙,袁珝道:“瞧刘英权浑身是伤,想来是当日冲突之时,护卫百姓所致。如此好官,就此死了,真是可惜。”不免摇头扼叹。

    郭加道:“刘知县死因,仵作验得差不离。只是真正致死的,是胸口那两点,不似寻常棍棒和拳脚之力所致,倒像是出自武家之手,只是不知道江湖中有谁善使指力之功,若是王妃在此,便可问她一问。”

    袁珝闻言,默立半晌。郭加提醒道:“王爷可要去滢州府衙?”

    袁珝道:“这况远笪不来见本王,本王自也不去见他。”又道,“听那些农户们所言,被毁坏的农田还有他处,我们先去看过再说。”

    又命人押了崔中恒,让其带路指引。所到之处,遇见山丘的,其上所植桑麻茶叶俱被连根拔起,平原地上皆是枯草碎石覆盖,远远看去,看不出原是农田。

    农户们正在上面挖石掀草,抢一些能抢的,救一些能救的。众人下到地里一看,一个个,皆是一头的汗一手的血。看见袁珝等人以为是官兵又来,急忙奔走呼号,快步逃走,有人脚下不稳,走得急了,就跌倒下去,刚收起来的一点谷子又撒了一地,又急又痛,干脆坐在地上,捶胸踢足仰天大呼:“天绝我也,死不久矣!”

    郭加忙奔上前去,拾起簸箕,将那人搀扶起来。那人以为郭加要抓他治罪,正自惊慌,忙要挣脱,却眼望远处,脸上颜色变作惊恐,口中呐呐不知所言。

    筱忽之间,天光黯淡下来。众人回身,只见远处黑云压阵,滚滚而来,并兼有“呱呱”巨响,把附近山林、溪涧中的鸟雀都惊得四散飞走。

    郭加急忙护住袁珝道:“王爷,快上去避一避。”

    大家急忙往田埂上撤。取火把来照亮,那黑云越来越近,抬头视之,却是一群大鸟,通体黑色,形似乌鸦,翅膀相接,遮天蔽日,来势汹汹。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连那道旁大树也被连枝刮断。

    忽听有人叫道:“当今昏聩,任用奸臣,侵吞田庄,毁坏庄稼,天降神鸟,以示惩戒,此乃天谴,此乃天谴!”

    众人如梦初醒,哭天抢地,下拜磕头不止。那黑鸦看见地下有人,就急冲下来飞啄。被啄叼之人哀叫连连,扑在地上打滚跌足,不消时便面目发黑双目凸出而亡。

    郭加急忙护住袁珝道:“王爷,那鸟有毒,快入屋中去!”

    乌压压的鸟阵仿佛听得懂人话,直往袁珝所退之处俯冲过来,锋利的爪子扑向袁珝面门。千钧一发之时,面前翛然落下一人,手执长剑,手起剑落将冲在前头的黑鸦砍落。来人黑衣黑面,只一双眼睛外露,匆匆向他一望,湛湛生光,即刻双臂一展拦在他面前。只见幽幽绿光闪烁,黑鸦一只只往下掉,在袁珝面前垒成一条小丘。

    远处溪涧之上,巨大岩石缝中夹着一棵巨树,树大如盖,顶上坐着一个头戴斗笠的中年男子,谓树下侍立的弟子道:“覆雨剑法果然厉害。怪不得居奉为了得到它费尽心机,以至丢了性命。”又观了观战局,命一旁弟子道,“加紧。”

    弟子取出一根竹笛放在唇边,奇怪的笛音从林中传出,大鸟们像受了刺激,放声大叫,扑棱着翅膀如离弦的箭般直刺下来。

    侍卫们一个一个倒下,只剩郭加和黑衣人奋力抵抗,眼见寡不敌众,只见上空窜出无数火箭,从后而至,射中大鸟,烧着羽毛,扑扑簌簌往下掉,顿时下起一阵火雨,鸟阵一下子乱了方寸,哄乱四散。

    斗笠男子站起身来道:“收声。”底下徒弟便收起竹笛放入袖中。跟随师父起身飞纵,片刻功夫,便如鬼魅一般消失在山林溪涧之中。

    袁珝等撤到屋后躲避,不消时,只见天光恢复,天边云霞似血。一行人出现在小山丘的沟壑之中,领头之人喊道:“安诚郡王殿下,我等乃遵婳城守城将士。救驾来迟还望恕罪。”

    遵婳城属于廖地,与吉县接壤,以救驾将士所在小山丘为界。将士们不敢擅自越界,在沟壑中安营扎寨,以护袁珝安全。只守军统领过来参拜,又帮忙收拾残局,清点伤亡,将那毒鸟堆积起来尽数烧毁,又安排亡者入殓等事。一夜过后,天光微亮。吉县驻军也听说安诚王爷遇险,赶来护驾。

    郭加至屋中回袁珝,道:“那怪鸟属平生未见之物,身上带毒,被抓伤的没一个活下来。连我们的人都”

    袁珝深呼一口气,心思沉重。看到案上他尚未写好的书信,严峻目光中方添了一丝柔和。郭加看他神色,道:“昨夜多亏了蒙面人出手相救。”

    左右只他主仆两个,袁珝道:“你应该知道是谁了。”

    郭加望他一眼,点头“嗯”了一声。袁珝长吁一口气,道:“那日乱马,昨日鸟阵。她从京城一路跟我到此,只为护周全,当真千辛万苦”

    蒙面人在鸟雀散去后,再一次消失不见。郭加道:“属下派人去寻。”

    袁珝摆手道:“不必了,她私自出京,露了行藏反而不好。”

    话音甫落,只听屋后“噗嗒”一声响,有什么东西撞在门上。外间立时脚步嘈杂。不一会儿,有人在门外回道:“禀告王爷,抓到一个刺客。”

    袁珝与郭加出外查视,只见一个黑衣人瘫在地上,被两兵士左右架住,瞧情形却已奄奄一息。待蒙面布被扯下,袁珝连忙一把抱起,连声唤道:“阿雨!阿雨!”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翻云覆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翻云覆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