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2章 番外篇 蝴蝶公墓前传

    1940年,深秋,晚八点上海,“孤岛”,霞飞路。

    有轨电车颠簸着驶过马斯南路口,法租界不复往日繁华,霞飞路上的商店都早早打烊,披着裘袍的阔太太们也几乎绝迹了。司机叹了一声,回头向车厢里望去,看到最末一排的女子黑色墨镜遮住了双眼,让人想象是单凤眼或大眼睛?是摩登的小家碧玉抑或欢场上的交际花?

    其实,她是个电影演员。

    胡小蝶摘下墨镜,露出一双颇为洋气的眼睛耳边还回响着许多嘲笑:“一个小明星还写什么剧本?”“别以为只差一个字,你永远成不了大明星蝴蝶?”“居然异想天开要当导演?还不如多陪老板睡几晚!”她想大哭一场,忍着眼泪跑出片场,搭上了这辆末班车。

    从国泰电影院上来一个中年洋人,附近多是白俄人的店铺和餐馆,多半又是个俄国佬。他跌跌撞撞坐在胡小蝶对面,脸色白得吓人,嘴角隐隐有血迹。特别是他的黑色皮包,宝贝似的抱在胸口,让人想起最近频发的炸弹事件。

    有轨电车摇摇晃晃开远,霞飞路这段尽是有钱人家的豪宅,再也见不到行人了。突然,电车顶上火花噼噼啪啪响起,末班车一动不动停在轨道上,安静得如同巨大的棺材。

    停电了?

    有人咒骂起来,该死的电车公司,该死的“孤岛”,该死的战争!胡小蝶也紧捂胸口,只看到对面白俄男子的目光,西伯利亚狼眼般的绿芒。

    她害怕地后仰身体,却听到对面急促的呼吸声,还有模糊不清的国语:“救救我!”胡小蝶凑近了他,他却把黑色皮包递到她手中。

    胡小蝶抓着皮包手足无措。白俄人断断续续地说:“蝴蝶公墓能实现你的愿望!”

    如电波直击入心底,在这寒夜令人毛骨悚然。白俄人硕大的身体倒在电车上。胡小蝶把他扶起来,却看到他嘴角涌出大量黑血,脸上绽出神秘的微笑。

    他死了。

    电又来了,司机骂骂咧咧地开动电车。昏暗的灯光照着末排座位,胡小蝶傻傻地看着地上的死人,想着他临死前的那句话。

    末班车到了终点站,她拎着黑色皮包跳下车,叫了一辆黄包车回家。

    她惊魂未定地回到家,看着皮包几番犹豫,似乎还带着死去的俄国人的灵魂。但她还是打开了皮包,里面是一幅奇怪的地图,画着许多线条。左下角像格分布着密集的道路,还有许多特殊标记,骷髅头、大叉、星星、三角、方块、桃花、十字、圆圈

    次日清晨,胡小蝶带着地图出门。费尽心机找到了那片“方格”,提心吊胆地走过一堵高墙,里面是正在兴建的工厂。也许是战争的原因,工地上一个人都没有,只剩下巨大的地基和建筑材料。她缓缓穿过一道小门,见到了一片墓地。

    每一座墓前都立着十字架,枯黄的野草在秋风中颤抖。胡小蝶小心翼翼地绕过墓地,穿过那个秘密的门洞,来到一堵高大沧桑的墙壁前。

    面对着这堵奇异的高墙,这些年来的愁怨突然爆发,整个身体贴着墙壁,泪水悄然落下,默默对自己说:你会成功的!

    这时,仿佛有个若有若无的声音:“绕过这堵墙绕过这堵墙绕过这堵墙就是蝴蝶公墓”

    谁也不知道她在蝴蝶公墓里经历了什么,总之她出来后写了一个叫蝴蝶公墓的剧本。编剧出身的老板,看了她的剧本后赞不绝口,愿意投资十万块大洋,让胡小蝶自编自导自演这还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位身兼三职的女演员。

    两个月后,蝴蝶公墓即将杀青,最后一个镜头还在蝴蝶公墓。

    胡小蝶穿着一身白衣,走到那堵高墙前,男主角柔情地牵着她的手。此刻的女主角已成为幽灵,目光凛冽地面对镜头,嘴角微微血迹。他们都被阴影笼罩着,忽而刮起一阵寒风。片场里每个人都瑟瑟发抖。胡小蝶一手搂住男主角的脖子,轻轻地用牙齿咬下去红药水自男主角皮肤上涌出,他全身的鲜血都将被深爱着的幽灵吸尽。

    胡小蝶宣布蝴蝶公墓杀青!正当剧务拿出酒水,准备要在现场庆祝时,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墙壁一角坍塌了,摄影师被压在了墙下。等到清除完瓦砾,摄影师已被压成肉浆了!

    厄运才刚刚开始,蝴蝶公墓杀青后不到一个月,剧组里相继有十三个人死去。第二个是男配角,第三天在街上被日本兵刺死了第三个是剧务,一周后跳楼自杀了第四个是场记兼剪辑师,在剪辑室里窒息而亡还剩下最后四个人:男主角、化妆师、道具,和胡小蝶。

    他们都在惶惶不安中度日,化妆师整日关在家里不敢出门,道具已逃回乡下老家避难了,而男主角拒绝出席电影首映式。

    蝴蝶公墓剧组发生的这些奇异事件,令各大报馆的记者们趋之若鹜。报纸连篇累牍地报道着中国第一部恐怖片,首映式门票更被炒到了二十块大洋!影片虽然还没上映,胡小蝶却已实现愿望大红大紫,她的剧照出现在各大报纸的头条,声势直追影后蝴蝶。

    公映前夜,胡小蝶回到电影公司。原始的胶片和拷贝都在这,公司雇了保镖守在大门口,以免有任何损失。

    公司楼上的走廊里,胡小蝶见到了男主角,警惕地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男主角卑躬屈膝地说:“小蝶!你放弃这部片子吧!今天早上,化妆师在家里突然死了,他老婆也说不清他死因,只说他临死前叫着蝴蝶公墓!”

    “第十四个?”

    “不,化妆师是第十五个。中午我听说道具也死了,昨天早上淹死在老家的河里!”

    这消息让胡小蝶浑身发抖,踏入过“蝴蝶公墓”的整个剧组,只剩下自己和男主角了。

    “我不能让首映式举行!这是一部邪恶的电影,蝴蝶公墓是一个邪恶的地方,我要把所有的拷贝和胶片都毁掉!”

    男主角目露凶光,拿出打火机。他挥起早已准备好的斧子,用力劈向库房大门胡小蝶觉得自己要崩溃了,那斧子劈开的不是大门,而是她的身体。

    她奋不顾身地冲上去,男主角手里的斧子没拿稳,反被顶到了自己头上。利刃立时劈开了他的脑袋,鲜血和脑浆迸裂,他倒在地上一命呜呼了。

    第十六个!

    胡小蝶惊呆了,她的衣服上全是鲜血,已变成女杀手的形象。她坐倒在地抱头抽泣,一切都是她的错,不该写蝴蝶公墓的剧本,不该去寻找那个可怕的所在,不该从白俄人手里接过那个皮包,不该坐上那辆开往末班电车。

    已有十六个人因为这部电影而死了,还会有第十七个吗?明天电影就要公映了,会成千上万人看到这部片子,到明天和后天,就会有第一百七十个,第一千七百个那才是真正的人间地狱!会让这座“孤岛”真正沉没。

    胡小蝶挣扎着站起来,库房门已被劈开,她伸手进去打开门锁。里面妥善保存着蝴蝶公墓的胶片还有拷贝。明天它们就要被送往电影院,通过放映机和幕布被数万人欣赏。

    没错,这是最好的电影,是胡小蝶生命的一部分。她从男主角尸体上找到打火机,点燃了自己心爱的胶片

    蝴蝶公墓首映式晚上,早已期待的影迷们峰拥到影院,却被告知拷贝还未送到永远都送不到了。报纸登出了最惊人的消息:才女小蝶杀人纵火,蝴蝶公墓化为灰烬。

    巡捕房悬赏通缉胡小蝶,她的照片贴在大街小巷。

    除夕之夜,那年冬天像战争一样格外寒冷,下了多年未见的大雪。

    一个裹着棉袄的女子,披着长长的头巾,独自走过雪夜的街头。中国人都回家吃年夜饭了,只有印度巡捕还像幽灵游弋着。胡小蝶仰头看着二十四层的国际饭店,似乎有个什么东西正在飘荡。

    那个东西飘下来了,却不像雪粒那样轻盈,竟能自己飞舞摆动,一只蝴蝶。

    雪夜里的蝴蝶。

    它是她的天使,是她的守护神,是她的墓志铭。

    红色的蝴蝶在雪地里飞啊飞,胡小蝶跟在后面追逐着,伸手想要把它抓到,却总是被蝴蝶灵巧地躲过。蝴蝶带她飞过几条街,直到眼前出现一道长长的堤岸。它继续飞到雪夜里,胡小蝶一脚踩了出去。

    脚下是苏州河。

    她难以抗拒地心引力,坠入了冰凉彻骨的苏州河水中。

    黑色的河水迅速将她吞噬,只剩下雪粒们纷纷融化在水面。

    蝴蝶,在雪里微笑。

    一年后,胡小蝶租住的公寓里,搬进来一个叫张爱玲的上海女孩。她在打扫屋子时,发现了一个黑色皮包,里面只有一张奇怪的地图。她好奇地审视地图,窗台上有一只神秘的蝴蝶,正冷冷地审视着她

    2006年11月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城市幽灵聚会:蝴蝶公墓》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城市幽灵聚会:蝴蝶公墓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