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

    强烈推荐:

    宋益珊顿时眼前一亮。

    说来惭愧,作为一个单亲妈妈,她并不是一个厨艺高手。

    她还特别爱吃摊鸡蛋。

    宋冬松也爱吃。

    可惜的是她从来没有摊出过这么色香味俱全的摊鸡蛋。

    “你还会做饭啊……”宋益珊喃喃自语了声。

    阿陶看了她一会儿后,便缓慢地收回视线,然后将目光重新落到了摊鸡蛋上。

    他握着锅的大手看上去稳重而有力道,放油,油热,磕鸡蛋,随着流动的鸡蛋汁液碰到热油后发出的滋滋声响,他娴熟地颠着锅,于是鸡蛋就在锅里被抛起,翻动。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如此几下,一个摊鸡蛋成品就好了。

    “妈妈,他还会做饭啊!”宋冬松也起来了,穿着个小背心小裤头,头发也没梳,惊讶地望着厨房里的阿陶。

    “嗯……会做饭……”

    “妈妈,他还榨了果汁,烤了面包片!”

    “是啊,早餐小能手。”宋益珊喃喃地说。

    她在捏陶人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有没有给陶人灌输这种神奇技能?为什么一觉醒来,陶人竟然连早餐这种技能都get了?

    阿陶的早餐很快做好了,宋冬松跑过去,亟不可待地拿了盘子碗筷,于是一家人坐在那里吃早餐。

    “哇,这个煎蛋真好吃,有一种幸福的味道!”宋冬松激动地吃着煎鸡蛋。

    “不就是一个煎鸡蛋吗?别大惊小怪,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妈妈一直饿着你呢。”宋益珊淡淡地瞥了眼儿子。

    “难道不是——”宋冬松想抗议,不过看看妈妈那不悦的眼神,顿时憋回去了。

    宋冬松转头开始和陶人阿陶说话;“阿陶叔叔,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做煎蛋?除了煎蛋,你还会做什么?”

    阿陶低头,捏着筷子吃煎鸡蛋。

    他是用左手的。

    宋益珊打量了一番阿陶,低下头,尝了一口煎鸡蛋。

    味道好吃极了。

    她犹豫了下,又尝了一口果汁,也不错。

    最后取了一块面包来吃,面包软香甜美,好吃。

    有些意外地看向阿陶,可是谁知道,阿陶恰好也看过来。

    四目相对,她看到阿陶黑色的眸子中有着一丝期待。

    他……在期待什么?

    宋益珊沉默了片刻,还是对着阿陶笑了笑:“味道不错。”

    她听到自己这么说。

    不过是随口一夸罢了,可是随即,她看到阿陶的眼眸中泛起了一丝喜悦。

    他很高兴。

    因为自己夸他早餐做得好,他很高兴。

    ***********************************

    一顿早餐吃完,宋冬松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妈妈,我好爱你。”

    宋益珊心里正想着阿陶的事,忽然听到儿子饱含热泪地这么说,想着儿子以前可没这么热情地给自己表白,这个时候听了不免心中一动,连忙回应说:“儿子,妈妈也爱你!”

    “妈妈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没什么用的妈妈,没想到你竟然能做出这么一件好事,捏了这么会做菜的一个陶人!”

    宋益珊顿时一脸黑线,瞪了瞪儿子:“少贫嘴,上你的学去吧!”

    宋冬松点头,背起书包:“是。”

    因为学校距离宋氏陶吧并不远,况且陶窑村里的人个个都认识,也不怕孩子丢了,宋冬松一直都是自己去上学的。

    目送儿子走出家门,宋益珊回到餐厅,却发现阿陶穿着昨天那件皱巴巴的西装,正笔挺地站在餐桌旁。

    当她推门进来时,可以感觉到阿陶的目光马上犹如被磁铁吸引一样,落在了自己身上。

    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其实她应该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阿陶,今天你做得很好,早餐很好吃。”这是真心话。

    阿陶抿着削薄的唇,凝视着她。

    尽管他现在看上去很平静,可是宋益珊依然可以感到他墨黑的眸子中的喜欢。

    宋益珊甚至有一种错觉,分明是黑西装小平头身形高瘦的一个大男人,可是看上去却像一只摇着尾巴的哈巴狗,正接受着她的爱抚,摇着尾巴等着她的夸奖。

    “不过你现在只是会做一个早餐而已,接下来你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毕竟这不是人类的世界,而且你还是一个男人,需要拥有最基本的谋生本领。”

    男人用平静的眼神望着她,仿佛根本没意识到她在向他诉说着多么重要的人生大事。

    她只好轻咳了声,严肃地,苦心婆口地重复:“虽然你是我一手造出来的,可是我也不可能一直养着你,你要学会自力更生,要学会在人类社会生存下去的能力,知道吗?”

    她养了一个儿子已经感到很头疼,不想再多一个这么大的“儿子”了。

    阿陶终于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望着她,点头。

    点头的样子,很乖。

    明明是那么大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乖呢?

    宋益珊心里泛起丝丝柔情,于是又放软了声调:“你先把今早这些碗洗了吧。等收拾好了,我带你出去,买点衣服给你穿。回来后,你就跟着我学习点陶艺,虽然这只是一门普通手艺,不过学好了,以后你也可以谋生。”

    阿陶望着她,仿佛想了想,之后目光疑惑地落在餐桌上面。

    宋益珊:“去吧,这些碗,你会洗碗吗?”

    阿陶仿佛迟疑了下,点头。

    宋益珊忙安慰说:“没关系,洗碗不难的,你今天先试着写写。我去前面把东西收拾下,等下你洗好碗,我们就准备出发。”

    ************************************************

    宋益珊家的小院坐落在陶窑村最繁华的青街,这一整条街除了个别餐饮零食小店,其他基本都是陶瓷相关的店铺。每天一大早,慕名前来参观旅游的游客以及采购陶制品的批发商便三三两两地出现了。

    宋益珊的宋氏陶吧,主要提供一些花瓶、灯罩、水果盘等小玩意儿,都是宋益珊自己亲手设计烤制的,别具匠心,看着颇有趣味。除了几家固定合作的陶艺馆,还有一些宾馆酒店,是她的老主顾。宾馆酒店购置她这种陶瓷工艺品,摆放在房间里,自然是显得别具一格,提升了档次。

    宋益珊来到了门面房中,先略微收拾了下,再清理了下最近的订单,看看还有哪些需要做的,进度如何。

    她正算着,就听到后院中仿佛传来“砰”的一声,倒像是什么东西摔碎在了地上。

    她想起那位“阿陶”,忙放下手中的订单,回去看看。

    来到厨房的时候,就见阿陶一手握着一个盘子,一手拿着抹布,正煞有其事地研究。

    “你……刚才怎么了?”看着不像是摔碎了什么东西,可是她听到的声音怎么回事?

    阿陶听到她的话,抬起眼睛来看她。

    他这一看,就挪不开眼。

    宋益珊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盘子和抹布,利索地自己擦洗着,一边冲水一边问道;“刚才,你是不是摔碎了什么东西?”

    只是如果真摔碎了,怎么连个碎片都没有?

    阿陶这次没有保持沉默,而是很快地摇了摇头。

    宋益珊见他摇头,便想着估计是自己听错了?当下也没太追究:“其他碗呢,都洗好了?”

    阿陶仿佛迟疑了下,不过还是点头。

    宋益珊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现在的样子有点怪怪的,不过也就是一个碗而已,她并没有太在意,正事要紧:“好,你擦擦手,我带你去买衣服。”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捡个男人带回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捡个男人带回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