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黑店

    因为离得近,楚晗这一桌听得最为真切,自然也是无人不摇头。

    正在大家都为她摇头叹息时,一个年少妇端着酒杯挪到那年轻女子对面坐下,食客们一看,都安静下来,想听她要跟那女子说什么。

    少妇睁着微矄的眼,把杯子往桌重重一磕,道:“姑娘,今儿个你遇到贵人我了,因为我要好好给你传传经,传传如何追男人的经!”

    她抬眼将所有人扫了一圈,带着些微醉意的笑:“女人们,大家可要记住了,以后陪夫郞逛街买东西,他若征求你的意见或者你不想给他买那样东西时,千万不要说什么‘你太黑,不适合这盒粉’,要说‘你用这样的粉会显得皮肤黑’;也不要说‘你生了娃,长胖了,有肚子,穿不住这件衣裳’,而是要说‘你穿这件衣服显得肚子有点鼓’;更不能说他气质不好、不配戴什么首饰穿什么衣鞋什么什么的,一定要说他手的首饰衣鞋什么什么的不配他!记住,一定要把责任推卸给衣服首饰化妆品,而他本身,一定是完美无缺的!”

    食客有人高声调侃:“我说这位大姐,你挺有经验的嘛!想必家定是夫郞成群吧?”

    谁料那少妇竟捶着桌面无泪嚎啕起来:“我哪有那个福气哦!我家一个夫郞,性格泼辣,皮肤又黑,生了两个娃后还发福了……这都是我自己身血淋淋的教训啊!再不长心眼儿,我的头都要被他揍扁打爆了!”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只有少年女子虚心问道:“那,他自己说他自己普通,我该如何应对?”

    少妇愣了下,任天游悠悠接口道:“真喜欢一个人,再普通,在你眼里也会变得不普通,不但满脸的麻子斑点看着可爱,连屎壳郞都是香的!”

    噗!肖影这一桌有人笑喷了。教习学嘴学生的话,可真是一对好“师徒”!对那个呆女子这么教,只能让事情变得更坏。

    楚晗斜了任天游一眼,难得开了一回口,对那还是一脸茫然的年轻呆子道:“若真喜欢他,快去追吧,记住,在情人的眼里,对方都是赛过天仙的,你要告诉他,在你眼里,他天仙还美。”

    “哦哦!”那呆鹅女子这才明白,起身道了谢,连忙往楼下奔去。

    任天游收回目光看她一眼道:“没用的。即使追说了这句话,也没用。只要男子再故意说些别的自谦自贬之语,她便又没了令人高兴的应对词儿。”

    “对!”那旁的少妇接口附和,还复又端着杯子晃过来,“这位妹子说得令我深有同感!”

    她一边说,一边走到桌前,眼露出惊艳之色,竟细细将桌的美男们打量一圈,那赤.裸.裸的直视目光,让千若等人全都皱起了双眉,面露不愉。

    肖影站起身,虽拱手,口却并不客气道:“这位大姐有何指教?若是无事,还请不要打扰我等用餐。”

    少妇口说着无事,眼睛却定格盯在了肖浅灵脸。肖影的脸冷了冷,再次下了逐客令,少妇这才摸了摸鼻子,悻悻离开,回到自己的桌子,低着头再不言语。

    肖浅灵将一切无视,淡若无事地吃着饭,完全不像是刚出家门、胆怯易羞的少年男儿。

    楚晗与肖影互递了个眼神,肖影微微点了点头,暗注意着那少妇的动静。

    果然,不到一刻钟,她便结账离开了。肖影问了小二姐茅厕方向,以如厕为由,悄悄跟了下去。

    任天游看到她们两人间的互动,亦不动声色地放下碗,摇着扇子踱到窗边,朝窗外张望。

    楚晗稳如泰山地坐着,慢条斯理地吃着。

    千若虽不如千羽那般清楚自家少主正与肖浅灵如何热恋,却也因着那颗敏感的心察觉到了。

    虽然早知道凭少主的魅力,定有桃花无数,但闭个关出来多了个兄弟,若说心里不忧伤不怅然也是假的。

    只是,那张让所有男子都自惭形秽、甘愿认输的无双姿容,太让人无力,尤其是那双纯净如雪山白莲的眼睛,让人连恨都恨不起来。

    送饭菜茶水的秋音自然是留下和青秋一起吃。在白云山庄的这段时间,两人有太多的机会相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救命的恩情加心有所属的爱情,使秋音对要做的事越来越犹豫,弟弟几次催促,都被他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拖延了过去,如这次,是以不得罪白云山庄为由的。

    青秋不时地为他夹菜,有时还非要亲自送到他嘴里才肯罢休,秋音脸恼着嘴嗔着,心里却羞着欢喜着,清秀的小脸在烈日杲杲的热天里,红得让青秋终是忍不住啃了一口。

    跟出来的肖影好巧不巧地看到这一幕,羞得秋音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躲藏起来。

    青秋刚要说话,肖影及时给她打了个噤声的手势,青秋顺着她的目光望了下,便转回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般继续和秋音吃饭。

    这个时辰炎阳炙人,实在不宜赶路,但也总不能整个下午都歇着,否则,加夜里不赶路,只有午的行路时间了,如此,何时才能到达光明山庄?

    若是寻客栈,这么多人,这么多东西,等在客栈安顿下来,午休的时间便也过去了。

    众人放下碗,简单的商议过后,遵循了楚晗的最后意见~~先出城走着,逢树林时停下小憩。

    大家都知道她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因为每座城的城外,几乎都会有或一片或两片树林。寻饭点儿时本是循着近原则,所以离城门并不远,出城到城外树林,自然也不远。

    人马车队在城外一片林荫里停了下来。林草地铺几面只有一人宽的夏日凉席,男子们都各自躺去闭目休憩,唯有肖浅灵的席另铺一层薄毯,挨在楚晗的身边。

    青秋和楚晗一样盘膝而坐,一边是自家马车,另一边是躺在席的秋音。少主和所爱之人都在身边,这会儿的她,觉得心十分圆满,等哪天与他提提嫁娶之事,若能早日成为她的人,再为她生个娃,万分圆满了。

    大家休息得快差不多时,肖影回来了,脸带着怒色,显得那条疤痕更加狰狞:“那少妇的背后果然是充敏!如此看来,昨日送她离山后,她根本没有马回家!”

    楚晗点点头:“咽不下那口气罢了。这次没做什么动作,应该只是来认脸,下回怕是要换成隐蔽的方式出手。”

    肖影冷哼:“她那个欺软怕硬的蠢货,尽管使招儿放马,我全都接着!”

    楚晗看她一眼:“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若是想害我倒是不怕,但浅灵的身子还未痊愈,多些防备的心思是必须的。”

    她提醒得对,确实该如此。肖影点头。

    躺在席、大腿架二腿闭目养神的任天游,听着两人说话,不时地抖抖脚掌,不睁眼不插言。待楚晗说动身时,才懒洋洋地爬起来。

    离了郡城,这一路的歇息打尖儿之地,便只有县城、小镇,和供来往商旅打尖的路边野店。

    楚晗早为肖浅灵一次炼制出最后几日要服的丹药,配合着于凌晨晚间两次行功,四五日后,不但脸那原来的冰白色已彻底褪去,还开始渐渐有了颜色。炙阳掌内气继续游走间,他的丹田也逐渐能变得温暖。肖影见弟弟越来越健康,心激动万分。

    马车里只有他一个人,或坐或躺,空间都能由着他,途还会停车吃午饭带午休,晚又找客栈投宿,倒也不是太累。

    关键是,那个坐在马也依旧挺拔的玄衣背影一直在他的马车前方,让他的心情格外舒畅。

    千羽和千若坐在第二辆马车,不时轻声交谈着什么。

    自从送了一个月饭,两人的关系从前更进了一步,千羽不知道的事,千若也会择挑着告诉他。

    如今两人有了个让人无奈的共同情敌,心也潜意识地靠拢了些,有劲儿便想往一处使。但因为骑着马的肖影在两人马车前面行着,便尽量把声音压到最低。

    第三辆马车里是无忧和融月漫,因为隔了一辆马车,融月漫看不到肖影,嘴嘟得能挂油瓶,但后来又被无忧拿出来的宝贝吸引,转移了注意力~~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五花八门的毒粉毒药,尤其是那看起来很漂亮很可爱的玲珑蛙,若不是无忧说那小东西身有剧毒,他真想放在自己手心再摸一摸!

    任天游骑在马,懒洋洋地跟着马蹄节奏左一摇右一晃,行在四辆马车后面压阵,时而委屈怨念,时而想到什么好事般自个儿露出笑意。秋音和秋蝉在马车里低声密语什么,她并没放心思去听,也懒得去听。

    这日行到傍晚,天气却陡然变了。乌云飘飘而来,渐渐连成一片,最后便像巨大的黑色幕布般遮住了天空。好在运气不错,在天色越来越黑时,一行人赶到了一家名为避风的野外客栈。

    避风客栈是一座两层木楼,看那灰旧的木色,怕已是经过风吹雨淋不少年头了。

    店主是一对不到三十岁的妻夫,她们热情张罗着刚将车马安顿好,狂风便卷来骤雨,在电闪雷鸣间如豆如箭,直砸而下。

    肖浅灵身子抖了一下,似是被震耳欲聋的雷声吓到,牵着他手的楚晗一把将他拥入怀里抱紧,口还轻声安慰。

    千若想前,刚踏出一步,却被千羽拉住,对他无声地摇了摇头。

    垂睫黯然了一会儿,千若便抬头望向门外,觉得那天银河泛滥般狂泻而下的大雨像他此刻的心。

    所幸大家都没淋着雨,肖影立即招呼店主多弄几个菜出来,打算在一楼饭厅用餐,然后再到客房洗个澡休息。

    女人见她们一行人皆是锦衣华服,气度不凡,一看是有钱人,初见时便两眼冒光,热情倍增地张罗安顿,如今更是忙不迭地应着,还亲自为她们菜。

    拼在一起的两张方桌旁,长板凳,楚晗展开窥心镜法探查一遍,脸色陡变。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不要带球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不要带球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