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此生绝不负你

    东宫内,慕容初的寝殿之内还亮着一盏微弱的烛光。

    窗影下,床榻上的男女刚才经过一番激烈的**,两人正在低低地喘气。

    “落落,你今日的样子,甚是可爱!”慕容初的声音带着满足的喟叹。

    今日落落在别院听到了霍水缨对他说的那番话,他才后知后觉的联系到最近这段日子,这个傻丫头为什么总是暗自神伤,这让他一度怀疑是自己在床帏上没有满足他的小娇妻,让她心中不快,为此还特意用了一些致使自己更是威猛的补药,却不曾想她一直都在那低头吃闷醋。

    只是现在安静下来,他却是有些不明白,这霍水缨不是从小不待见自己吗?

    要不是因为若赟背叛了她,她估计到死都不会想着与自己合作,她对他说那番话的时候,他的确是有些震惊。

    正如他对她说的那番话中那般,他对落落的感情从来都与她霍水缨无关,不管她从前对他如何,他最后还是会义无反顾的爱上落落。

    如果霍水缨与其他的那些想要接近他的女子那般,恐怕他正眼都不会瞧一眼,儿时他对她确实有过一些不同于其他女子的想法,她作为大家闺秀,母亲是天阙的公主,父亲是天下的首富,但是初次见面她居然离家出走,所以,他便是对她有了一些关注,而这一切他其实当时并不懂是什么感觉,那时候毕竟太后来她去了凌云山,回来之时,他们相处也不多,对于她的那种关注也早就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消逝了,遇到落落他才知道,对霍水缨的感情不过只是一丝好奇而已,或许连之前所说的兄妹之情都谈不上。

    但是落落不同,她与他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对方的一切都参与了,他与落落应该是属于日久生情的那种,从开始的怜惜,到慢慢的他被她所打动,到现在他越发觉得她就好似那罂粟花一般,越是靠近,他越是难以离开,只想日日夜夜与她这般缠绵。

    落落正在往他怀里缩,听得他那句话便是脸颊一红,“阿初,你总是这般没个正经!”

    慕容初抚着她如墨般柔软的秀发,好看的唇角微微一勾,“我说的是你今日吃醋之事,哪里不正经了,你莫不是想说方才你我欢好?落落,你变坏了哦!”

    落落更是窘迫,羞红了俏脸,便是嗔道:“我哪里吃醋了?”

    “还说没有,你当时的脸都白了,落落,我真的喜欢看你为了我吃醋的样子,只是你当时为何没有直接冲上来质问霍水缨呢?其实我最想看到的还是你为了我不顾一切的模样呢,只可惜,你个小傻瓜居然转头就跑!”

    “我质问她?要是你们一个有情一个有意,我不是自找麻烦吗?”在感情上,她一向都比较弱势,对方是霍水缨,她一直都没有自信。

    慕容初叹息一声,“落落,你就对我这般没有信心吗?”

    “谁让你以前喜欢她来着!再者,我也是对我自己没有信心而已,阿初,你这般优秀,出身尊贵,爹娘是北齐受人崇敬的帝后,而我”

    她还没说完,慕容初便是直接打断了她。

    “落落,你说这话就不怕六月飘雪吗?我从来都不曾喜欢过她,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你不相信我,也是我做的不够好,你放心,余生我们还有很多日子让我慢慢证明,我对你的心意。早知道那个瓶子能给我惹出这么多事,我早就仍掉了!什么出身尊贵,在你面前,我从未将自己当做太子,你若不愿,这什么江山荣华,我皆可为你抛弃,我爹娘亦是你的爹娘,所以落落,切莫再这般,你在我心里是独一无二的落落,这世间没有任何一件东西比你更珍贵,我愿为你负整个天下!”

    慕容初的这番话说的太过沉重,她何德何能,让他对她这般,自己从前真的是太过小肚鸡肠了,嫁给他之后没有帮他什么,反而是对他猜忌不断,但是此时与他说对不起也是无济于事,她也知道他要的不是那三个字,于是只能故作轻松地岔开了话题,问道:“阿初,我真的说过那瓶子漂亮?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说过的话,每一句都在我的心口,我怎么会忘记!”慕容初抱紧了她,吻了吻她的发,“落落,以后别再傻傻的一个人承受那些,有什么事,我们夫妻俩一起解决,知道吗?霍水缨她不会是你的威胁,在我的眼里,从来都没有过她,你也知道他爹是天下首富,这北齐离不了他,再者,这霍家与我爹他们都是生死至交,我总得给她一些面子,但是这都仅限与她不曾伤害你的前提下,她若是敢伤你,就算她是我的亲妹妹,我亦不会放过!”

    慕容初并不是一个光说不做的人,他也不是一个喜欢多说的人,从小对他的印象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冷冰冰地没有一丝温度,这是她所了解的慕容初,而自从与他成亲之后,她发现与他相识了十多年,却想不到他会有那么多面,那都是从前她所看不到的,他一点都不冷,他对她很是热情。

    “好了,我知道了,我相信你便是!”

    虽然落落这么说,他还是不太放心,于是又不确定地再次问了句,“落落,你以后真的不会再怀疑我了吗?”

    “阿初,不会了!我们已经是夫妻了,都说夫妻之间应该相互信任,没有任何的猜忌,你待我一片情深,我却辜负了你,怀疑你,我委实”

    慕容初凑上唇吻上了她,将她的自责和没有说完的话全部吞下了腹中。

    “落落,我爱你,依然、始终、永远!”

    随着这个吻的深入,被幸福所包围的落落突然靠近他的耳,甜如糯米地低低说了一句。

    “阿初,不如我们试试那三十六式里面的那招?你不是说你喜欢的吗?”

    慕容初闻言,浑身的血液顿时烧得沸腾了起来,这般主动的落落,他简直不能太兴奋,之前他有征求她的意见,只是落落不愿意,他自然也不能逼迫她,想不到这霍水缨倒是成全了他。

    于是乎,新一轮无比激烈的战役再次打响了。

    乘着月色,我独自一人来到了东宫,见这寝殿外头无人看守便是伸手推门,可当我将紧闭的门扉推开的时候,正好见到慕容初以极快的速度拽了旁边的锦被将落落姐的身子裹了个严严实实。

    “落落姐”我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定定地站在那,脑子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一个枕头朝我砸了我过来,我才恍然回过神来,连忙伸手捂住了双眼,我原本是想来东宫打算将落落姐给骗走,让这慕容初跟我一样忍受这黑夜的孤寂与折磨,却不想看到了让我极为震撼的一幕。

    他们这个时辰居然在办事,虽然天色不早了,这夜色迷人的夜晚也是极为适合,但是,居然被我给撞见了,而且,还是落落姐在上头!这简直毁掉了慕容初在我心里十多年的形象。

    太匪夷所思了!慕容初居然被落落压在了身下!

    “慕容芯,你胡闹!”

    慕容初已披衣而起,好事被我打断,他发出的声音跟那野兽一般,恨不得将我当场给撕碎才好。

    “那个,慕容初啊,这是你自己不关好门,连外头也不让人守着,可不能怪责于我!”

    我尴尬地笑了笑,找着借口跟他解释,我可不是偷窥狂,只是想不到平素正儿八经的慕容初,居然被落落姐压在身下,想到这我就忍不住嘴角抽搐。

    “慕容芯!东宫你以为是谁都能闯的吗?谁会像你这般,哥哥嫂嫂的寝房也是你随意就进来吗?敲门不会吗?”

    他不在外布置暗卫就是因为落落本就是容易害羞之人,况且,她那般美妙的声音,他也自私的不想隐在暗处的侍卫给听了去,谁会想到正在兴头上,这慕容芯居然会大大咧咧地闯了进来,早知道就让她留在宫外,不告诉慕容白她的去处好了,他干嘛要嘴碎呢!

    只是如今后悔也没用,她深夜来此,定是目的不纯,而且还选在如此关键而美妙的时刻,今日落落这般主动,机会实在是太过难得了,这一切就是被慕容芯给破坏了。

    我没有理会慕容初的怒火,朝里头唤了一句,“落落姐,我有事找你呢,你随我去趟我的寝宫!”

    慕容初这事没办完,岂能半途而废,黑沉着一张脸便是问道:“什么事?你嫂子忙着呢!你赶紧给我回去!”

    我故意一本正经地问他,“慕容初,我嫂子要忙什么?”

    慕容初一脸怨恨地看着我,如果眼神能杀人,我恐怕此时已是死了千百回了,见他那模样,我差点忍笑不住,今晚这趟东宫真是来得太值得了,我还从未见过慕容初这般窘迫的模样,他一向都是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的人物。

    “芯儿,你且等我一会。”

    里头传来落落小声的应答声,被我给撞了个正着,这落落姐怎么好意思拒绝我呢,慕容初还来不及开口,落落已经披着衣衫从珠帘内袅袅走了出来,看的出他们方才却是在兴头上,这落落满脸的潮红都还未曾褪去。

    “落落,你别去嘛!这外头很冷,你身子弱,会生病的!”

    我听那慕容初软软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口水,他什么时候学会了捏着嗓子说话,简直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

    “慕容初我没听错吧,你居然撒娇,今天我真是大开眼界了,不过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我嫂子的!”

    慕容初瞪我一眼,怒气深深,“慕容芯,你是故意报复我的,是吗?”

    我朝他眨眨眼,给他一个你知道就好的表情,还热情地挽住了落落的手腕,亲昵无比的说着。

    “落落姐,我们走吧,我有大事找你呢!”

    “好!”落落正欲抬步,慕容初一把拉住她的手,眼带祈求地看着她,“落落,你别走,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慕容芯从小就古灵精怪的,她就是想来破坏咱们夫妻俩的和谐生活的。”

    我见慕容初居然这副模样,我更是不能让他得逞,于是我就苦着一张脸,想装可怜,谁不会呢。

    “喂,慕容初,你别血口喷人,我只是一个孩子而已,落落姐,你一直都知道,芯儿不是那种人,对不对?”

    慕容初咬牙切齿,恶狠狠地再次瞪我一眼,“都已经是以深的女人了,还敢说自己是个孩子,慕容芯,你要脸不要脸?”

    “落落姐,你看我哥他!他凶我!”我掩面佯装哭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落落大为心疼。

    “阿初,不管芯儿多大,她都是你我的妹妹,你作为哥哥,怎得欺负妹妹,你的风度在哪里呢?”

    我在一旁偷偷的笑着,慕容初一张俊逸的脸早已经跟这屋外的夜色一般黑了。

    慕容初欲哭无泪,气得脸都绿了,“落落,这慕容芯就是装的!她最擅长这些了。”

    落落懒得搭理他,拉起我的手,便是说道:“芯儿,我们走吧。”见慕容初还是抓着她不放,落落又道:“阿初,放手,今晚我也有事要和芯儿说!”

    见落落面上坚定,慕容初只得悻悻松开她的手,但是一双眼却是紧紧地盯着她。

    “落落,那你穿个衣衫再走!”

    “哥,我会照顾嫂嫂的,你放心了!”

    “慕容芯!”

    然而他还想再说什么,我们已经转身离开,我在走出他们寝殿的门槛之时,我回眸勾了勾唇,笑得意味深长。

    “哥,今晚你就早些休息吧,我跟嫂嫂要秉烛夜谈,你就别等她了,祝你有个好梦!再见?”

    我挥了挥手,就这样将落落姐给带走了,留下一脸炸毛的慕容初在寝殿独自神伤,他哪里还能有个好梦,估计得在床上抓狂一晚,即使我已回头也能想象慕容初气得暴跳如雷的样子,不过,落落姐还真的厉害,我原本还以为像她这样的性格,肯定只有被慕容初欺负的份,可今日一瞧,落落姐一句话便是让嚣张肆虐的慕容初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简直太给我们女人争脸面了,她居然征服了慕容初。

    好久没有与落落姐同榻而眠了,其实小时候,因为爹娘经常不在身边,晚上基本都是落落姐陪我入睡,她虽不是我的亲姐姐,但是比之更甚,也难怪我爹娘他们对她是喜欢的不得了,最后竟然还能俘获了我哥那块千年寒冰,落落姐一直都是天使一般的存在,她的善良让我们这个家更加的完整和谐,想到今日被霍水缨给欺负了,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落落姐,你走了之后,小寒来了!”

    霍水缨的事我虽然不想再多管,但是这毕竟关系到慕容初和落落,我之所以找落落,除了我是想要报复慕容初之外,更是想找她谈谈,让她不再怀疑慕容初对她的心思,虽然慕容初很多时候还是很可恶的,不过那只限于对落落以外的人,他对待感情我还是很有把握的,他绝对不是那种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人,毕竟他是我爹的儿子,我们慕容家尽是出的情种。

    黑暗中,我没有看到她的表情,但是仍旧感觉她呼吸一紧,我继续说道:“水缨姐,她给了小寒一个巴掌。”

    “什么?你说水缨打了小寒?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一直都很好吗?”落落震惊的声音随着夜风传来,其实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太敢相信呢,霍水缨和小寒的感情,比她的亲妹妹还好呢。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估计经过若赟和慕容初的事,她有些脑子不清楚吧!反正我是不明白,她为何要打小寒,落落姐,今日你受惊了吧?”

    先是被遇到了调戏的无赖,然后还被追杀,最后逃离了魔掌却听到霍水缨向慕容初表白,她当时肯定很难受,还好慕容初没有让她失望。

    落落微微一笑,“如果不是水缨这样一闹,我或许还在那钻牛角尖呢,说起来还要感激她,让我更加肯定了阿初的心意!”

    我讶然,“你之前还真的是怀疑慕容初?”

    “恩,不过,我只是怀疑水缨喜欢阿初而已,那日她离开的时候,我见她收着阿初贴身的锦帕,看样子颇为在意,我便是觉着水缨对阿初有情。”

    “所以,你猜到水缨喜欢慕容初,也担心慕容初知道了之后,会对水缨姐有了想法?”

    落落轻轻一笑,“恩。”

    原来如此,看来落落姐还是很没有安全感呢,一个女人没有安全感,说明男人做的还不够,这慕容初和霍水缨之间也该是好好做个了断了,当下我便是决定,明日我定要找慕容初好好聊聊,就算他不喜欢霍水缨,那也要想个办法让她彻底的死心。

    “今日慕容初一番话,你该是放心了吧?所以你才”说到这,我邪邪的笑了一声。

    落落自然懂我的意思,想到慕容初此时的样子,忍不住轻笑到:“芯儿,你哥估计现在正在闷着呢!”

    “谁让他将我的行踪告诉我爹的,也让他尝尝独守空房的滋味!不过,落落姐,你太厉害了,你居然将慕容初压在身下。”

    落落倏地一窘,嘱咐她道:“芯儿,这事断不可乱提,阿初他是极要面子之人,你若是让旁人得知,他定不会饶恕你的。”

    我了然的点点头,虽然慕容初是只纸老虎,但要是真的惹怒了他,他可是六亲不认的人。

    “不过,落落姐,那是什么感觉?”虽然不能在慕容初的面前提起,但是还是忍不住一颗八卦的心。

    “芯儿,这事如何能谈论!”

    “怎么不能了?我们什么关系,快说嘛,你不说我这心里痒痒的,肯定一晚上都睡不好觉!”

    落落无奈,“你试试就知道了,不亲生体会,你也无法明白那是什么感觉!”

    落落越是这样说,我越是心痒难耐了。

    这一晚,慕容初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而慕容芯亦是如此。

    翌日,我是在一阵急促的叩门声中被惊醒的,等我朦胧地睁惺忪的睡眼,便是见有小宫女来传令说太子殿下慕容初已经在外等候多时了。

    我没好奇地叹了一声,“落落姐,你这夫君也太猴急了,这天还没亮就来了,我也是服了!”

    落落浅浅一笑,“让他等等也好!”

    我蓦地愕然,还以为以落落的会迫不及待地奔向慕容初的怀抱呢,毕竟俩人这新婚燕尔的,我却是生生让他们分开了,可不想她居然让慕容初等。

    我正狐疑着,却听落落说了一句,“不知节制,也不是好事。”

    如果慕容初听到落落这句话,一定要气得吐血,既然他想等,那么我和落落都慢悠悠地来,先是俩人好好沐浴了一番,然后才开始梳洗打扮,打扮好了以后又吩咐宫娥传膳。

    我们刚准备用膳,这慕容初却是大步而来,不用看他,那周身的冷洌简直要将人给冻僵。

    “呦,这不是太子殿下吗?怎么这么早,你这东宫的膳食还比不得我这的吗?怎么还来我这用膳吗?”我见慕容初一言不发地坐下,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慕容初一张俊颜已是怒气滔天,自成亲以来,他已习惯每日拥着落落而眠,昨晚简直是他人生最为难熬的一晚,好几次他都差点去慕容芯那将她给捉回来,有一次甚至已走到了她们门口,但是又怕落落生气,最后只能憋屈回去了。

    “慕容芯,你够了。”

    连名带姓唤我,此刻的慕容初真是怒了。

    “哥,才一晚不见,你这是怎么了?”

    我抬眸看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慕容初这模样,想必一晚上没睡好,眼中全是红血丝。

    还没等慕容初回答,突然外头传来风朔的声音。

    “太子殿下,皇上让您去趟太清宫。”

    慕容初微微拧眉,“何事?”

    风朔回答,“属下不知,似乎是水樱郡主的事,水樱郡主与王爷也在!”

    他说完,我便是看了一眼落落,见她的目光微微一沉。

    “风朔,你先退下!”慕容初淡淡的说完,随即握住了落落的手,“落落,我去一趟太清宫,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说清楚,你放心,在这等我回来,无论如何,我的初心都不会改变。”

    落落微笑着点点头,“阿初,你快去吧,别让爹他们久等了!”

    “嗯!”慕容初亦是点点头,随即凑过身子在落落脸上落下一个吻,“你先吃早膳。”

    他说完还看了我一眼,“慕容芯,照顾好落落!”

    “遵命!”我信誓旦旦地答应他,但是他前脚刚走,我就拉了落落,“落落姐,咱们去看看?”

    落落面色为难,“阿初让我在这等他,我们还是别乱走吧?”

    “哎呀,我的好落落,你想干什么慕容初他哪里敢反对,现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可是他的心头肉,他都准你压他了,你还怕个什么?所以啊,别担心,他要骂要罚也是冲我来,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心里还补充了一句,就算慕容初想责罚我,落落姐肯定会给我求情,想必慕容初也不会对我怎么样。

    一大早的霍水缨就和他爹找了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在这坐以待毙。

    落落担心我一人前去会惹出什么祸事,于是只得硬着头皮跟了我来。

    等我们来到太清宫的时候,慕容初也才来不久,霍君正与我爹关系很好,他们自小一起长大,对我爹是唯命是从,却又不似一般的君臣那般,他们私下都是经常相互调侃为乐。

    我与落落姐躲在了大殿的内室之中,外头的人看不见我们,但是我们能透过珠帘看见他们,也能清晰的听见他们交谈的声音。

    殿内只有慕容白父子与霍君正父女,其余的人都已被屏退。

    “小初,你来了!”见慕容初进来,霍君正热情地朝他打招呼。

    “参见父皇!”慕容初先朝龙椅上的慕容白行了个礼,随即对霍君正拱手,“王爷,郡主!”

    霍水缨低垂地眸子微微一抬,随即福了福身,“太子殿下。”

    慕容白淡淡地摆了摆手,“好了,这里没有外人,不必拘礼,都坐吧!”

    “是!”

    三人坐下之后,慕容白又道:“君正,你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霍君正看了一眼霍水缨,又看了一眼慕容初,随即道:“慕白,以我们的关系,我就不跟你卖关子了,虽然水樱和小初并没有定亲,但是他们自小一起长大,这感情自然不用说,你我都是默认了水樱将来定是要为小初的妻子,可既然如今小初已经娶了落落公主,虽然小女不才,却与小初也是青梅竹马,所以我希望慕白你能做个主,将我们水樱许配给小初,她与落落公主的感情也不错,这之间也不必分正妾,两人一同伺候小初,你看如何?”

    说完,霍君正抬头看着慕容白,今儿一大早这霍水缨就跪在了他的房门外,死活求自己要嫁给慕容初,他这一生对霍爱雪极为宠爱,但是对于水樱,他确实做的不够,她也从来没有求过自己,这算是第一次,虽然他也觉得这般做,的确不太好,但是他也不忍心拒绝她对他的第一个要求。

    他一直还以为水樱对慕容初没有什么感情,也不知道突然会这般毅然决然地要嫁给他,还说如果此生不能与慕容初在一起,这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所以这一大早他与水樱便是来了这,希望慕容白能答应这桩婚事,这落落他也算是从小看着长大,是个乖巧的孩子,今后真的与她一起伺候太子,也不至于欺负了水樱,当时水樱说的做妾什么她都愿意,只是他的女儿,他怎能忍心让她做小。

    慕容白显然没想到霍君正会这么说,一直以来,他与苏妩也觉得这小初应该是喜欢霍水缨的,上次他们在外还接到慕容初的飞鸽传书说要给落落找夫婿,结果最终这个夫婿变成了他自己,他与苏妩两人也是十分诧异,但是既然他们两情相悦,这水樱对小初似乎也没有什么感情,所以这桩婚事他们也是乐见其中,只是今日,这霍君正突然这般郑重其事地要小初再娶,这倒是让他颇为诧异。

    “君正,你没说错吧?你的意思是要小初娶水樱?”

    霍君正连连点头,“是的!”

    “只是”

    慕容白将目光看向一旁一直沉默的慕容初,慕容初从位置站了起来,走到大殿中央,躬身道:“父皇,此生此世,儿臣只会娶一个女子,那就是落落,除了她,儿臣谁都不要!”

    慕容初的声音很是坚定,霍君正微微拧眉,解释道:“小初,你已经娶了落落公主,这个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只是水樱也会嫁给你,你上次与水樱一起主持朝贡之事,各国使者对你们都相当的认可,水樱在你身边也不会辱骂了你的身份!”

    “王爷,此话差矣,落落身为北齐的公主,自然比郡主尊贵,她在我身边亦不会辱没了本太子的身份,只是朝贡之事太过繁琐,本太子不舍得太子妃劳累罢了,不然,这事也轮不到水樱郡主来!”

    慕容初的一席话让霍君正与霍水缨立即白了脸色。

    气氛尴尬不已,慕容初轻斥了一声,“小初,怎么跟长辈说话的!”

    “小初,水樱她心里是喜欢你的,以后也能和落落相处融洽,你何不给水樱一个机会呢?”

    慕容初对于他的低声下气并不买账,只是目光冷然地看着他,“王爷,如果此时此刻让我父皇再给你安排一门亲事,让王妃与她平起平坐,你作何感想?”

    霍君正被他这句话说的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以他对轩辕扶雪的感情,即使现在给他天底下最为美丽动人的女子,他也不会动心,不会背叛他对轩辕扶雪的誓言,他自己都尚且做不到的事,如何能逼迫了别人,只是他真的不忍心拒绝霍水缨的请求。

    “小初。”

    “王爷,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答应!”慕容初说完也不想再多说其他,一甩袖,便是准备离开。

    “慕容初!你站住!”

    慕容白伸出去的手一滞,一道瑰丽的身影却是蓦地冲到了慕容初的身前。

    霍水缨定定地看着他,一双美眸尽是氤氲。

    “慕容初,我已经抛弃了所有的矜持,我只是不想将来后悔,你真的要如此绝情吗?”

    慕容初沉吟了片刻,才漠然地开口,“霍水缨,这不是绝情,我对你没有爱,如果勉强娶了你,你一定不会开心,因为不在乎,所以,我会无视你,你真的做好准备一辈子就待在这东宫之内,空有一个头衔?亲眼看着我和落落夫妻和睦恩爱?而你一人孤独终老?”

    慕容初看着霍水缨瞬间垮掉的表情,眉头一皱,“想清楚了没?”

    他知道像霍水缨这种人,是绝对不会想要变成这种人,见她沉默,慕容初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抬脚离开。

    慕容初离开后,慕容白极为尴尬,这小子从小都不太给自己面子,不过这次,他倒是赞成他所说的这些,且不说落落是他的宝贝,就算没有落落,这感情本就不能勉强,她这般嫁给小初,也没有幸福可言。

    “君正,你看这。”

    霍君正看着呆若木鸡的女儿,想要安慰却不知如何开口。

    “水缨告退。”空气静谧了半晌她才退出了大殿。

    躲在内室的我和落落悄悄退了出去。

    “落落,霍水缨真是太过分了,她居然找王爷来求我爹。”

    这次,我真的有些看不上霍水缨了,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吗?明的不来来暗的,还好慕容初不是那般容易妥协的人。

    “也无妨!”

    我诧异地看着落落,“落落姐,这都欺负上门了,你还一直隐忍吗?”

    落落脸上不自觉地挽起一朵笑颜,“芯儿,能伤到我的人从来只有慕容初,所以不管霍水缨如何,只要阿初对我的心意不变,我都无所谓。”

    落落刚说完便是听到一阵掌声响起。

    我们循声望去,便是见到慕容初正朝我们徐徐走来,一阵清风吹过让他衣袍荡起,整个人跟仙人下凡一般,这一刻的慕容初俊逸的连我都忍不住驻足观望。

    “落落,我慕容初此生绝不负你。”

    我翻了个白眼,感情在这秀恩爱呢,他们对视的眼中唯有彼此而已,这样的时刻我都忍不住去破坏,于是,我默默退开,将这留给了他们夫妻。

    慕容初看着落落,便是问了一句,“你与芯儿之前在殿内?”

    落落微微一颤,“你发现了?”

    慕容初点点头。

    “阿初,你拒绝了王爷,他在朝中举足轻重,会不会影响你”

    “不会的,且不说他权势如何,他也不是那样的人,他也清楚那番话我说到做到,他何必让他的女儿来受这个罪。”

    其实,霍水缨能做到这地步,想必是真的很爱慕容初吧,她那般高傲的人,可以说确实放下了自尊了。

    “阿初,水缨她对你是真心的。”

    “落落,你这是吃醋了吗?”

    “怎么会呢,我没有吃醋!”

    慕容初俊脸一沉,什么叫怎么会?她没有吃醋?

    他就是喜欢看落落吃醋,都说吃醋就是说明很在乎户对方,可这落落居然这般淡然,明明那次生病的时候她说了那么多在乎她的话,可她居然不吃醋。

    “落落,你心里最爱的是我吗?”慕容初弱弱地问了一句。

    落落很认真的想了想,随即回答他,“除了你,当然还有其他的人。”

    慕容初闻言,心脏猛地被什么砸中了一般,“什么,你心里还有其他人?是谁?”

    “爹娘和芯儿啊,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

    听她这般说慕容初原本乌云密布的脸才缓和了。

    “落落,你跟慕容芯学坏了,居然还会调侃我!”

    “哪里!”

    “没有吗?昨晚你不在我身边,你不知道我有多难受,我不管,你得补偿我!”

    慕容初居然跟她撒娇,落落无语,感觉身子一轻,下一瞬便是被慕容初给拦腰抱起。

    “阿初,你赶紧放我下来!这在宫内呢。”

    “宫内又如何,太子宠爱太子妃,谁敢嚼舌根!”

    说完这句话,迫不及待的慕容初便是大步朝东宫而去。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妃宠不可:妖孽请滚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妃宠不可:妖孽请滚开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