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卷067他在找我

    这里不像城市医院那样排队拥挤,相反很冷清,偶然才会有几个病人来检查看病,医生从电脑前抬头看到我,我坐下说道,“你好,我是早上做检查的乔一一,你让我下午来拿检查结果的,请问……我有什么问题吗?”

    他对我还有印象,在电脑里输入我的信息后,看了下说道,“你怀孕已经有12周了,怎么,自己都没有感觉,不知道吗?”

    虽然早就有了这个猜测,可猛然听医生落实了这个消息,我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我……居然在离婚后怀孕了?

    这个孩子来的,真的不是时候……

    医生看我表情并没有多少喜悦,似也见怪不怪,提醒道,“你自己考虑清楚要不要留,如果要做掉,就尽早,拖久了对你身体反而不好。”

    “谢谢,我没打算不要。”

    我在医生诧异的目光下,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站在医院的大门口,我用手摸着自己的肚子,就当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吧,宝宝,你没有爸爸,但妈妈会好好爱你疼你,希望你不要怪妈妈自私,让你一出生就没有爸爸。

    我打算以后好好调理自己的饮食,补补身子,让宝宝能吸收到营养,健康的成长。

    回到租房,我掏出钥匙正要开门,却发现门是半虚掩的,这个镇子治安情况虽然不是特别好,但也没听说哪家大白天被小偷光临过。

    顾虑着我肚子里的孩子,我没有贸贸然直接进去,打算先找些人来,转身下楼梯,门却在我身后被打开了,我吓了一跳,也不敢回头,拔腿就跑,却听到一声熟悉的男低音叫了我一声。

    “乔一一!别跑!”

    我被这声音吸引的回过头,就看见贺裘年一步两个台阶的朝我冲过来。

    像是怕我跑掉一样拽住了我的手腕,他笑着有些得意,“老子总算找到你了,你这个女人,真是不让人省心,不是说好等我电话吗?怎么?裴敬尧主动放你走,你不需要用到我的了,就翻脸不认人了吗?”

    我实在太惊讶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他笑,“你去了哪儿老子都能把你找到,跟我走。”拽着我就要离开这里。

    “不……”我扒着墙说道,“我在这里挺好的,打算以后就住这里了,一直没跟你联系我很抱歉,但我不会在去别的地方了。”

    贺裘年脸上的笑慢慢淡了,想了想他拉着我回到屋子里,坐到沙发翘着腿说,“你真打算在这儿住下去?”

    我给他倒了杯水,在旁边坐下,“嗯,就这样挺好的,我发现其实这样的生活才更适合我。”

    贺裘年默了默,双手撑在膝盖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抓了抓头发,很不解,“乔一一,我到底哪儿让你看不上?你以后难道就不结婚了吗?跟谁在一起不是一样?我就不行了?你是不是对我还有偏见?”

    我赶紧摆手,“没有,贺裘年,你千万别这样想,你很好,只是我们……并不适合。”

    “呵……”他自嘲的笑了声,“是不适合,还是你不喜欢呢?”

    我哑然,慢慢垂下眼睑道,“我配不上你,也不喜欢你,现在的我,还没有打算立刻陷入另一段感情中,你很好,很多人喜欢你……是我不好,以后你也别来了,让我一个人好好过日子,以前的人,我谁都不想再见。”

    我情不自禁想起那个痴恋着贺裘年,却又不敢抱着妄想,也不许别人亵渎贺裘年的缪彤,她为什么要那么对我?因为贺裘年吗?可我不明白,上次我明明跟她解释过,她也表现出理解的样子,怎么忽然又……

    我深深地闭上了眼。

    离开的这段日子,我已经冷静的把整件事情都想明白了。

    那天在餐厅,是缪彤跟陆远铮合伙把我骗出去的,我纵然对谁都防备,却也没料到她会那么对我。

    整个事情串起来,似乎跟他们每个人都牵扯上了关系,缪彤把我叫出去,陆远铮陷害我,而裴敬尧之所以出现在餐厅,很有可能是张婶被倪朵或者裴母收买了,在我出门后,她通知了裴敬尧,大约可能说我跟别的男人出去见面了,在透露一下地址,裴敬尧自然就找来了。

    我想陆远铮应该也没那么神通广大,知道了协议的事不算,还知道我假孕,可能协议是倪朵说的,假孕是裴母怀疑我查出来的,他们兵不血刃,我狼狈落败,这个结局毫不意外。

    而且葛云忽然回国,恐怕也没那么简单,总之也一定是他们其中的谁把她弄回来的,终于没有枉费他们的心思,我被他们一起踢出了场。

    真是失败,男朋友背叛我,闺蜜也背叛我,就连我以为不一样的缪彤,也跟我反目成仇,我究竟还剩下什么呢?

    “乔一一?”

    我兀自陷入自己的思绪,贺裘年半天没见我在说话,不由出声喊我。

    回过神我淡淡笑着,“今晚你在这里吃个晚饭吧,我先去准备菜。”

    起身我进了厨房,贺裘年跟着进来拉住我,“乔一一,我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算了,既然你不愿意走,我也不勉强你,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别想在逃了,我给你时间,等你想明白,我随时可以带你走。”

    我欲言又止,他忽然搂住我,飞快的在我眉心亲了一下,不待我发怒,便笑着跑出厨房,然后在客厅卧室到处转,打量着我住的地方。

    我有点担心的摸了摸肚子,如果贺裘年经常来……时间久了他一定会发现的,怎么办?

    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想到解决的办法,然而时间一晃,竟然又过去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贺裘年每过两天就会开车来一次,四个月的肚子已经有些显怀了,我只能穿宽松的衣服遮掩着,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关了火我将汤端上桌,说道,“洗手吃饭吧。”

    坐下后,贺裘年给我盛了一碗汤,玩笑的问,“你最近一个人是不是伙食吃得太好了,脸都圆润了。”

    我心虚的低着头随口道,“可能是吧,又不工作,又没压力,长胖也不奇怪。”

    “说的也是,那你不打算上班了?我在b市也有一家子公司,不如你去试试?”

    搁下筷子,我抿抿唇说道,“贺裘年,以后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还有,也不要来我这里了,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你这样……真的很让我困扰。”

    他一愣,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手指摩挲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会道,“难道连朋友也不能做?”

    我转开目光说,“我不想跟以前的任何再有瓜葛,这会让我忍不住……想起那些不好的事,你……以后就别来了,不然我只能搬家了。”

    贺裘年目光一凛,忽地一拍桌子,“乔一一,你应该有事瞒着我的吧?”

    我有些慌张,“我能有什么瞒着你,总之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招待你,吃完你就回去吧。”

    他哼笑一声,说,“我来这么多次了,你一次也没问过缪彤,我记得你们关系不是很好的吗?”

    原来是说这个,我暗暗舒了口气,故作不耐烦的道,“贺裘年,你烦不烦!我都说了,不想跟以前的任何人有来往关系,缪彤当然也不例外,我们只是朋友,不是对方的伴侣,谁也不会离不开谁,我不在了,她只会过得更好!”

    “你撒谎!”越过桌子,贺裘年紧紧抓住了我的手,眼神探究冷冽,“裴敬尧为什么忽然就同意离婚了?你离开s市的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牵了牵嘴角,发生了什么?想起在餐厅包间的那一幕,我就险些没忍住掉下眼泪,好不容易忍下去那股酸楚,我站起来说,“这不关你的事,我有点不舒服,你请便吧。”

    甩开他我朝卧室走,手刚搭上门把手,就被贺裘年扳过身子抵在墙面上,他的动作让我下意识做出保护肚子的反应,我意识到不该这样,立刻又垂下了手,然而贺裘年还是注意到了。

    他眼睛眯了起来,蓦地露出震惊的表情,几乎是低吼的说,“你怀孕了?”

    “我没有!”

    我矢口否认!离婚的女人却怀着前夫的孩子不愿意打掉,说起来还真有点可笑。

    贺裘年却不管我的否认,说,“我知道了,怪不得最近这两天裴敬尧忽然开始派人查找你的下落,你离婚时就怀孕了?”

    我被惊得呆住了,裴敬尧在找我?

    一想到这个可能,我就忍不住浑身发抖起来,他要做什么?

    对了,他应该是忽然想起来,那天我们都没有做避孕措施,他怕我怀上又不打掉,以后拿孩子威胁他,所以想弄清楚我到底有没有中标,如果我真的意外怀了,他就要让我打掉吗?

    这几乎毫无疑问!

    “乔一一?”见我陡然变了脸色,都有些站不住了,贺裘年忙抱我扶住,说道,“这么说是真的了?你为什么还留着这个孩子?疯了吗?”

    我方寸大乱,低吼着道,“没有,我是上个月才发现的,怎么办?一定不能让他找到我,不行,谁都不可以伤害我的孩子!这是我的!”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你是我的盛世豪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你是我的盛世豪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