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他是帮凶

    我看不清温肇庭的表情,但是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句话对他的杀伤力,否则,他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我。

    当着外人的面,扮演了那么多年的好父亲,可能这才是他最大的怨气吧。而我,毫无疑问成了他发泄这些怨气的根节点。

    “温宁,你记住,这个世界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包括亲生父母。有付出才会有收获,你最好还是多考虑一下自己应该怎么做,别太任性。”

    温肇庭说教的言辞在我耳朵里嗡嗡作响,真是恶心极了,可是我还得强忍着这种恶心,一言不发的躺在地上。

    我知道,即便他刚刚打了我,我也拿他没有办法。

    “你最好记住,和胡斐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你最好快点对曲家勤死心,否则你的苦日子在后头。他对你做了这么多过分的事情,你竟然还念念不忘,做人不要太贱了。”

    温肇庭冷哼一声,任由我继续躺在地上。身上的痛觉一丝一毫的传来,我全身的骨头似乎都要散架了一般。

    温肇庭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可是我的心里却越来越痛。我刚刚甚至想,我要爬起来和他同归于尽。可是我终究做不到这样果断狠辣。

    不知道在地上躺了多久,我才爬起来回了自己的卧室,第二天一大早,胡斐就来家里了。

    现在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十足的帮凶,助纣为虐!我根本不稀得搭理他,所以不管是他和我说话,还是向我示好,我统统都视而不见。

    我脸上的淤青和红肿,他应该看得很清楚。可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在我爸面前。

    我就是讨厌他这种,仿佛全世界都会理解他的这种心情。

    “伯父,温宁的脸?”饭桌上,他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老实说,这比不问我还难受。

    明明一开始假装看不见,到了这时候才拿出来明面上说,是嫌弃我不够丢人么?

    “没事,昨天不小心磕了一下,所以留了个红印。”温肇庭连谎话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了,我也是呵呵。

    我低着头不说话,根本不理会胡斐。

    “昨天温宁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怕她出事,所以才打电话问的,没有给你造成困扰吧,温宁。”

    胡斐小心翼翼的问着我,果然是他告诉我爸我提前走的。该死的,这时候还假惺惺的问我。

    我没有说话,继续低声吃着饭。

    “就是回来晚了才磕了这一下,你说是吧,温宁。”温肇庭继续讽刺我,说话的声音不大不气氛却尴尬得不行。

    “我吃饱了,先回房了,你们慢慢吃。”我起身捂着自己的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不能这么弱,不能在他们面前哭。

    “站住,你要去哪里?”温肇庭的声音带着愠怒,我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估计是触到了他的死穴。

    我僵住了身体,莫非温肇庭还要当着胡斐的面再打我一次?这样,是为了显示他的威严吗?

    “伯父,您别这样。温宁要是不舒服,就让她休息吧。”胡斐替我说着话,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真是讽刺极了。

    我微微的张着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我爸在一旁夸着胡斐,“真是懂事,她什么时候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就好受了。”

    我真的恨不得上去泼他一杯水,我不懂事?我温宁,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让他温肇庭操心过,也不知道怎样才算是懂事。

    “你吃了饭和胡斐出去,省得整天闷在家里。去哪里都好,可别像昨天一样,你不是小孩子了。大人做事最好还是有点头脑的好。”

    温肇庭还在威胁我,昨天的事情,莫不是他知道了我拒绝了胡斐的求婚?所以才大动肝火,还是说他一直派人跟踪我,这让我脊背发麻。

    “伯父,她要是不想出去,就算了吧,我看她是想要休息了,那我就告辞了。”胡斐起身,很客气的行礼。

    我冷笑,“不,我和你出去吧。”

    我立刻叫住了他,至少还可以暂时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地狱不是吗。

    胡斐有些诧异,但是他很快收敛住自己的情绪,感觉在我面前他的情绪就会有很大波动。在别人面前,他永远是高高在上的贵公子。

    和胡斐出门之后,我站在路边不安的四处看着,胡斐见我无意坐他的车,也不勉强,陪着我不断的往前走。

    “昨天伯父”他的话有些说不下去,似乎对我脸上的伤很是介怀。

    我回头恶狠狠的瞪了胡斐一眼,再也不用和他假惺惺的说话了。

    “我的脸他打的,因为你。”我站在路边,平静的说着话,胡斐静声了。

    “对不起温宁,我不是故意的,我真没有想到温伯父会这么暴躁。”胡斐满脸自责,在我看来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要陪我去喝一杯么?”我不理会胡斐的自责,只是抬眸注视着远方。

    “什么?”胡斐被我的提议吓了一跳,事实上,我真的搞不懂,我这样的女人胡斐为什么要缠着我不放。

    真正的喜欢么?不像,如果不是真正的喜欢,那么他所作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行。”

    半个小时候,胡斐带着我出现在夜色酒吧的门口。我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今天我就要给胡斐摊牌了,真真正正的摊牌,我们之间过去没有可能,现在也没有,将来更不会有,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怎么了?”我站在酒吧中央四处看,真遗憾,这么多年我的朋友们都很少混迹这样的场所,以至于我对酒吧真的很陌生,以至于我只能跟着胡斐这样的人来酒吧。

    “来一大瓶威士忌,今天不醉不归。”我豪气的坐在吧台旁边,看着酒池中央疯狂乱舞的人群。或许,我们都有着同样的目的。

    “温宁,你现在不适合喝酒,医生说,你一定要忌酒。”胡斐面露担忧的看着我,似乎对我的人生安全很关心似的。

    不过说真的,死了倒还好,一了百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宠妻狂魔:总裁坏坏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宠妻狂魔:总裁坏坏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