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3章 今晚就约?

    “今晚就约?你这么想他呢?”

    严邦有些怨意,微带不满的哼声:“也没见你想我啊!”

    封行朗又朝严邦丢来一记冷眼,也懒得搭理他什么。

    “看你这红光满面的跟你亲爹和好了?竟然还在他那里呆了足足一个星期!”

    在严邦看来,跟封行朗接近的人越少越好。恨不得普天之下就只剩下他严邦一个挚友就好。

    那样封行朗就只会依靠他严邦了!他很享受被封行朗需要的满足感!

    封行朗刚要开口谩斥严邦多管闲事,办公桌上的内线便作响了起来。

    “嗯,说。”封行朗简声哼应。

    “封总,一位叫袁朵朵的女士着急着想见您!”

    “袁朵朵?”

    封行朗俊眉浅蹙:这袁小强怎么找来风投了?有什么话不能在手机里说么?

    应该不是来感谢自己的,寻思着八成应该是台阶的计划失败了。

    “让她进来吧。”封行朗应允。

    “袁朵朵?不是白默的女人吗?”

    严邦似乎不太喜欢有人打断他跟封行朗的单独相处,“她来找你干什么?”

    “不用猜,一定是跟白默那小子杠上了!”

    封行朗有些燥意的捏了捏眉心,“对了,默三儿最近有没有做出什么过格的事儿?”

    “默三?”严邦敛眉想了想,“还真有!他打电话给我,说是想把他的三个小情人藏来我御龙城!”

    “三个小情人?哪来三个的?”

    “两个女儿,还有一个叫水特浓的女人!”

    水千浓的名字被严邦记成这样也真够没谁的。

    白默竟然想着要把水千浓和豆豆芽芽藏去御龙城?看来这动静闹得还不小嘛!

    “你没同意?”封行朗挑眉问。

    “我要同意了,白老头还不得闹腾死我?!再说了,只要白老头还活着一天,默三儿就别想翻身!到时候他们爷孙两外屋吵架屋内和,我岂不成了里外不是人?!”

    其实问题的关键在于:严邦不喜欢有女人闹腾他!这一下子还要来三个,他当然是避之不及。

    要换了封行朗,估计会答应了白默,先稳住豆豆芽芽,然后再通知白老爷子来领曾孙女!

    竟然都到了藏孩子这一步?也就不奇怪袁朵朵会风风火火的来风投找他了。

    “这女人呢,就是个麻烦精!相比较之下,还是你家林雪落够懂事够温顺!”

    虽说严邦不喜欢女人,但他却并不讨厌林雪落。

    封行朗横了严邦一眼,没接话。他封行朗选的女人,自然不会差!

    袁朵朵进来办公室的时候,并没有预想的那样急躁。她看起来还算平静。

    “你这额头摔的?”

    封行朗悠哼一声,“看起来,这台阶计划失败了啊!”

    “封行朗,我想请你帮个忙。”袁朵朵没有心情跟封行朗侃聊。

    “嗯,说吧。我尽我所能。”

    对于袁朵朵,只要能帮上忙的,封行朗还是会尽力之为的。

    “我想”

    袁朵朵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严邦,随即欲言又止。

    “没关系的,你但说无妨!可以当他是透明人。”

    封行朗冷幽默一声。他知道严邦不会搭理女人之间的这些八卦事。

    “我想请你帮我从白默手里夺到豆豆芽芽的抚养权!”

    袁朵朵屏住呼吸,将冥思苦想了一天一夜的决定说出了口。

    “什么?我这才离开七天时间,你都到跟白默争抢豆豆芽芽抚养权这一步了?”

    连封行朗似乎都没想到事态会如此迅捷的恶化到这一步。

    袁朵朵凄意的点了点头,“能得到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是我唯一的奢望!”

    封行朗没有表态,而是温清清的反问,“袁朵朵,你老实的告诉我:你只是一味地想夺得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还是希望豆豆和芽芽能够生活得更好更幸福?”

    “封行朗,你,你什么意思?”

    被封行朗如此犀利的质问,袁朵朵似乎有些慌神。

    “我的意思,你肯定懂!”

    封行朗慵懒的挪动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坐姿,“回答我!”

    一个旁观者的冷静!

    袁朵朵鼓足勇气说道:“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我的孩子们生活得更好更幸福!”

    “可我却不太看好豆豆和芽芽跟着你,会生活得更好更幸福!”

    “封行朗,你什么意思?你不肯帮我是不是?”

    袁朵朵急了,也就怒意了起来。

    “如果我不想帮你,就不会跟你浪费这么多的口水了!”

    封行朗再次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法律这玩意儿吧,有时候还真的不近人情!就富养豆豆和芽芽的先天条件来看,白默很显然要比你优越太多!”

    “可豆豆和芽芽现在还不满两周岁,按照法律,也会把她们的抚养权判给我的!”袁朵朵急声作答。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简单,恐怕你也不会急匆匆的跑来公司找我了!”

    封行朗淡声叹息,“白默又不傻!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跟你耗到豆豆芽芽两周岁!”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袁朵朵的眼眶再次泛红。

    封行朗皱眉看向泪光萌动的袁朵朵,有些怜惜:

    “我就不明白了,这好好的日子不过,你非要剥夺白默的抚养权干什么呢?那小子视豆豆芽芽如命,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将他的小情人拱手于你呢?!你这么做对白默是不是也有点不太公平?”

    都是当爹的人,封行朗当然能够体会白默的心境,“我觉得他会跟你玩命!”

    “白默说他说他爱上了水千浓!”

    止不住的悲伤涌上心头,袁朵朵失声哽咽。

    “明显的假话!这你也信?!”封行朗冷哼。

    “假话?不可能的!因为我亲眼看到,并亲耳听到白默说他喜欢水千浓的。”

    “要说喜欢水千浓,这我信!所有对他女儿们好的人,估计他白默都会喜欢!”

    封行朗稍稍扬声,“不过要说白默会爱上了水千浓这我还真不信!”

    “你凭什么不信?”

    袁朵朵质疑。毕竟这番话是她亲耳听到的。

    “就凭我比你懂他!”

    封行朗淡悠悠的哼应一声。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美眷娇妻:呆萌老公好幸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美眷娇妻:呆萌老公好幸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