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继续拉线

    曾今今在厨房给莫易久发了一条微信:【稳住, 我们薛总刚跟说打算来追严姐的。】

    莫易久噼里啪啦说了一串,感觉到手里手机震了,低头一瞧, 脑门不由挂起一片黑线。迅速回复:【稳稳稳】,然后问严蕙:“我讲了这么多,你有什么想法没?还是应该把目光锁定在女孩子身上吧?”

    严蕙皱着眉头沉思片刻,遗憾地告诉莫易久:“可我不喜欢曾今今这样的。”

    “……”莫易久表面愣怔, 心里庆幸不已。好彩你没被我说到喜欢曾今今这种类型!她长舒一口气,猛打方向盘:“其实呢,女孩子都有好多种类型的。就拿我们两个说,性格上, 就算大方向上是类似的,但还是有好多方面完全不同。所以曾今今适合我, 但不适合你, 也很正常。”

    “嗯?”严蕙被说懵了。

    “我的意思是,我们两个性格大方向上面的一致,决定我们适合找个女人走过一生,至于那些不一样的地方, 就决定了我们各自该和什么样的女人过日子。”

    “嗯,也对。其实我想过,还是圈外人比较适合我。”

    莫易久心里小得意了一下,薛月楠就是圈外人不是么?

    “你设想的是什么样的圈外人?”

    严蕙十分认真地想象了一下,道:“应该是那种朝九晚五工作稳定的女孩吧?”

    莫易久听着不太对味,即使要说薛月楠是朝九晚五工作稳定, 也没错,可就是觉得严蕙说的不是薛月楠那种。

    “其实老师挺好,为人师表,作风正派,还有寒暑假,一年总可以和她出去旅游两趟。”

    “等等等等下……”莫易久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赶紧制止她飞出轨道的奇思妙想:“你说的这种不就是以前的曾今今吗?”

    严蕙眯起眼,觉得莫易久摆明了就是怕她回头对曾今今下手,好像不是很真心地在指导她。

    “嗯哼。”莫易久也觉出自己的失言,仿佛轻咳一下就能重新来过,她接着说:“其实呢,职业不代表什么。主要是性格对不对盘?我以前也没想过会喜欢上一个舞蹈家呀。而且你认为,像你这样的工作性质,一忙起来自己都不知道多久能回一趟家,然后让一个业余时间相对充裕的女人每天在家里等你回来吃饭,这样不对等的关系不会出现问题么?”

    “你的意思是我得找个工作忙的?那不是更见不到面了么?”严蕙放低了姿态虚心请教,又沉默片刻,得出:“除非是我手下的艺人。”

    莫易久再次警铃大作,深深怀疑这位小姐潜意识里真正喜欢的是不是曾今今。

    “和圈内人……会很辛苦。你都不想偷偷摸摸的吧,所以如果可以选择,还是找圈外人吧。”至于她自己和曾今今,两个都已经选择了成为公众人物的人,正好抱团,谁都不会委屈。

    两人谈了半个钟头,虽然是认认真真,但讨论去尝试怎样一种恋爱才是最优方案,就好像纸上谈兵,表面上很有说服力,实际上难以按部就班。不过莫易久的努力也不是没有结果,起码在找个女朋友一事上,严蕙是彻底被劝服了。她想起了薛月楠,那个让她有了那方面初体验的大小姐。几次贪图新鲜和释放、莫名其妙的肉-体-关-系,开始得意外,终止得突然。现在自己就好刚走出戒毒所的瘾君子,即使不再沉迷,时不时地,仍然会想念沉沦于女人娇/躯的畅快感受。所以,找个女人,稳定下来,就算被一些责任捆绑,如果能换来一段不会轻易终止的关系,也未尝不可。她又觉得自己得认识过于肉-欲,莫易久那些所谓的情感上的维系和心灵上的安抚,她从来不那么渴望,即使是从前和男友交往的时候。

    其实莫易久说的并不全对,严蕙认为,她们虽然成为了朋友,却并不是一类人。莫易久的情感丰富且充沛,她天生就有去爱别人的力量,会无畏地追逐和守护她的每一段小情小爱,也会无私地向社会奉献和展示她的大善大爱。而自己,是先天的情感缺失也好,是后天工作环境造就的势利眼也罢,一切的衡量都是从利益,从输赢出发,永远不愿意为那虚无缥缈的爱情作出任何的牺牲。而先前那几段可笑的恋情,每每结束,心碎说不上,只是输得不甘吧,为在感情博弈中的一败涂地而不甘。

    严蕙抱有幻想,要是对象换作是女人,情况会不一样。女性天生温柔,会包容自己的自私吧。看来,千万不能找和自己一样的女人。

    曾今今哼着莫易久的歌炒了几个小菜,似乎完全是被薛月楠微信里的大实话取悦了。人怎么就这么八呢?想着别人的事,自己的事都差点儿忘了。

    端菜上桌,招呼吃饭。莫易久帮忙盛饭盛汤,顺口又安利起有个女朋友是多么多么好。后来一想又不对,把曾今今叫到厨房问:“薛小姐会煮饭么?”曾今今想了想:“得了吧,她哪会这些,人家不是下馆子就是叫外卖再不成就是回爹妈家蹭饭。”

    莫易久嘴角一弯:“那我真是有眼光,找到这么贤惠的女朋友。”转身出了厨房,又对严蕙说:“不过你的话,可以煮饭给女朋友吃。曾今今,为我煮饭快不快乐?”

    “快乐快乐!比自己吃饭开心多了。”曾今今笑死了,这嘴皮子翻得。

    严蕙挑了挑眉:“找个不会做饭的,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得饿死了?”

    曾今今接得顺溜:“那她还会下馆子叫外卖去爹妈家蹭饭呀。”

    执起筷子吃饭,三人默契地没再继续女朋友的话题,转而说到工作。

    “对了,今天你去录节目,情况怎么样。”

    曾今今的工作情况是莫易久和严蕙共同关心的问题。

    “今天收了一个女摄影师,那个南归。”她先说了这件不痛不痒的事。

    严蕙点头:“不错,你最好能跟她攀上交情。她算是国际上顶尖的华人时尚摄影师了,客户都相当有来头,认识她,比认识同行有用得多。”

    曾今今觉得攀交情这事对她来说还是要看缘分,话不投机半句多,带着目的地去交朋友不是她喜欢的。

    那接下来,就该说心烦的事了。她戳着饭碗里的饭,继续道说:“今天录节目还有一件事……哎……你们知道我碰到谁了?”她也不卖关子,紧接着说:“傅雨安。”

    两人同时停下了筷子。

    “又是她……”

    “怎么哪儿都有她。之前给的策划案里可没写有她。”

    “莫名其妙换人了呗。”曾今今撇了撇嘴:“她今天跳的舞,是和我结下梁子的那支舞,就绊我一脚的那支参加比赛的舞,还说那是给她带来荣誉的。很明显了吧!挑衅。”

    莫易久恨得牙痒痒:“这个人果然没有安好心,之前那个情诗cp我就看出来了。那她今天晋级了没?”

    曾今今如实回答:“我怕她会选我,就诱导了一下观众,没给她高分。所以她就被淘汰了。”

    “嗯,well done。”莫易久一口气顺了,安心地继续吃饭。

    相对于莫易久,严蕙考虑得更细:“跟这个人,别扯上关系是最好。但是现在这个样子,她会不会记恨你?”

    曾今今有点心虚,她这事确实没做干净。她诺诺地开口:“节目录完了在后台,她跟我说这结果是她意料之中的,还让我返场赛的时候别想着耍花样。”

    严蕙沉默了,在琢磨这话语里的意思。半晌,才得出结论:“估计,接下来傅雨安那边会有点动作,我会派人跟进第一时间处理的,你安心工作,别太担心了。”

    莫易久又停下了筷子,面上没有一点笑意:“没事,严蕙能挡先挡,挡不了了,就交给我处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你不是笔直笔直的天后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你不是笔直笔直的天后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